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和保安在岗亭里做了/玉势含着嬷嬷调教女尊

2022-03-11 08:10:5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守城,特别是在两天的时间内,接连两次打退了清虏大军的强攻之后,杨振麾下再也没有一个人,对守住镇江堡的前景持有悲观的看法了。对此,杨振感到非常的欣慰。不过,杨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守城,特别是在两天的时间内,接连两次打退了清虏大军的强攻之后,杨振麾下再也没有一个人,对守住镇江堡的前景持有悲观的看法了。

对此,杨振感到非常的欣慰。

不过,杨振这次把他们叫过来,当然不是为了听他们说这些话的。

“行了,先静一静,本都督今天中午召集你们过来议事,是想集思广益,明确一下接下来我们的守城之策。”

杨振这么一发话,之前你一言我一语的热闹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都看着杨振,等待他的下文。

今天早上到中午,城外清虏大军的诡异的静默表现,也让他们都觉得有些蹊跷,觉得有点不太寻常,也早想听听杨振的想法了。

而杨振见众人安静下来后,也没让他们多等,立刻就进入了正题。

“你们各位也应该都感觉到了,从昨日入夜到今日中午,十来个时辰过去了,清虏那边异常的安静,这有点不太符合常理。

“方才有人问,清虏大军会不会就这么退了,也有人猜清虏伪帝黄台吉是不是在憋什么别的坏水或者别的大招,这个有没有可能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杨振停顿了一下,先是扫视了众人一圈,然后呵呵一笑,自问自答道:

“怎么说呢,你们这些猜测,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但是这种可能不大,尤其是对咱们收手撤兵,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你们想想,他黄台吉兴师动众,御驾亲征,结果呢,先是围城无果,然后两次强攻不下,损兵折将万余人,就这么打退堂鼓,退回盛京城去,他这个清虏伪帝,还干不干了?”

众人听见杨振说的这些话,虽然没人吱声,但是都在默默点头。

他们都知道清虏八旗内部的情况,可跟大明朝不一样,一直遵循强者为尊的规矩。

清虏伪帝黄台吉上一次御驾亲征的时候在军前中风偏瘫,据说已无人君模样,八旗内部已经是暗流涌动了。

若是这次他御驾亲征再一次损兵折将,大败而归,他还能够保得住他的什么狗屁大清国帝位了吗?

在场的众人倒是人人希望黄台吉就这么撤兵回去,然后静等八旗内部狗咬狗,上演一场内讧争位的大戏。

但是以清虏伪帝黄台吉的精明狡诈,估计他也不会看不出这一点来,若是不能在接下来的战事里面找回一点场子,挽回一点面子,他是肯定不会收手撤兵的。

而且,不是他黄台吉不想,而是他黄台吉不敢。

却说杨振看见众人点头不语,知道他们也清楚这其中的关联,于是接着说道:

“至于黄台吉接连两次强攻不下之后,会不会在憋着别的什么坏水?这个么,若是说他憋着继续大军围城,或者再次对咱们发动强攻的坏水,本都督认为短期内也没有可能。

“你们再想想,这几日来清虏伪帝为什么连续发兵猛攻咱们这座坚城?当然,其中有本都督诱杀尚可喜、范文程,故意激怒于他的原因,可是清虏之所以急于招降我等,给了本都督将计就计的机会,背后也必有缘故。”

说完了这些话,杨振往身后的圈椅里一靠,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继续把自己心里所想的东西一一说了出来。

“而这个背后的缘故,必是清虏大军围城已久,发现继续围困下去,不仅徒劳无功,而且难以为继。

“之所以说他徒劳无功,是因为我们的援军没来,清虏围城打援的谋划落空。之所以说他难以为继,则是因为他小十万大军云集此地每日消耗粮草无数,他的粮草将尽。”

“都督的意思是?”

杨振刚把自己的分析说出来,一直在捉摸城外清虏动向的李禄突然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但有没有完全问出自己的问题。

不过有了这么一问,也足以立刻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众人的目光先是转移到了李禄的身上,然后又顺着李禄的目光,转移到了杨振这里。

杨振见状,看了看安应昌,又看了看柳林,见他们皱着眉头无所觉的样子,干脆也就不再把自己的判断藏着掖着了。

当下,他呵呵一笑,略想了想,然后就对众人说道:“我的意思是,第一,清虏伪帝黄台吉决不会就这么收兵撤退,他也不敢就这么收兵撤退。第二,清虏伪帝黄台吉也不会在围城打援已经无望,两次强攻损兵折将的情况下,继续统率大军在这里饿着肚子围下去。”

说到这里,杨振停顿了一下,原本想着斟酌一下语言,再将自己最后的判断抛出来。

结果却没料到,他的话音刚落,李禄从旁边的座椅上突然站了起来,满脸喜色地抚掌大声说道:

“我明白了!都督的意思其实是说,昨日下午清虏大军再次攻城失利之后,清虏伪帝黄台吉很可能,很可能已经率领其营中主力兵马,趁着夜色过江东进去了!”

说完了这些话,李禄显然已经想通了什么事情,兴奋地看着杨振,不住地点着头,重复道:

“必是如此了!必是如此了!”

“是啊,都督,昨天夜里俞海潮派人来报,说朝人义州府城方向隐约传来炮声,仿佛有火光大起,当时卑职就在猜想,清虏兵马会不会见打不下镇江堡,就转而去打朝人的义州府城去了呢,现在看,当是如此了!”

李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之后,其他人中有的惊讶,有的恍然。

而这个时候,仇震海根据昨天晚上俞海潮报送的消息之中隐藏的蛛丝马迹,也做出了自己的推断,支持了李禄的看法。

整个镇江堡城的地势,是西北方地势高,东南方的地势低。

城东是鸭江主航道,同时城北和城南,也各有一条天然自西往东汇入鸭江的小河流。

这些鸭江小支流流域面积不大,此时也没有自己的名字,直到后来,过海北上的登莱移民多了,才渐渐被冠以几道沟几道沟的名字。

至于镇江堡城西的护城河,则是以前辽东的明军人工挖掘的贯通城北城南鸭江支流河沟的城防工事。

而护城河以西七八里的范围之内,则是一片相对比较平坦开阔的原野。

当然了,再往西就是高低起伏连绵不绝的辽东山地了。

镇江堡城就是处在这样一个地势环境之中,并且只在面朝鸭江主航道的东墙以及向西连接汤站、凤凰城的西面构筑了瓮城,设置了城门。

也正因此,这段时间以来,清虏大军虽然从东南西北四面将镇江堡团团围住,可是到了真正要强攻镇江堡的时候,他们也只能从西面的开阔地以及东面结冰的鸭江之上发起炮击和进攻了。

镇江堡北城墙处在一个小山包上,地势最高,清虏大军从那个方向攻城极其不便,因为要攻城的话,只能攀援而上爬坡仰攻。

至于城南,虽然处在江岸平坦开阔,可是其地势过低了一些,同时又是鸭江西岸几条小支流一起汇入主航道的河口地区,不仅沼泽遍地,而且沟壑纵横。

虽然到了十月底的时候,遍布的沟壑与沼泽早已经跟鸭江江面一样结了厚厚的坚冰,可是也不太适合大批马步军集结攻城。

所以,直到目前,在整个镇江堡城的攻守作战之中,黄台吉也没有将地势不利的镇江堡城北和城南,当成他们主攻的战场,只是派了兵马远远地掘壕筑垒,扎营下寨,围死了而已。

而兵力有所不足的杨振,看见清虏大军如此布置,他自己当然也不会将守城的主力放到镇江堡城的南北城头上了。

不过,在南北城头理应设置的守卫逻卒与瞭望手,却是该有的都有,一个也不能少。

特别是在地势最高的北城墙角楼上,仇震海特意从自己的队伍里以及俞海潮的队伍里,挑选了好些个隶属水师营的瞭望手日夜轮班,观察敌人的动向。

就是这些瞭望手们,之前率先发现了城西清虏重炮的移营行动。

同样也是这批瞭望手们,在昨天夜里注意到了朝人义州府城方向隐约传来的炮声以及夜里南下奔行的火把队伍。

此时此刻,说起这些水师营瞭望手们报告的消息,仇震海当然是信心十足。

当然了,在场的其他人听了他说的昨夜的消息以及他做出的判断,很快就都安静了下来。

因为他们都意识到,李禄和仇震海所说的,很可能就是唯一的真相。

可要是真的如此,清虏的主力兵马真的暂时放下了镇江堡城,去镇压江东朝人之前发起的反抗了,那么自己们应当作何应对呢?

自己们是应该出兵前去救援朝人呢,还是应该继续紧守镇江堡城听之任之呢?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和保安在岗亭里做了/玉势含着嬷嬷调教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