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摧残蹂躏挣扎哀嚎惨叫

2022-01-18 07:53:5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此时,魏凛正在水库和几位丈夫外出打工的小少妇们聊天唠嗑,逗得少妇们眉开眼笑,时而夹了夹腿。

阳光见魏公子的身影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形成了曹孟德。


    此时,魏凛正在水库和几位丈夫外出打工的小少妇们聊天唠嗑,逗得少妇们眉开眼笑,时而夹了夹腿。

    阳光见魏公子的身影倒影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形成了曹孟德。

    “小凛~”

    后方传来宁慧茹的喊声,她笑盈盈的挥手,踏着欢快步伐从田埂上一抖一抖的跑来。

    阳光明媚,岁月静好。    

    魏公子瞄了一眼,没理会她,继续和小少妇们聊天。

    魏公子是很有个性的人。

    觉得宁慧茹昨天到今天对自己的态度忽冷忽热。

    今天一整天都在排斥魏凛,还独自跑到县城玩了半天,现在回来了,心情好了就笑盈盈的来找自己?

    魏公子对她这态度就很不爽,自然就没好脸色。

    宁慧茹走到跟前魏凛跟前,和那几个小少妇打了个招呼,然后说:“小凛,你不是在钓鱼吗,有没有钓到鱼,要是钓到了就做糖醋鱼,怎么样?”

    魏凛双手插兜,板着脸看着她‘心情大好’的笑脸。

    “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答?”

    魏凛还是那副姿态,没有说话,今天一整天宁慧茹就这样对他的,魏凛小心眼,也这样回她。

    “怎么了,你心情不好?”

    魏凛还是不说话,只是拾起地上的小石子,走到另一边打水漂。

    宁慧茹倒也没多想,就看了大伯旁边的桶里有几条鱼,数了数一共三条鲫鱼,鼓励了大伯加油钓,然后也拾起地上几个小石子,来到打水漂的魏公子身边。

    “水漂怎么打的,我不会,你教教我。”

    “没空!”

    魏凛把手中的石子全洒进水里,拍拍手,擦肩而过,回到那边小少妇团,继续谈笑风生。

    宁慧茹的心脏突然有种被针扎的感觉,笑容逐渐消失,双眸有些发酸,放下手中的石子,昂起头深呼吸一下,低下头,默默的转身,沿着相反的方向走……

    聊天当中的魏凛没感觉到她跟上来,回头瞅了瞅,却已经独自一人走出了很远,快要走出魏凛的视野了。

    魏凛其实就想作一下,没想到她就走了,看这背影挺孤独卑微的。

    “唉~”

    罢了,不作了,再作就作没了。

    魏公子起身大步走了上去,喊了两声花姐,她并没有停步,生气了!

    魏凛从土里绕过去站在她前面的田埂上拦住她,低头瞅了瞅,她强装淡定,不过细节终究是体现出一丝酸楚。

    “花姐你生气了?”

    “没有,我就想散散步,你去和她们聊天吧,不用理我。”

    把魏凛挤下田埂,她继续往前走。

    人间清醒宁慧茹,她很清楚自己和魏凛的关系,她永远不会主动想拥有什么,就如同上一段婚姻一样,她也从始至终都拥有不了什么,甚至一直都在受伤。

    脱离了一个深渊,又进入另一个深渊,这应该就是宿命。

    “喂,花姐我刚才逗你玩呢,别不高兴了。”魏凛拉住她。

    宁慧茹挤出笑容,“我没不高兴。”

    “真的?”

    “当然,我能有什么不个高兴的。走吧,一起散散步。”

    宁慧茹带头走在前面,内心纠结得一匹。

    走到一处几百年的石拱桥上,宁慧茹有点乏了,靠在石栏杆上,看着魏凛在拍风景。

    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凛,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明天是元旦节,我明天下午有事要离开村几天。”

    “那么突然,去哪儿?”

    “中东。”

    花姐轻松一笑,让眉头紧皱的魏凛也放心。

    “我在那边的油田出了点小状况,需要我去处理。”

    宁慧茹的生意很大,有急事需要处理,倒也很正常。

    “去多久?”

    “快的话几天的时间。”

    “我没去过中东,我陪你去。”

    “不用,又不是去玩,就是去工作,很枯燥的,你就在村子等我。”

    “也行。”

    魏凛不多想,他听喜欢林溪村的,而且他的探秘还未结束,所以也打算留下来多待一会儿,随后魏凛继续用相机拍摄风景。

    宁慧茹低下头,纠结的掰弄着手指,悄悄地有湿润的东西从她眼睛里滴到手背上。

    寒风拨动树梢上枯叶打着旋落到石拱桥下,随着潺潺溪流随波逐流。

    宁慧茹侧过头,望向上桥的小路,眼前依稀看到小时候的自己,那时候还是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学生,每天背着书包从这座石拱桥走过,童年是她人生中唯一快乐时候,长大以后唏嘘不已。

    “小凛。”他再次喊道。

    “怎么了?”正在拍风景照的魏凛走了过来。

    花姐笑着说,“我觉得我长胖了,觉得呢?”

    魏凛认真的打量她姣好的身材,“没有啊,身材挺好的,挺性感的。”

    “嘁,我就是觉得我长胖了,你看我腰都长粗了。”

    花姐开始套路魏凛了。

    “你哪有长粗,你这腰也叫粗,花姐我发现你凡尔赛了。”

    花姐的身材是很丰韵的,喜欢穿旗袍的人间富贵花,身材能差到哪儿去。

    花姐还是很执着的说:“我真没凡尔赛,我就是觉得自己的腰和肚子粗了,不信你摸摸。”

    说着,花姐就抓起魏凛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然后问道:“是不是粗了?”

    一直按住魏凛的手在她肚子上,没撒手。

    魏凛摸了摸她平坦柔软的肚子,摇摇头说道:“一点都没觉得,只是软软的。”

    花姐还是笑着说:“你确定?”

    魏凛:“嗯,我发誓,真没粗。”

    “嗯,那就没粗吧。”花姐松手,魏凛的手离开了她的肚子。

    醉翁之意不在酒。

    随后,花姐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无奈一笑,她这种女人除非你发觉她的秘密,如果想让她主动说,永远都不会。

    ……

    日落下山,玄月当空。

    宁家饭厅,所有人围着圆桌吃着饭聊着天,其乐融融。

    花姐今晚‘很高兴’,酒也喝了很多,喝的醉醺醺的,最后是大姨娘扶回房间。

    大姨娘把花姐反倒在床上,盖上被子,关门离开。

    花姐看似醉醺醺的,她也想把自己灌醉,但却越喝越清晰。

    拿过来手机,找到阿忠的电话,按了下去。

    嘟嘟嘟……

    谷</span>  响了几声后接通。

    “老板。”电话你传来阿忠的声音。

    “安排好了吗?”花姐语气低沉,立刻回到宁慧茹的角色。

    “已经联系了迪拜最好的医院,以及包下了迪拜最好的康复中心,营养师也已经在美国飞往迪拜的包机上。”

    “好~”

    “并且我从你捐给蒋剑儿子200CC的血浆里提了一点血进行化验,老板你的血很特殊,任何有毒性的物质都会被你血液里面的细胞组织所灭掉,所以……你上次吃的毓婷,是无效的。”

    欲仙体就是这么霸道!

    阿忠是个忠心不二的人,她知道宁慧茹的所有事,但他一个字都不会对任何人说,而且他的命是宁慧茹救的,他这些年看到宁慧茹的不容易,所以打心底只有一个愿意‘老板做什么都是对的,只要老板高兴就行’!

    ……

    当晚夜深都睡下了,魏凛正准备用无人机继续探秘,毕竟魏凛夜猫子睡不着,再加上在花姐老家,又不能做什么运动,所以只有玩机,打发时间。

    无人机刚起飞,旁边浴室门打开,刚洗了澡的花姐穿着一件性感的肉色吊带睡衣,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从魏凛身边路过。

    魏凛:???

    花姐搓着头发,随口说道:“进屋!”然后没停步的走回房间,没关门。

    我日啊~

    憋了好久想要梦回紫禁城的魏凛,都没来得及把无人机降落,就把遥控器一扔,任他几万块的无人机自由落体也不管,冲进了房间。

    房间已经被花姐小小的布置了一下,一盏粉红色的氛围灯亮着,给屋子增添了不少情趣。

    花姐正在吹头发,魏凛走过去说:“花姐你想通了。”

    “……吹头发,吹了给你。”

    “好好好!”

    年轻人就是很激动,直接把吹风机调到最大档,嗡嗡嗡的对着花姐的头发吹。

    花姐嗤的一声逗笑了。

    当晚花姐很主动很配合,你想怎么玩都奉陪到底。

    ……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魏凛起不来了,在睡觉。

    大姨娘:“咦,小凛今天还没起床?”

    花姐:“玩累了吧。”

    大姨娘:“也是,无人机都不收起来就睡了。”

    花姐:“嗯。”

    元旦佳节,宁家一如既往的热闹,一直到中午过后,宁慧茹要去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也就几天而已,大家倒也没什么依依不舍,就魏凛开着途锐送她去省会灵州机场。

    车上。

    宁慧茹一直循环放着她最喜欢的那首歌《女人花》,时而哼唱。

    魏凛问:“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这首歌?”

    “因为一句歌词。”

    “哪一句?”

    “女人如花花似梦。”

    魏凛终于是忍不住了,把车靠边,扭过身看着她那副‘心情大好’的表情。

    “不是,花姐你这两天到底怎么了,总感觉你不对劲?”

    花姐白了他一眼,“我哪里不对劲了,难道要我一天天的唉声叹气你才觉得正常?”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觉得你给我的感觉不对。”

    花姐伸手揉了揉魏凛的脸,“你想多了,我有你陪着,我还胡思乱想什么。”

    “真的?”

    “必须!”花姐犹豫了一下,献吻,片刻分开,“现在感觉对吗?”

    “有点对了,但是我还是……”

    “哎呀,哪有什么还是,少废话,开车,要不然就赶不上飞机了。”

    “怎么可能赶不上,我的五虎卡给银行打个电话,银行分分钟让机场找个理由延迟起飞。”

    “……魏公子好牛哦,让其他乘客知道,非骂死你不可。”

    也就是玩笑话,魏凛才从未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航班延迟起飞,呃……主要是魏公子都坐私人飞机的。

    下午3点,途锐抵达机场。

    两人下机,在VIP休息室见到了等候已久的阿忠。

    “老板,魏公子。”

    “嗯。”

    然后阿忠就出去了,顺手把VIP休息室的门关上。

    大约20分钟,花姐整理好衣服,拥抱魏凛,附耳轻语,“sorry。”

    “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觉得太突然去中东了,没能好好陪你玩。”

    “等你回来。”

    “好!”

    花姐戴上墨镜,走出VIP休息室,阿忠朝魏凛点点头,然后跟着花姐走进检票口。

    花姐没有回头,她毕竟是个女人,女人都会在某一刻心软,所以坚决不回头。

    飞机载着花姐飞帝都转机。

    魏凛觉得回村没什么劲了,虽然探秘还未完成,但过段时间再来也不迟,于是给大伯打了个电话说有事,就买了张去深市的机票。

    魏凛又没有上帝视角,就不知道花姐的秘密,再加上她一个女大佬要想隐瞒秘密,言谈举止行为上,完全能瞒过全家所有人,魏公子自然也不会知道。

    你不说,他何谈知道。

    只是……女人容易善变,花姐其实挺犹豫的,不到最后一刻,她都可以改变想法。

    ……

    下午五点,魏凛刚回到九溪镇就收到花姐在帝都机场等航班的消息。

    此时,魏凛看到九溪古镇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穿着汉服,于是拍了张照片发给花姐。

    花姐:[你喜欢小孩?]

    魏凛:[超级喜欢。]

    花姐:[为什么?]

    魏凛:[哪有什么为什么,别人的都那么可爱,我魏凛张这么帅,基因那么优秀,我的小孩更好看。]

    花姐:[我明白了,对了,我刚收到中东那边的消息,如果处理得好就几天,如果不理不好就要待久一点。]

    魏凛:[就一点是多久。]

    花姐:[十个月左右!]

    魏凛:[十个月,那么几把久?你特么是去生孩子吗?]

    花姐:[哈哈哈……我的油田被一个当地武装份子给占领了,我去谈判,弹得好就几天,谈不好就灭了他们。]

    魏凛:[那你尽快这几天处理,如果要灭对方,我可以帮你。]

    花姐:[你?]

    魏凛:[嗯!我应该是快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体育老师让女生做深蹲给他看.摧残蹂躏挣扎哀嚎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