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撞开子宫口蘑菇头^情趣内衣高H文

2022-02-14 08:14:4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见到孟获平安无事,孟优大喜过望的说道:

“我听说兄长被楚军所擒,正要去救,没想到在此遇到兄长。

兄长是如何脱身的啊?”

孟获在楚营的时候虽然战战兢

  见到孟获平安无事,孟优大喜过望的说道:

    “我听说兄长被楚军所擒,正要去救,没想到在此遇到兄长。

    兄长是如何脱身的啊?”

    孟获在楚营的时候虽然战战兢兢,但是此刻已然脱险,蛮王的派头又回来了。    

    他看着孟优和前来支援的蛮将们说道:

    “楚军将本王囚在营中严加看管,可惜他们小看了本王的武力。

    本王武艺天下无敌,岂是区区汉人所能揣测?

    待到楚军放松警惕,本王便趁着夜色连斩数十人,从楚营逃脱。

    沿途又遇到一支数百人的巡逻队,亦不是本王的对手,已经被本王斩杀殆尽。”

    孟获吹牛吹得如此离谱,让跟随他逃回来的洞主们尴尬不已。

    他们心道大王你要这么牛逼怎么会败在袁术的手上?

    而且还在楚营中给袁术下跪,赌咒发誓的换来一条小命。

    这些残兵败将们自然之道孟获是个什么货色,但是孟优不知道啊。

    孟优还以为自家兄长真的如他所说那么威武,便建议道:

    “既然楚军毫无防备,兄长不妨率军趁夜偷袭,必然大获全胜!”

    孟获闻言尴尬的嘴角之抽动。

    自己这个弟弟咋这么不懂事呢,咱孟获受尽屈辱,好不容易从楚营中逃出,现在还让我回去送人头?

    但是话还不能直说,孟获只得叹道:

    “我与楚军鏖战一天,子弟们都已经累了。

    还得回去好好休息一番,来日再战!”

    孟优恍然道:

    “兄长说的是,以兄长之勇,不管什么时候出兵都能得胜。

    且让那些汉人再多活几日。”

    孟获随孟优渡过泸水,下住寨栅,汇集各方洞主,招揽残兵败将。

    几日内,便又聚拢了蛮兵十余万,声势再起。

    泸水大寨内,孟获与诸位洞主在帐中议事。

    弟弟孟优不解的问道:

    “兄长几日前说休整一番之后便与楚军决战。

    如今兵马齐备,各路洞主汇聚于此,为何迟迟不出兵?”

    “你这个问题问的好…”

    孟获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孟优,他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这个楚军吧,不能这么打,嗯…”

    见孟获支支吾吾,孟优关切的问道:

    “兄长这是怎么了,莫不是身体有恙?”

    身体有恙…哎?

    对啊!

    孟获瞬间想出了应对之策,高声对帐中蛮族们说道:

    “我们南中子弟虽然英勇,奈何汉人就靠阴谋诡计取胜。

    上次败就败在了楚军的计策上。

    不过他们有计,我孟获也有计。

    楚军远道而来,不服水土,加之天气炎热,身体必然有恙。

    咱们就守着泸水之险,将穿筏尽拘在南岸,沿岸建筑土城,深沟高垒以拒楚军。

    楚军破敌不成,自然会退去。

    到时本王趁势掩杀,定能生擒袁术!”

    孟优一愣,这种战术…不就是当缩头乌龟吗?

    孟获的回答让金环三结等蛮将振奋不已,对他们来说只要不与楚军作战干什么都行。

    几人怕孟获临时改主意,连忙吹捧道:

    “大王智计惊天,我等佩服啊!”

    “是啊,世人都说楚军之中戏志才、诸葛亮等谋士有鬼神莫测之谋。

    在我看来,他们俩加一起也不如大王啊!”

    “如此奇策一出,楚军定然束手待毙!”

    “……”

    在众蛮将的恭维声中,孟获不禁哈哈大笑,又找回了南中王者的尊严。

    不得不说孟获的行动力还是很强的。

    他发动南中众酋长收拢船筏,建筑土城,在依山傍崖之处竖起敌楼,楼上多设弓弩炮石。

    同时也让南中各部酋长多运粮食聚于寨中,摆出一副想要与楚军死磕的样子。

    袁术向前行军的时候也收到了暗部精英的禀报。

    “报大王,先锋张任将军已至泸水。

    孟获等蛮族屯兵泸水之南,深沟高垒以拒我军。

    泸水沿岸并无船筏可以渡河,如何行军还请大王定夺。”

    袁术对暗部说道:

    “敌军的情况孤已知晓。

    告诉张任将军沿泸水下寨,严格监视蛮军的动向,以防敌军偷袭。”

    “诺!”

    暗部领命而去,袁术也带着戏志才和诸葛亮等谋士加速行军,到泸水附近一探究竟。

    泸水跟其他的河流很是不同。

    正常的河流都是清澈见底,而这泸水却是深绿色,水流还很湍急。

    水面上雾气昭昭,能见度也不高。

    这种情况贸然渡河是十分凶险的。

    袁术对诸葛亮和戏志才问道:

    “二位先生以为这泸水如何?”

    诸葛亮笑道:

    “待某一探便知。”

    诸葛亮说罢手中羽扇一挥,水面上的雾气瞬间消散。

    他一伸手,一股水流冲天而起,汇聚成一个水球直奔诸葛亮而来,悬浮在诸葛亮的手掌之上。

    “叮!诸葛亮技能‘道玄’发动,特殊属性道术增加3点。

    诸葛亮当前道术属性值:98!”

    虽然袁术已经有了天气望气术这样的奇功,但是还是对诸葛亮这一手道术感到惊讶。

    诸葛亮像个做实验的科学家一样仔细观察着手中的墨绿色水球,开口道:

    “这个泸水还真有些特别,里面竟然蕴含着致命的毒素。”

    博学多才的戏志才摇着折扇道:

    “时值天炎,毒聚泸水。

    日间甚热,毒气正发。

    此时有人渡水,必中其毒。

    或是饮了泸水,饮水之人也是必死。”

    “若是泸水冷却,又当如何?”

    诸葛亮说着手掌中升腾起白雾,隐隐散发着寒气。

    在寒气的侵蚀下,诸葛亮手中的水球开始有黑气飘散。

    不一会儿,墨绿色的水球就变得清澈透明。

    诸葛亮笑着对袁术和戏志才说道:

    “看来这毒气也不是没有方法化解。

    只需等到深夜泸水冷却,便可寻一处水浅之地渡河。

    正好趁夜奇袭,蛮寨可一股而下也。”

    戏志才在旁补充道:

    “蛮人之中被我军俘获过的几位洞主也可以利用一下。

    这些人已经被我军吓破了胆,威逼利诱一番将他们引为内应不难。

    我军暂且按兵不动,准备妥当之后向蛮军发起突袭。”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撞开子宫口蘑菇头^情趣内衣高H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