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用腿夹住我的腰我要进来了/一枝春by五花肉腐书

2022-01-11 08:08:2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可夜贵妃对西华国有恨,只怕公主此去会有危险。”穆责不放心。

楚夕看向千羽询问:“千羽,本宫想听听你的意思?”

千羽颔首恭敬的回道:“

​ “可夜贵妃对西华国有恨,只怕公主此去会有危险。”穆责不放心。

    楚夕看向千羽询问:“千羽,本宫想听听你的意思?”

    千羽颔首恭敬的回道:“这里是端王府,不是公主想躲就能躲掉的。既然如此,倒不如大大方方的去见,毕竟公主未做过伤害夜贵妃和东昌之事。”

    “穆责,听到了吧!以后跟千羽学着点。”并不是责备,她知道穆责是关心她,但有时关心则乱,反倒会失去判断。    

    “属下去找楚王殿下,若有事,楚王殿下可帮公主。”说着穆责就要去。

    “回来。”却被楚夕呵斥住:“不准去找师父。这是我的事,我可以解决。”

    这里是端王府,若把师父请来插手端王府的事,定会落下话柄,他现在的处境已经很艰难了,皇上和朝臣因为他的战功忌惮他,想要抓住他的把柄弹劾他,打压他,万不能因为自己,被别人抓到陷害他的机会。

    千羽适时开口询问:“公主,还是换身东昌国的衣服去见夜贵妃吧!”

    她在楚王府穿的都是东昌国的衣服,可回到端王府,穿的都是西华国的衣服,除了故意气云景澜,也是在告诉她,她并非他的王妃,只是西华国公主。

    楚夕自然知道千羽的意思,淡然一笑道:“一个人若想找你麻烦,即便你事事谨慎周全,她依旧可以鸡蛋里挑骨头,既然如此,为何要取悦一个根本就不可能对你有改观的人,何不随心所欲。”

    楚夕一身西华国服饰来到前厅,昂首挺胸,端庄高贵,嘴角虽带笑意,身上却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清冷。

    夜倾舞看到楚夕的那一刻,愣了神:羽瑶?

    风思宁本以为夜姨见到楚夕便会训斥她,没想到竟一直盯着她的脸看,难道夜姨也被楚夕的美色迷住了,开口提醒:“夜姨,她便是西华国公主。”

    夜倾舞回过神来,在心里告诉自己:宁儿是羽瑶的女儿千真万确,虽然这个西华国公主有那么一瞬间与羽瑶有些像,但绝不可能与羽瑶有任何关系。

    定是她的母亲与她说过羽瑶的事,当年她的母亲就是因为与羽瑶有几分相似,所以羽瑶与她义结金兰,只是没想到最后竟被柳素心所害。

    她定是因为与母亲长得像,才会有几分像羽瑶,加上羽瑶也曾穿过这样的衣服,所以她才会有错觉。

    如此看来,这个西华国公主和她的母亲一样有心机。

    “见到本宫为何不行礼?既然嫁到了东昌国,为何还要穿西华国的衣服?”夜倾舞张口便是训斥。

    楚夕却不卑不亢,冷静自若道:“请问夜贵妃希望本宫以何身份向您行礼?若是西华国公主的身份,我是公主,您是贵妃,我不觉得自己身份比你低。

    若以儿媳的身份,您是否接受我这个儿媳?

    至于我的服饰,我虽来到东昌国,与您儿子有婚约,但并未行夫妻之礼,更无夫妻之实,不算是东昌国的媳妇,要穿何衣服,是我的自由,贵妃无权干涉。”

    夜倾舞听了楚夕的话后笑了:“好一个伶牙俐齿,在本宫面前嚣张,你还嫩了点,既然进了端王府的门,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要按照我东昌国的规矩来,既然你母后没有教会你规矩,本宫今日就替她好好管教管教你。

    拿本宫的鞭来。”

    立刻有下人双手将一条长鞭呈上。

    千羽见状,立刻护在楚夕面前:“贵妃娘娘请息怒,若你今日打了公主,西华国追究起来,只怕会让陛下为难。”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侍女竟敢威胁本宫,本宫先教训你,再教训你的主子。”话落,长鞭朝着千羽挥来。

    千羽身为侍女,不敢躲闪,但也不畏惧。

    楚夕见状,伸手抓住了夜贵妃挥来的鞭子,紧紧抓住。

    夜贵妃愤怒,想要拉回鞭子,楚夕却不放,二人剑拔弩张,暗流涌动,僵持着。

    云景澜赶忙上前劝说:“夕儿,莫要对母妃无礼。”他希望楚夕能给母亲留个好印象,这样母亲或许就能接受她这个儿媳。

    楚夕却不屑的勾了下唇角讥嘲:“无礼?端王应该找太医看看眼睛了。是非难辨之人还敢说护我周全?可笑。

    我楚夕从来就不是委曲求全之人,你还是劝劝你母亲吧!”

    “你这贱人,竟敢如此对澜儿说话。”夜倾舞抬起另一只手,脚下一晃,朝楚夕挥来一掌。

    楚夕看出了她的动机,出掌还击。

    二人的手掌对击,可由于楚夕的内力不够,被夜倾舞的劲掌击退数米,吐了一口鲜血。

    夜倾舞趁机收回鞭子,朝着楚夕挥去。

    “母妃。”云景澜见状,护在了楚夕面前,这一鞭子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身上。

    夜倾舞看到这一幕更愤怒了,握紧手中的鞭子怒斥:“澜儿,你让开。”

    “求母妃饶恕夕儿,她并非有意顶撞母妃,只是不懂东昌国的规矩。”云景澜跪下来替楚夕求情。

    楚夕却不领情:“谁稀罕她的饶恕,有种她今天就杀了我,别挡在姑奶奶面前碍眼。”

    “好一个狂妄的贱人,今日我便打死你。澜儿,你起来。”夜贵妃已经扬起了鞭子。

    云景澜却没有移动半分:“请母妃息怒。”

    “好,好,既然你要为了这个贱人做不孝子,母妃成全你。”夜倾舞的鞭子再次挥来。

    “夜姨不要。”风思宁一咬牙,扑到云景澜身上,挨了这一鞭。

    夜倾舞见状慌了,立刻扔下手中的鞭子上前:“宁儿,你这个傻孩子,你不会武功,接下这一鞭可知有多危险。”

    风思宁脸色苍白的看着夜贵妃恳求:“夜姨息怒,莫要伤害澜哥哥。”说完这句话,人便昏了过去。

    “宁儿,传太医。”夜倾舞慌了。

    “宁儿。”云景澜赶紧抱起风思宁离开。

    “公主。”穆责冲进来,和千羽一起扶着楚夕回西华苑。

    “公主,属下去请太医。”穆责说着就要出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用腿夹住我的腰我要进来了/一枝春by五花肉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