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巨粗破瓜&贞芸劫第三部人间道全文目录

2022-01-03 08:11:5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然后脱臼的“咔嗒”声和张小九的惨叫声便随之再次响了起来。

“没有,我没有,田娇娇你够了,你还想折磨小九到什么时候?你们可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啊,你怎么就

  然后脱臼的“咔嗒”声和张小九的惨叫声便随之再次响了起来。

    “没有,我没有,田娇娇你够了,你还想折磨小九到什么时候?你们可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啊,你怎么就能这么对他呢?”

    田娇娇看着他冷笑,“我也想问问,我跟他可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呢,他怎么就能狠心拿刀子要往我身上捅呢?”

    “我还就不明白了,张麻子,难道在你的眼里,你儿子是宝贝疙瘩,是小孩子。别人家的孩子难道都是泥巴木头吗?都是欺负你家宝贝疙瘩的地痞流氓吗?”

    “都说你张麻子是靠山村里有头有脸、说话响当当的人物,你平常说的那些响当当的话,难道就是这些屁话吗?”    

    张麻子红着眼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地上痛得已经出气多入气少,只能哼哼了的张小九,抬眼看着田娇娇问,“什么都不用说了,你就说说想咋样才肯放人吧?”

    田娇娇笑了,“要我放人很简单啊,只要以后你这白痴儿子和侄女儿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可是很乐意放人的。”

    远处围观的那些靠山村的村民虽然都没有交头结耳,也没有出声,但是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却刺眼的让张麻子只觉针扎似的难受。

    这田娇娇实在太可怕了,她聪明根本不像个九岁的孩子,竟然只凭小九的两句话,就猜到了他的全部心思。

    张麻子不敢再跟田娇娇闲扯下去,就怕再扯下去,只会让自己更加丢脸,便道:“好,我向你保证以后小九和金荷都不会再去纠.缠你,以后只要一看到你,他们就绕道走,这样总行了吧?”

    田娇娇点点头,冷声道:“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是他们再敢来我面前晃悠,我可不保证,再有下次,我会不会直接对他们痛下狠手了。”

    “痛下狠手,真是好大的口气!”张麻子还来不及开口,边上的邵大就重重的哼道,“小九都给你折磨成这样了,你还想下咋样的狠手,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你要不怕死就尽管试试。”

    “大哥!”张麻子气急败坏的怒道:“您就别在这里添乱了,她是真的敢杀人的。”

    邵大被张麻子吼的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愣才看着好整以暇的田娇娇讷讷道:“她要是敢杀人,就不怕她死了之后,她爹娘没有照顾?”

    张麻子一脸不耐的冲他怒吼道,“你看他爹那个样儿像是能活长的样子吗?这丫头就是个疯的,不然你以为我为啥站在这里看着她拆小九的骨头?”

    邵大没想到张麻子会这么说,不过却有些被惊到了。

    而邵金荷直到此时才从张麻子和邵大的话里听明白,田娇娇是真的凶性,而不是在吓唬人。

    想到那日她偷跑去田家大门外偷窥,田娇娇要拿箭射她时,她还以为田娇娇只是在吓唬她,仰着脖子跟她对吼。甚至后来跑走也只是被吓了一跳,怕自己一个人在田娇娇手里会吃亏才走的,邵金荷就后怕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田娇娇此时可没时间管邵金荷为什么瞪着她,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她知道张麻子是有些见识的,想来她露的这一手拆人骨头绝活儿,应该也够张麻子明白她并不好惹了。

    而就张小九外表强势,实则懦弱胆小的个性,经过了这次的卸骨之痛,相信他以后做梦都不想再着靠近她了。

    一场架吵下来,能永久性的解决掉两个麻烦人物,虽然过程让人感觉很糟心,但田娇娇对此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她点着头冲邵大龇牙笑道:“张麻子说的没错,我就是个疯的,你们最好不要再犯到我跟前来,不然就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

    “好了,田娇娇,我跟小九他大舅都跟你保证过了,你现在可以放过小九了吧。”张麻子深怕再让田娇娇扯下去,又扯出事端来,立即紧张的出声催促,就怕田娇娇还不肯罢休。

    田娇娇转头看向邵大。

    邵大有些困难的咽了口口水,点头道,“我保证我闺女以后见着你,就会绕道走。”

    开玩笑,这样凶悍疯狂的女娃儿,他那个没脑子的女儿要是敢再去她跟前晃悠,他非打断她的腿不可。

    田娇娇满意了,她伸手一把提起地上的瘫软如泥的张小九,另一只手飞快的在他身上动作起来。

    众人只听得一连窜的“咔嗒,咔嗒”的骨头脆响,然后张小九凄厉致极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

    围观的一众乡亲被吓的差点儿没跳起来,不少人跟邵金荷一样,吓的跟着尖叫起来。

    张麻子和邵大的则紧紧的握着拳头,面色铁青的僵立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也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就见田娇娇放手退开的时候,张小九往前踉跄了两步就站住了,那样子看着好端端的,哪里还有刚才瘫在地上像一堆烂泥似的样子?

    “这……这是好了?”在远处围观的赖八不可思议的低呼了一声,一众人这才反应过来。

    “哎呀,娇娇可真是长本事了,就她玩的这一手,以后这十里八村的,还有谁敢惹她呀?”

    “这拆人骨头就跟玩儿似的,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小九的骨头给装回去了,不了得呀。”

    “田大贵和牛春花都是软脾气,这闺女却是个凶悍的,现在倒是能护着自己不吃亏了,只不过这凶名传出去了,以后想要嫁人可就难罗。”

    “唉,谁说不是呢……”

    随着这一声叹息,一众围观的乡亲们无不露出可惜和怜悯之色。

    就好像已经看到了日后,田娇娇无人问津的凄惨情境一样。

    张麻子现在可没心思听乡亲们在讨论什么,他一见田娇娇放开了张小九,立即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把还没反应过来的张小九紧紧的护在了身后,一脸防备的瞪着田娇娇。

    儿子被人折腾的这么惨,张麻子不是没有想过要好好教训田娇娇一顿,但田娇娇刚才那一手拆人关节的手法实在太过利索了,他又听田大贵说田娇娇拜了师傅,学了武艺。

    生性谨慎的他,在没有弄清楚现在的田娇娇手段有多利害之前,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田娇娇现在也不怕张麻子就是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虽然斗起来,她身边有田大贵和牛春花,看似肯定会吃亏。

    但田娇娇前身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在村子里太过深入人心了,再加上她还魂之后言行举止越发条理分明,冷静睿智,极积的与村子里乡亲们交好,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和行动力连成年人都不敢小看。

    有了这些因素的牵制,田娇娇料定了张麻子为了名声,肯定是不敢在大庭广众下对她动手的。

    也正因为如此,田娇娇根本不管张麻子和邵大等人是个什么表情,她淡定的转身扶住田大贵,以眼神示意胆怯的牛春花扶着田大贵上骡车。

    等将两个都送进车厢,田娇娇才回到车前,她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一脸戒备的张麻子等人,这才坐上车辕,从容的挥动马鞭,驱车缓慢的越过一众看热闹的乡亲,驶上了村口的土路。

    一众看完了热闹的乡亲们见田娇娇要走了,也都转身准备回村子,有些人见田娇娇赶着车过来,还都自觉的让开路善意的让她先走。

    田娇娇驱着车,一路笑着叔叔、伯伯、婶婶、大娘的叫过去,一副乖巧懂事的乖乖女模样。

    若非刚才大家全都亲眼所见田娇娇彪悍的拆装了张小九全身的骨头,还当她跟刚才那个满身戾气女煞星是两个人呢。

    田娇娇准备回家了,照理说事情也应该到此为止了。

    看完了热闹,准备回村的乡亲们是这样认为的,田娇娇和田大贵等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人生中的意外无处不在,事情往往就是这么的让人难以预料。

    田娇娇驱着骡车才拐上通往村口的土路,还隔着老远,就看见田大贵柱和田七斤一人一边,几乎是提溜着张二娘往她这边急跑过来。

    原本已经跑得有些力竭,都快架不动张二娘了的田大柱和田七斤,一看到田娇娇驾车而来就跟见到了无数飞舞的银元宝一样,眼睛一下就精光大放。

    “田娇娇,你个作死的赔钱货,总算让老娘逮着你了。”被田大柱和田七斤提溜着几乎脚不沾地的张二娘,看着骡车上的田娇娇就兴奋的尖声狞笑起来。

    原本被田娇娇落下了一段距离的村民们一听这声音,立即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改之前懒散回村的模样,一窝蜂的从树林子里跑出来,全都涌上土路伸长了脖子往这边看。

    牛二一见被架着跑的张二娘,就由惊叫起来,“哎呀,张二娘那老婆娘咋出来啦?”

    “坏了,看田大贵柱和张二娘这娘仨的架势,是又准备要找田大贵一家的麻烦啊。”陈大娘也忍不住皱眉叫道。

    二流子不以为意的道:“怕什么,你们没见田娇娇那丫头刚才有多猛吗?田大贵说田娇娇丫头拜了师傅学了武艺了,难道她还会怕田大柱和田七斤这两个孬货?”

    站在牛二边上的吴氏插嘴道:“你懂什么?小九是小九,那是外人,娇娇那丫头下手当然不用顾忌了,可张二娘再怎么以说也是她奶,她……”

    吴氏话说到一半就吓的说不出话来了,不用她说,众人也都看到了。只见田娇娇突然狠抽了骡子一下,那原本跑的慢吞吞的骡子,吃痛之下,惨叫一声就扬蹄往前冲去。

    而百十步之外就是满脸兴奋的向他们冲去的田家两兄弟和张二娘。

    刘大叔一拍大.腿,急道:“坏了!田娇娇那丫头这是想撞死张二娘啊。”

    在场众乡亲一见田娇娇这架势,脸色全都变了。

    二流子却兴奋的拍手大笑了起来,“这下可有好戏看了,田娇娇那丫头果然是个悍的。”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你还幸灾乐祸。”陈大娘气的用力推了二流子一把,跟着众人就急急往前跑去。

    而原本还在兴奋的得意狞笑的张二娘和田大贵柱两兄弟,一见田娇娇抽在骡子身上的那一鞭,和田娇娇冷冷看着三人的冷笑的目光,也都吓的僵住了。

    “田,田娇娇,你个贱丫头想干啥?”张二娘还有点儿没反应过来,只瞪着眼睛冲田娇娇声色俱厉的大吼。

    田大柱和田七斤可没张二娘的胆子,两人一见田娇娇那恨不得直接撞死他们的目光,顿时吓的手一松,扔下张二娘扭头就跑。

    张二娘“哎哟”一声就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田大柱和田七斤被野狼追出了经验,此时知道田娇娇想要撞死他们,立即头也不回的往村口跑,边跑还不忘一边鬼哭狼嚎的大叫,“杀人啦,田娇娇那死丫要驾车撞死人啦……”

    这一幕别说是那些怕出事,匆匆赶来的乡亲们看呆了,就连田娇娇自己也看呆了。

    张二娘护来宠去的,就养出了这么两个玩意儿?

    “奶,我二叔和三叔可真不愧是你的好儿子啊,这逃命的本事可真是一流啊,你看他们跑得多快,这都快跑到村门口了。”田娇娇放声大笑,看到张二娘愣愣坐在地上的样子,她心中那叫一个畅快啊,满腔的戾气反而消了大半。

    她扯住了缰绳,让才疯跑起来的骡子缓下了速度,缓缓的驶到张二娘身边,居高临下的笑着与面色阴沉的张二娘对视。

    “奶,我还以为在那个家里,只有我对你们恨之入骨呢,没想到我二叔和三叔也巴不得你早点死啊?”

    “你个烂了心肝的丧门星,我……”张二娘被田娇娇激的从地上蹦起来,张牙舞爪的就要往车辕上的田娇娇扑,可一看到田娇娇从靴子里拔出来的匕首,她又吓的僵在了那里,不敢再动了。

    “奶,我可是忍你很久了,要不是因为你生了我爹,你还真以为我不敢拿刀子扎你是咋滴?”

    田娇娇把匕首插回靴子,一边一抖缰绳驾车而走,一边大声笑道:“奶,我发现直接撞死你,还不如让你活着,我就等着看你老了,被你那两个宝贝儿子虐待的活不下去的好日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巨粗破瓜&贞芸劫第三部人间道全文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