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炕上摸着老妇雪白肥臀*好翁息肉欲TXT下载

2022-03-14 08:07:2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朱棣一身轻薄的短衣穿在身上,人在院子里挥着一杆马槊此刻正操练的虎虎生风,不远处,站着两个小不点正看的起劲,还有一黑衣和尚面带微笑,独坐饮茶。一通练完,出了一身大汗的朱棣总算

朱棣一身轻薄的短衣穿在身上,人在院子里挥着一杆马槊此刻正操练的虎虎生风,不远处,站着两个小不点正看的起劲,还有一黑衣和尚面带微笑,独坐饮茶。

一通练完,出了一身大汗的朱棣总算是松展了筋骨,舒舒服服的扔下马槊,俩小不点都凑了过来。

“父王好棒。”

“学会了吗?”朱棣蹲下身,两只手搭在俩孩子的脑袋上,笑眯眯说:“学会了自己去玩吧,记住,只允许拿木制的,不能碰铁器。”

“是。”

朱高煦、朱高燧俩孩子纷纷点头应声,而后勾肩搭背的跑到府内的小校场开始挑兵刃,朱棣则一边擦着汗,一边走向那姚广孝。

“现在府里没个下人,真是不方便,连倒个水都得自己来。”

朱棣摁住姚广孝的手,自己给自己添了一杯茶,笑道:“昨晚上孤还进了一趟厨房,好嘛,差点呛死孤,没办法,赶忙花钱从外面的馆子里请来几个,这烟熏火燎的,万一要把王妃身子伤着孤可就罪莫大焉了。”

老和尚姚广孝也笑着附和:“这一时间确实难以适应。”

“孤听说,老二这次栽了。”

擦完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朱棣将手巾扔到一旁的凳子上,低声骂道:“老二一直不知道收敛,这么多年了还当父皇在位呢吗,也就是大哥仁义,换孤当皇帝,非砍了他脑袋以谢天下。”

“就这,也不轻啊。”姚广孝幽幽说道:“打断双腿,妻妾贬为奴婢,杀人又诛心。”

古代,为婢都不如为妓。

妓还要钱呢,婢连钱都不用给。

“田氏代齐的百年内,其下门客皆可入府奸乐,诞下之子皆为田氏,婢者,羞辱甚矣。”

朱棣摇了摇头,甚至有些唇亡齿寒的恐惧:“老二这一生算是彻底废了,生不如死啊。”

“只要那陈云甫还在,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姚广孝摆弄着茶盘上的茶具,蓦然笑道:“陛下也怕啊。”

朱棣嗯了一声:“大哥他把老二的妻妾赐给陈云甫做婢女,从此,宗亲诸王都将视陈云甫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不得好死。”

“所以,为了保全自己,陈云甫自斩了。”姚广孝笑道:“他当朝弹劾蓝玉,谁都知道他和蓝玉的关系很好,可这一次,他却不得不同蓝玉撕破脸,他不和武勋断关系,陛下就不会保他。”

“断的好啊。”朱棣点点头,亦笑道:“大哥是一定要留着陈云甫的,说实话,陈云甫确实有能力,大哥想开创盛世,离不开这位。

十年后,就算陈云甫致仕,大哥也会保护好他,毕竟得留着他给允炆保驾护航嘛。”

姚广孝深以为然的点头道:“陛下深谋远虑,已有七分太上皇的神武了,一举多得,不仅拿捏住了陈云甫,也拿捏住了殿下您。”

老大哥最近的所作所为,其实一直都是有迹可循,包括那日朱元璋和李善长二人聊天的过程中,话锋里已经点透了。

当时朱元璋感慨,朝中亲王武勋谁都承过陈云甫的情,表露出了一种对陈云甫权势滔天的担心,当时李善长回了一句。

说自己老迈昏聩,不然若是能和陈云甫同朝为臣,可为一件幸事。

结合上文两人之间的聊天,李善长这是在宽慰朱元璋。

我李善长当年在朝的时候和陈云甫一样,那时候是你朱元璋当皇帝,可到如今,我不还是老老实实在这莫愁湖行宫陪着你呢吗。

一代新人换旧人,陈云甫固然厉害,可是你儿子朱标也不是什么一般的帝王啊,他这一手赐奴,可把陈云甫给吃的死死的。

两人在谈话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皇宫里发生的所有事,就是因为知道了朱标的用意,所以朱元璋才任由着朱标如此惩罚,甚至打断朱樉的两条腿。

李善长附和着,说朱标这么做是忍痛而为,不然不足以使天下人警醒。

谁警醒呢。

不愿意废奴的人会警醒,陈云甫也会警醒。

朱元璋由衷感慨,朱标确实长大了,比他这个爹要聪明。

李善长捧了一句,是你这个当爹的教育的好。

不愧龙生龙。

朱元璋就此彻底放下心。

因为他不止生了一个儿子,也生了一个英明而雄猜的皇帝。

陈云甫不得不收下朱樉的妻妾做自己的婢女,让自己成为朱氏宗亲眼中的眼中钉、肉中刺,从此,必须要牢牢的依附着皇权才能生存。

他要为老朱家卖一辈子的命,不仅仅是朱标,还包括朱允炆。

只有皇权,能大过皇室宗族!

同样的,陈云甫十年后致仕也只是名退,转而进入幕后,继续替老朱家出谋划策。

因此可以说,朱标要把陈云甫牢牢的捆在自家的战车上。

他拿陈云甫当兄弟不假,可他也是朱允炆的父亲,为自己儿子将来的百年基业考虑这无可厚非。

只要把陈云甫牢牢攥住,朱标永远不会担心那些在外就藩的兄弟会有什么歪心思。

陈云甫就算为了自己的小命考虑,也不可能让任何一个藩王夺权成功!

推动废奴、控制陈云甫、震慑藩王,朱标这一手啊,是一石三鸟。

如此一说,陈云甫应该挺自豪的。

自己似乎在无形中成为了核威慑般的政治战略武器了?

天下公认嘛,陈云甫的脑子鬼精鬼精的。

深谙政治的老狐狸总是要比会打仗的武夫更难对付。

朱棣摇头一叹,言道:“是啊,去年父皇还警告孤,说孤千万不要和大哥作对,现在看来,孤哪里配和大哥作对,孤可不是大哥的对手。

陈云甫够精明了吧,不还是被逼着自斩,他开罪了蓝玉,甭管是真心还是迫不得已,都是表明一个态度,就此和蓝玉一系划清关系,他推出去的何止是一个蓝玉,还有冯胜、常茂等人。”

“冯胜的女婿是常茂、侄女婿是沐英,蓝玉又是常茂的亲舅舅,这一刀自斩,可是完全把自己变成孤臣了。”

朱棣伸手在桌面上敲了几下,沉吟道:“早晚都是要自斩的,总不能,让别人先发难吧。”

“殿下的意思是,齐德?”

“又不是大秘密了,早前老三就和孤说过,打算借这事做做文章,想着让老二去和齐德说说,结果没想到老二这个没用的玩意,事还没办成,就先把自己折了进去。”

姚广孝无奈摇头,不过开始自我安慰了一番:“倒也不算白白浪费,起码,逼着那陈云甫自斩了不是吗。”

“可惜没能扳倒他啊。”朱棣仰天一叹:“若是能再等两年,等到那允熥大了,借这个由头,就能一下子扳倒陈云甫,可惜啊可惜,让他提前躲了过去。

他这一番自斩,日后再想寻机会可就没那么容易了,这十年,咱们都别想抬头了。”

看到朱棣如此烦忧,姚广孝也只能怅然一叹。

此时此刻,面对如日中天的陈云甫,哪怕姚广孝再如何自诩自己学究天人,竟然也一时有一种无力的挫败感。

这个对手,可真的不好对付啊。

一想起陈云甫,姚广孝就总会不由自主想起那日佛堂相会。

怎么总感觉,自己好像被那陈云甫给看透了一般。

记得两人刚认识的时候,陈云甫还只是一小和尚,懵懵懂懂的极其呆滞啊。

更重要的一点,他既然早就看透了自己,为什么不杀自己呢?

以陈云甫现在的权势和地位,要自己一个和尚的命,朱棣是保不住的。

甚至说句不客气的话,朱棣,都不一定敢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炕上摸着老妇雪白肥臀*好翁息肉欲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