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小白嫩紧紧木耳p.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

2022-03-25 07:53:5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夏建一看,赶紧让欧阳雪放下饭盒出去。不过欧阳雪还算听话,她没有再执着,而是看了一眼夏建说:“我去换衣服,今晚我值班。”“哎呀!你赶紧去忙你的吧!我这里不用你管

夏建一看,赶紧让欧阳雪放下饭盒出去。不过欧阳雪还算听话,她没有再执着,而是看了一眼夏建说:“我去换衣服,今晚我值班。”

“哎呀!你赶紧去忙你的吧!我这里不用你管。明天早上记得把你们的院长叫过来,我有些事情想和他好好地谈谈。”

欧阳丽兰一脸的烦躁,感觉女儿在她身边,她心里很不舒服似的。

欧阳雪没有和她妈妈计较,而是叹了一口气,转身快步走了。

夏建走到了欧阳丽兰的身边,端起床头的饭盒说:“这病上了身,我们第一要心情愉悦,第二还得靠这食物来补充。阿姨是大医生,这个道理自然比我更加的明白。”

夏建这样一说,欧阳丽兰便有点不好意思的端起了饭盒。她长出了一口气说:“这人吃五谷杂粮生百病,我作为医生,还真是没有想到自己会生病。我就这一个女儿,看着她跑前跑后的,我这心里特不是滋味。”

“既然这样,那我们更应该配合她才对。现在你一边吃饭,一边听我说说你的身体状况。如果有些地方说错了,阿姨指点一下。”

夏建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欧阳丽兰端着饭盒把夏建打量了一眼,她冷冷的问道:“你也是医生?还是中医?”

“不是。你不要关心这个,现在最重要的是我说的对不对。如果我说的有点离谱,你立马让我闭嘴。”

欧阳丽兰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她端着饭盒冷冷一笑说:“既然你要说,那就说点有用的,如果你所说的内容欧阳雪都知道,那不算你的本事。”

“肯定不会。我说第一件事,你的这病应该是在二十多年前就有的,而且还是因为流产所致。确切的说,你做完药流之后,没有好好休养。在吃东西的时候发生了呕吐,应该是非常厉害的那种。就从哪次后,你的这病就有了。”

夏建说完,便静静的等着欧阳丽兰的反应。

让夏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欧阳丽兰忽然猛的把饭盒放在了床头柜子上,她一脸冰霜的问道:“你是谁?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欧阳雪的朋友,这件事没有人告诉我,我是通过号你的脉搏知道的。你是医生,应该相信我说的才对。“

夏建一脸的淡定,他非常认真的说道。

欧阳丽兰冷冷一笑说:“我不太相信中医,更不相信你比机器还要厉害。”

“那我再说一件事,你虽说五十岁了,但你的身体机能像年轻姑娘的一样,你并没有断经,而且就在今明两天会来。”

夏建的话音一落,欧阳丽兰的眼睛瞪的像鹅蛋。她的这些事情,还真是没有人知道。就连她最亲爱的女儿,她也从来没有告诉过。这两天心烦,还真与这月事有关系。

可性格刁钻的欧阳丽兰还是摇了摇头说:“你说的这些都对,但是你改变不了我。”

“我不想改变你什么,我只是想说,你的这病不用开刀,或许我能给你治好。”

“年轻人,就算是你为了讨好欧阳雪,但你不能夸这样的海口。另外,我们家也没有多少钱。更何况我也不想让欧阳雪替我花太多的钱治病。”

欧阳丽兰说着,有点生气的把头转到了一边。

夏建一看,他便呵呵一笑说:“你是个大医生不假,但是你这人太自私,只为自己着想,从来都不替你女儿想想。”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就没有替我女儿想了?”

欧阳丽兰终于火了,她拍着床头,一脸狰狞的大声吼叫道。

夏建冷笑一声说:“你生了病既不让开刀,也不相信中医,你这是为女儿着想吗?你这个死老太婆,还真以为自己很漂亮,其实你的这张脸很丑陋,就像踩扁了的一只烂鞋。”

“混蛋!你想干什么?你是想气死我吗?”

欧阳丽兰一辈子好强惯了,可以说是从来没有人敢顶撞她,更别说是用这么伤人的话来伤害他了。现在夏建搜肠刮肚的用这么难听的话骂她,欧阳丽兰真是气愤到了极点。

床上的所有东西全被欧阳丽兰搬着砸在了地上,可夏建的嘴上还在骂她,并且把她年轻时流产的事也说了出来。

随着一声怒吼,欧阳丽兰一头从床上栽了下来。这时,换好衣服的欧阳雪跑了进来,她的身后跟了好几位护士。

欧阳雪一看眼前的情景,她吃惊的喝问道:“你在干这什么夏建?”

“这个死老婆一心想死,你不要救她了,还是让她死了算了。”

欧阳丽兰当着女儿的面被夏建辱骂,她真的快被气死了。只见她双手抱在肚子上,气得在地上滚来滚去。

“你滚蛋夏建!你怎么能这样?”

欧阳雪大骂一声,便朝地上打滚的妈妈跑了过去。几个傻了眼的护士这才回过神来,他们一拥而上,帮着把地上的东西搬到了病床上。

夏建上前一步,他拉着欧阳雪的衣袖说:“别管她了,她不配有你这样优秀的女儿,还是让她去死吧!”

夏建的话音刚落,只见躺在欧阳雪怀里的欧阳丽兰猛地一张嘴,一口黑血便喷了出来。这可吓坏了众人,有个胆小的女护士都被吓的发出了尖叫。

也就在这个时候,丽康医院的赵院长带着两个助手跑了进来。他一看见夏建,脸色猛的一变,他不由得冷冷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赵院长!把他赶走,他想要我的命。”

躺在欧阳雪怀里的欧阳丽兰气息微弱的朝着赵院长说道。

夏建没有理会赵院长,而是一步上前便蹲在了欧阳雪身前,然后抓起了欧阳丽兰的一只手腕。欧阳丽兰挣扎着不让夏建给她号脉。

“你赶紧滚蛋!不然我喊保安上来了。哦!你在医院胡来,我完全可以报警。”

赵院长大声朝着夏建呵斥道。

夏建看了一眼欧阳雪说:“你相信我,你妈的病我已经治好了一半。”

“你说什么?你都想要我的命,你还......”毕竟是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小白嫩紧紧木耳p.肉伦云雨交融迎合下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