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顶到你的点了没有/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

2022-02-23 08:09:1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我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舅舅之前明明那么在乎林冰霜,怎么就突然提了彻底断绝关系?

想起那日林冰霜出事,舅舅可是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林赫松,还和他一起去西山找人。

   我如同醍醐灌顶一般,舅舅之前明明那么在乎林冰霜,怎么就突然提了彻底断绝关系?

    想起那日林冰霜出事,舅舅可是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林赫松,还和他一起去西山找人。

    连夜奔逃后,他还拖着疲惫的身体,给林赫松和林冰霜先后做了手术。

    林冰霜伤得并不重,根本轮不到舅舅来做这个手术,而且主任级别医生是不用值夜班的,所以怎么来看,那个手术都不应该舅舅主动给她做的!    

    那能让舅舅睡两小时后,又起来做手术,只能是因为他自己不放心,想亲自做!

    我像是发现了大宝藏,脸上笑靥如花,吃起饭来也快了许多。

    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林赫松关切地问:“你怎么突然这么高兴?”

    我回过神来,不敢提舅舅,避重就轻地说:“想到一些开心的事,嘿嘿。”

    他也没有细问,集团还有很多事情要他做,他拿着西服外套就出门了。

    我吃了大概七分饱的时候,就停止了用餐,给小吴打了个电话,我们可以准备出门了。

    “小吴,你在林总身边工作了这么久,应该会些别的技术吧?”我坐在后座,笑着问小吴。

    小吴有些奇怪,为什么夫人要问自己这个,莫非是有什么差事要自己干?

    他谨慎地挑了自己最熟悉的几个技能说:“我会拍照,会ps,会砍价。”

    小吴说的这几个,都是他觉得夫人能用上的,偷拍跟拍啥的,他小吴还是很厉害的,拍好图或者对损毁的图进行修复优化啥的,他也可以。

    至于砍价,他连人都会砍,砍个价并不算啥奇特的。

    我的笑容僵了僵,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现在保镖特长都变成这了?

    小吴观察到了我的脸色不对,立马反应过来,自己领悟错了。

    他赶紧老实交代道:“我会柔术、泰拳、跆拳道、刀枪棍棒都会,开直升机……”

    听着他这介绍,我脸色这才好起来,这才对嘛,这才是职业保镖应有的素质!

    我懒得听他说自己的技能了,直接问自己关心的,“你会调查取证吗?”

    小吴一懵,然后僵硬地点了点。

    他心中开始猜测道,莫非老板外面却有人了,夫人让自己去调查小三小四小n?

    但是看起来老板夫人很恩爱啊,难道有钱人的世界他不懂?

    “办法去查查我舅舅。”我开门见山地说,“我舅舅和林小姐前段时间闹的很不愉快,老死不相往来那种。”

    “我想知道原因。”

    小吴一下就明白过来,他莫名觉得这个任务有些耳熟,好像老大有让自己调查过,但是被自己拒绝了?

    “夫人,我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您的安全。”小吴还是能分清自己工作的主次,他建议道,“要不,我让手底下的人为您调查?”

    “您放心,他们都是专业的!”

    我摇摇头道:“我现在最记挂的就是这件事,要是思虑过度,也是影响我心情和身体安全的。”

    我的言外之意就是,这也属于他工作范畴。

    “你们这些人里,谁调查分析最强?”

    小吴默默回道:“我最厉害。”

    他默默感概,果然是自己太优秀了。

    “夫人放心,我一定尽快查清楚!”小吴坚定地说。

    我点了点头,希望他能找到原因吧。

    晚上下班后,我直接让司机把车往周礼别墅开。

    等我走进别墅里了,发现偌大客厅里就妈妈和舅舅的“女朋友”在。

    妈妈见我来了,高兴地招呼道:“你快小心着点,别急,慢慢走过来。”

    见她那小心点态度,我笑着说:“都走了这么多年路了,说得我像是不会走路的娃娃似的!”

    “现在小孩子都比不得你精贵。”妈妈一幕不错地看着我,让旁边的王医生过来搀扶我,“慢点走。”

    我稳稳地坐在沙发上,等妈妈介绍身旁的人。

    妈妈笑着介绍道:“这是王清王医生,是你舅舅的女朋友。”

    “清清,这是阿礼的外甥女,我女儿,陈潇。”

    王清笑着同我说:“你好,我知道你,上次婚礼我也参加了。”

    我回以微微一笑,莫名地想,在我婚礼的时候就好上了?

    “今天晚上的鱼,可是她和你舅舅昨天晚上辛辛苦苦夜钓回来的,新鲜又营养,等会儿你多喝点。”妈妈拉着我的手,温情地看着我隆起的腹部。

    我感叹慈母心,点了点头,“嗯,我等会儿一定多喝点。”

    王清在旁边见她们两人可以做伴了,想到周礼在厨房一个人忙活,便开口道,“我去厨房帮忙吧,有事喊我。”

    “嗯。”妈妈对她的贤惠很满意,夸赞道,“是个知道心疼人的。”

    “哎呦,你舅舅的后半辈子有着落了哦!”她老怀安慰地和我说。

    我有些不能理解地说:“舅舅条件那么好,也不是找不到,用得着那么激动吗?”

    说起这,妈妈还激动起来,“她可是你舅舅,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带回家的。”

    “哎,我看她哪里都满意。”她感慨地说,“我现在就盼着她早日嫁进我们家。”

    妈妈对于王清的好感,让我不能理解,这么轻松容易就俘获了我妈的芳心?

    长姐如母,我妈妈对于舅舅来说就是这个词的意义。

    能得到我妈的喜爱,那她们之后的家庭关系也会好处很多。

    王清走进厨房,见周礼正在处理鱼,熟练地刮鳞、开膛破肚、掏空内脏……

    她看了看厨房,拿出大蒜,找了个板凳坐着剥了起来。

    她之前也没有做过家务,但为了能更好地夫唱妇随,王清特地和妈妈学过几个菜。

    周礼见她动作熟练,赞赏地说:“现在像你这么勤快的女孩不多了。”林冰霜就不会下厨。

    被他夸奖的王清,羞涩一笑,“也还好吧,总要有人做饭的嘛。两个人一起,总比你一个人做快一些。”

    她轻快的声音像是涓涓细流,将周礼心底的杂念都冲刷了个干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顶到你的点了没有/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