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英俊男子胯下粗长紫黑巨物^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父女

2022-01-21 08:13:4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他从小就杵宋老太太,长大了也不例外。

“奶奶,我......”

“跪下!”

宋老太太板着脸,冷声呵斥。

只有两个字。

却让宋博远


    他从小就杵宋老太太,长大了也不例外。

    “奶奶,我......”

    “跪下!”

    宋老太太板着脸,冷声呵斥。

    只有两个字。

    却让宋博远瞬间腿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扑通!

    如果有其他人在现场的话,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

    谁敢相信,在外面受尽追捧的影帝,居然会跪在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面前。

    宋老太太就这么低头看着宋博远,眼底全是怒气。

    “我问你,你姓什么?”

    “宋。”

    “把宋家的家规给我背一遍。”

    宋家一直都有家规祖训。

    每个孩子从三岁便开始背诵。

    虽然好多年没看家规,但此时提起来,宋博远依旧能张嘴就背,“国之有禁,家之有规。宋氏家规第一条:手持正义,肩挑道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宋老太太背着手,仔细听着。

    在听到某句话的时候,她突然开口,“十指连心,兄友弟恭,上孝父母,爱护幼妹。我问你,你的妹妹是谁?”

    宋博远低着头。

    他的妹妹是宋亦颜,也是宋嫣。

    须臾,宋博远抬头看向宋老太太,“奶奶,我从没说嫣嫣不是我妹妹。我只是想让您对亦颜公平一点。”

    宋老太太怒声问道:“这个家有人虐待过她?”

    宋博远摇头。

    “有人短她衣食?”

    宋博远摇头。

    “有人在教育上对她有过缺失?”

    宋老太太一连三个问句,宋博远皆是摇头。

    “既然都没有,那你给我解释下,何为公平?”宋老太太的脸上仿佛凝上一层寒霜,字字诛心,“她一直被父母、哥哥、这些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未曾受过半点伤害,甚至连饥饿和贫穷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反而我那可怜的嫣嫣,不知道在人贩子那里受了多少苦,你现在跟我说公平!你配做一个哥哥吗?”

    说到最后,宋老太太的眼底有些微红。

    宋嫣是宋家唯一的嫡亲孙女,更是她最后的底线。

    宋博远低着头。

    脸上说不出什么神色。

    他虽然也想找到宋嫣,但若是比起素未谋面的妹妹,宋博远对宋亦颜的感情更深。

    毕竟。

    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人是宋亦颜。

    跟他有兄妹情的人也是宋亦颜。

    宋嫣对他来说,只是个有妹妹称呼的纸片人而已。

    他不明白,宋老太太为什么会对这件事这么敏感。

    宋嫣这些年来不知所踪,什么性情也全然不知,万一她周身都是毛病,不是宋老太太想象中的孙女呢?

    至少。

    宋嫣应该没有宋亦颜优秀。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宋博远清楚宋老太太的性子,此时要是不认错的话,宋老太太绝对不会放过他。

    “奶奶我知道错了。”

    宋老太太懒得看他,“滚。”

    宋博远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往门外跑去。

    看着宋博远的背影,宋老太太无奈地按了按脑门。

    从宋老太太的房间出来后,宋博远心里始终憋着一口气,不吐不快,他来到宋博琛的房间。

    敲了敲门。

    宋博琛正在处理公务,听见声音,头也未抬,“进。”

    宋博远推门进去。

    “大哥。”

    “怎么了?”

    宋博远叹了口气。

    宋博琛放下文件,“怎么唉声叹气的?”

    “刚刚奶奶训了我一顿。”

    “因为什么?”

    宋博远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道:“大哥,你说奶奶是不是太偏心了!真是气死我了!”

    “你还有脸气?”宋博琛紧皱双眉,“奶奶说的没错,你是不是已经忘了,到底谁才是你妹妹了?”

    宋博远一愣。

    “大哥,你怎么也这样?”

    他原本是想来找宋博琛诉苦的,没想到宋博琛和宋老太太一个鼻孔出气。

    “小妹不到一个月就离开了爸妈!谁也不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相比大多数人,亦颜过得是什么日子,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可你现在却因为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去烦奶奶,你这不是找骂吗?”

    和宋老太太一样。

    在宋博琛眼里,只有宋嫣才是她的亲妹妹。

    “大哥!你不觉得这样对亦颜很不公平吗?小妹丢了跟亦颜又没关系,你们为什么要把这些事情强加在她头上?”

    “从没人把这件事怪在她头上,是她自己不自量力,妄想取代小妹的位置。”

    宋博远就这么看着宋博琛,眼底全是不敢置信的神色。

    另一边。

    宋亦颜的卧室。

    张妈端着一碗营养品放在宋亦颜面前,“小姐,您趁热喝。”

    “谢谢。”

    宋亦颜礼貌的道谢。

    张妈看了眼宋亦颜,有些犹豫的道:“我刚从老太太那边回来,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话,也不知道该不该跟您说。”

    宋亦颜的眼神变了变,而后道:“张妈,您在我眼里一直如同一个长辈一般,有什么话,您直接说就好。”

    “您总归都不是这家的亲生骨肉,万事得给自己留余地。”张妈顿了顿,接着道:“刚刚老太太把二少爷训了一顿,并且告诉二少爷......”

    说到这里,她看了眼宋亦颜,语调犹豫。

    宋亦颜转头看向张妈,“您直接说就行。”

    张妈接着道:“她意思是,您永远都别想成为这个家的真正的大小姐。”

    一番话听完,宋亦颜的心跌入冰底。

    虽然她早就知道答案,可此时听见这些话,还是非常不好受,难以呼吸。

    张妈看了看关着的房门,“其实您也不用太担心,他们是永远也找不到宋嫣的。”

    一听这话,宋亦颜瞪大眼睛,看向张妈。

    张妈笑了笑,“小姐,我希望您永远幸福。”

    不等宋亦颜反应过来,张妈转身便走。

    **

    江城。

    很快便到了小提琴比赛这天。

    参赛者一共108名。

    宋婳代表的是北桥高中。

    李妡和云诗瑶陪着宋婳来后台。

    看到宋婳走进来,众人议论纷纷。

    少女分明穿着很简单的校服,却在人群中那般出挑。

    卓尔不凡。

    “她真好看!”

    “那是谁啊?”

    “听说是北桥新晋的校花。”

    “怪不得那么好看。”

    “好看是好看,就是名声不太好,你们都不知道吧?她是从乡下来的,估计这次也没想拿名次,就是想抛头露面下!”

    “......”

    不多时,入口处又是一阵议论。

    是宋宝仪来了。

    宋宝仪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背着优雅名贵的小提琴。

    “天啊!宋小姐背的是‘澜’吧?”

    ‘澜’是世界级著名小提琴,出自西方艺术家查尔斯之手,音律浑然天成,全球也就这么一把。

    平时众人只能在书籍内看到,没想到‘澜’居然在宋宝仪手里。

    “真是太羡慕宋小姐了,不仅拿着名琴,还有名师。”

    “名师?宋小姐的师傅是谁?”

    “是今天的评委之一,冯教授。”

    听到这句话,众人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宋宝仪这是什么神仙运气,竟然能拜冯教授为师。

    真是太厉害了。

    “哎,你们知道吗?宋小姐跟北桥那个新晋的校花是姐妹。”

    “那个宋婳就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宋家的养女而已,她就是仗着自己长得漂亮,来卖弄一番。估计连五线谱都不是人,背着一把破琴,也不嫌丢人!”

    众人转头看去,只见宋婳背的确实是一把很普通的入门级小提琴。

    哪有人比赛用这种琴的?

    只有不懂琴的人,才会无知无畏。

    “真以为漂亮可以当饭吃吗?这是小提琴比赛,又不是选美比赛,就算是选美比赛,也轮不上她那个草包!”

    李妡被这些话气得半死,就要上前理论。

    宋婳倒是不骄不躁的,拉住李妡的手,“咱们用实力说话。”

    她从不关心外界的言论。

    做好自己最重要。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宋宝仪嘴角微扬,眼底浮现出微光。

    小野种想跟她比?

    做梦。

    很快,宋宝仪便收回视线,往前厅走去。

    听说。

    今天闲庭先生也会出现在比赛现场。

    她很期待闲庭先生看到她的表现。

    冯教授看到宋宝仪,立即走过去,笑着道:“宝仪,一会儿别紧张,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自从那天在宋家别墅之后,冯教授就再也没听过同样的琴声。

    冯教授希望宋宝仪今天能突破自己,达到那天在宋家别墅时同样甚至是更高的水准。

    “好的老师,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冯教授满意地点头。

    跟冯教授打完招呼后,宋宝仪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是郁廷之。

    宋宝仪眼底的好心情瞬间便被一层嫌恶所代替。

    那个废物是怎么知道她来参加小提琴比赛?

    这种人怎么配合闲庭先生出现在同一个场所?

    简直恶心!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英俊男子胯下粗长紫黑巨物^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