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接吻时发现男的硬了-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

2022-02-22 08:04:2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果然,星星坐在龙椅上,嗓音沉稳的口述,大太监在一边拿着狼豪笔拟旨。

竟是要给铁青风和宋娇宋希妍同时赐婚,同日拜堂成亲,宋娇与宋希妍为平妻,地位同等,不分大小。

&ld

   果然,星星坐在龙椅上,嗓音沉稳的口述,大太监在一边拿着狼豪笔拟旨。

    竟是要给铁青风和宋娇宋希妍同时赐婚,同日拜堂成亲,宋娇与宋希妍为平妻,地位同等,不分大小。

    “这样似乎不太好,这个圣旨一下只怕更是把人彻底得罪了,当然他们会隐忍,敢怒不敢言,毕你是天子。”祝磷捏了捏额心出声道。

    “别急,这道圣旨先不动,朕另下一道旨,先给铁青风和宋娇赐婚,到时且看看铁尚书是何反应。”星星胸有成足的笑了笑。    

    翌日,赐婚的圣旨便到了户部尚书府上,铁玉生领着一家老小跪地接了旨,领了旨铁玉生站起来往传旨太监手里塞了些好处,想打听些消息。

    “公公,皇上这是何用意?”

    小太监拿了好处,就点了几句,“宋娇进宫面圣,求皇上给她赐婚,圣上仁义,看在曾经在民间相识一场的份上便答应了她的请求。”

    说完一众宫人便离开了尚书府,铁玉生面色凝重,事情不好收场啊,铁家刚与李家交换了庚帖,青风与宋希妍已经把婚事定下,这突然来个皇帝赐婚,那宋希妍又该如何安置?

    宋家可是江南第一世家,宋希妍又是江南第一美女,岂是那么好打发的,虽说赐婚的事不能怪在铁家头上,要怪就怪皇帝横插一脚。

    但不论如何,铁府还是不能完全置身事外的,必须要给李尚书一个交待,这个李尚书就是兵部尚书李成林,李成林就是宋希妍的外祖父。

    “老爷这可如何是好啊,皇上这不是让我们难做吗?”铁夫人心疼儿子,明明有喜欢的人,却要被迫娶一个不想娶的女人。

    “慎言,圣上如何处事岂是你我能妄议的,不要命了。”铁玉生沉声低喝,制止铁夫人继续口无遮拦。

    铁夫人正抹着眼角,闻言哭声猛的一顿,立时脸色惨白,刚才她是急糊涂了才会说话不过脑子,差点闯下大祸。

    铁青风神情晦涩不明,他垂着首冷着脸不知在想什么,垂在两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突突跳起。

    “青风你跟我到书房来,我有话问你。”铁玉生转身朝书房走去。“

    “是,儿子知道了。”铁青风声音略有嘶哑,抿着唇跟在后面。

    父子俩进了书房后,铁玉生让他把门带上,自己已经在案前的椅子上坐下,见铁青风关好门过来,便沉声开口道:“青风啊,爹想听听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铁青风笔直的站在案前,深吸了口气,咬牙道:“儿子能怎么想,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只是让我娶个不想娶的女人而已。”

    这完全就是气话,也是见书房只有他们父子俩他才敢这么说。

    “圣旨已下,断没有收回的可能,新帝看似好说话,实则并非如此,以为父少数与她接触的几次来看,那是个主意正的,一般人无法改变她的决定,何况女子最是容易记仇,这事恐怕没有转圜的余地。”

    显然铁玉生对于皇帝是女人这件事,心里多少有些不愿,其实不止他,朝中众多大臣都是这种心思。

    铁青风阴沉着脸却回想起在叶沟村养病时的种种,他总觉得新帝是在报复他,当年他仗着身份,很是心高气傲,不太瞧的上周家几个孩子。

    其间彼此还闹过小茅盾,虽说算不上什么大事,但女人嘛都是比较小眼心,爱记仇的,且看看宋娇,宋娇就是爱记仇又固执的性子,想来新帝也差不离。

    尤其新帝现下又怀着孕,怀孕的人听说性情难免有些古怪,怎么想都是新帝的恶趣味,宋娇与新帝的关系甚至比他还差,新帝怎么可能会真心帮她?

    铁青风烧脑的分析了一通,最后对铁尚书说:“爹,儿子出去一趟,回来再找您商量赐婚之事。”

    铁青风出了府便立刻往宋府而去,京城这个宋府是宋娇的大伯家,宋娇来了京城就一直住在宋大人家里,这位宋大人是兵部侍郎,说起来还是宋希妍外祖的下属。

    铁青风坐在马车内一路思考,这事或许应该先与兵部李尚书通通气,让他给宋大人施压,几位官员一起去宫中请求圣上收回成命。

    “狗官,叛贼……”

    突然外面一阵轰闹喧哗,百姓大声谩骂起来,铁青风掀开帘子望去,却见前方聚集了众多百姓,道路中一队官兵押着几辆囚车缓缓往前行驶。

    “发生了什么事,囚车内押的是什么要犯?”铁青风还有些恍惚。

    外面的随从却已经打听清楚过来禀报,“回少爷,前面囚车上押的是郑氏一族,郑氏与明王合谋造反,按大晋律例罪及九族,不过当今圣上仁厚,只拿下郑氏三族秋后问斩,其余六族旁支只判了流放边僵。”

    今日是特意拉了郑氏三族和明王起来游街示众,主要是明王在牢中骂骂咧咧,句句骂的都是新帝,说什么女子就不该当皇帝,先帝定是病糊涂了,才会被蛊惑,下了让公主继承皇位的旨意,那圣旨根本就不作数。

    死到临头还不老实,明王还敢骂新帝,星星得了消息想了想,便让人把明王和郑氏拉出来游街,让百姓替她来骂他们。

    到时若明王还是不消停,就让刑部的牢头对他用刑,看是他的嘴硬,还是牢里的刑具更硬。

    铁青风放下帘子,神情复杂,他沉思良久,觉得还是不能鼓动几位大人进宫给新帝施压,新帝是个女人,自古帝王本就心性多疑,更何况是当了皇帝的女人。

    赐婚之事还得从长计议。

    于是铁青风没去李府,而是直接找宋侍郎商量,他先把李尚书抬出来给宋大人施压,然后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他想办法说服宋娇再进一次宫去求皇帝撤回赐婚的圣旨。

    宋大人可不傻,圣旨是那么好撤回的?嫌活的太久了,还是不想在朝中混了?

    自己求的旨赐婚,结果圣上下了旨,又马上跑去求圣上撤回,搞得好像他家娇娇脑子有病似的。

    虽说宋大人碍于上司的压力,不好呛声,但他也不会任由揉圆搓扁,再不济宋娇也是他嫡亲的侄女,既然娇娇拖到二十都不肯出嫁,非铁青风不嫁,他这个做大伯的能帮上一点就帮一点吧。

    来回踱着步,半晌宋大人终于有了两全的法子,他盯着铁青风的眼睛,认真问道:“青风啊,我们铁宋两家也是多年的世交,你跟老夫说实话,你对娇娇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对她极其不喜?”

    铁青风神色一愣,垂眸想了想,讷讷道:“我对宋娇并不讨厌,也不是没有好感,我就是没想过要娶她。”

    “为何不想娶她?”宋大人问完,立马有些后悔,他一向精明,其实早猜到为何,铁青风性子清高,身份尊贵,从小到大想要什么都能得到。

    铁青风对宋娇没有男女之情,再有他母亲又嫌宋家门第低,不喜宋娇,所以不愿儿子娶她,铁青风觉得这事并不重要,反正他也没想过要娶宋娇为妻,母亲不同意便不同意吧。

    左右宋娇也不愿做他的妾,那就不娶呗。

    想到这里宋大人心中有些恼怒,他官职也只比铁尚书差一级,也不算太低,若是他的嫡女肯定是够格的,但宋娇是他哥哥的女儿,哥哥只是个举人,这身份拿到京城确实不够看。

    不过现下有新帝撑腰,而宋娇又执意要嫁,那他就把这事给促成算了。

    “既然你不讨厌娇娇,娇娇又非你不嫁,婚事已有圣上插手,我看不如干脆求皇上再下一道旨,让宋娇与宋希妍都嫁于你为妻,她们二人平起平坐,不分大小。”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接吻时发现男的硬了-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