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老师打催奶针当奶牛小说-很黄很色吸奶头的阅读

2022-03-31 08:01:2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杭之地最为秀美绝伦的景色,莫过于西湖。苏轼有诗赞曰: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柳永也曾有词: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苏杭之地最为秀美绝伦的景色,莫过于西湖。

苏轼有诗赞曰: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柳永也曾有词: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嬉嬉钓叟莲娃。

据说完颜亮看了柳永的《望海潮》后,欢喜不尽,遂起南下之心,要带兵去看看“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究竟是什么模样。

两国交兵自然不可能只是因为一首词,但西湖之秀,确实是绝世无双。

这天,西湖边上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俊朗中透着冷意, 轮廓好似刀削斧凿, 就像是米开朗琪罗精雕细琢,有一种大理石雕像的美感。

女的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双比天上的星辰还要闪亮,还要深邃的眼睛。

两个如此优秀的少男少女到了西湖,定然是要去看看西湖美景。。

此时已经是初冬时节,十里荷花早已凋谢,断桥残雪、三潭映月还是可以看到的。

可两人却无心观看西湖美景,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使命——找寻神石!

美景什么时候都可以看,若是因为贪玩误了大事,让神州大地遭受灾劫,那可就万死莫辞了。

雪缘小声问道:“吕宗主说,入口在雷l峰塔的顶层,咱们什么时候去?”

步惊云道:“不去!”

“不去?”

“咱们的目标不是取走神石,而是不让他人取走神石, 所以咱们不需要去那里,而是要把入口彻底毁掉。”

“你不想知道神石的秘密么?”

“不想。”

“据说那里还有白素贞之墓,记录着当初的一切纠葛, 很可能有关于步氏神族的事情。”

“没兴趣。”

“你可真是一根木头。”

“如果真的那样就好了,师父曾说过,呆若木鸡是浑然忘我的修行状态,很多老和尚修一辈子也修不到。”

“原来你会说长句子。”

“其实我看过纵横家的著作。”

“哦?”

“师父有两门很厉害的剑术,一为纵剑术,一为横剑术。”

“你并没有带兵刃。”

“我的剑还没有铸成。”

“什么剑?”

“绝世好剑!”

雪缘闻言翻了个白眼。

步惊云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沉默寡言,仅有的长句子不是和吕云澄相关,就是和霍步天相关。

偶尔还会提及聂风和断浪,只是提及的不多,就只有三五句。

谈情说爱卿卿我我,那是一点都没有的。

不是步惊云不体贴,而是他喜欢实际行动,不会讲甜言蜜语。

雪缘并非庸俗之辈,但毕竟年少,还是很期待情郎讲一些甜甜腻腻的甜言蜜语的。

“如果你是许仙,你会怎么做?”

“拿起神石,要么砸死法海,要么砸死自己。”

“还真符合你的性格。”

“面对困难,胆怯没有任何意义,也不要期待他人的仁慈,要鼓起勇气,奋力反抗。”

“吕宗主的仁慈呢?”

“他是我师父,那不叫仁慈,那叫做长辈的关爱。”

雪缘现在终于相信,步惊云看过纵横家的典籍,而且很可能看过名家的著作,否则也不能如此淡定的讲歪理。

“你知道如何破除机关么?”

“不知道。”

“那咱们怎么做?”

“机关是非常严密的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破坏一处就能破坏全部,我不会拆机关,但我会拆房子。”

“这是吕宗主说的?”

“这是我从书里看来的。”

“什么书?”

“师父写的《江湖常识》。”

步惊云从包袱中取出一本书,递给雪缘,道:“我昨天晚上刚刚看完,你可以拿去看。”

“我会好好研读的。”

“不要抱有太多期待,当成童话故事看就可以了。”

步惊云面上终于露出一丝表情,纠结的表情,对于自家师父的恶趣味,他也没什么办法。

《江湖常识》的内容不能说没用,只是太过于脑洞大开,有些地方甚至称得上是离经叛道,步惊云不觉得自己以后有机会使用这些经验。

当初寇仲徐子陵也是这种想法,后来就知道师父是多么的高瞻远瞩了。

以步惊云麻烦缠身的命数,想必会比寇仲徐子陵更先领悟到这一点。

两人扮做游客,去金山寺转了转,把周围的路都走的熟了,傍晚悄悄潜入雷l峰塔顶层,步惊云捏碎一块玉佩,一道剑气轰下,所有的机关入口都成了废墟。

法海在入口处布置了一个杀局,一不小心踏入,便会有七十二个数千斤的石球一同滚落。

原剧情中,聂风差点被石球砸死,还是以腿为钻头,钻入其中一个石球,用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存活了下来。

如此正好方便了步惊云。

落下去的碎石启动了机关,七十二個石球一同滚落,把入口牢牢地封堵。

想要进入其中,清理废墟就会耗费很长时间。

最绝的是,步惊云给金山寺捐了一笔香油钱,让他们重建雷l峰塔,把那些废墟彻底掩埋于塔底。

待到神将赶到西湖,废墟之上已经热火朝天的开工。

为了保证地基稳固,金山寺僧人请铁匠浇铸了铜汁铁液,又运来一大批巨石,哪怕是吕云澄,想要挖一个洞,也要费一番手脚。

如果是别处,还可以用摸金校尉的手段从边上挖洞进入,但此地不是山就是水,一边挖不动,一边没法挖。

神将查了两天,发现无法进入,也就无法取得神石,气的吱哇乱叫。

他想要神石,不是因为神的命令,而是想要以此弑神,取代神,然后迎娶雪缘。

拿不到神石也就罢了,紧跟着神将就发现,雪缘也在西湖,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二人颇为亲密的游览各地美景。

女神有了爱人,爱人不是我!

神将半黑半红的头发差点给气成了绿色的,当天晚上,趁着步惊云和雪缘在欣赏三潭映月,直接找上门来。

步惊云看着眼前这个身披火红色战袍,着灰黯如黑夜的金属战甲,头发左黑右红,眼中好似冒出火焰的男人,似乎有些呆滞的问道:“你是谁?”

“你……你不知道我是谁?”

神将闻言更是恼怒。

不是恼怒步惊云的态度,而是恼怒于雪缘没有提及过他。

事实上刚好相反,雪缘和步惊云提到过神将,只不过提及的实在太多,让步惊云早就想好了对策。

步惊云从来都不是只会狠打硬拼的莽夫,他非常擅长用智慧对付强敌,到了后期更是堪称本世界第一战术大师。

那一次次恐怖的战绩,除了战意的加持,还有就是合格的战术。

如今的步惊云虽然年少,但有吕云澄的《江湖指南》指点,已经想好了对付神将的方法。

看到神将愤怒的表情,步惊云仍旧面露疑惑,道:“我确实不认识你。”

“神姬,你没和他说过我么?”

“那个……没空!”

雪缘并不是一个很会说谎的人,好在有步惊云指点,只是四个字的台词,还不至于念错了。

说完,雪缘有些羞赧又有些甜蜜的低下头。

她因为说谎而感到害羞,又因为帮到了情郎而感到高兴,可在神将看来,这就是忙于卿卿我我,没工夫提及他这个煞风景的杀星。

神将本就不是什么好脾气,被女神如此无视,再也忍受不住,喝道:“步惊云,你惹龙惹虎也不该惹我,我忍屎忍尿也不会忍你,我要你死的好惨好惨好惨啊!”

话音未落,神将的重拳已经轰出。

神将修行的是白素贞创出的灭世魔身,年岁比步惊云和雪缘大了十岁。

如果是五十岁和六十岁,十年的差距不算什么,但十四岁和二十四岁,差距就很明显了。

只需再过五年,步惊云便绝对不惧神将,但此时他还不到十五岁,身体还未成长完全,天赋再怎么高深,也还只是潜力,而不是实力。

神将重拳轰来,步惊云并未以排云掌硬抗,而是从腰间弹出一把软剑,刺向神将的胸口。

灭世魔身带来近乎刀枪不入的防御力,神将对于刀砍剑刺并不畏惧,可这一剑他却非退不可!

他不想退,但他不得不退!

因为这一剑是——天外飞仙!

剑势如同白云般悠远高渺,和步惊云“云无常”的命格乃天作之合。

明月笼罩下,剑气变得更加诡异多变、迅捷凌厉。

神将刚刚后退半步,没想到步惊云这一剑的变化竟然是在出招之后,而不是出招之时。

宝剑刺出,剑势随之而变化,转瞬间从天外飞仙变成了西门吹雪的“一剑西来”!

西门吹雪的剑是必杀之剑,绝不容情,步惊云除了“云无常”命格,还有“不哭死神”命格,剑法和命格同样是天作之合。

以天外飞仙为变化,以一剑西来为攻杀,虽然功力处于劣势,但交手仅仅一招,已经占据了绝对主动。

寒光一闪,神将的盔甲被步惊云斩开一个口子,鲜血从创口汩汩流出。

“你弄疼我了,步惊云,我要吃掉你的脑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老师打催奶针当奶牛小说-很黄很色吸奶头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