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公主请自重G^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

2022-01-08 08:11:2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人言可畏,谣言如刀最伤人,怎能不在乎?尽快让她回端王府去,她与端王是夫妻,整日分开如何培养感情。我儿威名赫赫,万不能被一个女子毁了。”太后在皇室待了一辈子,


    “人言可畏,谣言如刀最伤人,怎能不在乎?尽快让她回端王府去,她与端王是夫妻,整日分开如何培养感情。我儿威名赫赫,万不能被一个女子毁了。”太后在皇室待了一辈子,最看中这些。

    “她与端王之间有些误会,待误会弄清,自会回去。”云薄瑾解释。

    “夫妻哪有隔夜仇,床头吵床尾和,在一起反倒容易把误会解开,你这样把人带去你府中,反倒会让他们加深误会。

    你是师父,又是皇叔,从中劝和一下就没事了。    

    她身为西华国公主,既然嫁来了东昌国,也该收敛下脾气了,咱们东昌国是礼仪之邦,凡事讲究规矩礼仪,让她好好学学。”太后对楚夕多少有些不满。

    “这次的事不怪她。”云薄瑾替楚夕说话。最听不得别人说她的不是。

    太后无奈的叹口气,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云景澜退朝后直接坐马车去了楚王府。

    “夕儿,那晚的事是本王误会你了,本王向你道歉,今日本王亲自来接你回府,希望你不要再生气,跟本王回去。”云景澜语气诚恳。

    楚夕正用布擦拭着自己的宁悠剑,看都没他看一眼,冷声质问:“端王殿下如何处置风思宁?”

    云景澜料到她会这么问,已经想好了说词:“其实这件事并非宁儿所为,是她身边的人假传她的意思骗你的侍女出去,加害你的侍女,那两个男人已经交待了,与他们接触的人是宁儿身边的赵嬷嬷。

    赵嬷嬷从小照顾宁儿长大,将宁儿视为亲生女儿,一心想着宁儿能嫁给本王,结果父皇下旨让本王娶你,她替宁儿感到委屈,不敢伤你,便对你的侍女下手,本王已经下令将她抓了起来,如何处置,任由你发落。”

    楚夕将剑插入剑鞘,看向他问:“这便是你调查得来的结果?如此说来,还是我的错?我抢走了属于风思宁的端王妃之位,所以她身边的人才会替她不甘,既然如此,端王妃之位还她便是,本宫不稀罕。”

    “夕儿莫要说傻话,你我的婚事是两国陛下决定的,关系着两国的邦交,当初你为了嫁给本王——”

    “当初我年少无知,分不清好赖,被端王的皮囊所骗,接触后方才知道,面由心生这句话并不适合每个人,悔不当初。”楚夕冷嘲。前世今生她最后悔的便是此事。

    云景澜却未生气:“本王知道之前的事伤了你的心,好在还有重来的机会,以后本王定好好待你。”

    “你真的信婉儿的死不是风思宁所为?”楚夕盯着他,目光审度,异常锋利。

    云景澜却移开了视线,平静道:“本王与宁儿从小一起长大,其实她本性不坏,只是没有管教好身边的人。”

    “既然不是她,我那样对她,回去后端王是不是也要严惩我一番?”楚夕嘴角勾起讥笑。

    “不会,我亲自来接你回去,便是想好好待你,护你周全,又怎会惩罚你。”云景澜赶紧表明自己的立场。

    “那本宫要多谢端王殿下了。”楚夕朝他笑,只是这笑意并未到达眼底。

    “那我们现在便回去吧!”云景澜生怕她反悔似的,迫不及待想带她走。

    楚夕点点头。

    师父今日退朝后去陪太后用早膳了,让洛风回来与她说了,现在还未回来,虽然不辞而别有些不懂事,却又不想当着他的面离开。

    云薄瑾回来,楚夕已经走了。

    双手背在身后站在星稀院中,寒风迎面吹来,他却不为所动。周身散发出的气质,沉静而从容,却又有着淡淡的落寞。

    “郡主,你看这个。”芳儿拿着一本画册急匆匆的来到风思宁面前,递给她。

    风思宁眼神暗淡无光,整个人都是失魂落魄没有精神的,她知道云景澜今日去楚王府接楚夕那个贱人了。

    那个贱人如此对她,他竟可以原谅她,还要将她接回来,澜哥哥真的被那个贱人迷惑了。

    她以为芳儿是要逗她开心,拿些画本给她看,毫无兴趣道:“我不想看。”

    “郡主,这里画的是您——现在整个京城暗中都在流传着这本画册。”芳儿心急如焚,郡主被两个丑男人毁了清白的事,王爷已经下令保密了,知道的人也都不在了,为何会流传出这样的画本。

    “画的什么?”风思宁拿过来翻看了两页,立刻气愤的将书撕了:“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谁干的,谁干的?”

    她被那两个丑男人侵犯的事,她清楚的记得,这几日她努力的忘记,不想再想起,为何会有人将那晚的事画出来?

    那晚除了那两个男人,还有别人?为何她没有印象?

    其实那晚两名画师画好之后,楚夕让他们给风思宁和那两个丑男人一人吃了一粒她特制的药,让他们三人忘记情欲之外的事。

    她研制的药,从未失手过,所以风思宁才会不记得。

    这样做,也是为了保住那两位画师,若是风思宁记住那两位画师,他们必死无疑。

    “郡主,现在该怎么办?普通人不认得郡主还好,可那些世家公子,达官显贵们在宴会上见过郡主,私下里纷纷议论郡主行为不检点,传的很难听。”芳儿很着急,东昌国最看中女子的名声,若郡主的名声毁了,以后谁还敢娶。

    “一定是楚夕那个贱人干的,我和她势不两立。”风思宁怒目圆瞪,浑身发抖。

    云景澜的马车在端王府门前停下,一路上,楚夕没有和他说一句话,双手抱着宝剑,闭目靠在马车上,神情冷漠,拒人千里。

    云景澜几次想与她搭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作罢。

    马车停下后,云景澜先下车,想扶她下车。

    楚夕直接无视他伸过来的手,连放在马车前的几台木台阶都未踩,直接跳下来。

    云景澜尴尬的收回手,与她并肩朝府中走去。

    “王爷,不好了。”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跑来。

    云景澜不悦的训斥:“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奴婢该死,王爷,郡主她要自尽,谁都劝不住。”丫鬟一脸慌张的禀报。

    云景澜看向楚夕。

    楚夕讥嘲一笑道:“一回来就有好戏看,本宫陪端王一起去看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公主请自重G^车里从后面猛地挺身沉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