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好爽/男阳茎进女阳道全过程小说

2022-04-07 08:11:0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迎着周靖一对煞气四溢的招子,胡教头吓破了胆,问什么说什么,生怕回答慢了,就送了小命。周靖问了几句,便基本弄清了邓指挥使五人的身份以及目前旳情况。‘怪不得这群官兵透着

迎着周靖一对煞气四溢的招子,胡教头吓破了胆,问什么说什么,生怕回答慢了,就送了小命。

周靖问了几句,便基本弄清了邓指挥使五人的身份以及目前旳情况。

‘怪不得这群官兵透着古怪,来的时机也不太对劲,原来是临时受命,让一群不同职务的非直系军官带府衙官兵来捉我……而且没想到这黄家、何家老太公今日跑去宴请知府了,所以都不在家中……”

周靖眉头微皱。

他心中念头飞转,突然开口道:

“两位兄弟,扒三套官兵衣服下来,我们换上。”

高云一愣:“哥哥,你要做什么?”

周靖将胡教头从地上拽起,拍了拍对方另一边完好的肩膀,沉声道:

“计划有变,我们绕路去一趟春雨楼,想来胡教头一定愿意带路。”

胡教头心胆一颤,急忙道:“好汉,你要做什么?!”

高云与方真也是面露惊色。

周靖面不改色,答道:“自然是去除掉黄家、何家的家主,他们若是活着,凭他们的人脉与手段,即便家中元气大伤,也可以勉强屹立不倒,还要从百姓身上讨回损失,日后盘剥更是变本加厉。若是不除去首脑,咱们打这两家的作用,便大打折扣了。”

“原来如此,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哥哥要杀知府呢。”

高云松一口气。

可才说完,高云便见到周靖默然盯着自己,不禁一愣,随即脸色微变,急道:

“哥哥,杀为富不仁的恶霸豪绅,和杀朝廷大官,是截然不同的罪行,这……这可是谋逆犯上!”

周靖摆了摆手,皱眉道:“我没讲杀知府,此去是杀两家家主,可难不成知府在那里,我等就要退避三舍?其他的到时再看吧。”

“那剩下的两家豪绅,我们还来得及上门吗?”方真忍不住问道。

“不好说,尽力而为吧。”

周靖摇头。

制订计划很难控制意外因素,之前无法预知何黄两家老太公行程,才有现在的情况。

形势有变则见机行事,他衡量之下,觉得对何家、黄家除恶务尽斩草除根,优先于找剩下两家的麻烦,先把在办的事情做彻底了。

而且计划中,铲除全部四大豪族只是最为理想的状况,办不到其实不妨事,量力而行便可。

这时,胡教头忍着痛,赶忙劝道:

“三位好汉,此计决然不成啊!即便伪装成官兵,之前被你们打散的兵士也认得你们的长相,三位不可能混进官兵之中。况且我并非此行统领,刚才跳墙跑掉的那个才是发号施令之人,我即便带三位出去,也没法号令外面官兵去别的地方……”

“哥哥,这鸟人说的却是有理,我等露了行藏,外头的官兵再不济事,也不会认错我等。”方真想了想,也是点头。

周靖摇头,沉声道:

“谁说我要混入官兵之中了,不需要这么麻烦。我们等会避开外面那群官兵,找个空隙溜走,不让官兵见到,接着就我们仨带着胡教头直奔春雨楼,与这群官兵分开行事。换上官兵服饰只是为了略作遮掩,骗过路人,即便百姓看见也不作怀疑,最多以为是几个溃兵,免得我们本来面目示人在途中生出波澜……带上胡教头,则是为了以防万一。”

“原来如此。”

高云和方真恍然。

他们刚刚还以为周靖想伪装后混进官兵之中,做潜行之事,心中不禁暗暗嘀咕过于冒险,此时才知并非如此,原来这么粗暴简单,不花哨,倒是有些可行性。

避开外面的官兵,没那么难——这黄府家产丰厚,又曾经低价强吞周边地皮,所以宅院占地颇广,外头那点数量的官兵,根本不足以包围整座黄府,多的是遗漏之处。

况且,四号使徒的地图雷达,能显示哪处有人哪处无人,避开耳目相当容易。

进府追击的官兵被打跑,护院仆役也望风而逃,此时周遭无人,三人迅速从地上尸首扒下官兵衣服,赶紧换上。

胡教头自然不情愿帮忙,若是做了此事,就算活下来也讨不了好,可眼下小命在别人手中握着,他不想就这么死了。

他只能暗暗祈祷,寄希望于赶到春雨楼时已经人去楼空。

没多久,三人便换好衣服,一身官兵打扮,还往脸上扑了尘土,乍一看不会被识破。

周靖循着地图雷达,寻了一处外面无人看守的后宅院墙,带着几人翻出去落在一处无人巷子中,接着便拽着胡教头,一路直奔春雨楼而去。

……

另一边。

邓指挥使好似屁股蛋子被火燎了一样,啪地一下蹿出院子,又手脚并用狼狈翻过好几面墙,这才逃出黄府回到街面上。

他匆忙与外头围府待命的官兵汇合,被众官兵簇拥拱卫起来,仍然手脚发软,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在邓指挥使看来,进府的官兵基本全军覆没,那胡教头也绝无幸理。

同行的五名军中高手,只有自己活着回来,要是反应慢了一步,被那个枪法了得的贼人再度缠住,不得不对上那催命阎罗,自己也要交待在里面了。

此刻在他眼里,黄府大门好似成了一张择人欲噬的巨口,里面便是龙潭虎穴。

——太他娘吓人了!

“邓大人,现在该怎么办?”旁边的官兵忍不住发问。

“……先撤走,等援兵。”

邓指挥使委实被周靖的身手吓到了,凭手里这点人马,他是打定主意不敢再对付周靖,甚至都不想追击了。

——要是惹得对方性起,先回头把他和这些官兵杀了再走,那就完逑了。

可是,就这么坐视不管,任由凶徒扬长而去,也实在不像话。

而且折了这些官兵与军中高手,若不解释一番,肯定要在知府心中落个办事不利的印象……

邓指挥使勉强平复情绪,心里一动,唤来旁边一个军官,肃然道:

“贼人武艺之高,简直非人哉,我这便回去禀报知府,请求调遣一营兵马入城捉贼,你在此处暂代我发号施令,别失了贼人行踪即可。”

这军官闻言,眼珠子一瞪,差点觉得邓指挥使在说胡话。

只为对付一个人,就要调一营兵马入城?你他娘疯了吧!

但邓指挥使不给他反对的机会,把指挥权一塞,接着迫不及待扭头就走,直奔春雨楼。

这军官无奈,只好临阵受命。

……

春雨楼。

又一个打探消息的官差赶了回来,这是第三次向知府禀报事情进展了。

“知府大人,不好了,黄府也被陈封恶贼打破,护院家丁尽数逃散,黄家中人死伤惨重。邓指挥使虽然带兵赶到,却败于贼徒之手,折了许多官兵,让那恶贼逃离黄府,眼下那贼人又不知所踪了……”

林知府差点气炸了肺,脸色铁青,恼怒道:

“这邓直是干什么吃的,简直枉为马军指挥使,连一个强人都捉不住,要他何用!”

他在这边发火,而另一边的黄老爷,已经同样瘫坐在座位上,面如死灰失魂落魄,与何老爷变成了同款表情。

“我黄家为何会遭逢此劫……”

黄老爷痛苦呻吟。

他们在州府经营了好几代家业,搜刮大量财富用于扩张与垄断,才慢慢成为盘踞当地的豪族,开枝散叶……可如今却一朝丧尽,他心头滴血,愤恨欲狂。

听到黄家也是一样的遭遇,何老爷虽然知道很不应该,但本能还是觉得好受多了……至少不是只有自己倒了血霉。

当然,何老爷的怒火不会因此消减,他咬牙切齿,嘶哑道:

“必须凌迟处死这陈封,才能消我心头之恨,知府大人,你可一定要为莪等草民做主啊……”

林知府蹙眉,故作义正辞严开口:

“二位放心,本知府岂会容忍这等恶徒逍遥法外?今日哪怕是封城搜捕,也要将他捉拿归案!”

他平素没少收四大豪族的好处,现在也不好随意离开,于是便留在这里,将此处当作临时指挥所,在两位老爷面前展现出自己对此事的重视。

林知府安抚了两人几句,这才回头看向报信的官差,喝道:

“你回去告诉邓直,他若是捉不住那陈封,本官定要治他一个渎职之罪,剥了他马军指挥使的官职!”

“卑职这便去说。”

传令的官差急忙应下,就要扭头出发。

但在这时,有另一个官差上楼,来到房间门口,躬身拱手道:

“知府大人,跟着邓指挥使一同去讨贼的胡教头回来了,他受了伤,带着两个溃兵,说他们有急事禀报。”

闻言,林知府有点意外,但也不疑有他,挥手道:

“让他上来叙话。”

这名官差得令,立马下楼。

没过一会,他便带着胡教头与两名模样狼狈的官兵来到房间。

林知府打量胡教头,见他一边手臂软软耷拉着,不禁皱了皱眉,也没心情出言体恤,直接道:

“你不去讨贼,却回来找我,究竟有什么急事要禀报?可是事关那恶贼陈封的消息?”

胡教头嘴唇发白,嗫嚅着不敢开口。

林知府见状,既是不解,又是不耐,正要喝令这人别耽搁功夫。

然而下一刻,胡教头身边的两个官兵,却齐齐脱了头上的皮笠,露出各自的面孔。

却是周靖与方真。

“你便是与本地豪族勾结害人的鸟知府?”

周靖上前一步,瞅向林知府,啧了一声。

林知府一愣,仔细打量这魁伟凶横的大汉,不禁心头一跳,顿生不妙。

“你不是官府差役,你是什么人?!”

“哈!你不是要捉我吗,爷爷在你面前,你却认不出了?”

周靖嘴角一咧。

林知府登时心头剧震,失声道:“你就是陈封?!”

话音落下,一旁的官差和护卫都脸色大变,急忙要拔刀。

然而方真早有准备,铁头棍连环劈落,啪啪几下便将旁边的护卫全部打杀。

但打斗的动静也惊动了楼下。

踏踏踏……

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更多官兵匆忙冲上楼,他们都是随知府赴宴的护卫,分布在春雨楼四周,人数并不多。

适才由于胡教头带路,周靖与方真并没有与他们产生冲突。

“我去拦住他们。”

方真二话不说,跑去守住楼梯,铁头棍翻舞,将一个个官兵打了下去。

与此同时,楼下突然响起一阵惨叫声。

特地埋伏在楼外的高云,持枪冲进门,专找一起赴宴的何、黄两家亲族动手。

里外夹击,立马打了楼中官兵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周靖特地的安排,照顾到高云的意思,不用他上来见朝廷官员,而是让高云埋伏在楼外,伺机而动——等这里一乱,便堵门开杀,防止楼中的何黄两家亲族逃走。

“完了……”胡教头见状,心中满是苦涩,明白自己在朝廷混不下去了。

即便没有他,这群本领高强的贼徒一样可以打进春雨楼,正因如此,他为了活命,才不得不一直配合。

私带贼人来到知府面前,日后能捞个不死流放都算烧了高香了。

若不想受到刑罚,胡教头心知除了落草为寇一条路走到黑以外,几乎没别的选择了,是以他此时缩在一边,压根没有插嘴阻止的打算,只希望现在没人注意他。

“杀人啦!杀人啦!”

这时,春雨楼外的街道上,响起一片惊慌的叫声,附近的百姓都注意到这里的变故,慌张奔走。

听着楼下的厮杀动静,林知府脸色数变。

但他还是沉住了气,心里并不相信,这群贼人敢拿他这个朝廷命官怎么样。

“陈封,你专程来见本官,可是想为自己求情脱罪?”

林知府沉声开口,自以为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周靖却是嗤了一声:“少自作多情了,爷爷不是来找你个狗官的。”

说完,他不顾脸色陡然难看的林知府,而是转头看向旁边满脸惊骇的何老爷与黄老爷,缓缓道:

“二位,上路吧?”

闻言,何老爷脸色陡然涨红,豁然站起,指着周靖愤恨怒吼:

“你这恶贼,我何家可曾得罪于你?你凭什么害我何家!”

周靖看着他,没有回答。

他只是提着长枪,一步步走近。

见状,何老爷涌起的怒气,霎时间消散一空,只剩满腔的惊慌恐惧,他想要夺路而逃,但双股战战不听使唤。

他冷汗直流,慌张连叫:

“别、别动手!我有的是钱财,你想要什么,你说出来,我一定办到!你说啊!你一定想要什么东西,你别不开口,你说啊!我什么都能给你!”

他脸色扭曲狰狞,状若疯癫,全然失态。

周靖无动于衷,抬手扼住何老爷的脖子,微微用力。

咔吧!

一声脆响。

何老爷脑袋一歪,没了动静。

周靖松手,任他扑通倒地,面无表情:

“下去慢慢想吧。”

就在这时,黄老爷啊的大叫一声,突然爆发出力气,朝着窗子发足狂奔,竟是想要跳窗逃跑。

然而他刚跑到窗前,忽然后背一痛,整个人僵住了。

黄老爷愣愣低头,一眼便看到胸口透出一截染血的枪尖。

噗!

下一刻,枪尖被抽了回去。

黄老爷的身子晃了晃,下意识往前一倾,立马从窗户一头栽了下去,砰地一声摔在街上,没了生息。

周靖这才转头看向林知府。

林知府看他连杀两人,心头狂跳,但面上仍尽力维持着镇定的表情。

他仍然不相信周靖敢拿他怎么样。

虽然心里有点慌,但自己身为朝廷命官,身份何等尊贵?岂能在这等草莽面前失了气度。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两根粗大一前一后好深好爽/男阳茎进女阳道全过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