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娇妻借朋友高H繁交h.嗯啊真粗bl纯肉总攻

2022-04-02 07:53:4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苏白去换水了,顺爷坐在椅子上,椅子是木头椅子,并没有加坐垫和靠垫,这样子对腰最好。老家伙把双手搭在膝盖上,来回搓,皱纹很多的脸上露出又猥琐又憨的笑容。夏江月浑身一颤, 来了,顺

苏白去换水了,顺爷坐在椅子上,椅子是木头椅子,并没有加坐垫和靠垫,这样子对腰最好。

老家伙把双手搭在膝盖上,来回搓,皱纹很多的脸上露出又猥琐又憨的笑容。

夏江月浑身一颤, 来了,顺爷经典卡组,每次把他们那几个成绩好的叫到办公室来耳提面命,都是这幅德行,初看觉得精神污染,看多了就觉得, 居然……还有点可爱的。

“你们好上了?”

“嗯……”

“好, 好啊,好上了就好。”

顺爷搓着膝盖,很高兴地念叨着,长辈并不反对晚辈谈恋爱,只是他们已经不是高中生,算不得早恋,闹出人命来也不用顺爷来负责,自然是支持的。

况且,高考之前顺爷就已经批评过她,以他的观点来看,夏江月这么搞是挺离谱的,但是她乐意,现在结果也好。

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是结果导向的,像苏白这种在高中不学无术的小东西,最后考了个985,那在学校的统计口径里就是学霸, 不管他当年同学们的记忆里,苏白是多么的颓, 均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趁着苏白没回来,夏江月紧张兮兮地叮嘱道:“老师, 您可千万别跟苏白说漏了嘴啊。”

“嗨,你担心什么,我嘴严着呢。”

“……”

顺爷如此保证,夏江月也不好说什么。

苏白扛着水桶回来了,很轻松的样子。

“给我们参观一下您新带的学生呗?”苏白提议。

“没啥好看的。”顺爷摆摆手,“这届我带国际班。都是些笨孩子,全班都没有水平赶得上你俩的。”

“?”苏白惊了,“您,带国际班啊?”

“我不能带国际班?”

“也不是不能,就是……”

苏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话说当年顺爷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占掉英语课讲数学,还总是宣称“高考英语,上限也就那样,学差不多就行了,数学可不一样,很多学生直到考试那一天都没摸到自己的上限”。

而所谓国际班,就是不参加高考的,高中读完直接申请国外的本科……顺爷总不能不让他们学英语吧?

俩人在办公室陪顺爷聊了会儿,下一节没课,就可以窝在办公室陪俩人,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件足以让苏白记很久的事情。

一个女老师,年纪绝对不超过是三十岁,敲门进来跟顺爷说,今天做的卷子没空讲,想用一下明天下午的数学连堂,最多占大半节课。

顺爷直接就答应了,没跟她吵什么。

那一刻苏白深切地意识到,在他们毕业后,曾经专横独断、极其强势的老班,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仔细观察的话,一些小细节也在变,比如顺爷喝水,他喝水向来是用不知道是不是从化学实验室顺来的大烧杯,烧杯里永远是凉水,可今天苏白看见了烧杯之上丝丝缕缕的热气。

“不对劲。”

苏白内心疑惑,在离开实验中学之前,去打听了一圈。

顺爷的作风,自然是跟语文组英语组那些女教师关系紧张,但苏白跟她们关系很好,女老师嘛,对于苏白这种长得好看嘴又甜的男生,是有优待的。

在苏白游走调查的时候,夏江月去看了琴房,她在这里练过一段时间,学校需要比赛或者表演的时候,偶尔会拉她来凑数,学校里艺术氛围实在是有限,夏哥这种已经算是水平高的了。

几个艺术生小妹妹在练琴,看到夏江月后,小声嘁嘁喳喳议论着,偷偷看过来的眼神,夹着羡慕。

看到她们,夏江月才意识到,最近半年自己跟陆羽宁厮混,衣品着实是进步了挺多。

艺术生是除了体育生之外最不爱穿校服的,又正是臭美的年纪,但跟夏江月对比起来,实在是两种生物。

“破案了!”

夏江月靠着窗台发了会儿呆,等到苏白一脸神秘地回到她身边。

“顺爷长瘤子了,打算带完这一届就彻底退休。”

“啊?!”夏江月有点慌神,“这么严重……”

“还好,早期,积极治疗配合良好的心态,很容易治好的。顺爷也不是没钱治病的人。”

这倒是。

顺爷自己是返聘老教师,每年带出几个名校生,学校都给发奖金,另外他女儿在京城工作,搞金融的,收入高的一批。

“等过几年,咱们看顺爷估计就得到京城了,那时候他女儿估计也要生娃,这老东西准想着去给看孩子的,顺便治病。”苏白有些感慨,“怪不得他现在躺平了,不争了,可能是看开了吧。”

“唔……还真有点不习惯啊,他居然被英语老师给占课了。”

“也有国际班的特色在里面,他们考的数学……最难的大概是读懂题面。”

去国外读本科的话,考的东西范围广,技巧性就比高考差很多。

这种情况下,英语是得下功夫学的。

苏白的英语就很烂,听说读写四个方面,也就读还行,这还是从小到大玩了很多国外大神制作的游戏mod培养出来的。

他高度怀疑,自己英语烂纯粹是白女士给遗传的,因为苏男士语言方面天赋极好,他跟苏白喝酒的时候总是吹自己,跟国外的教授们谈笑风生,学院里有什么需要涉外交流的,都是派他去。

夏江月得知顺爷长瘤子的消息,琢磨着要不要回去再问候一下,苏白说没必要,人家没跟你主动提,意思就是不想让你知道,咱就装不知道把,给老班留点面子。

天色渐浓,太阳落山了,疑似还要下雨,冬天下雨是最难顶的,又冷又湿,夏江月很讨厌。

于是他们在校门口的流动摊位买了蛋黄堡,打车回家了。

蛋黄堡刚出锅的时候烫,回家再吃刚好。

夏江月想起刚去宁海理工大的时候,跟苏白走丢的事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又有点小惆怅。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娇妻借朋友高H繁交h.嗯啊真粗bl纯肉总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