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你湿透了呢好涨.皇上我还要好大好深

2021-12-31 08:00:2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大帐内弥漫着恶臭,到处都是士兵们痛苦哀嚎的声音,毒性发作带来的剧痛让士兵们难以忍受。

这时,完颜兀术看见桌上盘子里有十几颗毒钉,他伸手拾起一颗毒钉细看,就是一颗


    大帐内弥漫着恶臭,到处都是士兵们痛苦哀嚎的声音,毒性发作带来的剧痛让士兵们难以忍受。

    这时,完颜兀术看见桌上盘子里有十几颗毒钉,他伸手拾起一颗毒钉细看,就是一颗小铁疙瘩,缝隙里还隐隐看见淡蓝色的干渍,他把毒钉扔回了盘子。

    一名军医上前给完颜兀术行一礼,完颜兀术指着盘子里的毒钉问道:“这些毒钉的毒性很烈吗?”    

    “回禀都元帅,这种毒钉就是用砒霜熬制,谈不上很烈,但也不弱。”

    “最后会怎么样?”

    完颜兀术看了一眼大帐内的伤兵问道:“他们都会死?”

    “虽然现在很痛苦,但因为毒药量小,只要不是射中脑袋、心脏等要害部位,一般不会死,卑职以前救治过同样的伤兵,最后都是丧失了作战能力。”

    “什么意思?”

    “就是他们连十几斤的重物都拿不动,差不多人就废了。”

    “该死!”

    完颜兀术低声骂了一句,不想再看下去,转身离开了大帐。

    走出大帐,他深深呼吸一口新鲜口气,大帐内的恶臭着实令他难以忍受。

    完颜兀术望着远处的甘泉堡,心中充满了焦虑,宋军的毒钉火器和猛火油,他找不到破解之策,一旦攻城,必然会出现大量伤亡,五千人的试探进攻,最后只退下来一千八百余人,可见宋军准备之充分。

    这时,韩常走上前道:“都元帅,卑职倒是有破解敌军火器的应对之策。”

    完颜兀术精神一振,连忙道:“你说!”

    “卑职和陈庆打了多次交道,卑职发现火药桶的威力并不大,除非是在面前爆炸,否则伤害不大,关键是毒钉......”

    “我也知道毒钉厉害,关键是怎么防?”完颜兀术打断他的话。

    韩常不慌不忙解释道:“如果火器是落地爆炸,这个时候人一定要趴下,用盾牌挡住头部,如果火器是在空中爆炸,最好就是蹲下,把盾牌举在头顶。”

    旁边范拱干笑一声道:“我们怎么知道它会在哪里爆炸,肯定是爆炸后才知道是在头顶还是落地,问题是我们怎么事先知道?事先防备?”

    韩常叹息道:“军师的质疑很对,所以最好就趴下,至少能防住其中一种情况。”

    范拱还想再质问,完颜兀术摆摆手,“只要有一个简单的办法就可以了,趴下不错,可以推广!”

    “多谢都元帅!”

    回到自己大帐,完颜兀术这才对范拱道:“不管韩常的办法有没有作用,但我们要给士兵一个交代,安抚住他们的紧张,要不然这一战就没法打了。”

    范拱连忙道:“卑职考虑不周!”

    完颜兀术叹了口气,“我现在终于有点理解西夏十万大军为什么攻不下甘泉堡了,这座城堡给人一种威压之感,进攻的时候就心存畏惧,何况守城军队还是一支守城经验十分丰富的军队!”

    范拱感受到主帅有点信心不足,便出谋划策道:“都元帅也不必把对方看得太高,卑职觉得任何城堡都有弱点,关键是我们要找到它弱点,就容易攻击了。”

    “甘泉堡的弱点是什么?”

    “卑职正在调查,暂时还没有眉目,查到后一定及时禀报。”

    “你仔细去调查,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尽管提出来!”

    .........

    甘泉堡中军大营内,正中间摆放着一张大桌子,桌子上有一座甘泉堡的木制模型,在甘泉堡模型不远处又摆放着十架很小的投石机模型,这是将领们在模拟对抗投石机进攻。

    桌子周围站在一圈大将,主将陈庆,副将郑平、杨元清,大将呼延通,还有五虎将中的杨再兴、高定、刘璀和牛皋,另外还有后勤将呼延云,火器将王铎,斥候将赵小乙,另外还有谋士张晓和知县蒋彦先。

    陈庆拿着木杆对众人道:“虽然我们有很多犀利的防御武器,床弩、神臂弩、守城弓,火雷和火油,但完颜兀术一定不会允许我们使用这些武器。

    我考虑了很久,最大的可能是用投石机火攻城头,就像当年箭筈关那一战,完颜兀术把整个南城城头点燃了,我们的火油和火雷无法使用,军队必须撤离城头。

    如果敌军趁机大举进攻,等他们攻上城头后才停止火攻,甘泉堡很可能就会由此失陷,所以我们必须阻止这一幕的发生,大家都说说吧!”

    众人都沉默了,杨再兴问道:“那箭筈关是怎么成功抵挡的敌军火攻?”

    杨元清苦笑一声道:“箭筈关是我们自己点的火,把攻上城头的敌军逼下去,敌军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机会,但这一次恐怕就未必了。”

    还是郑平了解陈庆,笑道:“既然都统提出这个风险,相信一定有对策了吧!”

    陈庆点点头,“我是有一个想法,希望大家多提出一些质疑,把它完善!”

    陈庆指投石机道:“这种投石机有个弱点,我之前就发现了,它是分成本体、绞盘、坠箱三个部分,必须现场安装调试,至少需要半个时辰的时间,我觉得这个弱点就是我们的机会!”

    .........

    次日天还没有亮,金兵大营内便响起了轰隆隆的战鼓声,这是金兵又要攻城了。

    军营内的宋军士兵纷纷奔上南城头,这一次,宋军士兵将床弩、小型投石机、火雷、火油都统统搬上城头,他们都明白,今天敌军攻城绝不是试探了。

    陈庆站在眺望塔上观察敌营动向,作为主帅,陈庆手下大将众多,他已经不需要像箭筈关那样亲自参战了,但他肩负的责任更加重大,他需要进行整体的作战部署,一旦部署失误,将士就会惨遭重大损失。

    这时,陈庆看见一群牛拉拽着巨大的投石机又出来了,陈庆当即令道:“南城头暂时恢复对抗火攻状态,物资和军队撤往西城头和东城头!”

    对方显然又要进行火攻了,城头放满火油和火药,一旦被烈火点燃,后果不堪设想,只能先把它们转移,但又不能走远,所以转移到东西两面城头最合适。

    虽然他已经有应对之策,但万一不成功呢?他不想冒这个风险,还是先撤退为妙。

    命令传达,将领们率领一队队士兵迅速搬运物资撤退,南城头又只剩下一千防火士兵和三千防御士兵。

    同时陈庆又下令道:“千步炮准备火攻!”

    金兵大营鼓声隆隆,一队队伪齐军士兵和女真士兵列队走出,战旗招展,长矛如林,铁甲在阳光下闪烁着冷光,腾腾杀气弥漫着原野,队伍中夹杂着十架重型投石机,士兵奋力推动,不时喊出低沉的号子。

    ‘呜——’鹿角号接二连三吹响,一场大战终于来临。

    这次完颜兀术出动了两万进攻大军,一万女真军和一万伪齐军,两万大军分成十个方阵,方阵内至少有两百架攻城梯,两万大军在距离城池一里外停下。

    十架重型投石机已经就位了,但还不等敌军开始调试,宋军率先进攻了。

    只见两个巨大的火球从城内飞出,掠过半空,在天空最高处裂开了,分裂成无数的小火球,迎面向敌军的投石机砸来,士兵和工匠大喊一声,纷纷躲闪。

    两坨各五十余斤的火泥在空中分裂成数百小块,噼噼啪啪地砸进了金兵的投石机大阵中,火泥砸中了挡板和投石机,黏在上面燃烧起来。

    不少士兵和工匠也被燃烧的火泥砸中,惊得他们大喊大叫,拼命脱掉盔甲和衣服狂奔,逃离了阵地。

    紧接着十只雷鹞子也从城内飞出,径直向一里外的军队飞来,主将韩常大喊道:“弓箭瞄准!”

    两万士兵同时举起弓箭,瞄准了迎面飞来的雷鹞子,距离他们不到百步,金兵和伪齐军万箭齐发,形成一道巨大的箭网,射向半空中雷鹞子。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十架雷鹞子纷纷从半空坠落,在地上爆炸了。

    雷鹞子虽然失败,却成功转移了金兵的注意力。

    这时,千步炮再次大显神威,它们连续发射,将十桶火油投掷进了投石机阵营中,火油桶碎裂,火油被之前的火泥点燃,十架投石机有七架被大火吞没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你湿透了呢好涨.皇上我还要好大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