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军婚肉肉从头肉到底-看着镜子我们怎么进去的

2022-01-21 08:07:3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好的嫂子。”

挂了电话,刘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安倩倩哭笑不得。

“行啦,别一会让娘看了去。”作怪的嫂子真让人伤不起。

&ldq

  “好的嫂子。”

    挂了电话,刘英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安倩倩哭笑不得。

    “行啦,别一会让娘看了去。”作怪的嫂子真让人伤不起。

    “这不是馋厉害了嘛。”怪不得她好吧。    

    “既然约了明天,那一会和娘说一下,就说明天咱们出门去逛街。”安倩倩可不想听婆婆念叨。

    “成,你主意多,都听你的。”

    二人商量好后,晚饭的时候就把这事告诉了婆婆。

    李玉兰当然没意思。

    “逛逛街对身体好,不过你们可别玩疯了,累了一定休息。”这两儿媳妇跟个孩子一样。

    以前她觉得倩倩很成熟,久了后发现,倩倩比孩子还孩子。

    当然,立起来的时候不差别人分毫。

    大儿媳妇嘛,她不想说她。

    就这样,事情定了下来。

    第二天,二人吃过早饭就出门。

    没办法,要在家里待晚点,到时候中午肯定就出不了门。

    出了家门,刘英像只偷了油的老鼠一样,高兴的没魂。

    “就这么高兴。”安倩倩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不懂,你要是怀一个就能体会我的心情了。”刘英稍稍收敛一点点。

    “得了吧,我不是很好体会。”当她傻啊。

    再说,她也怀不上啊。

    某人早就行动了,她想怀也怀不上。

    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家里多几个孩子多好,可他就不乐意看到她如此辛苦。

    她不敢说,怕嫂子气着。

    看着弟妹在那里偷笑,刘英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小两口感情好呗,二弟舍不得弟妹受罪呗,当她眼瞎啊。

    因为是感谢别人,刘英也不光光请别人吃饭,还给人家买了份礼,虽说晚了点。

    但谁让她是个孕妇呢。

    “我觉得这条裙子很不错,再配个外套。”大冬天的,冷死,光送裙子肯定是不能够的。

    “你说的对。”于是刘英又选了一件外套,两件衣服加起来大几千了,这礼不重,但也合适。

    二人逛了好一会就去了全聚德,因为去晚了会没位置,她们又没定位。

    好在,来的时候还剩下最后一个小包。

    她们就三个人,小包也够用。

    高洁来的时候就被服务员带进了包厢。

    当看到还有个熟悉的人后,她立马叫人。

    “二嫂好。”

    安倩倩回之一笑,“你也好。”小姑娘确实长的不错,有资本。

    “你快过来坐,不用客气,你二嫂也不是外人。”刘英拉着高洁坐到自己身边。

    “我月份大了,一个人出来家里人不放心,这不让倩倩跟着我。”也算是解释为什么会多个人的原因。

    “这没错的,现在肚子越来越大,确实得多注意。”高洁能理解。

    再说,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哈哈,你怎么和你婶子她们说的一样。”刘英见她不在意,也笑了起来。

    笑完她把自己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看看,喜欢不,这可是我和你二嫂一起帮你选的,很适合你们小姑娘。”

    把先前为她买的衣服递到她面前。

    高洁很惊讶。

    “嫂子,这不好吧。”她不敢收啊。

    在她心里,不认为那是什么大事,再说,就算不是嫂子她见到了也会帮的。

    “有什么不好的,给你就拿着,你要是不送,嫂子心里可就过不去了。”

    高洁无奈,只好接过。

    “那就谢谢嫂子。”

    “不用客气,打开看看,看喜欢不。”刘英很喜欢装扮别人,这也是为什么她想要个女儿的主要原因。

    高洁也不是虚假之人,从袋子里拿出衣服。

    “哇,好好看。我很喜欢。”礼都收了,喜欢就是喜欢,没什么好矫情的。

    “哈哈,我眼光好吧。”刘英那叫一个骄傲。

    这顿饭吃的很舒心。

    刘英也算是放开肚子吃。

    送走高洁后,安倩倩对她有了新的看法,一个很好的小姑娘。

    可惜,家庭条件限制了她,有些人她注定无法相遇。

    回到家,刘英累了,直接回屋去休息。

    反到倩倩被婆婆拉了壮丁。

    “娘,你们这是干什么?”看到后院里一大堆泡好的大米,安倩倩有些闹不明白。

    “我和你妈打算在家里搞些小点心。”

    “什么点心要那么多米。”安倩倩嘴抽。

    “帮忙就是,哪来那么多话。”李玉兰还未开口解释什么,安母老脸一红,对着女儿就是一顿说。

    “快来干活。”

    她才不说是自己搞错了呢,于是泡多了大米。

    安倩倩能说什么,亲娘都发话了,干呗。

    下午孩子们回来的时候加入进来。

    可见两位母亲泡了多少米。

    “外婆,奶奶,这些到底用来干嘛的。”几个小家伙干到天黑,干的都直不起腰来。

    “打糍粑。”安母没好气瞪了一眼问东问西的平平。

    这小子,就是不长记性,什么事都喜欢冲在最前头。

    这不,吃挂落了吧。

    安倩倩无语,不说是做点心吗?

    怎么又想起打糍粑了。

    这不是过年的时候才弄的东西嘛,再说,这里也没打糍粑的工具啊。

    不过,她学精了,不会张嘴问。

    毛建文更精,媳妇都不开头,他才不会多嘴。

    总算是把所有的米给晾起来。

    家里才吃上晚饭。

    夜里,小两口在床上,说着今天这不靠谱的事情。

    “我觉得,肯定是娘和妈估错了数,要不然她们不会脸色那么差。”安倩倩很是肯定道。

    “想来也是,不过那么多,怎么办?”他也有些发愁。

    “放心吧,既然娘和妈没让我们帮忙干什么,她们一定有自己的盘算。”

    果然,第二天的时候,大院里有好几个相熟的婶子过来。

    安倩倩也闹明白怎么回事。

    米泡的太多,一家吃肯定太多,于是二人就叫了几家相好的过来,一起打糍粑。

    于婶和胡婶当然在列。

    没想到于灵也过来了。

    安倩倩和刘英傻看着自家婆婆和亲(妈)家母在那里忽悠大家。

    二人都不敢靠的太近。

    于灵是小年轻,很快被几个婶子给叫下阵来。

    她无奈,只好来到嫂子们身边。

    “嫂子,大嫂好。”

    “别见外,又不是外人。”安倩倩给于灵倒了杯茶。

    “那我可就不见外了。”熟了后,于灵的性子也开朗很多。

    可见她婚后的生活有多美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军婚肉肉从头肉到底-看着镜子我们怎么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