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睁开眼看着我进去^被鬼压床做了2小时

2022-03-21 08:13:0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收拾完献血角的一切,铃原明日香对着秋元红叶和近藤司说道。“咦?回去干嘛?”“拿些东西。”“那我也跟着......”近藤司话没说完,突然闭口不言了

收拾完献血角的一切,铃原明日香对着秋元红叶和近藤司说道。

“咦?回去干嘛?”

“拿些东西。”

“那我也跟着......”

近藤司话没说完,突然闭口不言了。

因为他想到等下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文艺部的教室,有个早已知晓的答案等待揭开。

“我可不想单独带一个变态到我家里去,我担心贞操不保。”铃原明日香撇了撇嘴,说道。

“喂!我才没那么饥渴啊!”近藤司大喊。

“变态都这么说。所以,秋元同学,看好这个变态哦。”说完,她转身便走。只是背影看起来稍显单薄。

“走吧,回教室。”秋元红叶朝着和铃原明日香相反的方向走去。

望着背向远离的两名少女,近藤司突然生出了一种,此刻自己正站在命运的分岔路口一般的感觉。

但,自己想要做的,便是把命运握在手中罢了。

于是,他朝着铃原明日香的方向大喊。

“铃原!你的时间,永远不会消失!”

铃原明日香的身体突然僵住。下一刻,她转过头,露出了似哭似笑的脸。“近藤,你真过分!”

少女再度转身,拼命往前跑。一直没有回头。

“过分啊,我一直知道。”近藤司低喃着,双手揣兜,跟上了秋元红叶。

从始至终,我的选择就没有变过。

推开文艺部的门, 看着熟悉的场景,近藤司生出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尽管, 实际上仅过了一天。

“愣着做什么!”秋元红叶说着, 一脚将他踹了进去。

近藤司转过身体, 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秋元小姐怎么稍微有些......

脑海的想法随着看到少女羞涩的表情后便消失不见了。一时间,近藤司维持着一个上半身扭着的怪异姿势没动。

直到秋元红叶关上了门。

落日的余晖穿过透明的玻璃, 为整个教室镶上了金红。连平时熟悉的长桌,椅子,书架, 柜子也变得如童话般梦幻起来。

当然,少女脸上,也染上了夕阳的颜色。

坐在各自的座位上,两人暂时没有开口。

阳光的色彩越来越红, 也越来越暗。

忽然,一只乌鸦飞到窗外,哆哆哆地啄着玻璃。

察觉到教室的两人并非蜡像,而是可以扭头的真人后,乌鸦被吓了一跳,连忙展开翅膀飞走了。

近藤司和秋元红叶看着乌鸦消失后,这才将视线投向彼此。

“秋元小姐, 到了约定的时间了呢。”

“是, 是喔。”秋元红叶应了一声,然后低下头, 支支吾吾地问道:“那,那个……可以反悔吗?”

“当然不行!绝对不行!这怎么能行!”近藤司慌忙站了起来。

“噗噗!”

少女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让近藤司反应过来,自己又被骗到了。他挠了挠头, 再度坐了回去。

笑了一会,秋元红叶咳嗽两声, 然后拿出了约定的盒子。“要打开咯?”

近藤司用力咽了口唾液, 然后点了点头。“好!”

秋元红叶按了下盒子上凸起的按钮。

咔哒!

盒子打开了!

那静静放置着的六面骰子晶莹剔透, 如同工艺品一般。

六个面,每个面都是六点。

“这是小时候爸爸送我的礼物, 因为我每次和他玩这个都输, 所以他送了我这个。于是,我每次都能赢了。”秋元红叶并未再掩饰自己早就定下的决定,而是和近藤司解释骰子的由来。

“这次, 依旧是你赢了。”近藤司轻声说道。

“不, 这次, 姑且算你赢了。但是,你还差得远呢。只是稍微稍微的有一点点的成功罢了。”秋元红叶将骰子收进盒子,然后没有看近藤司的眼睛,低着头小声说道。

少女一本正经强调程度的样子过于可爱,这让近藤司没忍住笑了起来。

“你,你笑什喵!”秋元红叶有些羞恼地说道。

“明明是秋元小姐赢了嘛!恋爱中,谁先动心谁就输。而我,从宇治川见你第一眼开始,就输彻底了。”

“果然是变态呢。见色起意,不是变态又是什么?”少女自言自语道。

“像秋元小姐这样,一点也不在意我的帅气,反而看到了我纯粹的本质。这点更让我喜欢。”

“你的本质就是变态构成的啊。脑子里全是变态成分!好恶心。”说着,秋元红叶用力搓了搓胳膊,仿佛在去掉恶心感似的。

实际上,只是为了掩饰害羞。

近藤司伸出食指竖起来摇了摇,说道:“秋元小姐,你错了。我脑子里没有一点变态成分。”

“那有什么?”随口问了一句,秋元红叶便后悔了。

“因为,我脑子里,只有秋元小姐一个人。”近藤司起身,双手按着桌子,弯着腰,对着秋元红叶认真说道。

“开始吧,时间不多。”秋元红叶站了起来,并未和近藤司继续争辩胜负和变态的话题。

总之,自己一直在输。

也会一直赢下去。

除非自己死掉。

站在教室的空地,近藤司想起第一次自己请求秋元红叶教土风舞时她用天地投将自己摔倒在地上的事情。然后, 他再次笑了起来。

“你再笑的话,我, 我不教了。”秋元红叶跺了跺脚, 有些羞怒。

近藤司一边摆手,一边解释:“抱歉, 只是想起那一次你把我摔倒的事情。”

听着他的解释,秋元红叶也跟着笑了起来,“是那次啊。无所不能的高中生,也就那点战斗力嘛。”

听着少女好似嘲讽,实则玩笑的话语,近藤司却表现的格外认真。“是呢。果然在秋元小姐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啊。”

“你再说奇怪的话,我真的会走哦。”

“抱歉。”

“倒,也不用道歉。”秋元红叶先是嘟囔了一句,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将羞涩的情绪放至一旁,然后伸出手说道:“开始吧。但是,可别故意做奇怪的事情哦。我会揍你的。”

“绝对不会的。”近藤司说着,并小心翼翼地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

“不要踩我的脚啊,笨蛋!”被踩了一脚的秋元红叶气鼓鼓地说道。

“抱歉!”近藤司连忙道歉。

......

“不许总是盯着我看!”秋元红叶有些生气地说道。

“哈?那我看哪里?”近藤司疑惑不解。

“谁管你要看哪里,总之不能看我这边。”

“好的,我明白了。”

......

“你一直扭着头难道不别扭吗?!”秋元红叶皱着眉头。

近藤司略带委屈地问道:“秋元小姐不是说不让看你吗?”

“我是说不要一直盯着啦!”少女嘟了嘟嘴,然后小声说道:“看自然是可以的,只是,别那么赤裸裸的盯着。眼神有点可怕......”

近藤司完全忽略了后面的话,他惊喜地问道:“咦?那就是说可以看?!”

“当然不行!”

“啊?”

“不,倒也不是说完全不行。”

“所以到底是什么程度呢?”近藤司疑惑地问道,但嘴角却忍不住扬了起来。

秋元红叶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突然睁大了眼睛,“近藤,你是故意的!”

既然被发觉了,近藤司索性不再掩饰。他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笑了。

“嘿嘿......”

秋元红叶生气地踩了他一脚,便想扭头就走。

近藤司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要做……”

还未说完。秋元红叶“呀”了一声,便被拉到了近藤司的怀里。

懵了半天,少女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紧张地问道:“……近……近藤?你……要……做,做什么?”

近藤难道要!!!!

不,不!应该不会吧!他不那样的人才对!

可是……可是……他现在在干嘛!

如果真是那样,怎么办啊啊啊啊!

“回礼。”

听着近藤司的话,不知为何,秋元红叶突然冷静了下来。

“呵?!回礼?难道就是指强迫把少女拉进怀里的这种变态之事吗?”

“不。是跳舞啊。你教我,我教你。公平合理。这就是回礼。”近藤司一边说着,一边牵起了她的手。

“我才不用你教……”少女嘟囔了一句,但并未推开他。

果然,近藤才不是那种人。

“总之,除了土风舞,你现在什么都不会。这样我才能把教你跳舞作为回礼。”说着,近藤司高举着她的手,“华尔兹。”

“竟敢对我用如此口气说话,近藤。你今天有点过分呢。”秋元红叶说着,身体顺从地在他的手下圆舞。

“偶尔,也让我过分一次吧。一次也好。”

近藤司虚揽着她的腰,脚步熟练地跟着她的舞步。

“仅限这一次哦。”秋元红叶小声说道。

余晖尽落,若隐若现的两人在文艺部的教室里悠扬而舞。

“秋元小姐。”

“嗯?”

“我喜欢你。”

“嗯。”

“太冷淡了吧。”

“我知道了?”

“为什么是疑问句啊!”

“因为次数太多了,都没有什么实感呢。”

“难道我做错了?”近藤司这样说着,连忙摇了摇头,“不对。喜欢一个人应该表达出来。而且我认为【喜欢】已经传递到了才对。如果没有,那么就是我努力的不够。”

两个人舞动的身躯突然静止。

在晦暗的房间中,近藤司的脸依稀可以看清。秋元红叶稍微抬头,注视着他蔚蓝色的眼睛,一时间有些失神。

“是,是呢。已经感受到了。”少女轻喃着,将羞红的脸藏入微光的傍晚。

“所以,请和我交往吧。秋元小姐。”近藤司紧握着她的手,询问的声音略带有期盼之意。

如同每次表白时一样。

但少女却没有如往常一样拒绝。她睁大眼睛,怔怔地抬着头,看着近藤司的眼睛,似乎被吸引住了。

近藤司察觉到了秋元红叶的异样。他低着头,看着让自己痴迷的脸,也怔怔的无语了。

两人的呼吸声越发的轻微,似乎都不想打断此时的旖旎。

距离越发的近了。

终于,少女带有甜味的吐息砸到了近藤司的鼻梁,也砸进了他的心脏。他的视线从少女的眼睛处下移,翻过精致的鼻梁,最终停留在她那小而饱满的唇上。

喘息中,秋元红叶富有光泽的樱唇微微张开,极具诱惑。近藤司的喉咙动了一下,然后他稍微歪了歪头,调整了姿势。

秋元红叶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睫不停地颤着,这表示少女此时十分紧张。

如果她睁开眼睛,只消轻轻喝止,近藤司便会停了。

但是,也许是太过紧张了,秋元红叶忘记了自己还有能制止近藤司的能力。

【叮咚!】

【您收到了一条消息!】

安静的幽暗房间,近藤司的手机提示音突然响起。

尽管音量不大,但任何动静都足以让思维混乱的秋元红叶清醒。

于是,少女慌忙推开了近藤司。

“刚刚只是受了黑暗效应,曝光效应和同质效应的影响,再加上刚刚一起跳了舞的原因,所以不小心愣了神。绝对,绝对绝对不许误会我已经喜欢你了!我还没有决定呢!真的,是真的!”

秋元红叶用极快的语速讲完了这样的话,然后便握紧双拳紧张地看着近藤司,希望从他口中听到如平时一样应和自己的话。甚至为了增强说服力,连说了两遍【是真的】来强调。

“所以,无论什么原因,秋元小姐说了,刚刚有被我吸引到,对吧?”近藤司上前两步,靠近秋元红叶,低着头与她对视。

“咦?啥喵?”秋元红叶慌张往后退了两步。

“是有的吧?”近藤司再度靠近,将她逼至桌角。

秋元红叶还想后退,身体却被身旁的椅子绊倒,失去了平衡。

“小心。”将惊慌失措的少女拉入怀中,近藤司才说出这样的话。

秋元红叶双手按着他的胸膛,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像失去了全身力气一样,完全推不开这个男人。但除了甜蜜之外,另一种害羞也影响着她。于是,秋元红叶一言不发。

不想承认喜欢他了。

不想承认她动心了。

不想这么轻易就……

少女红着眼眶,死死咬着嘴唇,害怕下意识说出难为情的话。

不要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

“抱歉!”近藤司松开了秋元红叶。

“欸?”

“只是想听到秋元小姐被我吸引了而已。哪怕只有一瞬间也好……”说着近藤司转过身,便要开门,“是我太着急,太贪心了……”

没走几步,近藤司的衣角被拉住了。

“就……只,只有刚刚一小会哦……”

少女羞涩的,发颤的声音,令近藤司的心神完全失守。

……

【近藤美咲:我现在和小香在一起,你们人呢?】

“走吧,她们已经到了。”近藤司拉开门,转身说道。

“嗯。”

两人并肩而行。

刚刚,到底是亲到了,还是没有呢?那若有若无的触感让近藤司有些疑惑。

如果刚刚自己能够再强硬些,是不是就得偿所愿了呢?想到被中途打断的亲吻,近藤司懊恼地想着。

不过,动作如果太大,秋元小姐会惊到的吧?而且今天,得到了答案,学会了土风舞,教了她华尔兹,还从她口中得到了回应。

这样,真是太好了。

思考着今日的种种,近藤司内心充满了欣喜。

……

刚刚到底是亲到了,还是没有呢?回忆着若有若无的触感,秋元红叶有些疑惑。

如果不是刚刚被美咲姐的消息惊醒,现在已经被他得偿所愿了吧?想到被中途打断的亲吻,秋元红叶十分庆幸。

不过,这个家伙,还真是小心翼翼怕伤害我呢。可是今天,给了他答案,教了他土风舞,和他跳了华尔兹,还没忍住稍稍给了他回应。

这样,真是太笨了。

思考着今日的种种,秋元红叶的内心无比羞涩。

“近藤,抱歉。”

听到秋元红叶的话,近藤司突然停下脚步。“怎么了?”

“篝火晚会,我不能和你跳土风舞。”低下头的少女,有些愧疚地说道。

有那么一刻,近藤司的思维消失了。但转瞬间,他便挤出笑容。“是,是嘛。我,我明白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睁开眼看着我进去^被鬼压床做了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