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半夜摸她下面她流了好多水^被猥琐老头调教贱性奴

2022-02-24 08:17:2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薛绍口中轻轻啧啧两声,果真这种大家族中的笔墨侍女,身材姿色都是绝佳,生过孩子,却也没丝毫影响她的体型。

或许,正因为生过孩子,让墨香身上更多了一些文荷苑中别的侍女不具

  薛绍口中轻轻啧啧两声,果真这种大家族中的笔墨侍女,身材姿色都是绝佳,生过孩子,却也没丝毫影响她的体型。

    或许,正因为生过孩子,让墨香身上更多了一些文荷苑中别的侍女不具有的韵味,毕竟文荷苑中,别的女子可真没有生过,其实压根没人有过身孕。

    墨香又要去解自己小衣,却见薛绍又将她的手拉了,此时薛绍空着的手只沿着那白净柔美肤色缓缓滑过。

    “墨香姐,你这皮肤是真好,像丝缎一般,还是最好那种。”    

    薛绍的手滑过香肩,划过女子柔美的手臂曲线,最终手掌和墨香的手掌合在一处,又细细抚着她的手指掌心,牵着墨香的手,细细看着她的掌纹。

    “墨香姐,不介意我多抚一阵?”

    墨香摇头。

    第二日的文荷苑,青竹伺候着薛绍用了早点,然后就坐了薛绍身边。

    “昨晚后夜你一直陪着她?”

    “墨香姐也是够疯的,我就怕吵醒了莲米,她一点也不怕。”

    “对了,青竹,一会备一些东西,今天我要和太平程莹去一趟东宫。”

    “东宫?”

    “是该去去了,再不去我那表哥心中该有想法了。”

    “好,公子要备什么?”

    薛绍手指在青竹大腿上摸了几下,忽然想到自己那位表嫂。

    按照时间算,自己那位表嫂此时已经有了身孕了,因为明年的正月,李重照就该出生了,此时算算,表嫂应该都怀孕一个月了,不过她的初孕反应应该很小,以至于此时还没觉察。

    “准备一些干果,红枣桂圆莲子这些一定要备。”

    花生,此时大唐没有花生,这东西还安静长在美洲的深山老林里呢!薛绍倒是想用干果凑一套早生贵子,却也凑不起来。

    罢了,就是心意,那里青竹已经去准备,薛绍却拉了她的手。

    “生姜和红糖也备一些!”

    没花生,生姜吧,也有一个生字,也算凑数,关键生姜红糖对孕妇可是极有好处。至于为何一定是红糖,此时大唐只能熬红糖。

    后世用土法熬煮过红沙糖的都明白。制白糖的工艺,唐人不会,薛绍倒是知道,只是没有做。如果历史不改变的话,制白砂糖的工艺到了明朝末年才会出现。

    这位表嫂还没察觉自己已经怀孕,不过应该也快了,最多一个或半个月,她一定会知道自己已经有身孕的。

    那里青竹去忙,薛绍则在这里安静等着,不多时,东西备好,太平和程莹也来了文荷苑。

    “你们来了,正好,今日去一趟东宫!”

    “好啊,我也好久没见太子哥哥了。”

    “邵哥哥和太平妹子去,我也去凑热闹去。”

    “嗯!”

    薛绍起身,提了青竹准备的东西。

    “邵哥哥,这是什么,以前你去东宫,可不带东西的。”

    “这不两年没在长安,再说,以前太子是弘哥哥,贤哥哥,显哥哥做了太子,我还没专程去过东宫呢!”

    太平神色有些黯然,薛绍轻轻抓了她的肩膀,捏了一下。

    “我的错,我的错,让你又记起往事了。”

    “没事,邵哥哥,过去好久了。”

    薛绍不说什么了,此时提着东西,拉着太平,那里程莹则拉了太平另一只手。

    李弘,就算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其实宫里那两位放不下,太平心里也是放不下。

    就是薛绍想起这位表哥,也只能叹口气,若是他还在,大唐的历史可能会是另一番景象。

    这位的胆识才情,对民生百姓的关切,可是丝毫不下于他的爷爷和父亲。自然,这世间没有若是,没有如果。人去了,也就没了这种可能。

    洛阳宫是他人生最终的归宿和终结。

    马车进了东宫,一直行到东宫的主殿,丽正殿。

    这里曾经也是舅舅出生的地方,到了这里,马车停下,薛绍提了东西,拉着两个表妹下了马车,那里李显早知道自己未来妹夫和妹妹来了,此时携着韦淑贞的手,已经出了丽正殿迎接。

    “显哥哥!”

    “皇兄!”

    “太子表哥!”

    李显开心的拉住薛绍,应了皇妹和表妹一声,就看了看他,薛绍则将准备的东西递了给韦淑贞。

    “你们来东宫看我,我就高兴的很,怎么还带了东西。”

    这几个人,对于李显,都是极亲近的人,自己的亲妹子,姑姑的儿女,此时自然不称本宫了。那称谓本就是对外人自称的。

    “显哥哥,这些可是我特意让人挑的,里面有桂圆红枣莲子生姜红糖,寓意你和皇嫂两人生活甜甜美美,红红火火,再祝你们早生贵子。”

    薛绍此时算是逾矩称韦淑贞皇嫂了,毕竟她其实此时算薛绍表嫂。不过他马上要娶太平,提前称一声皇嫂却也没什么。

    韦淑贞早高兴的提着东西,也不交给旁边侍女,就自己提着,似乎这东西寓意会成真一般。

    那里李显拉着薛绍,早拉着进了丽正殿中,看的出,薛绍确实和武媚娘几个儿女都极熟。

    也没办法不熟,这家伙五岁之前,在皇宫住的时间比驸马府还多,打小就和武媚娘几个儿子混在一起,这是真的一起玩大的。

    几个人刚刚坐下,忽然外面有侍女小跑着进来。

    “太子殿下,太医已经请来了!”

    “快请进!”

    “显哥哥,这,怎么回事?”

    “是我,早上忽然感觉有些不适,就让人去太医署请了太医过来看看。”

    薛绍看着韦淑贞,这还真是够凑巧的,不出意外,自己这位表嫂今天刚刚有了孕期反应,所以叫了太医过来。

    那里太医已经进来,李显也不让太医行那些繁琐礼仪,让他赶紧给韦淑贞瞧瞧。对韦淑贞,李显显然极其看重。原本历史上的韦淑贞,可以说极得中宗宠信,要不然哪里敢想学武媚娘。

    薛绍几人坐在旁边,此时皆看向韦淑贞,只见太医将一块白帕衬了韦淑贞腕脉之上,然后手轻轻按了上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半夜摸她下面她流了好多水^被猥琐老头调教贱性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