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的胸被男生摸出了水*发现老公和婆婆做那事

2022-02-14 08:09:3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某间私人会所里。

林可染驱散了茶艺师,然后坐在主座上,引燃了红泥炉里的橄榄碳,竟是一副要亲自为自家闺蜜煮茶的架势。

万清猗诧异地看着她:“你会泡茶?”

某间私人会所里。

    林可染驱散了茶艺师,然后坐在主座上,引燃了红泥炉里的橄榄碳,竟是一副要亲自为自家闺蜜煮茶的架势。

    万清猗诧异地看着她:“你会泡茶?”

    林可染理所当然地看着她:“不会!”    

    万清猗一头黑线:“不会泡茶你把茶艺师撵走干啥?”

    林可染撇撇嘴:“你不觉得,咱俩聊天的时候,身边多一个人会很奇怪么?”

    见到万清猗一脸不放心的样子,林可染不以为意地摆摆手:“安啦安啦!从原理上来讲,泡茶和泡咖啡没多大的差别,讲究的无非就是个火候和出汤速度,所以……没问题的!”

    看了看茶桌上的那一小罐古树滇红,万清猗眼角抽了抽,心说原理是这个原理,但是……两者在具体操作手法上天差地远的好不好!

    正自犹豫是不是要把这货赶下去让自己上手,免得浪费这么好的茶叶的时候,却听到林可染忽然说道:“清漪,刚刚谢谢你了!”

    万清猗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谢什么,一桩小事罢了。”

    林可染叹了一口气:“谢还是要谢的,今天这事对于你来说,或许只是一件能随口解决的事情;但是对于我和我父亲来说……却无异于一场大考!”

    看到林可染挂着熊猫眼的俏脸上,隐约挂着的黯然与意兴阑珊,万清猗也有些感慨。

    ……………………

    作为曾经在泉水汽水厂做了一年秘书,后面又经常跟希望集团打交道的她来说,国企内部的那些乌泱泱的小手段她再清楚不过了。

    虽然希望集团这两年实质上是林雄在带头往前冲,集团内部的话语权一时无二;但说到底,他也只是个事业部老总而已——如果纯从职级别来看,他在集团内部顶多排的进第二梯队,与他同级的高管至少有二十多号人。

    偏偏希望集团并不是民企,组织的服从性和纪律性向来是国有企业、以及企业上级分管领导最看重的东西,因此在这个潜规则框架下,身为董事长的杨进想要架空林雄,其实有的是手段。

    只不过,希望集团能从一个背负十多亿巨额负债的重组企业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成为国内饮料行业TOP3品牌,现今的年营业额更是朝着20亿大关突破,林雄在其中居功甚伟。

    而在这种堪称璀璨的成绩面前,林雄现在已经是希望集团的灵魂人物,掌握着集团内部真正的话语权——事实上,不管你喜不喜欢林雄,但只要他一声令下,其余人都会下意识地按照他的命令一丝不苟地执行,绝不敢怠慢。

    在这种情况下,身为希望集团董事长的杨进固然可以通过明升暗调、大规模交叉平调等方式来架空林雄;又或者跟当初的李明似的,成立一家看起来很重要的子公司,通过外调来逐渐消除林雄的影响力;甚至可以直接撸掉林雄身上的职位。

    要知道,希望集团是国企,压根底不用担心林雄走后,集团内部出现大规模的辞职潮或者业务流程的卡顿——别以为国有企业只有混吃摸鱼,人家照样有“军令状”这玩意的,组织上一份文件下来,你真以为你敢懈怠?

    可是,真要这么干,那么出身泉城汽水厂的这批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群情涌动下,杨进这个董事长也就做到头了,事情闹大了后,说不得还有另一些人被追责。

    要知道,“卸磨杀驴”这种事是极为犯忌讳的,对林雄这种对集团有着巨大贡献的功臣直接乱来,无疑是触摸到了组织上的原则红线——而如果引起集团内部员工的群体恐慌,甚至被当今的媒体作为“典型案例”的话,杨进和某些人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是乎,硬的不能来,那只能来“软”的。

    在国企,要想否定或者封杀一个人,除了让他去犯一些原则性的重大错误外,最好的办法就是证明这个人“品德有问题”。

    可是,年近50的林雄虽然精力充沛,但对女色毫无兴趣,除了天天熬夜工作外,平日里从来不跟女下属单独见面——这只老狐狸有个硬性规定,与女下属见面,旁边一定要有别人;因此桃色事件这种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他身上。

    而林雄或许权利欲和掌控欲很强,但是不该插手的事情绝对不会去插手,对于钱财更加没多大兴趣,除了工资、奖金和集团福利以外不该碰的钱是绝对不会去碰,因此“以权谋私”、“贪腐”这种事也与他无缘——事实上,大家都知道,由于有一个好老婆,林雄家里并不缺钱,完全不会傻到用自己的前途去换那两三歪瓜裂枣。

    至于林雄身上的真正存在的,诸如行事霸道、有时候不听从组织安排、决策不民主等等问题,或许放在一般人身上会被攻诈……但有着那一串耀眼的成绩在那镇着,这些事放在林雄身上,却顶多只能算是无伤大雅的小毛病。

    面对着这样的人,杨进无奈之下,只能退而求其次,开始玩起“消融”的慢手段。

    你最大的本钱不就是因为那些成绩带来的权威嘛?

    那好,我就逐步瓦解你在集团员工心中的权威形象!

    怎么瓦解?

    简单!给你来个降维打击就可以了!

    或许在集团内部,没人敢去置疑你的决策,也没人敢置疑你在专业和管理上的权威性——或者说,是没资格去置疑。

    但是,咱们可以去请外援啊!

    要知道,由于处于迷茫期,现在的华夏对于各种专家和学者的崇拜和迷信已经到了一个巅峰;

    而发源于欧美世界的专业咨询公司,凭借着张口闭口的种种理论,在国内大多数企业负责人眼里,更是人均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因此,在西方崇拜和“外来的和尚会念经”的心理下,不仅仅是杨进,国内几乎95%的企业负责人都不认为自家的管理者和那些专业咨询公司的“大师”们是同一个维度的生物。

    基于这样的心理,杨进直接找上了那家国内非常有名的咨询公司,在数番沟通后,开始了自己“消融计划”的第一步——先借“专家”的嘴,否定林雄的战略计划,然后通过1-2年的时间,采用“理论”+“实操”双重否定的办法,逐步把林雄彻底拉下神坛。

    事实上,这招非常有用,随着那位“沈老师”的慷慨陈词,今天与会的大多数高管心里已经在置疑林雄当初的水果种植基地计划是否是一步臭棋了——就算是林雄当场反驳,双方各执一词,诸位高管心里依然会倾向于相信“专业人士”。

    如果“沈老师”的话真的被希望集团诸多高管所认可,那么杨进的目的至少达到了一半——一个在战略思维上有严重缺陷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希望集团真正的掌舵者的。

    至于以后嘛……

    等到民生事业部的那些人真的把市场深耕计划执行好了,向其他人证明了“希望集团没有林雄也完全可以”,届时自然可以名正言顺地把林雄冷藏起来,然后功成身退。

    只不过,杨进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已经进行了一大半了,结果中途林可染直接把万清猗CALL了过来。

    要知道,目前铸投商贸不但是希望集团的“衣食父母”,其自身在营销界的地位更远远不是一家所谓的知名咨询公司可以比拟——早在2000年,铸投商贸的O2O模式就已经成功吸引了欧美互联网行业、金融界的目光,国内外的经济学界更是将其作为经典案例来研究,并且正大光明地出现在各种案例教材上。

    而事实证明,就算是“专业人士”,也是有生态位的差距的——被视为“实战派”的万清猗现了漏洞后,仅仅轻轻几句话,便使得“沈老师”乖乖认怂,一众高管更是从心里全程否定了这位咨询专家方案里的所有内容,并且隐约猜出了点什么。

    而林可染之所以一反常态地露出阑珊之色,其实更多的只是觉得心累与不值罢了。

    与逐渐信奉丛林法则的华夏民企不同,在国有企业的体系内,“组织决定”这两个字大过天,任你能耐再大也没用——杨进一反常态地想要架空林雄的动作,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别看今天他们父女逃过了一劫,但未来……谁知道又会怎样呢?

    而万清猗虽然猜出自己闺蜜心中的想法,但是却也没有如同寻常女人一样,说些打抱不平的话。

    换做刚出社会那会,她肯定少不了站在自家闺蜜这一边叽里咕噜地臭骂卸磨杀驴的杨进一番,指不定还会借机鼓怂林可染干脆辞职,跑到铸投商贸去上班,更加逍遥自在的同时,也能发挥自身的所学才华。

    但是……

    到目前为止,她已经在铸投商贸足足做了两年的高管了,由于其职位的特殊性,不管是不是她的直属业务,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每过一段时间总归要汇总后放在她面前过上一眼;因此,对于有些事情的思考,早就不再如当初的单纯和肤浅。

    的确,林雄父女的贡献和能力众所周知,而“能者上,弱者下”的丛林法则的确也是当下华夏的主流;按理来说,杨进今天这一手委实有些不地道;

    但是,从一个大型企业的整体角度,尤其是一个资源丰沛的大型国有企业的角度来说……出现林雄这种“权臣”,真的是件好事么?

    的确,经过这两年的折腾,希望集团起死回生,并且一跃成为国内知名的饮料品牌,林雄功不可没;

    但是,企业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诉求和生存命脉。

    在重组之初,背负着十多亿历史债务的希望集团的确最急缺的的确是经营和营销上的领路人,以便让这过万职工能吃上饭;

    但是,自打去年开始,进入了平稳发展阶段的希望集团,企业自身的需求自然就变了。

    倒并不是说此时的希望集团已经不需要能带领它们年年创收的人才了,而是……这个阶段,作为一个国有企业,在保证自己的温饱线之余,单纯的创收,已经退居到第二、甚至第三诉求了。

    取而代之的第一诉求是——均衡!

    这里所说的均衡,不单单是指权力体系的均衡,更多的是指广义上“职工利益”和“战略侧重”上的均衡!

    简单来说,就是拥有着丰沛资源的希望集团,不能瘸着腿走路,更不能只靠着“食品饮料事业部”来给整个集团输血和续命;而是要均衡发展,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把诸如农业、民生大流通渠道、物流、工业制造等领域充分发展起来。

    未来的希望集团,可以允许“一超多强”,甚至允许“三国争霸”,但决不允许出现“食品饮料事业部=希望集团”的现象——这不仅仅是权利构架制衡的事情,更干系到旗下各事业部的发展、员工利益均衡、资源浪费、社会责任,甚至省里在某些领域的布局是否能如愿完成的事情。

    按照领导们最喜欢的话来说……这叫格局!

    事实上,从万清猗的角度来看,如果林雄在过去的两年里,能够把资源和资金稍稍往其余事业部倾斜一点,甚至先丢份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执行的战略规划来表名自己的态度,今天这事也不至于发生。

    但是……偏偏这位老狐狸是个疑心病很重,同时掌控欲很强的家伙。

    这种人,对于信不过的人,是绝对不会把重要的项目给他做的;同样的,对没有向自己表示臣服的人,也绝对不会把手中的利益分出去,看着对方慢慢坐强的——虽然培养自己的核心团队是任何一个管理者应该做的,但如果太过偏侧,则无异于一场灾难。

    于是乎,今天的希望集团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

    集团所有的资金和资源全部朝着食品饮料事业部倾斜;

    集团80%的盈利来自于食品饮料事业部的那几款爆款产品;

    集团招聘所有的优质人才优先被食品饮料事业部挑选,挑剩下的才被其余事业部分配;

    集团所有的事业部里,食品饮料事业部员工的地位最高、薪资最丰厚,话语度最强;

    如果仅仅如此也就罢了,毕竟作为希望集团最赚钱的部门,食品饮料事业部多享受点特权也是应该的;

    但是……

    与此对应的,却是除了跟林雄打配合的包装生产部和那两个农业事业部外,占据了集团70%人员数量的其余十多个事业部,在这两年里,业务竟然没有任何明显增长!

    正确的说,是业务规模,业务项目、人才数量、资源活跃度、社会影响力都没有任何明显增长,有些细分领域还出现了较为明显的萎缩!

    像这种严重浪费复合型资源、不对成的发展路线,以及手握着4个2,却非要拆成两个对子分开出牌的运营方式,任何有远见的领导都不会喜欢。

    更何况,大家心里清楚,林雄之所以这两年取得那么大的成绩,其实至少有50%的功劳都要算在杨铸的身上,5%要算在她女儿林可染的身上,20%算在食品饮料事业部全体职工身上,而他个人能力在其中的真实占比……大约也就是10%左右而已!

    像这种权倾朝野,却又格局不够,自身也是个外强中干的“权臣”,领导们如果不升起“换帅”的念头,那才叫奇怪!

    只不过,万清猗唯一觉得扯淡的事情就是……就连铸投商贸最基层的HR专员都知道要等到有了可以直接替任的后备人选之后再把人炒掉;堂堂一个集团公司,竟然连合适的人选都没找到,竟然就开始朝林雄下手了?

    这不扯淡么!

    ………………

    只不过,今天的时机不对,自家闺蜜的情绪也有些消沉,有些话万清猗不方便现在就说,只能侧面安抚一下:“可染,既然你们父女选择了天人道,那么有些事情你们应该早就有心理准备,遇到这么点挫折就灰心丧气……这可不像你的性格哦!”

    林可染嫌弃地看了看她,然后把已经烧沸的铸铁壶拿了下来:“你啥时候对宗教典籍又有兴趣了?还天人道!你不也一样是天人众么,怎么……打算把自己修炼成无喜无悲、无怒无嗔的冰冷机器?”

    万清猗笑嘻嘻地把那一小罐古树滇红递了过去:“谁告诉你我选的是天人道的?本仙女一直走的都是畜生道好不好!?”

    林可染翻了个白眼:“堂堂铸投商贸的三巨头之一,每天日理万机,动不动就加班到凌晨一两点,你竟然也好意思说自己走的是畜生道……谁信!?”

    万清猗无所谓地摊了摊手:“你爱信不信!”

    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丝笑容——有自家男人在,谁稀罕每日心惊胆战地在那混天人道?整日里做个无忧无虑,混吃等死的小女人不挺好?

    林可染扫了扫自家闺蜜嘴角那一丝腻死人的微笑,又仔细看了看她今天很有些不同的风情,狐疑地问道:“清漪,最近……遇到什么好事了么?”

    万清猗闻言,脸色忍不住红了红,旋即恨恨地皱了皱鼻子。

    好事?

    被某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混球糟蹋了算不算好事?

    想起前天杨铸临行前不顾自己身子不便,硬是把自己糟践得起不了床,最后不得不多请了一天假,校花同学就恨不得从自家情郎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见到自家闺蜜那一脸桃花的样子,林可染心下更是怀疑,半晌后,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迟疑地看着她:“清漪,你该不会是跟杨铸……?”

    听到这用词略显斟酌,但语气却极为笃定的言语,万清猗也不否认,一脸光棍地看着自家闺蜜:“没错,本仙女被杨铸那头猪给拱了,里里外外被吃的干干净净!”

    看着万清猗这副“我被杨铸拱了我自豪”的神情,林可染很有无语地抚了抚额,不过想到这货一直都对杨铸很有意思,如今被吃了也算心愿得偿;而且以杨铸的本事和地位,就算是给他做见不得光的情人,也说不上多委屈;当下也就熄了劝说的心思。

    不过出于某种未知的心思,林可染转而询问起两人之间的八卦起来。

    这一下,刚刚跟自家情郎得偿所愿的万清猗来了兴致,噼里啪啦地跟闺蜜分享起这三年来自己跟杨铸之间的感情线和点点滴滴,其中夸张和YY之处,简直可以在女频上写一本小说。

    见到这货越说越离谱,连“杨铸在大学期间跟我第一次见面之时,就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我”这种话都说了出来,林可染实在忍不住,有些头痛地伸手打断了她:“那个……清漪,咱们还是聊聊你为什么会走畜生道这个话题吧!”

    话刚一说出口,林可染就呆住了,好半晌才疑惑地看着万清猗:“咦?我们为什么要聊六道的话题?我应该不擅长佛教典籍才对啊!”

    万清猗也是满脸懵逼:“对啊,聊什么畜生道之类的东东,完全不符合我小仙女的人设嘛!”

    旋即所有所思:“莫非是我们拿错了本子,乱穿进入了《入侵娱乐圈的咸鱼》的剧场?”

    林可染一脸黑人问号:“《入侵娱乐圈的咸鱼》?那是什么鬼东东?”

    万清猗绞尽脑汁地想了想:“好像是一个名叫六千来世的家伙写的一本乱七八糟的小说,据说后来还被和谐了!”

    林可染翻了个白眼:“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万清猗嘴里吐了个泡泡:“这我哪知道,作者抽风了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的胸被男生摸出了水*发现老公和婆婆做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