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口爆最舒服的经历*老板用力啊爱你别停

2022-02-16 08:05:0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御书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这巨大的响动立刻冲散了屋里那股毛骨悚然的气氛。

顾珞倏地转头,就见郁宴衣衫凌乱披散着头发背着光从外面进来,他一步踏进来,目光


    御书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这巨大的响动立刻冲散了屋里那股毛骨悚然的气氛。

    顾珞倏地转头,就见郁宴衣衫凌乱披散着头发背着光从外面进来,他一步踏进来,目光在落向顾珞那一刹那,是劫后余生的松了一口气。

    顾珞刚刚还惊惧不安的心,此刻因为郁宴这一个惊怕的表情而心疼起来。    

    郁宴在来的这一路上,到底是怎样惊慌着急害怕,现在脸上才能露出这种表情。

    四目相对后,郁宴一把扶了门框,整个人踉跄进来,脚步虚软无力几乎要顺着门框出溜下去。

    顾珞一愣,继而反应过来,郁宴这是中了软骨散药效还没过。

    心里顿时狠狠一疼,她连御前失仪都顾不上,起身快速跑到郁宴旁边将人一把扶住。

    丽妃传来消息,说顾珞被皇上单独留下的时候,他甚至都顾不上去想丽妃为什么要传这个消息,当时满心满脑就一件事,唯恐皇上把顾珞怎么样。

    如今郁王和长公主齐齐倒台,皇上心中更加迫切的要辖制他,如果皇上想要通过顾珞对他下手......

    郁宴根本不敢想。

    软骨散的作用还在,他根本一步迈不开腿,索性他平时无法无天,让人抬了肩舆进宫尽管不合规矩也没人敢阻拦,尤其在今天这样的日子。

    一路担心受怕惶惶不安,此刻顾珞一阵风的冲过来,郁宴那颗千疮百孔的心总算是安稳下来,将人搂在怀里,当着皇上的面,珍重又后怕的在她发顶亲了一下。

    当郁宴的嘴唇落到她头发那一瞬,顾珞眼眶一红,眼泪忍不住的就滚了下来。

    皇上面无表情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看着郁宴。

    郁宴靠着门板,将顾珞圈在怀里,几乎是咬牙勉强支撑了一点力气,抬手在她头发上抚了几下,汹涌的情绪渐渐平稳,他看向皇上,眼底带着哀切的祈求,“陛下给臣一条活路吧。”

    顾珞从来没有听过郁宴这样说话。

    这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小王爷,这是矜贵倨傲不可一世的小王爷,哪怕这话可能有郁宴做戏的成分,可还是说的她心里又酸又疼,脸颊贴着郁宴的胸膛,听着他砰砰的心跳,顾珞泪流不止。

    郁宴手臂虚虚圈着她腰肢,人就靠在门板上,苍白的脸上虚弱又病态,无力又难过,就像转眼就要死了。

    他这不人不鬼的样子极大程度的取悦了皇上,“宴儿这是什么意思,朕何曾为难过你,长公主和驸马作乱,朕不会牵连到你身上的,朕心里自有分寸。”

    郁宴满目的绝望,眼泪就在眼眶里转,还是那句话,“求陛下,给臣一条活路。”

    这话顾珞一声都听不得,死死咬着嘴唇,眼泪大颗大颗的滚。

    郁宴说完,圈着顾珞腰肢的手忽然松开,顾珞愣怔朝后退了半步,郁宴扑通跪下,原本他就是咬牙勉强站在那里,现在一跪,卸尽全身的力气,人瘫在那里,不伦不类的给皇上磕了个头,“陛下给臣一条活路,臣愿意解甲归田,远离京都。”

    若说郁宴不死不活的模样取悦了皇上,那此时他磕的这个头,则让皇上那颗受了一夜惊吓的心得到了满足。

    他甚至面上带出了笑容,“宴儿哪里的话,朕还需要宴儿做朕的左膀右臂,行了,起来吧,安博王妃救驾有功,朕会赏赐的。”

    郁宴就像是身上最后一点力气全部用光,咕咚,身子一偏,栽倒在旁边不动了。

    “王爷!”顾珞凄厉叫了一声,跪在郁宴跟前去抱他。

    皇上像是在欣赏一场多么令人赏心悦目的大戏,足足看了半刻钟才心满意足让人将郁宴送出宫。

    内侍总管看着郁宴被抬走,恨得睚眦目裂。

    老东西,你也配得他的跪?配得他磕头?

    你会遭天谴的!

    一场折腾几乎也耗尽了皇上的精力,等郁宴他们一走,皇上便喝了安神汤睡下。

    郁王府。

    郁宴被人抱着躺回床榻,看着顾珞哭的又红又肿的眼睛,心疼又难过的伸手摸她的脸,“让你害怕了。”

    顾珞脸颊蹭在郁宴掌心,“别说话。”

    郁宴心里酸涩,“是我不好,这场计划算到了一切,唯独没有算到他会......唔~”

    郁宴话没说完,顾珞倾身上前,“让你别说话。”

    不听话就稍微堵一会儿吧。

    郁宴心疼顾珞这一夜的惊恐战栗颠沛不安,顾珞何尝不心疼郁宴。

    所有的牵挂不安害怕绝望患得患失,这一刻全都发泄在这纠缠的吻中。

    亲了大约两千字的内容后,顾珞在郁宴加重了的气息中退开一点,郁宴眸色发沉,看着顾珞又红又肿的嘴唇,有点哑的道:“我要继续说话,你是不是还要堵我一次?”

    顾珞翻了他个白眼,想要退开,但犹豫了一下又俯身在他嘴唇很轻的咬了一下然后才彻底退开,端了旁边备好的已经不烫了的鸡汤山药粥喂他。

    “听说你被找到的时候,心柔郡主正要欲行不轨?”

    外面窗外。

    蹲在墙根下听墙角的郁欢一脸难以置信的朝顾珩道:“这就完事儿了?我哥是不是不行?”

    顾珩:......

    祖宗,你哥行不行我不知道,不过你这声音能稍微控制点吗?

    果不其然,转瞬头顶就传来声音,“你俩在这儿干嘛呢?”

    顾珞从窗里探头出来,入目就见两个听墙角的小崽子蹲在墙根下,忍俊不禁笑道:“这什么毛病,怎么还偷听上了。”

    被抓了正着,郁欢干脆扯了顾珩光明正大进屋。

    进去之后,迎上她哥那张发黑的脸,郁欢趁着顾珞和顾珩说话的空当,十分小声的凑在郁宴跟前问,“哥,你需不需要调理一下?”

    “滚!”郁宴中气十足的吼。

    郁欢撇撇嘴,“我是你亲妹妹,你这样让我很为难,能不能实现三年抱俩了还?”

    这话声音不低,正和顾珞说话的顾珩立刻机警的看过来,“什么三年抱俩?我姐离十五岁生辰还有一个月,我们老顾家传统,十六才能生孩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口爆最舒服的经历*老板用力啊爱你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