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深抽浅送轻叫低声

2022-01-24 08:16:1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这个可是今天新鲜出炉的,来快尝尝。”比起战功刘霖明显更喜欢炫耀自己会的那点东西,后世就是吃各种便宜货,懂的最多就是可怜的吃所以可劲的炫耀。

甘宁


    “这个可是今天新鲜出炉的,来快尝尝。”比起战功刘霖明显更喜欢炫耀自己会的那点东西,后世就是吃各种便宜货,懂的最多就是可怜的吃所以可劲的炫耀。

    甘宁立刻说道:“主公刚才还没有进来…在距离门口很远的时候,就已经闻到了香味。当时末将就和公义说,肯定是主公又有了新的吃食。”

    旁边的张任也跟着说道:“主公此番追逐敌人两千余人,最后他们应该是逃向了左冯郡朝着河东郡而去。想来是要在河东郡附近大肆抢劫一番,到时候自然有蔡瑁将军前去应对了。”    

    刘霖点点头想了一下,似乎河东郡有支持曹老板的士族,是卫家还是那个也记不清楚了。不过司马氏似乎在河内还是河东?不过这个也记不清楚了,但是刘霖觉得最好让南匈奴去抢劫他们俩家。

    司马氏虽然还没干那种坏事,但是并不影响刘霖的感官,所以这就叫做命中该有此劫。至于另外一家那就无所谓了,匈奴抢劫了他们自己也可以在抢劫回来不是么?最后他们应该不会问自己要吧?要了自己也不会给的……

    “可以了,他们跑的是有点快了,简直就是一言不合转身就走。”城门口不过一刻钟左右,对方连城门都没有摸到就溜走了,丝毫不觉得丢人什么的。大概率是以前被汉人打败太多次了,已经没啥好丢人的。

    呼厨泉今年才上位,就来了一手抢劫汉人,这手段不得不说还是挺狠的。等以后自己逮住了他,先送走了他再说。北方的异族留下一两个首领就足够了,听说北魏的那啥祖先就在那附近的鲜卑族?

    “行了吃饭吧。”看着两个人还没有开动,刘霖也知道的差不多了。自己前面很顺利,迎头给了匈奴一棒子,后面就是蔡瑁、纪灵他们的事情。希望魏延和黄忠收网的时候,这些人全部留下。尽管文青女有很多不好的,但是现在毕竟是自己人。

    两人松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些肉饼什么的,迷人的香味已经很诱人了。话不多说直接拿起来两口就是一块鸡排,旁边的猪排什么的更是不客气。看着两个人胡吃海塞,刘霖也准备回去歇息了。

    老赵收拾了一下剩余的,指挥着院子内的小丫鬟收拾一下带下去分吃了。人虽然不多但是对待下人,刘霖一向是很仁慈的。

    晚风吹过刘霖坐在凉亭里面,心里盘算的事情也有了着落。尽管不能前去南匈奴的腹地平阳解决对方,但是能吃下对方左贤王一部也可以了。下一步就是整治长安,开始艰苦的种地发育生活了。

    长安这边可是物产丰富,一直从秦到宋都是很不错的地方。后来关中平原到了明朝才开始贫瘠,加上环境的破坏,导致这边也不适合当首都了。其次还因为异族的祸害,明朝才选择了北京建都。

    刘霖考虑一下也可以选择那种一朝两都的模式,北京那边可以选择性的发展。这也算是为了将来做准备,毕竟永镇北方也是个大工程。后世的北方之祸害,也可以顺利的解决。只是那边很容易就形成一种兵临城下的结果……

    历史上明朝好几次被人兵临城下,那场面着实让人有点难以接受。但是那边的事情也的确是很重要,后来袁绍稳定发展养一养人口,曹操也是得到了袁绍的遗产,才有了雄兵几十万来一场赤壁之战……

    “主公在想啥呢?”黄月英就在刘霖旁边,她手中的毛笔很纤细,一点点的在纸张上写着东西。偶尔看一眼刘霖,就发现刘霖一个人痴痴笑的很开心。

    刘霖赶紧坐直,顺手摸了一下嘴角的口水:“咳咳,这么晚了也该歇息了,不知道荆州那边的人过来还要多久?”

    黄月英看了一眼刘霖才说道:“这送信的回去也不过刚刚四天左右,光是从荆州赶过来就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还有那么多的器具和人要来,最起码也是一个半月之后了。等匈奴的事情彻底解决了,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他们过来的时候是军队行军,一路上走的很快。可哪怕是如此也走了小半个月,四月初出发,四月底到地方五月初开战。现在已经五月中旬了,这时间飞一样的过去,但是感觉也没干啥事。

    随口聊着以后的事情,刘霖也在想等黄承彦来了之后,还是要快点完婚的。这小妮子每天看都是一个新的样子,这让人一时间心里痒痒的。男人果然不是个好东西,这一有时间思想就要开始抛锚了。

    刘霖这边想着黄月英的事情,另一边的蔡瑁此刻也在军中等待探子的消息。下午的时候他们得到了消息,那些匈奴人已经进入了左冯郡,但是他们并没有找城池,而是在一处小山脚下安营扎寨歇息了。

    他们大多数都是骑兵,进城反而不太好。但是在野外一旦有事情,就可以上马就跑路。这可是别人的腹地,经历了一场战败,所以他们还是很警惕的。万一那些人晚上追逐过来怎么办呢?

    “他们在莲勺县外的一处山脚下歇息,距离此刻不过二十里地左右。我们现在出发,下半夜就可以赶到地方偷袭他们。”身边的校尉已经给出了意见。

    蔡瑁看着远处说道:“我们都是步卒,如若扎下营寨恐怕对方看到我们直接绕开就走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夜间偷袭他们,然后利用火炮的优势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夜晚天黑也看不到什么,加之马匹受惊他们更是慌乱……”

    “将军那我们为啥不偷袭他们的马匹,如若没有了马匹他们就是无头苍蝇。直接用竹竿炮打他们的马匹,留下一大群惊慌失措的马匹应该就可以了。”校尉很是疑惑。

    蔡瑁愣了一下是啊,自己老是想着留下他们的人,那为何不打他们的马匹呢?解决了马匹一切事情就好办的多了,没有了马匹自己也可以追杀了?当然可能大部分还是要逃走,但是尽量朝着马匹后面打,后面埋伏的人也可以收割一部分。

    “好,很好,传令下去即可行军,告诉将士们打马匹。此番立功我必然向主公为你请功……”看着身边的校尉,蔡瑁非常的满意。这个计谋传过去,主公应该也很满意吧?

    是夜晚蔡瑁这边在当地几个百姓的带领下,一路朝着莲勺而去。大军憋了几天就是为了这一战,加之一直以来刘霖的赏赐都很丰厚,所以军队的士气自然是高涨。偷袭、夜袭、放火、这些都是古代常规的手段,无论怎么用都有一定的效果。区别就在于成了对方挨打,败了自己挨打。

    这边刘豹也溜达了一天,此刻坐在军营之中脸色并不太好。主要是这一天下来,抢劫的东西并不多,这里的百姓们似乎很鸡贼。仿佛知道他们来了一般,留下空空的县城,大部分都直接躲了起来。他们要是一家家搜,也不过是找出来一点点粮食。那点粮食还不够一两个人吃,而搜完一个县城需要很多人,这一下还抢劫什么啊。更过分的是大部分,居然连一点口粮都没有。

    “百姓们都躲藏了起来,我们只能一家家去搜,也找出来不少的粮食。只是…这样太慢了,如若只是找出来士兵们吃的粮食,那我们还洗劫什么啊?”听着手下的汇报,似乎都是这般情况?

    他们分开去了三个村落,人家直接溜的人都看不见,家中有牲口的,似乎也藏起来了,大部分也直接带走了。反正就是看不到人,更别提贵重的金银首饰。那些东西小物件,真的是要藏他们也找不到。说句不好听的,塞到门缝上面,他们都找不到……

    “左冯郡应该是得知消息了,现在这边都有了警惕。那些汉人肯定提前说了,这边估计是没戏了,我们直接去河东郡吧?”刘豹心里郁闷,上午被人打了一顿,下午被人追了一下午。傍晚的时候看到附近几个村落,想着找点油水什么的,好家伙来了一个没人的村落?那场面还是挺诡异的……

    这要是在村口给他们准备一桌热饭,但是整个村子都看不到人,刘豹都要考虑自己是不是要进去洗劫了。那场面也太吓人了吧?别说古人不迷信,那要是真的迷信起来一般人还扛不住。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和教官做到腿发软h&深抽浅送轻叫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