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农村乱爱小说&脱了内裤互相蹭

2021-12-29 08:16:3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又过去了七天时间,到今日时,任平生身上的骨骼血肉几乎已经全部生长了出来,这具身体不再是之前的凡人之身,而是经历天劫之后,修炼出来的仙身。 此时在他身上的这股气息,已然

   又过去了七天时间,到今日时,任平生身上的骨骼血肉几乎已经全部生长了出来,这具身体不再是之前的凡人之身,而是经历天劫之后,修炼出来的仙身。

 

    此时在他身上的这股气息,已然是化天境,神格由一道紫火,分裂成了三道,紫微三境。

 

    而在无日峰,云裳今日依旧未醒,梦境里面,反复错乱出现的场景,一会儿是当年在七玄宗,一会儿是云澜天境,一会儿又到了昆仑,最后,所有的梦境,都变成一片虚无,一片冰冷黑暗的虚无,只有她一个人。

  

    “阿平……阿平!”

 

    云裳猛然惊醒了过来,身上已被冷汗湿透,外面碧玄衣和冯鹤两人听见动静,碧玄衣立刻走了进来:“你醒了吗?”

 

    “我,我……”

 

    云裳脸色煞白,回想起刚才最后的梦境,又是那个可怕的梦境,周围什么都没有,连一颗星星都看不见,只有她一个人,在那一片无边无尽的冰冷黑暗里,过去了万万年。

 

    “阿平呢?他在哪里,他有没有事?”

 

    到现在,云裳仍能回忆起那天在太虚之巅,她最后看见的画面,是那个离恨天女,杀死了阿平,捏碎了阿平的心脏。

 

    “云裳,你放心吧,师叔祖他没事,他比你先醒来,半个多月前出去了。”

 

    此时听碧玄衣说完,云裳才总算稍稍安心了一些,可一颗心仍是七上八下,她要去找阿平,她把过去的一切都想起来了。

 

    ……

 

    数日之后,任平生终于睁开了眼睛,这一刹那,在他眼眸深处,倒映着三道紫微神火,不但修成仙身,连神格也突破到了紫微三境。

 

    这一刻,他对周围一切,天地万物的感应,更加敏锐了。

 

    “阿平……阿平!”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任平生立即起身望去,一道人影瞬息而至,将他用力抱住了,“阿平……”

 

    这一刻,任平生也感觉到了,云裳变得有些不太一样,而这种熟悉的感觉,难道是她……可是,她的记忆,不是再也找不回来了吗?

 

    “我知道了,我都记起来了……”

 

    云裳将他抱着,只是止不住的哭泣,从前的点点滴滴,从七玄宗再到昆仑,所有的一切,她都想起来了。

 

    而这一梦醒来,竟恍如隔世,爹爹和娘亲呢?

 

    任平生陪她回了云国,那年云国遭受宁王铁骑摧残,如今已经复原,昔日的王府,也开满了白色的未央花,远远望去,纯白一片,似冰雪一样美丽无瑕,距离当初任平生从昆仑回来,已经过去有些年。

 

    靖王的那名学生,如今也已变成一个中年男子,看见昔日的郡主回来,忍不住凄然泪下。

 

    “爹爹,娘亲……”

 

    云裳站在靖王和王妃的墓碑前,眼泪也红了眼眶,此时听任平生说起,原来当年她被关在天牢里面,爹爹和娘亲果然都被宁王加害了。

 

    而这一切,皆是拜她那个大师姐楚萱儿所赐,是楚萱儿暗中让人告知宁王她已被废,然后借刀杀人。

 

    不过此刻,她心中早已没有了恨,只有忍不住的悲伤,像是泉水一样不断从她心里涌了出来。

 

    “云裳,没事了……”

 

    任平生轻轻安慰着她,有件事情,他一直没说,便是靖王和王妃皆是凡人,可云裳却并非凡人,那也就是说,云裳可能并非是靖王和王妃诞下的,至于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也已经无从追溯了。

 

    ……

 

    数日后,两人又回到了无日峰,任平生听冯鹤说了之前白慕晴来找他一事,又想起白慕晴那天的样子,最终他还是决定去一趟太虚之境。

 

    至于云裳,则先留在无日峰,照看绛仙醒来,鬼圣也留在无日峰暂做修养,那一日在太虚之巅,虽九枝神木已离体,但天女并没有以生死禁将他杀死,不过生死禁仍旧留在他的体内,是生是死,都在天女一念之间。

 

    如今任平生已修成仙身,踏入化天境,剑境也更高了,太虚之境虽远,但也无须再像当初那样走大葬之渊了,剑光一瞬,顷刻万里。

 

    三天后,他便已来到太虚之境,可今日的太虚之境,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往日太虚之境的繁华,远胜云澜境,灵气也十分充沛,但今天任平生来到这里,路上竟看见了几座死镇,昔日繁华热闹的古镇,如今竟然空空荡荡,大白天一个人影也见不到。

 

    傍晚时,任平生御剑往一座古镇落了下去,立时感受到一股寒意,如今虽是四月天气,但走在这座镇上,竟有一股说不出的阴冷。

 

    “沙,沙——”

 

    冷风卷起几片树叶,从他脚边飞了过去,再往前走了一会儿,他看见前面的草丛里出现了一种十分奇怪的花,这种花他以前在太虚之境从未见过,花开在太阳底下,竟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阴冷死亡气息。

 

    之前那几座无人的镇上,也出现了这种诡异的花。

 

    任平生走近了一些,仔细观察,这些花都开得格外鲜红,好似染了鲜血一样,而花蕊却是黑色的,透着一股诡异森然的死亡气息。

 

    任平生蹲下身去,正要去摘采这花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老叟的声音:“少侠,碰不得,万万碰不得。”

 

    闻言,任平生立刻停止了动作,起身转过去,见是一位年过八旬的白须老翁,拄着一根拐杖,站在小巷口,远远向他摇手:“少侠,那些红色的花碰不得,快快远离吧。”

 

    任平生问道:“这座镇里出了何事?”

 

    “唉,说不得,说不得啊……”

 

    老丈只是不断摇手叹息,任平生问道:“为何?”

 

    老丈叹息一声道:“这些花,大概是在一个月前出现的,起初无人在意,还有人见它们开得好看,采摘几朵带回了家里,便是自那以后,镇上的人就变得古古怪怪,疯疯癫癫,白天也不出来了,一旦出来被阳光照射到,无论男女老幼,立刻就会变成一具木偶……唉,怎会出现如此怪事啊。”

 

    任平生眉心微凝,又向地上看了去,这些红花在傍晚的微风下轻轻摇曳,随着夜幕徐徐降临,仿佛又多了一分诡异。

 

    “唉……”

 

    老丈看他站在那里也不说话,摇头一叹,又道:“少侠若是不信老朽所言,大可去镇西口的城隍庙,见了便知老朽所言非虚,另外,我观少侠并非本镇人士,还是在天黑前尽快离去吧,这是一座被死亡笼罩了的不祥之地,一旦夜幕降临……”

 

    任平生还站在原地,凝思了片刻,再向刚才那里看去时,已不见老丈的踪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他到了对方说的那座城隍庙时,只见那庙门已经被人拆了,胡乱倒在外面,里面黑漆漆的,他一进去,便感受到了一股彻骨阴冷,那庙中间的城隍神像已经倒了,周围也横七竖八躺着许多人,可仔细一看,这些哪里是活人?分明是一个个和人一样大小的木偶,有老人,小孩,男男女女,栩栩如生,面上表情,大多也是惊恐害怕。

 

    这绝不是被人雕刻出来的木偶,再是技艺深湛的工匠,也绝难雕刻出如此栩栩如生的人偶来,任平生开始相信刚才那老丈说的话了,此刻向那些木偶走近了一些,已无法感受到任何生命气息,就完完全全只是一个木偶,可活人有血有肉,怎会活生生变成木偶?而且还是被阳光一照,就变成木偶,这说出去也未免太骇人听闻了,便是他前世,都没见过如此怪事。

 

    外面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就在这时,那座倒塌的神像后面忽然传来“咕咚”一声,像是这些人偶动了一下,任平生立刻回过头来,由于光线昏暗,那些人偶的模样,又变得诡异了一些,一双双眼睛,仿佛盯着他一样。

 

    “谁?”

 

    任平生往里走近了一些,若是寻常人进到这里面,只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便在这时,那神像后面忽然冲出来一道黑影,惊恐万状地往庙外跑了去:“死了,都死了,红花,血月,雨……全都死了……”

 

    任平生看着这人跑出去,并未去追,不到一会儿,外面天就黑下来了,那人也消失在了夜幕下。

 

    任平生在庙里站了一会儿,这座镇子太过诡异,他今晚不打算留在这里,立刻御起一道剑光,往外面飞了去。

 

    数日后,他得知了一个叫做子午岭的地方,子午岭乃是一座绵延万里的山脉,阻断着神魔渊和太虚之境,往西北那面是神魔渊,东南这面是太虚之境。

 

    做为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子午岭对于太虚之境的修真势力而言至关重要,一旦出现问题,则意味着神魔渊随时都可以来犯。

 

    今日在子午岭一座名为神龙山的地方,原本是天清气朗,可此时那天上却有一道道五颜六色的剑光飞过,下边更是巨响如雷,时不时有一道浩瀚力量涌出,把附近的草木山石震得灰飞烟灭。

 

    半空中更是赫然悬着四道恐怖狰狞的死魂,刀枪不入,万法难侵,一众玄门修者都被逼得不断往后退了去,束手无策,包括道门的两位长老,和白慕晴。

 

    “不行,这死魂太难对付了。”

 

    白慕晴此时以道法凝聚在身上,她没想到,连道门的太玄三清道,都对付不了这死魂。

 

    而魂宗那边,今日并没有出来多少人,就一些高手和几个长老,以及两个魂宗传人,不过这两个魂宗传人可比之前那两个魂宗传人百里孤和潇湘玉厉害了许多,这二人,一个满身死气,披着黑袍,身体悬在半空中,手里拿着一盏白骨幽冥盏,名为“冢中人”。

 

    另外一个,身着血衣,全身血魂气息缠绕,名为“炼魂师”。

 

    这两人并非年轻后辈,在魂宗里面辈分极高,不但本身早已有化天境的修为,他们的炼魂术,更是十分厉害,已然是接近魂宗二圣那个级别。

 

    “慕晴,以你的朝生暮落花,能否暂时对付住这死魂?”

 

    道门两位长老向白慕晴看了过来,虽然他们二人均已有化天境修为,可对付这死魂,根本束手无策,魂宗所祭炼的死魂,怨念越重则越强,而这四具死魂,至少已有近千年的怨念,再厉害的道法打上去都不起效,倘若今日连神龙山也被魂宗占领了,那无疑是将他道门的咽喉扼住了。

 

    白慕晴看着手里的彼岸花,若是动用那个方法的话,必将损耗她不少血元,而且说不得还会令她修为倒退,可眼下除了她,还有谁能对付得了魂宗这四具死魂?

 

    “二位长老,暂且退后。”

 

    最终,她一咬牙,欲动用道门禁术,而这时,那四道死魂在炼魂师和冢中人控制下,也疯狂扑了过来,众人都吓得连忙往后退去,刚才已有不少人死在这死魂的手里。

 

    “诸位,暂且退我身后。”

 

    白慕晴咬着牙,就在她打算动用禁术之时,“嗖——”一道金光从她身边掠过,“嗤”的一声,打在那四具死魂其中一具身上,那刀枪不入的死魂立刻被穿透了一个洞,一下往后倒飞了出去。

 

    附近众人也是一惊,是谁出手?回头望去,却不见人影,白慕晴立刻反应了过来,是他,他来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农村乱爱小说&脱了内裤互相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