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护士裸体扒开大腿不遮盖图.岳双腿湿成一片第十章

2022-04-06 07:54:1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方敏也是爽利之人,既然决定答应白夜,也毫不啰嗦,立刻就冲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白夜高兴得眉开眼笑,“谢谢妈,你真好。”又转过头去冲外婆笑道:&ldquo

方敏也是爽利之人,既然决定答应白夜,也毫不啰嗦,立刻就冲她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好。”

白夜高兴得眉开眼笑,“谢谢妈,你真好。”又转过头去冲外婆笑道:“姥姥,我妈她不怪你了,你就放心吧!”

方敏妈百感交集,哽咽难言,只能又是点头,又是笑,又是流泪,又是羞愧,最多的还是感动。这个一出生就被她送人了的孩子,因她而没有享受过一天母亲的关爱,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却是为她的罪过求得原谅,真是令人想把她直揉进心窝里狠狠疼惜,有求必应,绝无二话。

方敏的性子是很理性的那种,虽然答应了白夜不再生老妈的气,但整件事情的过程和细节却一定要搞清楚,于是就冲沈月容问道:“这其中到底都有些什么曲折和阴差阳错?孩子又是怎么找到的?还有孩子这些年究竟是怎么过的?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全部都想知道,月容,拜托你都实实在在地说给我听听吧!放心,我已经答应不生气了,就算有多不顺耳的我也不会反悔,我只求真相,我也相信你绝不会骗我。”

“这是自然。”沈月容忙点头应道:“整个调查的过程我都全程参与了,你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给你一个最客观的答案,绝不会为了粉饰太平或美化某人而掩饰事实。你是孩子的亲妈,你有权力了解到最真实的情况,再作出自己的评判。”

“如此甚好,真不愧是我最好的朋友。”方敏欣慰笑道,抬手拍了拍床沿,“快坐下说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了。”接着又拉了拉白夜的手,对她宠溺笑道:“宝贝女儿,你也贴着妈坐。”

“好。”白夜虽然应着,但人还站在当地,另一只手仍拉着外婆不肯放开。

方敏何其聪明,马上看出白夜这是在为外婆找台阶下,心下不由得暗赞她机灵细致,于是就冲老妈说道:“妈,帮我把床头升高些吧,我想坐起来。”

听到方敏的吩咐,方敏妈如释重负,女儿主动跟自己搭话,说明是真心愿意原谅她了,喜得她赶紧小跑到床尾按动遥控器,嘴里忙不迭地答应道:“好好,我这就升,这就升起来。”

四人都坐定后,沈月容就开始跟方敏讲述事情的来龙去脉,从她和赵华军在李欣然的婚礼上遇到的白夜说起,接着是二人南下,她得知当年方敏艰难坚持生下了孩子,回去告知赵华军并责问时他的反应和一些解释,再接着是方敏妈背地里告知她当时把孩子送人的事情,然后又说她独自前去调查无果,只好将此事告知赵华军,之后二人如何去调查孩子的下落,已经赵家二老的态度,再后来就是赵华军和赵家二老如何给她筹集血样,随后说到通过血样匹配到白夜后,他们上门查问当年情节才确定了真实身份,最终他们又去大连找到白夜告知此事并与之相认。

整个过程和相关细节,沈月容全部娓娓道来,无一遗漏。但从头至尾,她都只客观陈述事实,只讲说了每个人的所言所为,从未附加个人的感情色彩,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褒贬评论。

方敏一直握着白夜的手,默默听完后对沈月容轻轻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说的很客观也很完整,谢谢你了月容,你奔波辛劳尽心尽力,而且我知道这其中肯定还有很多你付出的辛苦并没有说出来,对吧?”

沈月容眼圈泛红,拉住方敏的手摩挲着:“比起你受的苦痛,我做这点儿事情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要能看着你恢复健康,找回幸福,就算折去我二十年的寿我也……”

方敏急忙抬手去捂她的嘴,气急嗔怪道:“莫要乱说!”一阵剧烈喘息后接着才叹道:“我这辈子本该就此黯然结束,如今竟能睁着眼看到我的宝贝女儿她好好的还在,我真的可以含笑而终了,余下的愿望也只求你们三个我最最亲的人能一直好好的幸福下去就足矣了。”她顿了顿,又正色冲老妈说道:“妈,你现在就联系王律师赶快过来,我要立遗嘱,将我名下所有的财产都留给孩子。”

听她话里意思似乎并不求活,沈月容立马急了,出言阻止:“阿姨别听她的!”转而又对方敏急声相问:“方敏,你怎么能这样消沉啊?你完全有治愈的机会啊,干嘛要急着立遗嘱?你还有大半辈子的好日子要活啊!还有我表哥,他可是苦等了你这么多年啊!你不是说只要他能找回孩子就原谅他吗?你这样让他还活不活了?”

白夜也急了,语带哭腔一个劲的摇头道:“妈,我不要你的财产,我只要你健康快乐,你要是走了我就真的没有妈妈了,不行,不行……”

方敏见状很是动容,连忙安抚道:“乖女儿,妈妈不是要走,而是考虑到移植万一不成功所做的准备。你别伤心,妈妈之前确实是生无可恋,但见到你了之后就只想长长久久地活下去,一直陪着你。”

“真的吗?”白夜再次确认。

“真的!我发誓是真的。妈妈从来没像现在这般怕死过。”方敏认真答道。

白夜这才放下心来,沈月容也舒了口气,“这才像话嘛,吓死我了都,还以为你犯了拗劲儿要拒绝移植手术呢!”

方敏笑道:“怎么会呢,我不至于那般不知轻重吧?虽然移植手术免不了对她有些伤害,但好在是可以恢复的,只要我能活着,我一定会用我的所有余生来补偿她,宠着她。”

沈月容索性又问:“那我表哥呢?虽然刚才我一直忍着没为我表哥说话,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原谅他。”

方敏叹了口气,“赵华军既然帮我找回了孩子,我就与他恩怨两清了。”

“只这样怎么行呢?他可一直在等你呢!”沈月容见方敏神色冷淡不为所动,就冲白夜求援:“小夜,快,你妈最听你的,你快劝劝她重新接受你爸吧!”

见白夜表情很是纠结为难,方敏只得主动问道:“女儿自然是想帮爸爸求情是吧?你肯定也想让妈妈接受他对吗?”

大家都以为白夜肯定会点头,但她却呼了口气正色答道:“我不帮爸爸求情。因为有句话叫做: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感情的事只能由你们自己说了算,因为你们之间所经历的快乐与痛苦是我们局外人没法想象的,谁都无法感同身受,更不能替你们做出判断。我虽然希望父母团聚,但却不想为了自己而去勉强你们。不管妈你愿不愿意接受我爸,我都一样的爱你们,就如你们爱我一样,永远不会变。所以,妈,不要有任何负担,我只希望你能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决定。”

白夜这话一出,让在场的三位长辈都顿感释然并暗暗赞叹。多数孩子面对这种问题都只会按自己的意愿去要求父母不要分开,却极少会考虑到他们内心的情感和切身的感受。

方敏更是满心轻松与暖意,都说闺女是贴心的小棉袄,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有了真切的体会,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语带颤音:“我相信正是因为你真的很爱我,所以才会让我自由自在地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决定……”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护士裸体扒开大腿不遮盖图.岳双腿湿成一片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