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老中医不可以了太大了*男友压在我身上一直摇

2022-02-28 08:08:4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供销社,是李朝生设立的一个特殊部门,作用很简单,就是管控蓝田县内紧俏物资的销售,这紧俏物品包括白糖,精盐,酱油这些调味品,也包括布匹,肉类,蛋奶等。

由于蓝田县内经济状况

   供销社,是李朝生设立的一个特殊部门,作用很简单,就是管控蓝田县内紧俏物资的销售,这紧俏物品包括白糖,精盐,酱油这些调味品,也包括布匹,肉类,蛋奶等。

    由于蓝田县内经济状况还属于计划经济,所以上述这些东西并不丰富,因此需要进行管控,如果谁馋了,可以利用本地下发的各种票据,外加金银购买,价格比县城外便宜的多。

    比如你想吃肉,有肉票,而肉票就需要你去在县里安排的岗位工作,才会定额配发,再比如你想要做一件新衣服,你也需要去县里的水库,或者其他部门做工,这样才能配发布票,有了布票,你去供销社买东西就会非常的便宜。

    最起码比蓝田的自由市场便宜的多,就比如渔业养殖部们提供的蓝田大鲤鱼,如果拿上供销社的鱼票去买,就比直接去市场购买便宜很多,而直接去市场购买的,都是有钱人家。    

    只有富户才会去市场买全价的蓝田大鲤鱼。

    而快到中秋节了,中国古代只有三大节日,分别是,端午节,中秋节,以及春节。

    现代由于社会发展过于迅速,很多节日都失去了自己的魅力,比如端午节很少人吃粽子了,而中秋节的月饼更是很少人吃了。

    可是在这个时代中秋节能吃上月饼,这就是一种很奢侈的事情。

    对此李朝生还是很重视的,中秋吃月饼这一习俗有人说是传自朱元璋时期,说是朱元璋在中秋节那一天在烧饼里夹了重要军情的纸条,后来演化的吃月饼,为此刘伯温还作诗一首: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

    不过要是认真追溯,中秋节吃月饼可以追溯到周代,而吃月饼在唐朝就有了,不过那时候不叫月饼,而是叫做胡饼,史料上记载,那时候的人吃胡饼,而胡饼里有馅,分别是核桃与芝麻。

    你瞅瞅,这不就是月饼吗?

    而月饼这个名字真正的由来,很可能是来自苏东坡的一句诗:“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

    反正中华民族,中秋节吃月饼这个由来,可以追溯道很久,记得说相声里面有一段就是说月饼由来的,那里面更是追溯到了商汤。

    供销社把月饼的样式做好了给李朝生看,今年供销社只有两种月饼,一种是豆沙馅的,一种是五仁馅的。

    而其中五仁馅的价格远高于豆沙馅的,因为五仁馅里面有花生,核桃,芝麻,杏仁以及瓜子仁。

    另外里面不知道是谁感觉颜色单一,竟然往里面还夹杂了两根红绿色,用萝卜丝做的彩条,这不由让李朝生想起了童年回忆。

    两个月饼馅料确定好了,然后就是刻磨具,磨具上刻有字迹,分别是阖家团圆,万事如意,下面有一行小字蓝田供销社五仁/豆沙。

    李朝生对此表示认可,并且在供销社的邀请下,包下了蓝田县第一枚月饼,过程很简单,首先把一团面赶成饺子皮,然后把提前准备好的五仁馅包进去,然后团成面团,这时有一个竹制作的磨具,把面团丢进去,压平了就可以了。

    中秋节的前一天,大批月饼就做好了,除了一大部分放在供销社售卖之外,李朝生还给所有军队成员发了月饼,每人一斤半的月饼,一斤白糖,这就算是过中秋了。

    白糖是蓝田制糖厂制作的,主要原料是甜菜,今年蓝田县种了两千亩的甜菜,可以基本满足蓝田人的白糖需求,当然是最低需求。

    不过李朝生没敢扩大甜菜的种植规模,蓝田县发展蓝皮书上,李朝生三令五申,一定首先保证主粮的安全,至于其余经济作物,绝对不能与主粮争。

    玉米地瓜才是蓝田县的亲儿子,小麦,高粱那是干儿子,至于甜菜,那就是后娘养的,在蓝田的土地上只能委屈巴巴的站点边角料。

    中秋佳节月正浓,路上行人笑满容。

    可叹蓝田关外人,卖儿卖女换米粥。

    这就是蓝田人的心理,人的幸福感都是对比出来的,你吃上龙虾了,别人没吃上你就是幸福的,你能吃饱饭,别人吃不饱饭就是幸福,反正就是人无我有,人有我精,这就是幸福。

    不要说为什么要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之上,因为人都是在比的,不论什么阶级,什么政策,人的本性就是在攀比,没有人能例外。

    蓝田人现在的幸福度爆棚,搬个小板凳,来到大树根地下,手里拿一块又甜又香的月饼,咬上一口,看看天上的月亮,跟周围的人聊聊天,聊聊今年的收成,展望一下未来的美好生活,当然了永远避不开的还有聊一聊外面人的情况。

    这就跟现在人没事聊一聊老美,聊一聊乌克兰一样,这也不能不算是一种民族荣誉感的培养,反正现在的蓝田人对外面的人有一种说不出的荣誉感。

    而且他们对蓝田县的认可程度已经都达到了最高,现在要是有人说想要剥夺他们现在的日子,给他们换一个县尊,继续过大明的日子,他们绝对会拿着锄头跟对方拼命,县尊说得好,自己的幸福日子要自己守护。

    蓝田县的兵很少,正规军只有区区一万五千人,民兵也不过八万人,可是如果真的大军要践踏蓝田县的时候,蓝田县的农夫就是士兵,他们可以自发的从农田里冲出来,拿着锄头跟敌人拼命,捍卫自己得来不易的幸福生活。

    李朝生一直在强调一句话,这句话叫做固国不以山河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那这两样都不依靠,咱们依靠什么,依靠的就是百姓,就是农民。

    什么叫全民皆兵,蓝田县这就是全民皆兵。

    谷栆</span>  中秋节过完了,大家伙就等着地里庄稼成熟了,看着那玉米棒子,老农们的脸上浮现出了难以掩盖的笑容。

    这小日子越过也有盼头了。

    中秋节过后,白守民找到了李朝生,把最新从BJ城传来的情报交给李朝生,情报中只有一件事,袁崇焕死了,而且是千刀万剐。

    死亡的时间是崇祯三年八月十六。

    秋后问斩,这是大明,不,是整个封建王朝都喜欢做的一件事,他们很少有斩立决,大部分都是等到秋天一并宰杀,而且非要等到午时三刻,阳光最烈的时候,据说这样可以让亡魂,不得安生,也不能来人间霍乱,算是最残酷的一种惩罚。

    是一种想让你在阳间与阴间都不得安生的惩罚,对此,李朝生嗤之以鼻,封建迷信。

    “八月十六日早十点钟袁崇焕由六名锦衣卫于北镇抚司白虎门出发,十点一刻到达西市口,百姓已经全部到场,现场人山人海,百姓口中辱骂之言不绝于耳,都骂其卖国奸贼,不得好死。”

    白守民拿着情报给李朝生念诵,李朝生沉默的听着。

    “午时三刻,刑场外已经水泄不通,监斩官宣布开刀,刽子手以渔网罩其全身,以小刀寸割其肉,每割下一片,台下百姓就往台上扔银块一钱,刽子手把肉送给台下百姓,百姓生食之,口中叫骂不觉,更有甚至,佐黄酒食之,口齿之间皆有血液流出,好似人间炼狱。”

    “半晌,袁崇焕肉尽了,人头悬于旗杆之上,不日就要传首九边,以警众人,然当天夜里,其头不翼而飞,目前正在调查。”

    白守民把情报读了一遍,脸上有些许感叹,而李朝生也叹息一声,一代名将就此陨落,虽然袁崇焕身上有很多争议,不过其功劳也是不容磨灭的,虽然喜欢吹牛,不过吹牛把命丢了,冤枉还是冤枉一些的。

    白守民这时看着李朝生道:“师长,袁崇焕此人,我虽然没见过,可是应该从以往的情报看,他应该不是通敌卖国之人,否则也不会星夜救援BJ城,这一点百姓看不出来吗?杀便杀了,为何还要食其肉呢?”

    李朝生听了这话看了看白守民笑道:“百姓愚昧,可以愚弄,话语权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只要稍微引导,自然会群情激奋。”

    不要说袁崇焕,就是那一天皇帝看我不顺眼,编排我一顿,把我杀了,百姓也会抢我肉吃的。

    “啊这……”

    白守民脸上浮现出一丝难看,李朝生却笑道:“不过蓝田人不会吃的,因为他们见过我,知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人。”

    “袁崇焕不聪明的地方是,太久没有入民间了,百姓不知其到底为何人,自然任人摆布,被人说啥,就是啥。”

    “而我经常视察民间,百姓见过我,知道我,现在说我通敌卖国,他们肯定是不信的,还会把说话的人嘴巴撕烂,这就是我一直强调你们要跟老百姓打成一片的原因,人就不能与百姓脱节,不然就会出事的。”

    李朝生说着,紧跟着叹了口气道:“其实老百姓很聪明的,他们中间也有人知道袁崇焕是被冤枉的,可是他们依然会骂袁崇焕,没办法,总要有地方发泄吧,老百姓在家没招谁没惹事,突然鞑子就杀进来了。”

    “然后冲进你家,杀了你年迈的父母,当着你的面奸淫你的妻女,把你的尚未成年的孩子脑袋砍下来,当球踢,然后看着你痛苦,嘶嚎,毫无人性的嘲笑,你能不恨鞑子吗?”

    “鞑子跑了,留给你一个残破的家,你一腔怒火无处发泄,这时候听说袁崇焕通敌,你可能不信,可是他袁崇焕没挡住鞑子,这笔账他就要算在袁崇焕的身上,不然他们会发疯的,这个口气总要撒出去啊!”

    “其实老百姓恨得不是袁崇焕,他们恨的是无能的大明,是朝廷上尸位素餐的衮衮诸公,可是他们不敢找他们发泄,他们只能在心里恨着,所以大明不论是清官,还是贪官,是能臣还是庸碌之辈,只要被杀,他们都来叫好,他们恨透了这个保护不了他们的大明,他们恨透了只知道吸他们血的大明!”

    李朝生说到这里格外的激动,他也痛恨大明那些混蛋,为官者不能守护治下之民,当什么官,既然当官了就要有作为,自己分内的事情都做不好,还指望百姓念他们的好,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李朝生这时看着白守民道:“守民,若是有一天我守护不了治下之民,蓝田的百姓要杀我,我就张开双手让他们杀,这是我活该,他袁崇焕叫屈,那些枉死的百姓就不叫屈了吗?”

    “他袁崇焕既然承诺五年平辽,他哪怕做不到,他把鞑子死死钉在辽东我也服气,可是他不该排除异己,毛文龙死的就不冤屈吗?”

    李朝生恨恨的说道:“毛文龙要是不死,鞑子这次入关就不敢如此肆无忌惮,因为皇太极把人都带走了,毛文龙就带着他的部下从皮岛入侵偷家了,那时候皇太极首鼠两端,顾此失彼,能不能打到BJ城都是个问题,何至于像如今这样长驱直入,死伤无数。”

    “他袁崇焕冤枉吗?”

    李朝生这时瞪着眼睛看着白守民,白守民这时被李朝生的气势所震慑,愣了半天道:“好像不冤。”

    李朝生叹息一声道:“说他冤枉他冤枉,他没有通敌,说他不冤枉,他不冤枉,他没做好他应该做的事情,其实袁崇焕不以通敌卖国的罪名杀掉,而是以擅杀封疆大吏,导致鞑子入侵这一条斩杀,就不冤枉了,至于凌迟处死,过了。”

    李朝生对袁崇焕的死是这样评价的,而袁崇焕一死,大明的官场震动,尤其是各位封疆大吏们,颇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据说洪承畴在得到消息之后,一天一夜没吃饭,而是关在房中,等他出来的时候,鬓角竟然出现了一缕白发。

    而辽东失去了袁崇焕,祖大寿等人全都悲伤不止,军心涣散,众将聚在一起商议,会议之上,大家皆言:以督师之忠,尚且如此下场,我辈该如何自处,当三思而后行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老中医不可以了太大了*男友压在我身上一直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