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校花跪在胯下屈辱服侍.高H紫黑色的又粗又上翘

2022-02-19 08:01:4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千羽,我剑上的玉坠不见了,你帮我找找呗。”洛风给千羽使了个眼色,

千羽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孩,自然明白了洛风的意思,点点头:“好。”二人便先离开了。

 “千羽,我剑上的玉坠不见了,你帮我找找呗。”洛风给千羽使了个眼色,

    千羽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孩,自然明白了洛风的意思,点点头:“好。”二人便先离开了。

    楚夕看清扶她的人,不悦的甩开了他的手:“我没事,不用扶。”

    “你醉了,师父送你回去。”这丫头今晚喝了不少酒。

    “我才没醉呢!师父还是去送南魅国郡主吧!我有千羽呢!”回头去看千羽,不解:“人呢?”            

    “洛风的剑坠丢了,她去帮洛风寻找了。”云薄瑾说。

    “凭什么让我的人帮你的人找东西。”楚夕不悦的看着他质问。

    “你与师父要分的这么清楚?”

    “当然要分清楚。我们只是师徒,仅此而已。”推开他往前走。

    心里想着高傲的离开,可身体不听话,摇摇晃晃的要倒。

    “小六。”云薄瑾担心她摔倒,扶着她。

    “我不要你扶。”楚夕生气道。这可能是重生以来第一次任性,在他面前任性。

    再次将他推开,跌跌撞撞的离开。

    云薄瑾自然是不放心她的,一直跟着她。

    走出皇宫,穆责驾着马车在宫门口等着她,见她上了马车,才放心。

    楚夕虽然喝了酒,但脑子是清醒的,只是身子不听使唤而已。

    千羽已经在马车里等着她了,她知道千羽提前离开是想让她和师父聊聊,可是师父却什么都没说。

    难道他默许了凤瑾柔与他培养感情?

    越想心情越烦躁,干脆不想了,闭上眼睛休息。

    回到公主府,梳洗后便让千羽下去了,心情烦躁却又毫无睡意,坐在桌前,想着今晚宴会的事,心情更烦躁。

    楚夕,你今生的目的是报仇,是杀了那些曾伤害你的人。

    看看他们现在过的那般如意,你甘心吗?

    前世风思宁把你害的那么惨,今生你只让她失去了清白,毁了容就够了吗?她现在成了南魅国帝姬,回到南魅国依旧风光无限,那时想要再报仇便难了。

    不过好在她在自己毒发时用了自己的血,体内已中了噬心毒,没有解药,只怕很难活着到南魅国,也算是她咎由自取。

    只是不能亲眼看到她死,多少有些遗憾。

    若风思宁死了,南魅国没了帝姬,凤瑾柔便有了继承帝位的资格吧?毕竟她是皇太女收养的女儿,如此她便不能嫁来东昌了吧!

    哎呀!楚夕,你想什么呢!他是你师父,你难道希望他一辈子不成亲?

    就像若瑶说的,他早晚会娶亲,就算不是凤瑾柔,也会是别的女子。

    前世被情所伤,落得个惨死的下场,今生你还敢再爱吗?

    “咚咚咚!”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楚夕立刻提高了警惕,这晚了,会是谁?

    “小六,你睡了吗?”云薄瑾的声音传来。

    楚夕震惊,酒醒了大半,这么晚了,师父怎么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得到回应,云薄瑾担心她出事,今晚她喝了那么多酒,不知怎样了,也顾不得深夜进徒儿房间不妥,直接推门进去了。

    楚夕刚要起身去开门,起的太快,头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小心。”云薄瑾一个箭步上前扶住了她。

    四目相凝,她那双大眼睛里的一对眸子,黑得仿佛就是一对黑色的宝石。从惊疑转为脉脉含情的望着他,毫无掩饰。

    目光清澈,就像哗哗的泉水,无声的流进他的心里。

    他的眼睛像一面镜子,能够照出她的悲喜,又好像一扇明亮的窗户,总让她感到温暖。

    又似摄人魂魄的无底洞,谁碰上这眼光都会掉进去。

    此刻,他那明亮深沉的眸子里像是燃起了两簇火焰,要将她融化。

    意识到自己不该有的情绪,云薄瑾极力避开她的视线,张皇地似乎要破窗飞去。

    扶着她站好,收回手。

    楚夕藏起眸底的一丝失落,看向他问:“这么晚,师父怎么来了?”

    “你今晚不开心是因为南魅国郡主要嫁我之事?”他想来想去,觉得应该是此事,因为在这之前,她并无不开心。

    楚夕再次被惊到:“师父这么晚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是。我不会娶南魅国郡主。”云薄瑾眼神真诚,语气坚定。

    楚夕却很尴尬:“师父为何与我说这些,师父早已到了婚配的年纪,应该成亲了。”

    楚夕啊楚夕,你今晚真的很丢人,竟被师父看出来了,真想找个墙撞死自己。

    “师父答应过你,只要你不喜欢的,师父一定不娶。”他没有忘记答应她的话。

    楚夕听到这话笑了,没想到他会这么在意她的看法。

    看到她笑,云薄瑾松了口气:“终于舍得笑了?”

    “若是师父遇到的女子我都不喜欢,师父难道要终身不娶?”楚夕调皮的笑问。

    云薄瑾却认真的答道:“是。”

    楚夕愣住,看向他,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想到他的眼神那般澄净认真。

    楚夕赶忙移开视线,故作语气轻松道:“师父别说傻话了,小六希望师父今生能平安顺遂,娶妻生子,一生无忧。”

    前世他死的那么惨,今生应该有个人陪伴他,温暖他。

    她说的这些,是他不曾想过的。

    身为将领,哪来的平安顺遂,至于娶妻生子,不曾想过,一生无忧也很难。

    “醉酒难受吗?有没有喝醒酒汤?”云薄瑾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楚夕点点头:“喝了,现在已经酒醒了。”

    “那便好,夜深了,早点歇息。”云薄瑾转身要离开。

    楚夕突然不想他走,立刻上前拉住了他的胳膊:“师父,小六还不困,陪小六看看月亮吧?”

    云薄瑾看了眼窗外,今夜繁星满天,却唯独没有月亮。

    楚夕也意识到了,赶忙又道:“看星空,没有月亮的夜晚,星星格外美丽,还不曾与师父一起看过星空呢!”

    云薄瑾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应道:“好,师父知道有处看星空的好地方,带你去?”

    “好。”楚夕脸上绽放出如花的笑容。

    云薄瑾解下身上的黑色大氅披到她身上,拉过她的手腕,飞了出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校花跪在胯下屈辱服侍.高H紫黑色的又粗又上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