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小叶蒙眼被房东进入小说/污甜宠文现言多肉

2022-01-10 08:11:1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那天晚上我跪在沛萍面前,求了她大半夜,她好不容易才同意了。”

“我看得出来,沛萍其实很犹豫。”

“我后来查过,那男的家里很有钱。他一

“那天晚上我跪在沛萍面前,求了她大半夜,她好不容易才同意了。”

    “我看得出来,沛萍其实很犹豫。”

    “我后来查过,那男的家里很有钱。他一直没有结婚,声称是等着沛萍……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可人家既然你这么说了,就肯定有他的道理。”    

    “我是真心想要悔改,我不想失去沛萍。何况她还给我生了个儿子。”

    “这人呐,只有遇到麻烦的时候才会想起从前的好处。如果我上学的时候像那男的一样成绩优秀;如果我毕业以后没有跟着道上那些人烂赌;如果我找到一份收入更高、更体面的工作,情况都不会变得这么糟糕。”

    “后悔有什么用呢?”

    “我必须想办法弄钱,而且是一大笔钱。只有这样,才能拴住沛萍的心。”

    “可想来想去,我发现还是只能靠赌。”

    说到这里,徐永德抬头看着虎平涛,发出恳求的声音:“再给我一支烟吧!”

    虎平涛这次没有拒绝。

    “谢谢!”吸着烟,徐永德长长呼了口气。

    他收起脸上追忆的神情,任由烟雾环绕着自己。良久,才缓缓地问:“你听过“场势”这种玩法吗?”

    虎平涛的语调很正常,语气也不像之前那么冷淡:“以前我是不知道的,今天上午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

    徐永德的身体有些僵硬,可他并不打算调整坐姿:“赌博害人啊……只要沾上这个“赌”字,就有很多种玩法。牌九、麻将、老虎机……还有扑克牌的玩法就更多了。只要去一趟葡京,就能见识到所有的赌法。”

    “场势……是一种新玩法。其实要说新也不能算新,只是知道这种玩法的人不多,是一个封闭的圈子。”

    “有句老话说得好:十赌九骗。无论是官方发牌的赌场,还是六合彩,本质上都一样,就是个概率问题。呵呵……这道理我是砸进去上百万以后才慢慢琢磨明白。如果以前知道的话,我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赌博输了钱的人都会找各种理由认为自己没有错。久而久之,就变成“经营赌场的人在暗地里搞鬼”这套理论。是是非非就不提了,因为没意思。我就说“场势”这种玩法,其实是经营者吃透了赌徒心理,具有针对性搞出来的。”

    “场势的玩法很多,只要你愿意,任何事情都可以用来赌。”

    “比如某个电影明星,先说男的,刘德花、周新池、周润法……从今天开始,以一个月为期限,只要与他们有关的所有事情,都是赌“场势”的理由。”

    “就说刘德花吧!生病、交通事故、与别的女人有染、身体胖瘦……都可以赌。具体盘口以他近期的各种新闻为标准,还有就是他的生活习惯。一般来说,赌明星生病这种事情是很难的。但只要有狗仔队的存在,稍微一点儿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眼睛,地下赌场也以这个作为输赢凭据,开出不同的赔率。”

    “我很喜欢刘德花,主要是因为他在女人方面没有绯闻。连续好几年了,地下赌场对他这方面的“场势”,开出的赔率高达一比六,但从未有人赢过。”

    “相比之下,投注率更高的是针对女明星。尤其是那些刚出道不久的新人,也就是所谓的“十八线小明星”。赌“场势”,赌的就是她们会不会被包养,或者与某个男的爆出绯闻。时间从一个月到半年不等,当然赔率也不太高,通常是一赔一点三,甚至更低。”

    “赌“场势”这种事情,只限定老客户。新人别说是玩了,赌场根本不会向他们透露半点风声。因为玩的很小心,而且也是秘密,不能扩大范围。”

    听到这里,虎平涛很是不解:“赌场的利润来源于客人。只有扩大客源,他们才能收入更多。这有些说不通啊!”

    徐永德解释:“其实赌“场势”来源已久。每年欧洲杯、世界杯赌球,就是“场势”的一种玩法。还有就是每一届米国总统选举,也有很多人下注。”

    “诺贝尔奖每年评选一次,经营“场势”的人会提前给出一份获奖者名单,根据这个来下注。”

    “各国每年都会公布年度预算,比如军费、医疗保险、基建等方面。这个也可以用来赌。就以米国本年度的军费为例,公开的数字是七千七百亿美元。“场势”的玩法有两种:一种是赌的比较少,以“亿”元为单位,上下浮动标准不超过数字“一”。还有一种是以“千万”为单位,规则与前面说过的一样。”

    虎平涛平静地说:“看来果然是什么都可以赌。不过你说的这些都很正常,很多国际赌博集团都会这样做。”

    徐永德认真地说:“港城地下赌档最早的“场势”玩法,主要是针对历届港督的任职时间,以及撒克逊人委任的新港督具体是谁。这种玩法起初是在上层圈子里流行,听说李超任、包船往,还有领带大王和服装大王都参与过。他们赌得很大,玩的也很正规,直接签几千万,甚至好几个亿的对赌协议。”

    “赌“场势”的做法上不了台面,合法经营的赌场也不会把这个当做主要业务。”

    “后来,场势的玩法就变了味。主要是有些人不相信正规赌场的做法,认为同样也在作假,坑大伙儿的钱。”

    “针对这种情况,地下赌档就搞出来另类的“场势”玩法。”

    “最常见的一种,是赌生孩子。”

    虎平涛心中感到惊讶,脸上却处变不惊:“具体是怎么个赌法?”

    徐永德解释:“比如一个孕妇到了生产期,要生孩子,就去医院待产。赌场得到消息,就派人去现场守候。其实就是在产房外面等着孩子出来,然后记录时间……赌场在医院里有人,会提前给出消息,让大家下注,根据不同的赔率,生孩子的时间有“分钟”、“十分钟”、“半小时”几个不同的档次。“分钟”的最高,赔率可以达到一比三。”

    “赌生孩子的玩法最受欢迎。因为这个很公平,很多赌客都会去医院现场等着,跟赌场的人一起,就赌产房开门的那一刻。”

    “去的人多了,有几次差点儿闹出乱子。后来就改了规矩,赌场方面把赌“场势”的人集中起来,让大家推出几个代表。可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又出现了,玩了几次以后,有人提出质疑,认为那些代表可能被赌场收买,故意在孕妇生孩子的时间上串通一气,从中牟利。”

    虎平涛对此并不觉得意外,他平静地说:“很正常。有利益就会产生冲突。赌博本来就有输赢。赢钱的当然不会有意见,输钱的就要找理由。无论任何一种公平的做法,在他们看来都有黑幕。”

    徐永德点点头说:“是啊!所以赌“场势”的玩法也在变。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赌生孩子,他们玩的很出格,胆子也越来越大。”

    “前些年,银海大厦有人跳楼。这事儿当时上了新闻,你们做警察的应该有印象吧?”他问。

    虎平涛微微眯起双眼,尽可能让语气变得正常,但也带了一些命令的部分:“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徐永德的语速比之前慢了一些:“当时有个女的站在楼顶上,据说是因为感情问题想要自杀。警察和消防员都赶到现场,电台和电视台的记者也在。那天赌场开了临时盘口,无论跳与不跳,都是一赔一。”

    “几乎所有玩“场势”的赌客都下了注。我也买了那女的跳楼自杀。因为这种事情很公平,不可能有暗箱操作。哪怕赌场老板有再大的能量,总不可能让一个大活人爬到楼顶往下跳。而且这种玩法很新鲜,非常刺激。”

    “尽管当时有多人劝阻,那女的还是从楼上跳下去,摔成一堆肉泥。”

    “那次没人再提“公平与否”的话题。这种事情不可能作假。”

    “玩了第一次,就想要接着再玩第二次。可活人跳楼这种事情不可能每天都有,赌场为了扩大生意,于是挖空心思在“场势”方面做文章。”

    “他们规定每次下注不能低于一千块,而且必须是倍数下注。”

    说着,徐永德抬手指着对面的桌子:“你刚才给我看的那些,就是赌场的下注单。从数字一到九,代表一千和九千。只要上了十位数,就多加一个“零”,代表上万的注码。”

    虎平涛想起供奉在张雅翠灵位前那几张数额高达“五十”的押注单。按照徐永德的说法,每张单子的押注金额就高达五万块。

    他拿起装有押注单的证物袋,缓缓地问:“这种单子很普通,任何一个打印店都可以做。加盖的图章也很简单,没有复杂的花纹,也没有防伪标示……那些开赌场的就不怕别人伪造吗?”

    徐永德连忙解释:“你说的没错,单子和图章都可以仿造。关键在于盖章用的印泥。赌场每次验证押注单都要用紫外线灯照一下,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好像是印泥里掺了某种东西,在紫外线灯下会显出不同的颜色。”

    虎平涛微微点头:“接着说。”

    徐永德道:“后来赌场新开了很多“场势”项目。比如选择某个路段,赌今天发生多少起交通事故。大的小的都算,如果压中准确数字,赔率更是高达一比五。上下浮动数字一般为三起,一赔一点五。”

    说着,徐永德偷偷观察着虎平涛脸上的神情变化:“还有专门针对你们警察的“场势”。比如选定一个屋邨,赌当天会不会发生民事纠纷。如果是伤人之类的案子,赌注和赔率也会相应增加。”

    虎平涛目光严峻。

    如果不是接触到张雅翠的案子,他也不会知道什么叫做赌“场势”。

    搞出这种玩法的人,的确做得非常隐秘。

    他淡淡地说:“说说张雅翠吧!你和她的关系,应该不是表面上看来那么简单。”

    徐永德想也不想就张口回答:“是她先主动找上我的……其实前些年,就是张雅翠上中三的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她。每个学校里都有几个混社会的学生。当然这不是什么坏事,我指的是他们与社会接触比较多。可如果没有父母和老师的限制,很容易走偏道。”

    “说起来也是巧,张雅翠和我经常去同一个地下赌场。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注意,毕竟学校里那么多的学生,我不可能所有人都认识。”

    “有一次在赌场里,她主动找到我,说是想借点儿钱扳本。她要的钱不多,五百块,后来她赢了,把钱还给我,说是知道我,就这么认识了。”

    “我对张雅翠没有那方面的想法。真的!”

    “她身边的男人很多,都是混黑道的那种。光是我见过的就有好几个。他们经常聚在赌场里玩。不过我看得出来,张雅翠应该是从那些男的身上搞钱。她每次都穿的很暴露,也不计较别人看她的眼光。”

    “一年前,我和沛萍的关系已经很僵了。我比任何时候都想弄到钱,而且是一笔数目很大的钱。我那时候已经非常克制,虽然还是在赌场里玩,但每次下注都有分寸,不像过去那么疯。”

    “我找到赌场方面的人……这个我得说明一下,赌场老板具体是谁我真的不知道。出面主持的人经常换,我只能以当时负责的人为主。我提出,想跟他们做个交易————我开校车,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故意制造一起交通事故。”

    “赌场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于是我和他们签了密约。”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小叶蒙眼被房东进入小说/污甜宠文现言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