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啊我坚持不住了疼慢点-做完之后下面一直流水

2022-02-26 08:01:5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林星觅躺在床上,看着那双被她洗了五六遍的手,总算不那么嫌弃了。想起慕斯言的头埋在自己脖颈之中,那时的她感受到了脖颈中突然一丝冰冷,那家伙竟然掉眼泪了。

她摸了摸自

  林星觅躺在床上,看着那双被她洗了五六遍的手,总算不那么嫌弃了。想起慕斯言的头埋在自己脖颈之中,那时的她感受到了脖颈中突然一丝冰冷,那家伙竟然掉眼泪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仿佛那冰冷的触感还在。迷迷糊糊之中,林星觅感觉窗外传来了打斗声,她一下子惊醒了,披上外衣,跑到窗口一看,什么情况?

    三个人影缠斗在一起,打的难舍难分。

    “快住手。”    

    林星觅站在窗口喊道,再打下去整个相府护卫都要冲过来了。她倒是想知道谁大半夜来她这里,跟残血阁杀手护卫打的不分上下。

    “来者何人。”林星觅跳出窗口,站在窗外问道。

    “觅儿,是我。”

    慕斯言无奈了,他也不想三更半夜当贼,他回去洗漱好了一直担心这丫头会不会真的害怕天黑,睡不着,想着想着他便翻墙来了。结果刚进门就被突然冒出来的两人打的措手不及,还好对方没有下死手,给了他适应的时间。

    “你大半夜来我这干嘛?”林星觅走上前,朝那二人挥挥手,二人一个跳跃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来看看你。”慕斯言低声道,他这样大半夜来确实挺唐突的。

    “进来吧。”林星觅也没为难他,毕竟今天多亏有他,不然自己不知道还要在那鬼地方呆多久。

    “我就不进去了,我就是看看你而已。”慕斯言用手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他感觉他今天可能累了,脑子也不够用了。

    “都来了,进来吧,正好有事跟你说。”

    林星觅其实也困的眼皮打架,强撑着精神,自己先一步进了房门。慕斯言原地愣了一下,跟着她的步伐进去了。

    “会缩骨功的人,均有一个特性,那就是身形会比常人偏矮,柔韧度却比常人要好。”林星觅似有所指道,“舒朵就很符合这个特性,还有动机。”

    “嗯。”

    会缩骨功的人身形会比常人偏矮,慕斯言还真不知道,不知道这女人给的这消息可靠不?他表示自己很怀疑。

    林星觅看着他探究和怀疑的眼神,摸了摸自己的脑门,赶紧补充道,“很多年前我师傅跟我提起过,所以我才知道会缩骨功的人身形会比常人偏矮这件事,你干嘛用这种怀疑的眼神看我?”

    “我没有,然后呢?”

    “然后你把她抓来,严刑逼供,就好了。”

    “嗯?”

    “严刑逼供我在行呀,你把她抓来,我动手。”

    慕斯言一头黑线,这女人,直接跟他说她要报仇不就得了。拐弯抹角的,他差点听不懂了。

    “我会给你报仇的,我下手比较狠。”

    “真的吗?看不出来你是下手狠的人?”

    林星觅很是怀疑,总之她不亲手报仇,她肯定会睡不着。有仇必报,林星觅的本色。

    “伤害你的人,我会让她生不如死。”慕斯言信誓旦旦说道,眼底闪过一丝狠辣。

    “好吧,相信你。你回去吧,不送。”

    林星觅借着烛光看到他一脸疲惫的模样,催促他快回去洗洗睡吧。昨晚慕斯言因为她一夜没睡,今夜因为她,上半夜也没睡成,下半夜再不睡,迟早扛不住。

    “我明天再来看你,你早点休息。”慕斯言退出房门,替她关上门,飞身离去。

    凤舞殿偏殿

    一直都住在这里的齐轻月坐在床边,旁边跪着低头不语的舒朵。

    “你知道你做错什么了?”齐轻月一脚踢了过去,舒朵被踢翻在地。

    “你怎么能在林星觅面前展示缩骨功,就单单凭这个他们就很容易找出你。”

    “她速度太快,奴婢来不及在她进屋前逃开,只能在她面前逃走了。”舒朵爬起来重新跪在了齐轻月面前,低声回答,“林星觅的轻功极好,警惕性也很强......”

    “不要为你的失误找借口,他们迟早会查到你。查到我身上,你说,怎么办?”

    齐轻月恨恨地看着自作主张的舒朵,这要是查到她身上,后果会怎样?一个林星觅也就算了,但是这事偏偏她还算计了龙岁欢,龙明渊能容忍一个外族公主伤害他的女儿吗?

    她只是让舒朵找个机会给林星觅一点颜色看看,哪知道舒朵竟然瞒着她干了一件这么大的事情。她现在不但要承受暴露的风险,关键林星觅还没啥事。

    她真的又气又恼,即便舒朵没有将自己的身形暴露在林星觅面前,但是单凭会缩骨功的人身形偏矮这一事实,很容易就让人查到舒朵和她的身上。

    齐轻月气的整张脸都扭曲了,现在要怎么把自己摘出去,不受这件事的连累呢?

    “公主放心,奴婢会一人承担,绝不会连累公主。”舒朵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脸决绝。

    “你怎么承担,你是我的人,你不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公主以后好好照顾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公主都要记得跟奴婢划清一切界限,奴婢拜别公主。”

    舒朵咚咚咚三个响头,含泪说道,然后起身,头也没回离开了,留下怒气冲天的齐轻月。

    “舒朵,你给我回来。”齐轻月站起身去追,奈何舒朵一个翻身消失在了黑夜中。

    她想干什么?齐轻月呆滞地望着什么都看不见的黑夜,总有什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次日一大早,慕斯言便带人去了凤舞殿偏殿抓捕舒朵,齐轻月一脸迷茫表示自己不知道舒朵的下落。

    “轻月公主,舒朵是你的丫鬟,你不知道她的去向?”慕斯言满满的怀疑丝毫不加掩饰,舒朵的下落不明直接说明了一切。

    “慕小将军不信我?我睡醒之后就没见过舒朵了。你若不信,随便搜查。”齐轻月退到门外,示意他随便搜查。

    “我自然是信公主的,只是如此就要得罪了。来人,下令,全京城搜捕舒朵。”

    慕斯言下完命令转身就要离开,齐轻月出声叫住了他。

    “敢问慕小将军有何证据?万一是你冤枉舒朵,该如何。”齐轻月强迫自己镇定,抬眸直视慕斯言。

    “是不是冤枉,抓到人就知道了。”慕斯言冷冷道,随后看了齐轻月一眼,“希望她是冤枉的,不然......伤害林星觅的人我会让她生不如死。”

    慕斯言带人离开后,齐轻月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缓缓瘫坐在了地上。早知道如此,昨天就应该直接杀了林星觅,永除后患,终究是自己心软了,不够狠毒。

    世上没有后悔药,如今她不但保不住舒朵,还会连累到自己,该如何是好呢?

    半晌之后,齐轻月已经恢复情绪,似乎对着空气说话,冷漠的表情,冷淡的话语,宣告了舒朵的归属。

    “在她被抓到前,杀了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啊我坚持不住了疼慢点-做完之后下面一直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