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吃女朋友奶头的技巧*和老头做了一晚上好爽

2022-01-19 08:07:4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可至今还未找到,那个人就好像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般,找了这么久,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那里是东昌境内,要不要请师父帮忙?可师父若是问起,她该怎么说?

不行不行,不能让

   可至今还未找到,那个人就好像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了般,找了这么久,没有一点蛛丝马迹。

    那里是东昌境内,要不要请师父帮忙?可师父若是问起,她该怎么说?

    不行不行,不能让师父知道自己有过那样一段不堪的过去,她相信只要那个男人还在这个世上,总有一天会找到的,毕竟他的左肩上还有她留下的齿痕。

    次日一早便听闻风思宁的情况不好反倒更严重了。    

    楚夕嗤笑,一个小小的鞭伤,至于吗?

    不管她的目的是什么,都不耽误楚夕到点吃饭。

    “今日的早膳味道不错。”楚夕好心情的评价,无关之人的事,不会影响到她的心情。

    昨日最让她担心的事,师父已帮她解开,她没什么可烦恼的了。

    千羽却不放心的提醒:“宁郡主就算是身体虚弱,挨了一鞭子不至于一直昏迷不醒,只怕谋划着别的阴谋,公主要多加小心。”

    “她们若是想对付我,就算我再小心,她们也会来找我麻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必担心。”她知道风思宁和夜贵妃不逼走她不会善罢甘休的,其实她也不想留在这里,或许她们能帮她离开。

    “你这个贱人,还有心情吃饭。”一道严厉冰冷的声音传来,夜倾舞走进来,脸色冷沉,眼神凌厉。

    楚夕只是抬头瞟了她一眼,继续吃饭,对于不友善的人,不喜欢的人,她会选择无视。

    夜倾舞看到她这个态度更生气了,不管到哪里,别人对她都很恭敬,她竟敢无视她。

    见她吃的正香,而宁儿却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心里极其不平衡,上前一把抓过她的手腕,给她把脉。

    楚夕却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嘲道:“贵妃请自重。本宫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嫌脏。”

    “放肆。”夜贵妃抬手就要打她。

    楚夕反应迅速,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四目相对,浓浓的火药味在彼此间流动。

    “你的内伤竟然好了?”夜贵妃很意外,那日她可是用了八成的功力,就算不至于立刻要了她的命,却也能将她折磨的生不如死,没想到不过两天时间,便好了,即便是澜儿的武功,也不可能这么快帮她将内伤疗好,难道是——十七。

    想到这,夜倾舞便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这个女人连老十七都能魅惑,留着太危险。

    另一只手的掌心开始驱动内力。

    云景澜赶来,见状,立刻上前将楚夕拉到一旁:“夕儿,莫要对母妃无礼。”然后看向母妃恭敬道:“母妃,夕儿不懂东昌国规矩,若有冒犯您的地方,儿臣代她向你赔罪。”

    “你不守着宁儿,来这里做什么?宁儿是为了替你挡鞭子才会伤的如此严重。”

    “儿臣马上便过去,儿臣希望母妃莫要再伤害夕儿。”云景澜是不放心楚夕,才会着急赶过来。

    夜倾舞看到儿子如此袒护楚夕,恨铁不成钢,却不想当着楚夕的面教育儿子让她得意。

    看到她平安无事,宁儿却因为她昏迷不醒,便恨极了,冷声命令:“今日你去城外的华安寺为宁儿祈福,宁儿成这样,你也有责任。”

    “我为何要为她祈福,人是你打的,经不住挨打还逞能,活该。就算要祈福,也是你去。”让她去祈福,她只会求佛让风思宁死的快些。

    夜贵妃的眸中闪过杀气。

    云景澜赶忙劝说:“夕儿,你就去一趟吧!你还不曾去过东昌国的寺院吧?”

    “双手沾过鲜血的人,不宜去打扰佛门清净。”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她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虽然是报仇,可终究是沾了鲜血,伤了人命,不该去佛门清净地。

    “做过亏心事,才不敢去吧!今日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若你不自己去,本宫便让人绑你过去。你那点武功,还不是本宫的对手。”夜倾舞冷声威胁。

    “夕儿,就当是出去散散心了。”云景澜温声劝说,不想她和母妃再起争执。

    楚夕这次倒是听进去了:“也好,这府中待的确实压抑。若回来之后她死了,可不能怪我,只能怪她平日里坏事做的太多,佛都不愿意保佑她。”

    “住口,若宁儿有事,你也别想活命。”夜倾舞丢下这句话离开。

    云景澜看向楚夕,还想说些什么。

    楚夕却冷嘲道:“还不赶快去守着你的小情人,万一错过了最后一面,我可负责不起。”

    “我们之间就不能好好说话吗?”他不顾宁儿跑来护她,她真的感觉不到他对她的心意吗?

    “本宫和端王殿下没什么好说的。若不想我惹你母妃生气,尽早与我一起找皇上解除了这门婚约。”这门婚约是两国陛下定下的,以她一人之力很难解除。

    “本王说过,任何事本王都可以答应你,唯独解除婚约这条,绝无可能。”云景澜的态度很坚决。

    “不知端王殿下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还是说留我在你身边,只为让风思宁和你母妃可随时欺负我?若你恨我当初选择嫁给你,坏了你的名声,想报复我,大可直接说怎样才能解气,不必这样耗着彼此。”她可不认为云景澜会真的爱上她,就算是真的,她也不稀罕。前世的惨痛教训可是历历在目。

    “楚夕,你真的没有心吗?我们注定会在一起一辈子,希望你能把心思放在这段婚姻上。天冷了,出城多穿点衣服。我让人给你准备马车。”云景澜出去了。

    千羽看向她。

    楚夕笑问:“你想劝我和他好好相处?”之前婉儿最喜欢劝她。毕竟大多女子都会觉得女人既然嫁人了,就要从一而终,若能和夫君好好过,自然是不分开的好,和离对女子的影响比较大。

    可重生一世的她,可不想委屈自己。更不可能喜欢一个前世害惨了她的人。

    千羽却摇摇头:“奴婢觉得公主与端王不合适。”

    楚夕很意外她的回答:“此话怎讲?我还以为你会说是我不知好歹故意找他麻烦呢!”

    “奴婢不敢。奴婢觉得公主是天之娇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而端王殿下是天之骄子,是皇上最宠爱的儿子,脾气都很强,太过相似,反倒不合适。”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吃女朋友奶头的技巧*和老头做了一晚上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