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宾馆强推刚结婚的少妇*求子寺庙和尚播种一次就种

2022-04-09 08:06:5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许是排除了身体里的多余杂质,身体又恢复了最佳的活力。第二天早上起来,夏泽凯就感觉浑身舒坦,精神头旺盛,他早早的就来到公司。围着公司外围正在溜达着,忽然发现大门口停下了一辆

许是排除了身体里的多余杂质,身体又恢复了最佳的活力。

第二天早上起来,夏泽凯就感觉浑身舒坦,精神头旺盛,他早早的就来到公司。

围着公司外围正在溜达着,忽然发现大门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穿着一条素色长裙的黄樱从车里出来了。

夏泽凯习惯性的摆手要和黄樱打了个招呼, 仔细一看才发现黄樱面色很难看。

“黄总,发生什么事了?”夏泽凯问她。

黄樱刚刚都处在失神状态中,这会儿回过神来了才发现了夏泽凯,她赶紧喊道:“老板。”

“黄总,瞧瞧你的黑眼圈都出来了,一夜没休息啊?”夏泽凯越看越觉得奇怪。

黄樱眼睛里全是红色分叉的血丝,脸上带着凄苦的表情。

“没…没事。”黄樱有点反应迟钝的说道。

她不大想把家里的事抖落出来。

夏泽凯不信,都这样了, 还说没事,这女人有时候就是嘴硬。

“走走?”他指着工厂问道。

黄樱原本想拒绝的,可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起初黄樱一直沉默,不大想说话的样子,但夏泽凯叨叨不休,说了些公司的发展思路,又说了点家里两个宝贝疙瘩的乐子,黄樱好像被感染了,心情也好了许多。

她主动说道:“老板,我想问个问题。”

“你说说看,我要是知道就回答你。”二人走到一棵大树下边,树头很大, 遮住了一大片阳光,在地上呈现出斑斑点点的阴影。

“我以前在家里带孩子, 我老公一个人上班, 他是理工大的老师, 收入属于不上不下的水平, 但是家里有个什么大额开支的话,还是比较困难。”

“等我儿子慢慢长大了以后,我就想着赚点钱补贴家用,就来咱们公司上班了,谁知道我设计的马桶那么畅销,老板你给我开了那么高的工资,我们家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观,家里也有存款了,我以为这是好事,可谁知道我老公一直以来因为我的工资高,在心里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这事还怨我给你开的工资太高了,要不然我给你减点?”

夏泽凯听明白了,他都无力吐槽了,微微皱眉,说道:“这么说你老公还是個大男子主义的啊!”

黄樱想反驳,可思来想去,却发现夏泽凯的这个用词非常准确。

以前她没上班的时候,家里就她老公一个人挣钱,他在家里就有点‘我挣钱给你们花,我就是理’的这种感觉, 可表现的也不是很明显,谁知道现在就变样了。

“老板看得起,给我升职了,我原本想着回家给我老公说这个事,让他也高兴一下,哪知道又给了他压力!”

“我们俩昨天晚上聊了很久,他从来没有说过那么多话,而且他宁可相信‘传闻谣言’,也不相信我说的话。”黄樱说到后来,心里头越发苦闷了。

女人感性,她眼睛里都开始往外淌泪了,夏泽凯慌了手脚,好歹在兜里还装着个随时给闺女擦灰尘、鼻涕用的绵柔纸,他递给了黄樱:“黄总,那你们最后没谈拢?”

黄樱点头了,夏泽凯就知道是这样。

这就成了女强男弱的狗血剧了,要是男的看得开,心胸宽广的话,这事其实不是个事,可现在看来,黄樱她老公心坎很小啊。

“那黄总你是怎么打算的?”夏泽凯问她。

黄樱愣了一会儿,才说道:“按照我老公的意思,他是不想让我在这里干了,想让我重新找份普通的工作,可……”

话还没说完,夏泽凯就直接抢断了她剩下的话,说道“开玩笑,这怎么行,这根本就不是一份工作的事,黄总你有能力,到哪里都会出人头地,早会还会混出个杨来,难不成你为了家庭就必须压制自己,找一份扫大街的工作,他才满意?”

“瞎扯淡!”夏泽凯从来没想过还有这样的男人。

这是控制欲有多强?

觉得他老婆挣得多了,职位高了,就控制不住了?

脑袋里转着这个念头,夏泽凯客观的说道:“黄总,我不评价伱们之间的感情,但是我站在一个第三者的角度上客观评价一下,你是一个个体,你得有自己的想法,总不能事事都依着你老公吧。”

话是这么说,可感情的事谁能说得清楚。

黄樱把淤积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以后,她心里倒是舒坦多了,脸上的凄苦表情也慢慢的化开了,还有了点笑容,她说:“老板,我没事了,随缘吧,他能想开就想开,想不开也得想开,我先回去工作了。”

“工作的事不着急,你也可以先弄休息一天。”夏泽凯提醒她。

黄樱最后还是摇头,说道:“不打紧,还有几份设计图没定稿,我先回去看看了。”

“这男人真是扯淡!”看着黄樱走远了,夏泽凯才吐槽了一句。

……

家里,罗希云今天没去上班,她在家里陪着丫头和桐桐玩,看到妈妈后,两小一直围着她来回打转。

“妈妈,我可高兴了,你能陪我玩了。”丫头笑嘻嘻的说道。

她扑到妈妈身上,抬头看一眼,再看一眼,生怕这是假象。

桐桐嗷嗷的大声叫喊:“妈妈,咱们玩捉迷藏的游戏吧。”

“怎么玩?”罗希云问他。

丫头听到妹妹要玩捉迷藏的游戏,她也高兴了,说道:“我也要玩。”

桐桐说:“我和姐姐藏,妈妈你闭着眼睛数10个数,然后找我们。”

“好吧!”罗希云闲着也是闲着,玩什么游戏都一样。

可让罗希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数完了10个数,要开始找丫头和桐桐的时候,桐桐就在她旁边不远处的一棵树后边藏着,问题是那棵树也不粗啊,连她半边身子都藏不住,是什么鬼?

丫头藏到了院子里另外一把躺椅后边去了,半个屁股漏在外边,让人无语了。

“你们俩藏好了吗?”罗希云装作没看见,问了一声。

谁知道小姐妹俩一前一后说道:“妈妈,我藏好了。”

“妈妈,我也藏好了,你快点找吧!”

“嘻嘻,你找不到我。”丫头贼笑着说道。

她成功的把罗希云给逗乐了,没急着找,先抱腹无声的笑了一阵,笑的她肚子疼了,这才扭头站起来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哎呦,都藏哪里去了,怎么藏得这么严实,我都找不到呐!”罗希云强行‘降智’,让自己当了一回‘睁眼瞎’。

没办法,这么幼稚的游戏,可丫头和桐桐还玩的挺入迷,罗希云寻思,你们俩好歹走点心。

别墅里那么大,房间那么多,你们随便找一间藏进去也行啊,偏偏就藏在我眼皮子底下,这是看不起谁?

她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还装模作样的喊着:“在哪里啊,哎呦,怎么就找不到,藏得可真严实!”

她得找了有好几分钟,最后还是‘没找到’,桐桐憋不住了,自己站出来了,她一脸嫌弃的看着妈妈,喊道:“哎呀,妈妈你真笨,我就在这里藏着,你也找不到我。”

“咔咔!”

罗希云把手指头攥的咔吧响,她两条眉毛都抖起来了,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不爆发,要不然桐桐今天铁定倒霉了。

这才只是个开始,罗希云最后一个都没找到,下一轮还是她找。

别墅里,夏善德看着外边嬉闹的孙媳妇和两个重孙女,他心里头可乐呵了。

觉得生活从来没有这么好过,一家人住在一块,也让他的思乡之情渐渐的淡了,不在想着回老家的事。

夏善德有感慨,一家人住在一块,这就是家,要不然他一个人回去守着‘根’,也不成家。

“爹,我推你出去逛逛。”夏卫城说道。

“行,去对面看看花。”夏善德答应了。

爷俩从别墅里往外走,今天在别墅里值守的崔小峰看到后,他让彭国栋跟上去了。

夏卫城现在也习惯了后边跟着个人,他知道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们都是为了他们一家人的安全着想。

儿子现在事业做的风生水起,财富骤增,也不免会引起一些人眼红,有可能铤而走险,这种事电视上演的多了,新闻里也报道了很多。

“我到老了也没想到会过上这样的好日子。”夏善德坐在轮椅上,看着不远处的花海,他感触很深。

夏卫城也是差不多的心思,谁知道年过六十,人生竟然直达巅峰了。

退休工资将近两千,他们老两口再加上老父亲的花销都够了,可儿子隔三差五的就会塞给他一些,他都用来给两个孙女买东西了。

以前在外边挥汗如雨,就图着多挣点钱,让家里好过一点,他可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成了‘大老爷’,光图着享乐就行了。

“爹,你争取再活他个十年八年的,咱家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呐!”夏卫城这般说道。

夏善德就没他那么乐观了:“我就是明天去见你娘都知足了,我得好好给她说叨说叨,你娘这辈子算是亏了,没享过一天福!”

夏善德唠唠叨叨的说了很多,有旁人经过,一看他们二人这穿着打扮,就知道有钱人家,心里都想着瞧瞧人家真好。

六十岁的老人用轮椅推着一位八九十的老头子,父慈子孝,这才是人间烟火。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宾馆强推刚结婚的少妇*求子寺庙和尚播种一次就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