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你给我喝了什么放开我.bl又粗又长进菊

2021-12-30 08:06:3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王若若飞身跃起,决然咬牙,两指相并而出,指尖闪烁着耀眼的白光,猛地飞掠而出,狠狠地朝那头黑熊的眼部猛击。

那头黑熊猛地暴吼一声,巨大的熊掌朝她扇过去。

王若若指尖

 王若若飞身跃起,决然咬牙,两指相并而出,指尖闪烁着耀眼的白光,猛地飞掠而出,狠狠地朝那头黑熊的眼部猛击。

    那头黑熊猛地暴吼一声,巨大的熊掌朝她扇过去。

    王若若指尖的白光直接穿透了它的熊掌,它疼的怒吼一声,头往旁边一偏,试图躲开她的攻击,可惜终究慢了一步,有一只眼睛被戳瞎了。

    “吼!”暴怒的声音震天动地,山脚下的村民吓得瑟瑟发抖,全都关门闭户,暗暗祈祷王若若能平安归来。

    王若若见它元气大伤,赶紧乘胜追击。    

    她咬破指尖,殷红的鲜血点在那些悬浮在半空中的符箓上,手指翻飞间,一道金光闪过,阵法已成。

    她单脚点地,立在阵法上空,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那头大黑熊同样也被困在阵法中央,距离她不足一臂远的距离。

    那头大黑熊狂怒不已,试图朝王若若冲过来,却发现王若若面前似乎有一道屏障,它怎么都冲不破。

    阵法周围渐渐有流光旋转,大黑熊身上的灵力逐渐被解析出来,它庞大的身躯越来越小。

    待到王若若咒语念完,大黑熊直接变成了小黑熊,它身上一点灵力都没有了,原本变得有点聪明的脑袋瓜又成了一团浆糊。

    小黑熊一脸懵逼地看着面前的一大帮手拿武器的人,呆愣愣地对视了片刻,当它瞧见萧睿宸他们手里还有剑时,吓得一溜烟往山上跑去。

    萧睿宸快步走上前来,见王若若毫发无损,这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放它离开了?万一它日后再出来害人怎么办?”

    王若若抬头看着小黑熊消失的地方:“万物皆有灵,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已经毁了它的道行,它要是在想出来害人还需再修炼好几百年呢!”

    她抬起头来朝小黑熊消失的方向极目远眺,一道不甚清晰的背影消失在密林深处,她试图想看清那人是谁,却因为距离太远,实在没办法看清楚。

    萧睿宸把她的神情全都看在眼里,见她眼底渐渐浮现寒光来,心里疑惑顿起。

    王若若:“走吧!我们先回家吧!回去再说。”

    -------------------------------------

    “什么?你说那头熊一直被人暗中操控着?”萧睿宸不敢置信地问道:“你不是说那头熊已经通了灵智了吗?怎么还会这么容易被人驯服?”

    “这我就不清楚了,或许他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吧!”王若若知道这世上有些人专修邪术,他们会有些旁人不知道的法术,想要控制一头刚刚通了灵智的野兽还是不成问题的。

    萧睿宸和她又说了会闲话,见天色不早了,这才离开。

    王若若去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房间里,王东给孙秋兰喂了一碗白糖水之后,她才悠悠转醒。

    她一睁开眼,就慌忙问道:“若若呢?她没事吧?你快说话呀,我的若若呢?”

    “她没事,一根头发都没掉,她回来后还给你把脉了,说你身体没什么大碍,这才出去和睿宸说话去了。”王东拿了个枕头垫在她的背后。

    孙秋兰这才放下心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这孩子太不让人省心了,胆子太大了。”

    闻言,王东的手顿了顿,欲言又止:“秋兰,有件事,我一直想说,又怕说了惹你不高兴。”

    孙秋兰睨了他一眼:“说吧!刘桂香也走了,你还能有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

    “你有没有觉得咱们闺女自从清醒后,变得太能干了?我今儿瞧着她打败那头熊时狠厉的模样和身手竟然比萧睿宸身边的侍卫还要强上不少,你说她会不会是被什么邪物附身了?”王东皱着眉头低声说道,生怕声音大一点被屋外的两人听了去。

    孙秋兰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被邪物附身?亏你想得出来!她要是真是被邪物附身了,她师父能看不出来?袁子虚还能收她做徒弟?”

    “若若平常也和川子一起练武,身手好着呢!再说她是修道之人,自然不是萧睿宸身边的那些凡夫俗子可以相比的。”

    “今天这话,你给我烂在肚子里,对谁都不许说!这要是被外人听了去,我们闺女还不得被他们当成怪物打死啊!”

    王东尴尬地摸摸鼻子:“我就和你说说,怎么可能去外面乱说呢?若若也是我闺女,我这也是担心她嘛。”

    “知道担心就好。前几天,刘桂香的事被爆出的时候,你和川子都不相信她,你瞧瞧她多难受?她要是邪物,还能在乎这些?”孙秋兰不客气地说道。

    “你倒好,事情完美处理了,你不仅不去向咱闺女道歉,还敢在我面前编排她,我看你舒坦日子过够了,又想去吃糠咽菜了!”

    王东自知理亏,也不敢和她犟嘴,刘桂香的事还真是多亏了若若,要不是她及时发现,他这辈子都要被那个老毒妇蒙在鼓里,当成傻子来耍。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惆怅起来:“我知晓这些,回头我好好地给咱们闺女赔礼道歉,以后这些话我再也不会说了。不过我看这孩子本事这么大,反而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都说物极必反,我就担心她以后的路不会太平顺。”

    听他这么一说,孙秋兰也忍不住担心起来,王若若清醒过来也有这么长时间了,她闺女的脾气性格,她也摸得差不多了。

    她倚靠在床头,轻声说道:“若若是个有主意的,她想要做什么,咱们也拦不住。我瞧着萧睿宸对她也极好,什么事都想着她,或许我们的担心都是杞人忧天。”

    “但愿吧!你先歇歇,我出去看看,川子还在后山干活呢,他还不知道今天这事。”

    王若若在厨房里一直盯着这边的动静呢,见王东出来,赶紧站在窗户边问道:“我娘醒了吗?”

    “醒了,你进去瞧瞧吧!我去喊你哥回来。”

    王若若记得孙秋兰喜欢吃水煮荷包蛋,赶紧给她做了一碗,端进去了。

    “娘,你好些了吗?我做了你爱吃的荷包蛋。”

    孙秋兰感动的又红了眼眶,闺女还真是她的贴心小棉袄,要是王东那个混蛋再敢说她闺女被邪物附身这种鬼话,她非撕烂他的嘴不可!

    可是这种鬼话已经在桃源村里悄然传播开了,毕竟王若若下午斗那个熊瞎子的场景,有不少人都看见了,连王东都会生出那样的想法来,更何况是其他人。。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你给我喝了什么放开我.bl又粗又长进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