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钰慧和小毅独立篇/上课时扣我下面

2021-12-29 08:12:1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师兄其实也不用灰心,你看我为了突破牛皮,整整苦练了近三年!所有人都以为我潜力已经耗尽。 结果呢,我却是厚积薄发,大器晚成!你说不定也是属于那类大器晚成的人物。&rdq

“师兄其实也不用灰心,你看我为了突破牛皮,整整苦练了近三年!所有人都以为我潜力已经耗尽。

 

    结果呢,我却是厚积薄发,大器晚成!你说不定也是属于那类大器晚成的人物。”秦子凌见郑星汉神情黯然,心中一动想起了储物戒里收藏着的九转血元壮骨秘丹,开口宽慰道。

 

    “呵呵,你不用安慰我,早两年我就已经看开了。况且不看开又能怎么样?以我如今的情况,就算能得到符合寒铁掌功法的野生异兽相助,也只有很小几率凝劲成功。

  

    野生异兽啊!连左师也得冒着生命危险才有可能捕杀到,更何况我呢?”郑星汉摇摇头道。

 

    “野生异兽?”秦子凌闻言下意识朝乌阳山脉的方向望去。

 

    “左师应该还没跟你提凝劲需要秘药之事吧?”郑星汉见状问了一句,接着没等秦子凌回答便继续说道:“据传异兽拥有上古神兽的一丝血脉,借助这一丝血脉,可以提高我们凝劲的成功率,提升劲力品质。

 

    所以大部分破开入劲关卡的秘药都是采用异兽血肉。不懂炼制秘药之法的,便直接食用异兽血肉,懂得炼制秘药之法的,可以再添加其他一些珍贵药材,炼制成效果更好一些的秘药。

 

    但捕杀异兽是很凶险之事,一般大家族,大门派会专门组织强者去捕杀异兽来造就有天赋的子弟门人。而像我们这类没背景没跟脚的人,肯定是没人帮我们去捕杀异兽,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食用驯养的异兽血肉。

 

    我第一次尝试突破,左师赠送了我半只驯养的玄寒铁鸡,结果失败了。后来的第二次,第三次尝试则都需要自己花钱购买,毕竟左师家底也不丰厚,他单单要维持自身的气血劲力,每日就需要补充不少肉食药材。

 

    结果你也看到了,蹉跎半生,不仅没能踏入劲力武师境界,也没积累下多少银钱,现在也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了。

 

    不过子凌你不用担心异兽血肉秘药之事。你半年时间就从牛皮层次突破到铁皮,绝对是难得的练武天才。而且你性格稳重,为人重情义,比起南宫越不知要强多少倍,左师肯定会不惜血本栽培你。”

 

    说到后面,郑星汉不禁面露羡慕之色。

 

    秦子凌笑笑,没说什么。

 

    三人连夜赶路,直到彻底远离了那座残破道观,方才在一座荒废的村庄里找了一间破屋子歇脚。

 

    这次不用秦子凌开口,郑星汉和牧萱就主动开口说道:“我们去捡些树枝柴火来。”

 

    “哈哈,还是我去吧,你们把这里收拾一下。”秦子凌大笑一声,一个闪身,已经抢先出了屋子。

 

    “真没想到秦师弟竟然这般深藏不露!”郑星汉感慨道,这一次,他没了心情动手脚。

 

    “是啊,那个南宫越还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天天挑衅欺压他,却不知道秦师弟这是看在左师的面子上让着他,否则就算再来几个他都不够秦师弟收拾。”牧萱说道。

 

    “是啊,也就看在左师的面子上。否则以秦师弟那股阴狠劲,恐怕南宫越早已经冰凉凉了。”郑星汉点头道。

 

    “你的意思是,秦师弟会杀南宫越?”牧萱闻言浑身打了个寒战。

 

    她生性还是比较开朗单纯,南宫越再怎么骄傲跋扈,在她看来总是同门师兄弟,无非气恼看不惯,还从来没往这方面去想。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南宫越现在还能蹦跶,那是因为他还没碰触到秦师弟的底线。真要碰到底线,你以为像秦师弟这种人,会因为这点同门缘分,跟南宫越客气?

 

    所以,只能希望南宫越识趣一些,否则哪一天怎么死都会不知道的!”郑星汉说道,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刚才秦子凌杀敌时的冷静无情,莫名又感到一股寒气从背后悄然往上冒。

 

    “这鬼天气,还真有些冷,往年没这么冷的。”牧萱下意识地抱紧了双臂,总感觉这破屋子四面漏风,风吹进来冷飕飕的。

 

    “冷吗?来师兄给你取取暖!”郑星汉见状张开双臂。

 

    “少来,快点把屋子收拾一下!”牧萱见状白了他一眼,躲开了。

 

    郑星汉无奈摇摇头,帮忙着收拾起屋子。

 

    秦子凌没过多久就抱来一大堆柴火。

 

    三人点燃了柴火。

 

    屋子一下子亮堂和暖和起来。

 

    三人就着柴火准备了点吃的。

 

    吃完之后,秦子凌打开了包裹,里面都是从倪申等血云寨匪徒身上搜刮出来的东西。

 

    一些毒镖,不知名药粉等东西,秦子凌拨拉到一边说道:“这些东西你们应该用不到,算是我杀敌多额外的奖励。这些银钱,我们点一点,三人平分了吧。”

 

    郑星汉和牧萱闻言两眼不禁猛地一亮。

 

    刚才秦子凌倒出来,他们虽然没有细看,但大致还是能估算出,这一笔钱财少说也有千两。

 

    三人平分,一人至少分到三百两。

 

    三百两,别说对牧萱,就算对郑星汉都是一笔不菲的财富。

 

    “不用,不用。这次要不是你,我们就都没命了,说起来是你救了我们。”不过很快,郑星汉和牧萱就收回了目光,连连摇头道。

 

    “这是什么话?这次我们是一个团队,本来就应该一致对外,说起来郑师兄你还是领队的,本来你应该多得一份,但想想你肯定不同意,我这才提议平分的。”秦子凌笑道。

 

    说罢,他清点了下银钱,然后不由分说分成三份,自己拿了一份,其余两份推给了牧萱和郑星汉。

 

    “我听说内城安辰堂有一种秘制的天玑续骨膏可治愈人的筋骨,只是价格非常昂贵。这笔钱我收着心里有愧,要不你拿着再凑一些钱买一副天玑续骨膏给刘小强用吧,能恢复一些总是好的,也算是我这位师兄的一点心意,你也能省一点负担。”郑星汉把钱推了回去。

 

    “呵呵,刘小强已经痊愈了。”秦子凌笑道。

 

    “他已经痊愈了?”郑星汉和牧萱闻言都瞪大了眼珠子。

 

    刘小强受伤很重,按左乐的说法至少得用三副药膏,那就得一千多两银子。

 

    一千多两银子,就算郑星汉一下子都拿不出来。

 

    而且真要从功利心角度上讲,这年头,一千多两银子可以买不少人的命了,谁会舍得花在一个莽汉身上?

 

    这三百多两银子,郑星汉也就觉得拿着手烫,大师兄的面子上过不去,这才找个由头推回去。

 

    实际上这笔钱,换成郑星汉也得辛苦不少时日才能赚到,看着也是眼热的很,更别说一千多两了。

 

    结果,秦子凌已经悄悄花费一千多两治愈了刘小强。

 

    “是的!”秦子凌笑笑,把银钱重新推了回去,道:“师兄,不用担心我,别忘了,我现在也是铁皮武徒了。”

 

    郑星汉微微一愣,随即笑道:“也是,也是。你现在实力比我都强了一大截,要赚钱也会容易许多,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说罢,郑星汉很干脆地把银钱收了起来,又示意还在犹豫的牧萱也收起银钱。

 

    牧萱这才高兴地收起银钱。

 

    对牧萱而言,三百两绝对算得上是一大笔财富。

 

    ……

 

    东城外,官道。

 

    秦子凌三人背着药篓子,风尘仆仆地赶着路。

 

    远远地一座简易的关寨矗立在前方,关寨两边还有箭楼。

 

    有身披铠甲,手持刀枪的士兵把守着关寨。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出来的时候,这里好像没有这座关寨啊?难道最近匪徒越发猖獗,都敢临近城池作乱不成?”牧萱一脸惊讶不解道。

 

    “应该不至于。那血云寨什么的,也无非就占着躲在深山老林,地势复杂险恶,方才敢屡屡出来作案,但要说兵力和真正的强者跟官府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

 

    他们是绝不敢如此靠近城池作案的,否则真要惹怒了郡守,不惜血本发兵围剿,血云寨恐怕就要大难临头了。”郑星汉摇摇头说道。

 

    “也没什么好瞎猜的,过去就知道了。”秦子凌笑笑。

 

    “也是。”郑星汉和牧萱点点头,笑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钰慧和小毅独立篇/上课时扣我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