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h色鬼玩弄小说^把它放进去

2022-03-25 08:15:03【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富贵险中求,不冒风险,不付出代价,哪有什么机缘!”很快,青虚恢复了平静,看着秦子凌说道:“当然能不用两败俱伤,那肯定是最好的。”“所以,最好是我双手将

“富贵险中求,不冒风险,不付出代价,哪有什么机缘!”很快,青虚恢复了平静,看着秦子凌说道:“当然能不用两败俱伤,那肯定是最好的。”

“所以,最好是我双手将这次战墟禁地所得奉上对吗?”秦子凌面带不齿之色道。

“呵呵,你有这么强的实力,老道我再说这话就有点自欺欺人了。但你要我和靳大人放弃这次机缘也不可能,所以最好莫过于你将这次收获跟我们平分,如此也算是皆大欢喜。”青虚说道。

“没错,只要你肯跟我们平分,你杀莫冧之事,本官就此揭过。”靳塬说道。

“哈哈!”秦子凌闻言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然后突然脸色猛地一沉,看着靳塬道:“靳大人,我见过厚颜无耻旳,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的。”

靳塬闻言瞳孔猛地一缩,冷声道:“如此看来,你是准备跟我们不死不休了!”

“我连上古战墟禁地都敢闯,九死一生,又岂会怕了你们两个老家伙?不死不休便不死不休!”秦子凌一副豁出去的架势,道。

“这又何苦呢?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锐气太重啊!有时候,还是需要看清楚形势的。”青虚说道。

“修行本就是逆天之举,要勇猛精进,要不断斩杀一切凶险困难,又岂能动不动就委曲求全?青虚道长,你呀,一把年纪了,都还没成为大宗师,坏就坏在你少了一股子锐气啊!”秦子凌冷笑反驳道。

“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老道不跟你废话,且等老道灭了你这三头阴魂魔头,再扯烂你的嘴巴,看你还怎么胡说八道!”青虚被秦子凌一番话给反驳得火冒三丈,一头黑发都根根冲天而起,手掌一翻,已经多了一个绿色葫芦。

不过紧跟着,青虚脸皮狠狠抖动了几下,又把绿色葫芦收了起来。

这葫芦里装的正是他在封印口辛苦收集战魂炼制的乙木阴雷。

本来这乙木阴雷一旦炸开,战魂气浪瞬间爆发,如山呼海啸,千军万马般冲杀敌人,而且阴雷爆炸时,还能震荡人的心魂,可谓威力巨大。

所以愤怒中的青虚下意识就拿出了乙木阴雷。

结果等他拿出来,准备发飙时,突然意识到现在围攻他的是三尊阴魂魔头。

用乙木阴雷去炸它们,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啊!

“哈哈!青虚老儿,我看你不仅是年纪大了,少了锐气,而且还老糊涂了啊!”秦子凌见状毫不客气地嘲笑道。

青虚见秦子凌嘲笑他,脸皮抖动得更加厉害,厉声喝道:“靳大人,还愣着干什么?杀了他!快杀了他!”

厉喝中,青虚已经快速掐动法诀,法力像不要钱一般释放出去,青木玄针不断勾动天地草木灵力,凝聚成一根根参天巨木对着暗天等三尊阴魂魔头砸去。

“轰!轰!轰!”除了实力已经逼近中宗师的暗天还能勉强承受住几下参天巨木的轰击,其他两尊阴魂魔头基本上一下就被轰炸得三戟叉和手臂都炸了开来,然后再一下身子也炸了开来。

不过阴魂魔头的身体有质无形,可聚可散,强度本来就不能跟真正的宗师相比,被一下子轰炸开也正常。

阴魂魔头一被砸爆,滚滚阴魂黑雾转眼又凝聚成一尊魔头,依旧举着三戟叉朝青虚杀去,不过身体每一次的重新凝聚都变得淡薄了一些。

青虚见状,铁青着脸只管掐动法诀驱动青木玄针不断轰杀。

另外一边,靳塬见状脸色变了好几变,然后猛一咬牙,碧落玄刀再起惊人的碧光,一分为三分别朝秦子凌三人杀去。

秦子凌和祝慧芹见状也主动进攻,只管远远躲在猿大身后,祭放出青蛟剑和冰蛇剑,抵挡落下的碧落玄刀。

一场真正激烈的正面厮杀在太牢山深处展开。

大地开裂,成片成片的林木被摧毁。

时间在激烈的厮杀中悄然流逝。

青虚老儿实力确实强大,暗天三尊魔头围攻他一人,甚至暗天实力已经逼近中宗师,依旧只有被他轰爆,没有反攻的机会。

不过三大阴魂魔头是阴魂之身,正应了“阴魂不散”之说,青虚虽然不断轰爆它们,但却很难真正杀灭它们,依旧被它们缠绕着不得脱身。

另外一边,秦子凌的情况似乎并不妙。

他的脸色苍白,额头有点点冷汗冒出来,青蛟剑有时候施展起来,也给人凝滞不流畅的感觉,似乎他的真元力已经耗费过大,开始出现枯竭的迹象。

好几次,若不是猿大全力爆发,逼得靳塬收回一部分攻击秦子凌的法力,秦子凌就要挡不住劈落而下的碧落玄刀。

“哈哈!小子,你不是很猖狂,很有锐气吗?本官倒要看看你还能支持多久!”靳塬见状,吃瘪压抑了许久的他,忍不住猖狂大笑道。

“靳大人做的好!再加把劲,尽量把力道用在那小子身上。只要杀了他,什么金尸、魔头全都不值一提。”青虚也看到了靳塬那边的情况,不禁面露痛快之色。

“放心青虚兄!这小子快要灯油枯竭了!”靳塬说道,说话时气息有点粗重。

这一战,靳塬耗力自然也是巨大。

不过他是中宗师,可勾动天地之力相助,论持久力相对还是强许多。

秦子凌听着两人的对话,没再像先前一样跟他们针锋相对,而是沉着脸,额头的汗水落得更欢快,甚至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气息波动极为不稳。

“哈哈,小子何苦呢!还是束手就缚,本官一定给你一个痛快!”靳塬见状越发猖狂起来。

秦子凌依旧没有理他。

“只差一点了,最后一块颅骨了!”秦子凌咬紧牙关,一边继续操控着整个战局,一边继续调动气血劲力,不断涌入最后一块颅骨。

有升龙果相助,炼颅骨的进度虽然很快很顺利,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越到后面还是越难,越痛苦。

也就秦子凌神魂无比强大,方才能承受得住。

轰隆

突然秦子凌感觉大脑似乎一下子被轰开了一道口子一般。

这道口子上通泥丸宫。

一丝丝精纯的气血劲力,顺着这道口子缓缓流入泥丸宫,神魂得到了滋养,悄然在壮大。

以前炼骨初期,秦子凌练完最后一块颅骨时,其实也有这种感觉,但很细微,远没有这次那么强烈。

似乎这次开的口子大了许多。

除了似乎很大沟通了肉身跟泥丸宫之间的通道,秦子凌还感觉整个人的气血劲力也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

总体的数量没有变,但品质大变。

变得更精纯凝炼,跟神魂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当!”一声响,青蛟剑被碧落玄刀刀芒斩落与地。

“哈哈!小子去死!”靳塬见状放声狞笑,刀芒撕裂开空气,带起惊人的碧光,对着秦子凌当头落去。

刀芒转眼杀至,而秦子凌似乎还在发愣中,仿若已经完全不知所措。

祝慧芹脸色大变。

正在这时,秦子凌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诡异的冷笑。

手中乌光一闪,多了裂天刀。

“嘭!”一声巨响。

大地瞬间爬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秦子凌连人带刀冲天而起。

裂天刀只是轻轻在空中一划。

门板粗的碧绿刀芒瞬间如同豆腐一般被切成两半,然后化为点点绿光散去,而秦子凌的去势却丝毫没有减速。

几乎同时,跌落在地的青蛟剑跟着冲天而起,化为一条青蛟对着靳塬扑杀而去。

“你!”靳塬脸色大变。

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秦子凌此时气血之雄浑澎湃,达到了极为恐怖的程度,朝他冲杀而去时,就像一座巍峨高山朝他崩顶镇压而下一般。

靳塬疾退。

他刚疾退,便感到天地骤然黑下来,无数星辰对着他当头落下,又有无尽的恐怖、黑暗、窒息、绝望等负面情绪朝他潮涌而去,试图将他吞没。

饶是靳塬是中宗师,神魂精神强大,很难摇撼。

但此时秦子凌突然爆发,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他的心神难免大受震撼,出现破绽,这时秦子凌突然再施展神魂之道,瞬间就把这破绽越发放大。

靳塬心神终于真正动摇,被这异象和负面情绪所困住,疾退中停滞了一下。

高手过招,就这短暂的一下足够决定胜负。

更别说,秦子凌此时的实力再加上大猿,已经完全压制着耗力巨大的靳塬。

“刺啦!”一声。

靳塬堪堪躲过致命一击,但还是被裂天刀释放出来的锋利刀芒切割过右肩膀。

右臂齐肩被切下。

靳塬还是很厉害,虽然右臂齐肩被切下,疼痛无比,但碧落玄刀已经被他召回,在周身布下层层叠叠,密不透风的刀影刀芒。

“该死!”另外一边,青虚见状脸色大变,终于不敢再有非分之想,猛地发力,将三尊阴魂魔头砸爆,一团绿色气流猛地在他周身旋转,将他卷了起来,却是准备跑路。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h色鬼玩弄小说^把它放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