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在线观看

2021-12-30 08:11:1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潇潇暮雪,更添冬日之寒。

山崖陡壁上,雪片层层相覆,并不消融,渐积渐厚。

偶有寒风自北而起,一路席卷,挥洒洒将雪花扬于世间。

冷意拂遍全身,怎可再继续沉睡下


    潇潇暮雪,更添冬日之寒。

    山崖陡壁上,雪片层层相覆,并不消融,渐积渐厚。

    偶有寒风自北而起,一路席卷,挥洒洒将雪花扬于世间。

    冷意拂遍全身,怎可再继续沉睡下去?

    俞长风懵然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正倚在山石上,身上堆了一层积雪,松松软软的,就像小时候,师娘给自己缝的薄被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一者温暖,一者冰寒。    

    不大会儿,俞长风抬起头,看见不远处坐着个青衣女子,背对着自己,双手抱膝懒洋洋趴在上面,任凭雪花落在身上,也懒得伸手去掸开。

    俞长风转转目光,望向她身侧。

    地上放着两个新做的担架,上面分别睡着一人,雪片落在白裙上甚是不显,很难把两者区分开来。唯有红裙,在此时显得那么耀眼,但身上若没有半分温度,自然融化不了任何东西,不过多时,两道人影纷纷被积雪盖住。

    即便晴天朗日,俞长风心中也是哀凉不尽,何况此时鹅毛纷飞,天地间一片萧然肃穆?

    看了片刻,他便忍不住泪流而下,心中之难受,已经不能去用言语形容。

    云青萱听到后面抽鼻子的声音,甩了甩头上的积雪,站起来拍拍衣服,转过身来,淡淡问道:“醒了?还活得下去吗?”

    这问题实难回答,俞长风只好不语,扭头往两侧看了看,低声问道:“这里为何如此安静?”

    “不然呢?”

    云青萱歪着头轻轻一笑,“你想要怎样?”

    冰凉的雪花落在脸上,和泪水掺杂在一起,这感觉并不舒服,俞长风抬手抹了抹脸,又问:“我记得之前有好多人,他们去哪了?”

    “都走了。”云青萱淡然回道。

    “你怎么没走?”

    话刚出口,俞长风便已后悔,这个问题真是蠢的不能再蠢,但已经说了出来,想要拉回去怎能做到?

    云青萱脸色微怒,咬牙道:“我不放心!怕你死在这里,怎么样?满意了吗?”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俞长风道了个歉,又四下里望了望,“我师父呢?你有没有看见?”

    云青萱更怒,恶狠狠回道:“这种人你还管他叫师父?俞长风!你可真是不要脸!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

    几句话,骂的俞长风不敢抬头,他只是下意识的一问,多年的习惯,哪能一下子改掉?

    沉默了会儿,云青萱指了指远处,“和尚们在那里把他埋了,从现在开始不要再问!”

    “是。”

    俞长风黯然应声,低头不语。

    狂风呼啸,雪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担架上已经盖了厚厚一层,将两个人全部遮住。

    云青萱哼了一声,转过身坐在地上。

    将过许久,俞长风抬头看着她的背影,心中乱成一团,求救般问道:“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云青萱头也不回,随意说道:“你想怎样就怎样,何必来问我?”

    这态度,似乎是在生气?

    俞长风一脸茫然,心想我何时又招惹到她?

    雪花落在身上,他却懒得去理,脑子里仔细回忆之前的事情。

    过了多时,俞长风终于想了起来,或许是在陌然临死之际,自己悲痛当中头脑一热,忍不住对她恶言相向,大概是因为这个吧?

    俞长风心中一叹,歉然道:“之前我的话说重了,对不起,你别往心里去。”

    云青萱背对着他,冷冷一笑。

    这就算完了?

    你自己废物,保护不了喜欢的人,最后把一腔怒火撒在我身上,事后仅仅说上一句对不起?

    若每件事都跟他计较到底,这辈子什么也别干了,早晚累死。

    云青萱心想。

    她站了起来,转身走到俞长风面前,居高临下说道:“在这里等着冻死吗?既然醒了还不走?”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这会脑子里乱的很。”

    俞长风抱着头倚在石壁上,心中没有半点思绪。

    云青萱一把将他拉起来,刚要给他来个巴掌,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指着身后的担架说道:“先把她们俩给埋了,你脑子里都是屎吗?连这个都想不起来?”

    俞长风恍然醒悟,连连点头称是,“对对,确实应该如此,这里距离青山不远,要不把她们带回去,和师娘葬在一块,你看如何?”

    “行。”云青萱并不在乎这个,随便敷衍一声。

    俞长风打定了主意,环顾四周,却连个车辆都没有,不禁犯难,刚要开口,云青萱指了指山坡后侧,“那里有一辆马车,是苏羽珊带来的,此次圣龙教的人大败溃散,什么东西也没来得及带走,你去赶过来。”

    “噢,好。”

    俞长风点头应下,跌跌撞撞的跑过去,不多时将车辆赶来,看云青萱负手站在旁边,并没有帮忙的意思,只好独自走到苏羽珊近前,弯下腰将她身上的积雪全部抹去,露出那张依然血红的妩媚俏脸,不忍多看,将冰凉的身子抱起来,放到车上。

    再次转回,等走至陌然面前时,俞长风未等伸手,眼泪便已经流下,这一哭顿时难以止住,流着泪把她身上清理干净。待看到她愈发苍白的脸蛋时,终于控制不住,浑身一软,趴在身上放声大哭。

    云青萱面无表情站在一边,表面虽平静,但看他哭的如此悲痛,也不禁暗自神伤。

    俞长风哭罢多时,强忍住心中伤痛,颤抖着手将她抱起来放回车上,帷布落下,再一转身,一张脸苍白无力,甚是惨然。

    “慢慢走吧!我就在旁边跟着。”

    云青萱向前努了努嘴,当先走了过去。

    ……

    ……

    “师娘不怎么喜欢苏羽珊,还是……让她们两个离的远一点,让陌然靠近些好了。”

    “你早说啊!”

    “不好意思,刚刚没想起来。”

    “人都死了,还在乎什么喜欢不喜欢,事情真多……”

    “别乱说话,师娘会不高兴的。”

    “我哪有乱说?这不是事实?”

    云青萱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冷笑道:“其实我和苏羽珊一样,甚至比她更招你师娘讨厌,这话不错吧?”

    山脚下一阵沉默,俞长风无言以对,埋头苦干以掩饰尴尬。

    “没话说了?”

    云青萱仍不打算放过他,继续嘲讽说道:“那老妖婆在这个世上,恐怕最不喜欢的人,就是我云青萱了,我也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至于让她这么恨我?”

    俞长风扭头过来,微微责怪道:“我师娘都不在了,你能不能尊敬她一点?”

    “更何况还是当着我的面……”

    俞长风低头继续填土,又小声嘟嚷了一句。

    “我不跟你计较。”

    云青萱摊了摊手,忽然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符离走了。”

    一言出口,俞长风顿时停下手中动作,转头急道:“他去哪了?”

    “回西域了。”云青萱神色古怪,咳嗽一声。

    “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俞长风看她神情不对,知道其中仍有变故。

    云青萱犹豫了会儿,忸怩说道:“其实……符离他……他也喜欢刘陌然。”

    俞长风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沉默良久,云青萱四下里看了看,神神秘秘说道:“现在让你知道也无所谓了,巫仙教有一种毒,对人并没有半分危害,但只有一个作用,任何一个男子服下之后,只要身侧有女子相伴,便会情不自禁的爱上她。上次你们一起去圣山,春梅偷偷给符离吃了这个,事后才告诉我,就是这么回事。”

    一片话听的俞长风怔怔出神,半晌无语。

    云青萱微微摇头,黯然叹气,“其实符离这孩子挺好,对谁都是一心向人,没有半分坏心眼。他临走时说,只因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刘陌然拿他的刀去报仇,结果搭上一条性命,符离觉得这一切都错在自己,所以他从今以后不再用刀,心中悲痛之下,这才凄然离去。让我转告你,要师兄一切安好,望有生之年再次相见!”

    沉静许久,俞长风长叹一声,缓缓点头,“他说的对,我也希望有生之年,能和他再次相遇。”

    石碑立起,俞长风拿长剑刷刷几下,在两块碑石上分别刻字。

    苏羽珊那里,他写下:“苏姑娘羽珊之墓。”

    等到要往陌然碑前刻字时,俞长风突然犹豫,不知如何下手。

    按理说陌然和自己定下婚约,也算得上半个夫妻,但两人却没有真正的完婚,这可怎样写法?

    俞长风提着长剑,站在碑前愣住。

    云青萱越看越怒,噔噔几步走过去,从他手里抢过来长剑,刺啦啦一阵火花闪现,拉着他转身就走。

    俞长风无可奈何,只好任她而去。

    两人来到山门之前,俞长风停下脚步,抬头望向山峰,叹气道:“上去看看吧!不知道还有多人在?”

    “要去你去,我怕遇见不愉快的事情。”

    云青萱松开他的手,走到旁边凉棚内,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

    俞长风也不勉强,孤身上了山。

    来到山顶,穿过一层层熟悉的院子,俞长风渐走渐慢,不禁忧伤,已经走过一半的路程,竟然没听到半分动静,难道山上连一个人都没有留下吗?

    又往前走了几步,忽听门响,俞长风转头望去,只见一座偏殿房门大开,门前站着一人,正是徐阳。

    师兄弟此时相见,两人心中同时一伤。

    “山上除了我,再没有别的人了,大师哥。”

    沉默良久,徐阳低头叹道。

    “我早有意料……”

    俞长风无力的坐到地上,双手掩面,心中无尽凄凉。

    偌大的宗门,便在眨眼间破灭,这就和自己的家一样,如何不让人哀伤?

    徐阳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头,“所有的事情,都在江湖上传开了,现如今,没有人再拿青山当做名门正派来看,弟子们担忧恐惧之下,纷纷跑光了。”

    “你怎么不走?”

    俞长风两手捂着脸,含糊不清问道。

    “我在等大师哥回来。”

    徐阳淡淡一笑,“我知道,大师哥一定不会放弃这里的,再说……你除了青山也没个家,所以我不怕,一直在等你。”说到最后,徐阳不由无奈的苦笑。

    “对!你说的对!”

    俞长风忽然站起来,扶着他两肩说道:“我把……把青菱剑法传给你,从今天起,你就是新的青山之主!重新招揽手下弟子,为了师娘,我们也要将青山一脉传承下去!”

    “那大师哥你呢?”

    徐阳皱起眉头,很是不解,“要选新掌门,也应该让大师哥来啊?怎能轮到我?”

    “你不明白……”

    俞长风深深低头,苦叹一声,“我不想……不想再理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如果能够避免自然最好。这掌门,你尽管放心大胆的去做,若有人来找青山的麻烦,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徐阳恍然大悟,点头道:“是,我懂,不过大师哥你也多虑了,听说你在山下用剑法击败了师父,此举一下子威震天下,数日之间,江湖上人人尽知,想必不会有人胆敢前来寻我们的麻烦。”

    “好。”俞长风点了点头,“我先去少林寺安置好灵儿,你就在山上等几天,不出一个月,我就回来传你剑法。”

    徐阳问道:“灵儿去哪呢?”

    俞长风一怔,迟疑了许久,“或许……或许会去云南吧?到时候再说。”

    “那样最好。”

    徐阳微微一笑,“云姑娘对你很不错,由她照顾灵儿,也让人放心。”

    这句话大有深意,俞长风怎会听不出来?但此时却没有心情去想那些,闲聊了几句,约定好回山的时日,便既下了山。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小东西才几天没做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