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每章h到爆的一对一/做健身教练一年能睡多少女人

2022-02-09 08:11:1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亲手干掉岳仁,总算是让肖章出了一口气,至于岳霖将来会如何报复,肖章不以为意,在新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岳霖就算是条强龙,来了也未必够看,不过肖章还是提醒诸人打起精神来,警署虽然如

  亲手干掉岳仁,总算是让肖章出了一口气,至于岳霖将来会如何报复,肖章不以为意,在新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岳霖就算是条强龙,来了也未必够看,不过肖章还是提醒诸人打起精神来,警署虽然如日中天,但绝不可麻痹大意,毕竟新城还没有稳定下来,而新政那边还有个郭雨飞在虎视眈眈,加上驻军的情况不明,还真不能过分膨胀。

    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肖章在警署点了个卯之后,便叫上了夏雷去炼油厂,干人是大事,但发财更是大事,他也不知道蓝秋水跟秦朗之间有没有什么进展。    

    一听是这事,夏雷的神情就有些古怪,吞吞吐吐地说:“肖哥,我……觉得吧,没必要去炼油厂了。”

    肖章大是疑惑:“为毛?”

    “她们俩……搞到一块儿去了。”

    肖章大吃一惊:“什么意思?”

    夏雷叹着气道:“可惜了两个大美女,这让咱们这些男人情何以堪啊。”

    肖章急头白脸地说:“我艹,那我的罪过大了,不行,我得拯救她。”

    两人离开警署,还没走多远,便看到路边有两个惹眼的美人儿正相互挽着胳膊逛街,穿着蓝色羊绒大衣的是蓝秋水,而秦朗仍然是一袭白色,似乎除了白色她对任何颜色都不感兴趣,只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秦朗眉眼儿带笑,一反昔日的冰冷,显得很是开心,而蓝秋水也是面带笑容,两人相谈甚欢。

    肖章愕然道:“秋水这是牺牲色相吗?我他么能不能说,你滚走,让我来呢?”

    “其实我也想这么说。”夏雷舔了一下舌头,失声道,“我艹,肖哥,你这么骚。”

    “去你么的,你才骚。”肖章骂了一句,搓着手道,“你说,她们俩不会玩真的吧?”

    “秋水姐我不知道,秦朗应该是进入角色了,就是不知道谁是1啊。”夏雷很专业地分析道,“这两人可都是女强人啊。”

    “1个几把啊,都是0。”肖章骂了一句,直勾勾地看着二女进入了一家店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夏雷郁闷地问:“肖哥,你说两男的在一起,还有一零之分,这两女的,咋弄?”

    “你很有经验嘛。”肖章本来感情生活就是一片空白,更别说遇到这种奇葩状况了,没好气地回了一句,“你是1还是0?”

    “我呸呸呸,肖哥,我很正常的好不好?”

    肖章也是无语了,道:“先回去吧,等等再说。”

    正准备走,蓝秋水拿着手机从店里出了来,接了电话之后,回头跟秦朗打了个招呼,秦朗追上来,很快一辆车过来停下,将二女接上车,绝尘而去。

    “什么情况?跟上去看看。”肖章拍着座椅让夏雷跟上。

    二女行车的方向居然是直奔炼油厂的,肖章有些奇怪,看来是炼油厂那边遇到紧急状况了,心念一头,打了个电话给大龙,让他带点人去炼油厂。

    炼油厂内,武易和大江正在陪着一个斯文男子坐在会议室,该男子身后则是站着一个青年,低头用指甲刀缓缓地磨着指甲。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两名男子不紧不慢地喝着茶,倒是武易有点受不了,低声向大江道:“我出去看看蓝总回来没有。”

    大江淡定一笑,道:“二位,实在不好意思,再等一会儿。”

    “不着急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没多久,外面响起车声,跟着戛然停下,就见蓝秋水和秦朗从车上下来,直奔会议室。

    武易迎上前道:“蓝总,这两个人是一区商会的。”

    蓝秋水微一点头,大步走进会议室,坐到了主位上,而秦朗几乎是同时走入,大江咂了咂嘴,道:“二位,蓝总来了,你们谈。”

    说完,双臂交叉,往门口一站。

    蓝秋水淡淡道:“二位有什么要谈的么?”

    “蓝总,我们是一区商会的,受邵会长的安排,来谈一谈炼油厂加入商会的事情。”

    蓝秋水扭过头看着大江道:“你有没有跟他们说没兴趣?”

    大江回答:“说了,不过他一定要等你来,亲口听你说一遍。”

    蓝秋水转过脸道:“姓邵的吃相太难看,我实话告诉你,什么狗屁商会,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们的目的我也很清楚,就是为了这个炼油厂,我明确地告诉你们,事不过三,你们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如果再有第三次,我对你们不会再客气。”

    “蓝总,我只是来带个话,无论你愿不愿意加入一区商会,我都要把话说完。”那男子一点也不生气,笑着道,“第一句话是,如果炼油厂不加入商会,那就是商会的敌人,那时候,你们一滴油都卖不出去。第二句话是……”

    说到这里,男子在桌子上敲了敲,那一直在修指甲的青年赫然抬头,缓缓道:“第三次,就会是我来了。”

    “你牛逼尼玛个逼啊。”门口忽然冲进来一个人,赫然是紧跟着过来的肖章,指着那青年恶声恶语道,“来,老子倒是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那青年眼睛中闪烁着一股狠辣,如狼一般地盯住了肖章:“你是谁?”

    “艹尼玛的,连老子都不认识,还叫个毛!”肖章粗鄙地一把薅住了那青年的衣领。

    蓝秋水微微一笑,秦朗却是直皱眉头,那青年却是一动不动,丝毫不惧地道:“有种,你把枪挪开。”

    怪不得那青年没有任何动作,原来是肖章把枪抵在了他的小肚子上。

    斯文男子一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着道:“外界一直传闻肖署长性格暴躁,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话未说完,就被肖章一句话给顶了回去:“你他么从哪儿来就滚哪儿去,回去给你主子带句话,如果还想打炼油厂的主意,再来人就他么别走了,我说的!”

    斯文男淡淡道:“肖署长,在新城,你说了恐怕不算吧,我们是得到曹市长的授意的。”

    肖章一愣,曹市长?曹忠仁?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每章h到爆的一对一/做健身教练一年能睡多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