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我的性奴女校长小说.农村肉版老妇小说

2022-03-08 07:44:0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慕容籍和刘明虽不知道孙亦谐口中旳“那个”是什么,不过听他那语气,应该是某种用来惩罚薛唐二人的东西。这个路数嘛,慕容籍也是知道的,大致流程就是:两个江湖大佬谈判,其

慕容籍和刘明虽不知道孙亦谐口中旳“那个”是什么,不过听他那语气,应该是某种用来惩罚薛唐二人的东西。

这个路数嘛,慕容籍也是知道的,大致流程就是:两个江湖大佬谈判,其中一方为了给对方施压,便随便找个理由,让自己手下的小弟当着对方的面演苦肉计;被施压的那方要是肯就着这台阶下的,便先看上一会儿,然后在小弟们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再来上两句类似“算了算了,有话好说,别为难小的嘛”这样的套词,而施压的那方也顺势接两句“兄弟你真是宅心仁厚”这样的废话,随即再让小弟们停止自残,抬下去医治。

这么一来二去呢,双方此前的冲突便算是“化解”了,面子上也都过得去,接下来就能谈事儿了。

至于那些负责演苦肉计的小弟,您也别觉得他们有多委屈,这些人事前都是得到过承诺的——万一你把自己演死演残,安家费方面绝对不会亏待了你,而如果你最后挺过来了, 仍能继续为大佬效力,那等你伤一好立刻就能上位。

事实上, 自古以来, 这种“替老大上阵顶缸”的任务, 是很多能力不足的喽啰上位的绝佳途径。

综上所述,这种基于混混文化的、绿林和江湖共通的陋习, 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三赢”,每一方都在其中各取所需,并没有觉得自己亏了。

当然, 眼下只是慕容籍推测孙亦谐要跟他玩这套,实际上是不是呢?

嗒嗒嗒……

不一会儿,屋外的走廊上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屋内三人闻声,齐齐看向门口,结果, 来得并不是薛唐二人, 而是三名伙计。

“少爷, 锅来了。”为首的一名伙计先在门外停步, 禀报了一声。

“上桌吧。”孙亦谐随口回道。

“诶。”那伙计应了声,便迈步进屋, 然后径直来到桌前,一边将手搭到桌布边缘, 一边接道,“三位爷, 劳烦请先撤半步。”

孙亦谐闻言, 便将双手抬离了桌面, 又将身子朝后挪了几分;慕容籍和刘明见状,虽有迟疑,但很快也都有样学样。

待他们的身体和手都离开桌面后,那伙计便抖腕一抽, 将盖在桌面上的桌布给抽走了。

由于他的速度非常快, 所以在桌布被抽离后,桌面上的那些茶杯茶壶愣是没倒,就连杯中的茶水都未洒出半滴。

这一手呢……说难也不难,大多数普通人经过练习就能做到, 但一般来说,不太会有人在这种场合下使用,因为要是失败了,当着贵客把茶水打翻什么的,后果还挺严重。

可眼前这个普通的伙计,却是非常自信且淡定地就抽掉了桌布,这就让慕容籍和刘明也不得不高看了这西湖雅座一眼。

“列位请留神脚下。”收掉桌布后,那伙计又道了句,并俯身钻到了桌底下。

也不知他动了什么机关,反正三秒后,就听得“吱——”一声,这圆桌正中间一块盘子大小的桌板就降了下去。

搞定了这些之后,这名伙计便回头去招呼屋外的另外两人将一口上宽下窄、上扩下深的特制铜炊锅抬了进来。

很显然,这个锅的底座刚好能嵌入桌面的凹陷之中。

待伙计们把锅架好后,慕容籍和刘明方才看清,桌上这口炊锅内已经盛了大量的底料、配料,以及一个特大的、七分熟的鲔鱼头。

紧接着,这几名伙计又去拿来一个装满高汤的大铜壶,一边给炊锅的底座点火,一边就把热汤兑入了锅中。

下面炉火一起,上面热汤一浇,那食材的鲜香之气瞬间就在屋内荡开。

慕容籍和刘明虽然也都是吃过见过的主,但此刻闻到这香味儿,也是不禁鼻孔放大、口中生津。

“二位,这锅先炖着,一会儿咱先吃别的菜,待喝上三五杯,中间这锅料的味道也就出来了。”孙亦谐说话间,便又有几名伙计先后端来了几盘精致的冷盘和温好的酒水。

那些冷盘里的菜,也都是鱼,除了铺在冰上、彰显刀工的生鱼片外, 其他几种鱼的做法和种类,慕容籍他们皆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当然了,这也正常, 以孙亦谐那穿越者的奇葩创意为基础, 再以苦学了《太和公秘传食谱》的袁方治的厨艺来实现的这些菜色,在这个世界上自然都是独一无二的。

想要镇住像慕容籍这样的人,就是得用这些“奇”的东西,毕竟“贵”的东西对方早已见怪不怪了。

长话短说,酒菜上了,三人便先吃喝了起来。

上过酒桌的都明白,酒桌上谈事儿,不先喝上几杯能谈么?

而当他们喝上几杯之后呢,薛推和唐维之便也回来了。

“少爷,我们来了。”薛推走到门前时禀道。

孙亦谐、慕容籍和刘明随即便都朝薛推看去,只见得,此时薛先生和唐维之二人正双双低头站在门口,两人的样子和离去时相比只有一个变化——他们的脖子上,各多了一条大金链子。

“孙兄,这是……”慕容籍不太明白,这是唱得哪出啊。

孙亦谐则是立刻给他解惑:“慕容兄这还看不出来吗?我让他们‘负金请罪’啊!”

“负……”慕容籍刚想把这四个字儿重复一遍,便意识到了什么。

他随即就在心中暗道:“这小子……金荆不分是吧……”

“慕容兄,你别跟我客气,你刚才说得对,这些下人,就是‘不教训一下不行’啊。”孙亦谐一边夹上一口菜吃,一边拿筷子尖儿指着门口那两位,“今儿只要你不发话,我就让他们一直‘负金’负下去,谁来劝都没用!”

“谁他妈会来劝啊?”慕容籍当时就在心里骂开了,“不就戴一金链子么?你戴到死去也没人管你啊!合着你姓孙的不单是文盲,还是一傻子呗?”

但是呢,稍稍冷静下来一些后,慕容籍又想到:“不对……若他真是傻子,怎么可能在生意场上做到那么大,又在江湖上闯出那番名声?别的不说……就说他这西湖雅座,从装饰布局、到人手菜色……这绝不是一个傻子老板能置办的,我看……他是在装傻。”

念及此处,慕容籍便也理解了薛推和唐维之二人的举动——说白了,孙亦谐这是舍不得用这两位使什么苦肉计,所以他就自己装傻,虚虚实实,想让对手自乱阵脚。

“呵……”一息过后,慕容籍喝了口酒,轻笑一声,“算了算了,都过去了,让他们摘了吧,戴着脖子不酸吗?”

他也是见过大阵仗的人,不想在这种事情上和对方浪费太多心眼儿,故轻描淡写地就将这篇儿揭了过去。

“慕容兄,真就这么算了?”没想到,孙亦谐并没有立刻下令,而是歪着头,朝慕容籍挤眉弄眼地又问了这么一句。

慕容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故叹息一声,有气无力地接道:“唉,当然是真的,再者……如今想来,纵然他们是有错,但我也有一点不对的地方嘛,当时火气上头,砸了孙兄的店面和招牌,我得赔偿你啊。”

“唷!慕容兄,这是哪里话?”孙亦谐道,“我的人有错在先,怎么能让你再破费呢?”

慕容籍听到这儿,心中暗道:“你他妈有完没完,差不多得了,这假惺惺的话再说下去我都腻歪。”

就这样,在一番虚伪的推诿过后,薛推和唐维之的大金链子也不用再戴了,两人退下后,慕容籍便答应择日会让人送上二百两纹银来赔偿孙亦谐。

或许有了解咱这本书里银两购买力的看官这时会说了,二百两是不是太多了?

但其实您仔细算算,除了酒楼的一二两层重新装修的钱和店员们的汤药费外,这西湖雅座还损失了从五月初一到今天为止的全部营业额呢,而且接下来这里也不是短时间内就能重新开张的……这么一算,二百两还是孙哥让了一步。

“慕容兄,我跟你说句心里话……”酒楼的赔偿谈完了,孙亦谐就准备转移到下一个话题,“我觉得咱俩还是有很多共同点的……你看,你我年纪相仿,都是替家里分忧,出来求财而已……只不过我在杭州算有点底子,而慕容兄你是初来乍到,再加上你刚来的时候我不在,所以难免会有点误会和摩擦,其实误会解开了就好。”

慕容籍一听:得,这是要说我坏了他的鱼市场和其他买卖的事儿了吧?

而孙亦谐也如对方所预期的一样,接着便道:“我今天把话摆在这里,只要慕容兄今后愿与我交好,大家一起挣钱,那前些日子里……我那鱼市口和其他买卖上发生的事儿,我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此言一出,就有点图穷匕见的意思了。

慕容籍借着喝酒的动作,心中疾思:“哼……‘一起挣钱’?瞧这意思,这小子是想跟我合作啊,你果然不是什么傻子,还精得很呐……知道傍上我们慕容家这棵大树,远比与我们为敌要明智。”

“哦……”慕容籍放下酒杯时,便开口道,“却不知,孙兄所说的‘交好’,是指什么呢?”

孙亦谐也喝了口酒,再道:“好说……我知道慕容兄想把欢弈阁开到杭州来,只是此地达官显贵甚多,势力也错综复杂,有很多琐事你暂时难以摆平……”他说着,伸出了三根手指,“我看不如这样,由莪出面,帮慕容兄选个风水宝地,并搞定所有的阻碍……包你三个月内就能开张。”

“那么……孙兄这样帮我,有什么条件吗?”慕容籍也是紧跟着孙哥的思路,抛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害~咱们好兄弟讲义气,还说什么条件呢?”孙亦谐先是脱口而出地来了句虚的,随即他就将话锋一转,接道,“不过嘛……若慕容兄的欢弈阁建成之后,能把赌场周边那些相关的买卖口儿……比如卖吃食的、卖酒的、还有当铺等等,都让给我来做……那兄弟我也算沾你点儿光是不是?”

慕容籍听到这里,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下了。

如果今天孙亦谐表现得过于聪明,或者过于愚蠢和疯狂,慕容籍都会觉得棘手,但眼下孙哥的表现,在慕容籍看来,就是“正正好好能被本少拿捏住”的那种水平。

慕容籍很清楚,“赌场周边其他买卖”的利润,虽不如赌场本身,但也同样很可观;孙亦谐作为一个商人兼地头蛇,会觊觎这一份利益,自是合情合理、无可厚非。

如果慕容籍抵死不让半分,那孙亦谐就会借着鱼市场和其他买卖被他冲击的事情继续做文章,等待他们的就是全面开战。

这一战,慕容籍纵使赢了,也不太可能把在杭州根基深厚的孙家彻底铲除,等他后续把欢弈阁开出来之后,也会不得安宁。

但如果慕容籍让出这块利益,和孙亦谐“交好”,那孙亦谐不但能在启动阶段帮他扫清很多障碍,今后欢弈阁的周边等于还长久拥有了孙家这个保护伞,能帮他们挡掉不少事。

这笔账算下来,是双赢。

慕容籍想通了这些后,便看向了身旁的刘明;刘明身为保镖兼谋士,自也能算清这些。

两人花了几秒交换了一下眼神,并相互点头示意了一番,慕容籍的底气也就到位了,于是,他立马就大笑起来,举杯冲孙亦谐道:“哈哈哈哈……好!孙兄是个爽快人,那我也交你这个朋友,你说的这事儿……我答应了。”

“好!那咱们一言为定!”孙亦谐也是面带笑容,顺势和对方干了一杯。

此后三人也是相谈甚欢,一盘盘精致的美食,伴着一壶壶美酒下肚,不知不觉他们就一直聊到了子时。

酒足饭饱后,早已放下戒备的慕容籍已有八成醉,就连刘明也喝了个半醉。

两人辞别了孙亦谐,便驾着马车,带着楼下那二十名已经饿了四个小时的精英打手回府去了。

在路上慕容籍还跟刘明吹呢:“你瞧少爷我是不是精明能干?一顿饭的功夫,就把这杭州孙亦谐收下当狗了。”

而刘明也是顺着少爷的意思拍了几句马屁。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知不觉便已回到了慕容籍居住的庄园。

这个庄园,是慕容籍来到杭州之后直接全款买下的,按现在的说法呢,算郊区,但因为当时“市中心”的范围也没多大,所以过来也不算太远。

刘明把醉醺醺的慕容籍搀下车时,他们手下的一名打手已经走到大门口去叫门。

但奇怪的是,那打手只是伸手一拍……庄园的大门,便被推开了。

“诶?”打手也觉得奇怪啊,这大半夜的,大门怎么虚掩着没关啊?

他正疑惑着呢,其身前的门已缓缓敞开,只见那门后的院落里一片漆黑,鸦雀无声,理应在附近值守的下人也不知所踪。

“怎么回事儿?”刘明这时已经扶着慕容籍走到近前。

那打手一听,立刻转头回道:“刘先生,不对劲儿啊,这大门没关,院儿里也没人,而且连盏灯都没给少爷留。”

“嗯?”这一瞬,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刘明心中迅速升腾,让他的酒意都散了大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我的性奴女校长小说.农村肉版老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