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女上男下特黄的小说*类似喷你一脸仙露水的小说

2022-03-22 08:07:1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 维尔福觉察到了唐格拉尔的目光,他目带试探地回望,然而唐格拉尔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又默默看向别处去了。
“谁来下一个?”帕兰问。

        

维尔福觉察到了唐格拉尔的目光,他目带试探地回望,然而唐格拉尔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又默默看向别处去了。


        

“谁来下一个?”帕兰问。

    
        

“我可以试试吗?”特里莎温声开口,举手问道。


        

“当然。”帕兰将摇铃传了过去,“不要忘记规则哦。”


        

特里莎笑了笑,她轻咳了一声,“当然了, 请各位听好:我的父亲,我的丈夫,我的儿子……在我依次失去他们之后,我才终于意识到,原来我真正爱的人, 只有自己……”


        

在烛光中, 特里莎的声音像是覆上了一层朦胧的雾气,这景象令人骤然想起迷雾中危险的海妖,总是用看似美丽的歌喉引诱航船偏离正常的轨迹。


        

“……试推理,发生了什么?”


        

唐格拉尔听得缩起了脖子,当场感到一阵不适——不管是特里莎这个人还是她的这个故事,都叫他浑身似泛起一阵寒意。


        

特里莎看向面如猪肝的唐格拉尔,“子爵先生要先猜一猜吗?”


        

唐格拉尔端起身前的酒,再次痛饮一口,“呵呵,不用了。”


        

……


        

有超自然现象。有人死亡。死于谋杀。


        

死亡地点不重要,死亡时间不重要,死亡方式既重要又不重要。


        

死者均身体残缺。缺失心脏。“我”是凶手。


        

然而,“我”并不憎恨死者,甚至,“我”爱着他们每一个人。


        

……


        

为了特里莎的这个故事,众人一口气猜了半个多小时,连有效提问只命中了寥寥数个。然而越是如此,游戏者越觉趣味, 司雷甚至取出了纸笔, 将若干个得到了明确肯定或否定的线索总结了下来。


        

正当众人陷入苦思时,特里莎又看向赫斯塔:“优莱卡呢?你有什么想法吗?”


        

赫斯塔目光微垂。


        

“……在这个故事中,有‘献祭’情节吗?”


        

特里莎目光微亮,“有的哦。”


        

司雷望着自己的笔记本,突然灵光闪现,“我可能明白了。”


        

特里莎笑了一声:“优莱卡呢,你刚才提出了关键线索,现在有答案了吗?”


        

“没有,我刚才就是随口一问,”赫斯塔抬手示意司雷,“……还是交给司雷警官来吧。”


        

特里莎看向司雷:“请。”


        

“我认为,故事中的主人公大概是为了得到什么东西,先后献祭了她父亲、丈夫和儿子,这里的献祭条件,估计就是什么‘献上你最爱之人的心脏’之类,但是在父亲、丈夫和儿子死后,主人公预期得到的东西并没有出现,所以最后她恍然大悟——她最爱的人并非死者中的任何一个,而是自己,是不是?”


        

特里莎鼓起了掌:“恭喜。”


        

谷薜


        

“这就是原故事吗?”司雷问,“那是为了得到什么呢?感觉还有挺多细节都不清晰。”


        

特里莎温声道:“原本的故事是:我在荒野遇见一位神祗,祂对我许诺:献上你最爱之人的心脏,我便可赐你永生,于是,我依次杀了我的父亲、丈夫和儿子,献上了他们的心脏,然而,神却告诉我,他们都不是我最爱之人,于是我便明了,我在世上的最爱之人就是自己——虽然有些细节是残缺的,但司雷警官大体都猜到了,这应当算成功解谜了吧?”


        

“算的,”帕兰认可地点了点头,“故事的重要节点全都猜出来了,我觉得算,其他人呢?”


        

随着众人的点头,管家将一块面包干放进了司雷的碗中。


        

众人开始复盘之前偏离答案的游戏原因,在一众嘈杂的争论声中,赫斯塔始终以余光观察着维尔福的脸。


        

公爵始终没有加入任何人的谈话,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目光涣散地望着前方。他的脸上浮现出与之前夜谈时相似的悲戚,脸色苍白憔悴,神情恍惚。


        

不多时,帕兰示意所有人安静下来,“开始下一轮游戏吧?谁来出题?”


        

赫斯塔主动举起了手,“我来。”


        

“好呢。”特里莎起身,将摇铃递给了赫斯塔。


        

每个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赫斯塔这儿,然而,赫斯塔接了铃铛后,却并不着急开口。


        

雨声,呼吸声,人们变换姿势时一点刺耳的座椅挪动……屋子里安静极了,仿佛时间都已经凝固下来,只有烛焰偶尔跳跃,连带着拨动众人投在身后的影子。


        

赫斯塔凝视着窗外的风雨,低声道:


        

“一开始是动物,然后是同类的尸体,接着是同类,最后是自己。


        

“试推理发生了什么。”


        

片刻的沉吟后,特里莎先举起了手:“……你的这个故事,也有‘献祭’情节吗?”


        

“对。”赫斯塔侧目,“有。”


        

远天忽然一道闪电,毫无征兆地将整个大厅映得惨白,维尔福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他骤然缩回了放在桌上的手,却不小心碰倒了盛酒的玻璃杯——


        

雷声与玻璃碎裂的声音同时响起。


        

赫斯塔看向维尔福:“公爵怎么了,没事吧?”


        

维尔福勉强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是雷声……这雷声,有点吓到我了。”


        

“把窗帘都拉起来!”唐格拉尔已经忍无可忍,他恼火地拍着桌子,“开灯!开灯!所有灯,都打开!”


        

管家很快转身将窗帘拉起,随着仆从们的动作,大厅中的灯也都尽数亮起。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女上男下特黄的小说*类似喷你一脸仙露水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