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办公室文啊*做完后下面疼了几天

2022-03-29 08:08:0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下面的人并不知道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城主跪下。大家都是一人手里一瓣瓜,吃也没吃明白。童让微笑着走到了城主的面前,蹲在了地上,看着面前的孙城主,“城主行此大

下面的人并不知道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看到城主跪下。

大家都是一人手里一瓣瓜,吃也没吃明白。

童让微笑着走到了城主的面前,蹲在了地上,看着面前的孙城主,“城主行此大礼是为何?”

“下臣……下臣没有勾结妖人!还请厂公明鉴!”城主颤声道。

“这我知道。”童让道,“包括昨夜为了除去那院落之中的妖人,赵空捕头还与知府大人拿了一百两银子这我也知道, 只是我有些奇怪,这知府大人每个月的俸禄也就三两五吊,怎么会有一百两银子这么多?”

知府大人早就绷不住了,当童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当即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厂公, 厂公饶命啊厂公,这都是……这都是下面的官员送的礼!”

一边说一边抽着自己的耳光, “下臣也是……也是迫不得已啊……这身在官场之中……下臣也是一时之间财迷了心窍,才才……才犯下这等过错,请厂公宽宏大量!请厂公留我一命!”

“啧啧啧。”童让仄了几声,“知府大人又何苦如此?身在官场身不由己,我童让去了那四方城,收受的银子也不少,这来了夜郎城不光是知府大人,连城主都给了我一些黄金,这档子事儿又有何错之有?”

“啊?”两个跪倒在地的大官同时一愣。

“送些银子,给些礼物,这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儿。”童让拍着城主的脸道,“这不就是些面子的事儿么?你给我童让面子,我便也给你们面子, 这百姓都在此,你说你们跪在这里,成什么样子?”

“啊……这……”二位大人对视了一眼, 连忙站了起来。

“这才对。”童让也跟着站起了身, “收了银子并不是大事儿,你们身居高位,培养一些自己的势力也是应该的,这都不是大事儿,对于我童让来说,更是芝麻谷子。”

二人看到童让这么说,立马躬身道谢,“多谢厂公宽宏!”

童让笑道,“不过妖人之事,确实是大事儿,在这样的大事面前,若是将这四人杀了寥寥交差就是各位大人的不对了。”

“厂公说的是。”此时二人早已经不敢再有托词。

“城主大人身上的妖气也并非是共妖而来,恐怕是有妖人藏于城主府中,与城主有交际,这才染上,并非是什么城主勾结妖人所至,我说的对么?”童让笑道。

“哎呀!”城主都哭了,红着眼睛说道,“厂公,我孙浩为官十几载,竟是第一次看到您这样明察秋毫的官,孙浩自愧不如!自惭形秽啊!”

“城主大人不必多礼,童让曾经也是人足下,当过小吏,做过百姓。”童让微笑道,“如今手握大权却知道民之不易,官之所难。二位听我一言如何?”

“厂公当讲!”二人道。

“此时便由我亲自调查,将这四人放了便是,若是真要查到什么事情,还请二位大人从旁协助,毕竟我童让外来之人,对着夜郎城也不禁了解,还是仰仗二位大人一个薄面,让我能够顺事顺利,可好?”童让谦卑作礼。

“厂公亲自出手,自然是再好不过,这夜郎城今日便可交到厂公手上,厂公说如何,便是如何。”城主道。

“嗯?”童让脸色又冷了下来,“天帝看人从不会有误,既然天帝让孙大人担任着夜郎城城主,便是要大人与城中百姓共生一处,你便是他们的父,知府大人便是他们的母,怎么可以轻易将这满城子女托付他人?”

“厂公教训的是!”城主满脸泪水道。

“我主调查此时,旁的事宜还要仰仗两位大人多多配合,若是有不便之处定要说出,我是来查妖的,并非是查各位大人,也不是查这满城百姓,各位大人也莫要将我为那草菅人命,贪赃枉法之徒。”童让拱手道,“我与你们情面,也望各位大人,能给我些薄面。”

“哎呀!厂公您这是哪里的话。”知府大人也哭了出来,红着眼眶道,“我整个夜郎城知府定然随时伴大人左右,原陪着大人此行!”

“好,那多谢知府大人了。”童让笑道,又指着一旁的那囚犯赵空道,“这可是知府大人的得力助手?”

“是……”知府大人低头道。

“那还不请捕头差爷立刻换上官服,随我查案?”童让问道。

赵空头都要磕烂了,大叫着,“多谢厂公,多谢厂公。”

一旁的城主拱手道,“大庆能有厂公此人物,真是天帝之威,天下之福啊!”

“多谢城主夸赞,我童让就收下了。”童让笑道,“请。”

“请!”

几人转身,走下了监斩台。

“这是真的假的?”

北落师门站在郑小蝶的肩头上,郑小蝶站在郑年的肩头上。

郑年摇了摇头,“不知道啊。”

“还有这么好的官儿?还是个宦官?宦官不都是坏蛋么?”郑小蝶跳了下来。

郑年一把抱住了她,“好不好,总会知道的,若是假的也藏不住。”

二人一猫正要走,忽然就听背后脚步匆匆。

“老爹!你看!”郑小蝶指了过去。

郑年皱着眉回头看去,黑灰色的飞鱼服正是天卫府的人,他们已将张不二团团围住。

“糟了!在这里抓到不二叔叔……”郑小蝶皱眉,正要冲出去,却被郑年拦住了,她大急道,“他的任务就是抓不二叔叔你忘了吗?在大雪原之上就是他将不二叔叔差点杀了,若非是那薛灵出手相助,现在就已经死了!”

“不急。”郑年按住了郑小蝶,眯着眼睛看过去。

张不二似乎刚要反抗,却被一人从身后喷洒出了什么药物,随后瘫软得摔倒在了地上。

几人架起张不二,走入了巷子之中。

“怎么办?”郑小蝶问道。

“跟上去。”郑年低声道。

二人身形迅速闪动,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那刚刚被释放的算命老头诡异的看向了那个郑年消失的巷子里,深吸了口气,“这个小子在做甚?”

于是也迈步跟了过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办公室文啊*做完后下面疼了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