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把珠子推进去h.出租车司机和乘客h文

2022-01-21 08:06:0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此番上仙庭,李鸿儒觉得自己身份已经泄露了。

别人不清楚,至少玉帝防范的元始天尊已经有察觉。

李鸿儒也管不得那么多。

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从北天门钻了出来

此番上仙庭,李鸿儒觉得自己身份已经泄露了。

    别人不清楚,至少玉帝防范的元始天尊已经有察觉。

    李鸿儒也管不得那么多。

    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直接从北天门钻了出来。

    相较于身份被查证这种问题,李鸿儒此时的目标更多是放在《逍遥游》上。    

    他身体飘飘荡荡,在空中宛如闲庭信步。

    若非天劫难熬,他很有心思追寻材料将练功房提升到顶,将这册真传秘境修行圆满。

    但凡《逍遥游》圆满,李鸿儒觉得与湿婆追逐似乎没什么问题,如金蝉子与如来佛祖那般对打也有可能实现。

    这册典籍不会让人修行后直接踏入第一阶梯,但无疑会带来巨大的裨益,很可能属于第二阶梯顶点的某类绝学。

    这宛如《八九玄功》修行大成,只是属于另外一种类别。

    “这种能耐与修行《九龙术》不同,杨公定然是很喜欢了!”

    李鸿儒只是寻思,不免也有几分可惜。

    他不介意和杨素分享。

    当然,他更多的原因在于杨素修行必然会带来某类适合妖类修行的修正,这可能让他妖躯跟随学习受益。

    一般的典籍也就罢了,《逍遥游》无疑是顶级秘典,值得相互合作。

    “也不知道杨公什么时候能跑回来!”

    不仅仅是有《逍遥游》可以参考,眼下的西伐中,苏烈大概率已经上位。

    这是他们泽被气运的好时机。

    没有了杨素,想想需要自己丈量落旗,李鸿儒不免也有些头大。

    他念叨叨几声,也不再做寻思。

    杨素回不来,他就只能自己瞎搞了。

    他的效率虽然会相当低下,但到时四处多征伐一番,又或多花一些时间,他或多或少都能承受裨益。

    准确不足,数量来凑。

    这就是李鸿儒简单的理念。

    他飘荡在浮空山中,细细体会着自己身体上的变化,又开始动用到雷术。

    作为亲和雷系术法的雷霆酒,过量的饮用让他受了一个月的苦头,但李鸿儒也觉察出自己雷术中多了一丝特别。

    紫色的闪电中,此时开始带上一丝金色。

    这是顶级雷术修炼者者才具备的施法可能。

    譬如勾陈帝君全力打出一击五雷术便是金色的闪电。

    李鸿儒的雷术不如勾陈帝君,但已经有了一丝靠向的端倪。

    他对此也不以为意,相较于勾陈帝君的雷霆之体,李鸿儒玩雷术属于业余。

    比起拾人牙慧的雷术,他针对性最强的术法依旧属于融合性术法-南明离火。

    这是他与颜师古碰撞中融合所得。

    “可惜颜老哥陨在了句骊,早晚要将你们那儿铲除,免得你们在东土来回跳!”

    西汗国当前属于挑衅唐国的大患。

    但继针对完西汗国后,李鸿儒已经寻思到要敲打解决的国度。

    气运绑定在大唐朝廷上,李鸿儒在朝廷中必然要不断出力。

    相较于什么仙庭,什么地朝,如今的大唐才是他的家。

    “居然又来了!”

    从测试《逍遥游》,到测试雷术,又到真武令中闯荡,再到煮食物,李鸿儒在北天门秘境中等待的时间极为长久。

    他跟随勾陈帝君入仙庭,那时的北天门秘境刚刚遁入地仙界。

    等李鸿儒一个月后清醒回归,北天门秘境同样刚刚遁入地仙界不久。

    这让李鸿儒等了近半个月。

    看着浮空山的白柱光芒,李鸿儒不需要猜测,他也很清楚是谁来了。

    只是短短半个时辰,白光中就显出了勾陈帝君的身影。

    “勾陈兄来得正好,我正是缺人陪着喝酒!”

    李鸿儒大声招呼,这让勾陈帝君脸色微微尴尬时又连连摇头。

    “不喝了不喝了,我算是怕和你喝酒了!”

    勾陈帝君向来自诩自己的仙酒威力大,但他没料到自己被李鸿儒一杯酒摞倒如此长时间。

    想到更为尴尬的南极仙翁,勾陈帝君只觉以后需要戒酒了。

    但相较于南极仙翁,勾陈帝君觉得自己事情完成的勉勉强强,基本属于过关。

    “是不是男人?”李鸿儒叫道。

    “是!”

    “是就来喝两杯!”

    “你那酒很容易醉人!”

    李鸿儒的酒服用后没有任何好处,就是纯粹让人睡觉。

    勾陈帝君摆摆手,他只觉李鸿儒很可能有世上最厉害的蒙汗药,除了主人,对方这种酒谁喝谁上头。

    “喝酒不就是买醉吗?”李鸿儒道:“我这酒醉人也正常!”

    “那也不能醉这么久”勾陈帝君道:“若是不熟悉的,那还以为你专门来害人呢!”

    “你那雷霆酒也让我身体哆嗦了一个月,差点让我肉身哆嗦到死!”

    “咱们以后都不提喝酒这个事了!”

    勾陈帝君连连晃头。

    不论是麻痹还是醉倒,这都是任人宰割的下场。

    想想自己被老君一镯子砸了勾陈宫,勾陈帝君不免也有几分后怕。

    即便是自己的老家,这也并非安全场所。

    这其中又有李鸿儒被拖到凌霄殿,南极仙翁则是捞到了弥罗宫中。

    经历了这桩事,勾陈帝君不免也正视到了眼前这位帝君。

    仙庭中的帝君较之人间要高一等,这不是他们自己的主观意识,但又被诸多仙人如此认为。

    而等到第七代姬乾荒传承,第八代姬乾荒上位。

    面对这么一个新人时,勾陈帝君难免也生出一些心态上的优势,将对方放在了帝君和后辈的双重身份中。

    但只是一场劝酒的行为,相互手段各出,他就很清楚眼前的对象。

    这已经不是让他轻易拿捏的人。

    甚至于这位帝君当下的立场有些偏,难于被他纠正回来。

    “我想和你认真谈一谈!”

    半响,勾陈帝君的脸色微微肃穆,有了正色的面容。

    “勾陈兄身上带伤依旧要来找我,这让我诚惶诚恐,但真武宫、灌江口、骊山只是名义上属于仙庭,我们有听调不听宣的权利,以前如此,以后也会是如此,不知勾陈兄想和我谈点什么?”

    “你如此说,我就没什么由头来劝说你了!”

    勾陈帝君想认真谈谈话,眼前的李鸿儒也有主动的吐声。

    他看了眼前李鸿儒数秒,只见对方眼中神芒中有了一份自信,也有了一份底气。

    这是以前那个姬乾荒,也是那个桀骜独来独往的姬乾荒的眼神。

    但凡这些人成长到一定的程度,必然与仙庭之间存在一条鸿沟。

    在有需要时,这些人和仙庭保持着同一立场,甚至于相辅相成的合作。

    但在某些方面,这些人也坚持的自己的原则,难于听从仙庭大局方面的安排。

    李鸿儒甚至提及另外两个秘境势力。

    这让勾陈帝君心中一咯噔。

    仙庭强行搜查西王母宫很显然惹厌到了下界,这让东土最强的三方地仙界秘境之主很可能在某些方面达成了协议。

    “黎山老母凭借的是她地下无敌的能耐,二郎真君凭借的是他金刚之躯不败威能,你和他们共同进退凭借的是什么?”勾陈帝君道:“难道你剑术无敌了?”

    “或许也快了!”李鸿儒道。

    “你的心太急了!”

    勾陈帝君摇摇头,他手中一道金色的电芒闪烁,随即又笼罩了他浑身上下,身体齐齐笼罩在金色的雷霆中。

    “勾陈兄是想通过雷法教育我要懂得收敛吗?”

    李鸿儒脸上一笑,身体随即有了一踏。

    只是瞬息,他身体已经临近了真武七截大阵的边缘。

    秘境微颤的抖动传来,李鸿儒已经一脚踏出。

    “我在此地不是你对手,但你踏入阵法中,又或你踏入人间消耗一番后就未必了,何况你被你老君砸了一镯子,身体伤势还未曾完全恢复!”

    真武七截大阵中,李鸿儒的声音在回荡,又有迅速的沉寂。

    “你实力尚未踏入人间极限,哪来的这种底气……刚刚这步法,难道你这些时日领悟练就了《逍遥游》?”

    秘典是自己亲手送上门的。

    拥有元神之躯的大修炼者无法修行庄周的《逍遥游》,但肉身大修炼者没有问题。

    《逍遥游》的修行难归难,但能踏入帝君行列,这其中谁不是天纵之才,又有谁服气自己逊色于千年前的人。

    元通真君无法在人间学会《逍遥游》,这不意味着李鸿儒无法学会。

    只是想想《逍遥游》带来的强悍飞纵能耐,勾陈帝君就已经回味了过来。

    对方剑术没有无敌,但很可能依托《逍遥游》立于不败之地。

    不论人多与人少,少有人可以击败到对方。

    只是想想自己在其中的贡献,勾陈帝君一时忍不住想掐自己的大腿。

    他无疑对李鸿儒做了一些并不喜欢的事情,这也让对方有了反击。

    从亲密走向隔阂,这都是自己一手的操纵。

    明明在往昔带了几分善意,最终落到这样,勾陈帝君也不知自己在哪儿做错了。

    “可能是往昔从未平等看待过他吧!”

    若要硬去找理由,勾陈帝君也只能寻到这个理由。

    当心态放下,将彼此真正平等下来,勾陈帝君只觉两人的交情宛如君子之交,有亲密,有距离,也各有各自的立场。

    这种交情已经极为上佳。

    但若是让他们坐下来,可以放心痛饮对方给予的酒水,这种情况大概很难再出现了。

    “时间拖延了如此之久,勉强也够用了!”

    他喃喃低声一句,遂也放空了心思。

    一壶雷霆酒从他袖中取出,又直接倒灌入口。

    雷霆的痛楚在他舌尖跳跃。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把珠子推进去h.出租车司机和乘客h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