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老公忍不住了/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

2022-03-09 08:10:0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雷鸣般的军鼓声响起,整个大明西南地界也随着明军的军鼓陷入了战火当中。本着先礼后兵的一贯原则,朱變元将一众在自己封地内作威作福的土司都叫了过来,随即将朝廷的意思也一丝不

雷鸣般的军鼓声响起,整个大明西南地界也随着明军的军鼓陷入了战火当中。

本着先礼后兵的一贯原则,朱變元将一众在自己封地内作威作福的土司都叫了过来,随即将朝廷的意思也一丝不差的说了出来。

结果显而易见。

胆小怕事的当场就怂了,直接表明一切听朝廷的,朝廷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对此,朱變元非常满意,并决定让这些懂事的土司在改土归流后在新的政治体系里面分一杯羹,算是对他们识时务的奖励。

而那些聪明的则表示需要回去考虑考虑在做决定。

其实他们的想法朱變元也很清楚,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听朝廷的,这样说不过是拖词罢了,怕的是他们现在在这里被扣押下来,这才找了个借口想离开是非之地回去再做打算。

朱變元也没有拆穿他们,点了点头便说会议结束后便可以离去,这也让持这种想法的土司都松了一口气。

而最最愚蠢的就是剩下那些自大且无脑的莽夫这些家伙一听要分他们的地,削他们的权当场就直接表明了不乐意的态度,纷纷拍案而起破口大骂,说回去之后定然起兵反明,让朱變元和明庭后悔莫及!

他们这种暴躁的表现反而把那些聪明的土司给吓了一大跳,生怕被这些蠢货给连累的连自家都回不去就在这里被人砍了脑袋。

但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对于这种摆明了不愿意配合,还说出要造反之花的莽夫土司们,朱變元的表情却非常的淡然。

等他们骂够够,只是伸手指着帐外,语气平淡道:“既然不愿听从朝廷的安排,那便离开吧。

至于你们离开以后做什么,那都要你们自己承担责任,本督的话放在这里,改土归流,朝廷势在必行,任何胆敢阻挠者,物所谓言之不预!

现在你们给本督——滚!”

骤然一声爆喝,顿时吓的那些莽夫土司们双腿打颤,但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他们却也不愿意示弱,强忍着颤抖,脸色难看的一一走出了营帐,随即快速离去,向着自家而去。

而那些有点脑子的土司也紧随其后离开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朱變元与那些识时务的土司们把酒言欢,并把自己的想法说于了他们听。

这些本来以为接受了改土归流之后就要失去一切的土司们顿时大喜,个个喜笑颜开暗自感慨着自己的选择正确,第一波螃蟹的总能得到最大的好处。

待酒宴过后,这些识时务的土司各自散去,回去准备着配合朝廷的改土归流工作后,朱變元的帐后突然走出一名身着甲胄,一身英气的中年妇人。

妇人身后还跟着一身材高大的青年男子。

两人一出来,就听那青年出声问道:“朱总督,既然那些人不愿意听从朝廷的政策,摆明了要反抗了,您为何还要放他们离去,当场将他们拿下不是更好吗?”

还没等朱變元回答他的问题,他前方的中年妇人却出声呵斥道:“鳞儿休要胡说,总督大人这样做自然是有原因的,你说的那种做法那是土匪的做法,岂是堂堂大明的做法?

我大明即使要打,那也要光明正大的大,堂堂正正的打,岂能如那土匪一般只为利弊,这岂不是大失朝廷颜面?”

“哈哈哈,秦夫人说的对,祥鳞啊,多跟你母亲学学,我大明可是堂堂的天朝大国,行事当堂堂正正,哪怕是要打他们我们也要明白的告诉他们,然后用堂皇之师,堂堂正正的彻底碾压他们,让他们心服口服!”

青年听了两个长辈的解释后顿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不过没一会儿的功夫后却又兴致冲冲的道:“朱总督,此次出征可都让吾为先锋?

总督您可以放心,吾定然能打一个开门红给你,就那些无能的废物,在我面前不过都是些土鸡瓦狗罢了。”

妇人顿时再次呵斥出声:“鳞儿,住口!我等为将者岂可妄自请战?何人领先锋之职总督大人自有安排,岂能轮得到你来出声?”

“娘~”

马祥鳞无奈的叫了一声。

秦良玉却冷着脸道:“既在军中,便没有母子,叫本将秦司令!

自军制改革后,大明各地的军制都有了变动,像秦良玉原为大明石柱宣尉使,如今也成了一军司令。

“这……”

“末将知道了,秦旅长!”

马祥鳞无奈,只得叫声秦旅长。

一旁朱變元好笑的看着面前母子这一幕,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道:“好了秦夫人,令郎也是想要为国分忧罢了,你就不要责备他了。”

秦良玉这才点了点头将视线从马祥鳞身上挪来,这让马祥鳞立即用感激涕林的眼神看着朱變元。

朱變元也不在意,开始跟秦良心商量起此次大军出征之事。

双方商讨了很久,直至太阳西斜方才停下。

第二日,本来停止在一处的大军分成四份,分别由四个司令一级的将领带领着向着云广贵川四省进发,对于四省内所有不服王化的土司进行天降正义!

这一日起,整个大明西南燃起熊熊战火,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是朝廷主动挑起的,什么时候结束也是由朝廷决定。

在大军的推进下,一个个土司的人头被挂上了栏杆,一处处土地被收归国有,被朝廷早就准备好的官员一一分给当地的普通土人。

原本还对杀了他们头人恨之入骨的土人们,见自己居然被分了地,起初是有些不敢置信,随即便狂喜不已,再不对朝廷抱有敌意。

人总是趋利的,不外如是。

随着大军地毯式的一步步推进,西南地区的土司被吓住了,每省十几万的大军就跟碾死蝼蚁一样将他们碾压而过,让他们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

再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小伎俩都失去了作用,让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朝廷的大军推进,一处处原本被土司霸占的土地被分给了土人,一个个头人的头颅被挂上了栏杆。

他们怕了!

他们开始找人跟朝廷求饶,想要要开战前朝廷对那些识趣土司的待遇。

只不过,一切都已经晚了。

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便就是错过了,无论他们怎么哀求都已经没用了,大军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整个西南地界扫了个干干净净,并彻底让朝廷的政府机构在西南扎下了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老公忍不住了/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