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深山野地风流寡妇/被调教最狠的最刺激一晚上

2022-04-09 08:09:1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鼓楼派出所里,之前裸奔被抓的那个人,拘留时间已经到了,正被带出来签字准备离开。就看到外面一下子开来好几辆车,停下后,几个黑衣保镖同时下车,拉开最前面一辆车,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从

鼓楼派出所里,之前裸奔被抓的那个人,拘留时间已经到了,正被带出来签字准备离开。

就看到外面一下子开来好几辆车,停下后,几个黑衣保镖同时下车,拉开最前面一辆车,一个西装革履的人从上面下来了。

他板着脸,快步往里走。

几个值班民警都有些紧张,这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他走到一个民警面前,掏出自己的律师证,“我是恒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我们想问一下,前不久上过电视的那个人是不是在这里?”

民警下意识朝旁边看去,那个人正张大嘴看着他们。

“就是你?”一个保镖走了过去,看了眼签字的地方,果然写着保证书三个字,上面清楚地记录了为什么事情被拘留,保证今后再也不会犯类似的错误等等。

“啊!”那人茫然地应了一声,“是陈少让你们来接我的吗?”

“没错,跟我们走吧!”保镖说道。

那人赶紧签上自己的名字,跟着保镖往外走去,心里还激动呢!

陈少果然还是很重视自己的,来接人都这么大阵仗!

民警看着这个人昂首挺胸地跟着这些人离开,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是拘留时间已经到了,尽管看这个架势有些不寻常,但人家就是来接个人,他们也不会多问了。

律师笑着拿回自己的律师证,微微点头,转身走了。

保镖拉开车门,那人还笑着点头道谢,弯腰钻了进去。

刚进去,就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人,刚要说什么,身后又坐进来一个人,把他夹在了中间。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些人好像不是陈少的人。

因为车里坐着的那个人,不管是穿着长相还是气度,似乎比陈翰文高出去不知道几个层次。

“你们是什么人?”那人紧张地直咽口水,“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几辆车启动掉头离开了这里。

刚走没一会儿,六子带着两个人开着警车到了。

“呦!六子!这是哪阵风把你吹来了?还是说又有案子要我们配合啊?”所长正好从卫生间里出来。

“陈所,不废话了,前几天在转盘裸奔的那个人是不是在你们这里拘留?”六子问道。

陈所回头看向值班民警,值班民警说道:“是啊!”

“人呢?”六子赶紧问道。

“走了!”

“走了?”

“对啊!今天拘留到期,签字在这儿呢,就刚才一堆人来接他,你们也找他,他是什么人啊?”

所长把签过字的保证书拿起来,看了看,递给了六子。

“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六子问道,“是什么人来接的?”

“是恒环律师事务所的蒋律师,我就奇怪了,恒环那么大的律所,一个金牌律师居然来接一个裸奔的普通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六子已经带着人往外跑去,来回看了看,立刻回了警车,一阵风似的来,又一阵风似的走了。

所长和民警都是一脸懵,互相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要不,是不是那个人是个通缉犯,一条大鱼从他们手里漏了?

这事儿可就糟透了。

“赶紧查查!这人有没有前科?有没有被网上通缉?”所长立刻说道。

“所长!人进来的时候就查过了,都没有!”民警说道。

“再查一遍!”

六子带人离开了派出所,直接给斌

子打了电话,“我们来晚了,人被接走了……是恒环律师事务所的蒋律师!”

斌子那边才从一家医院出来,听到这个,顿时感到事情越来越严重了。

市里所有医院全都查过了,没有鼓楼车祸送来的患者。

陆小小,失踪了!

“六子!你立刻去交管中心,去调监控,查那辆救护车!”斌子说道,“我这就过去。”

六子一转方向盘,往交管中心去了。

那边他派了另一个人去的,这会儿应该已经调出监控里。

“陈儿!监控调出来了吗?”六子打过去电话。

另一个警察正在交管中心,坐在一个人身边看着。

“正在调!”他说道,“只不过就刚刚有人调过这段儿视频,不知道是什么人,他们负责人去开会了,人是他带来的。”

“我知道了,我和斌子正在路上,有什么发现立刻汇报!”

挂上电话,六子感觉似乎还有人在调查这件事情,他们每一步都比别人晚一步。

是谁?

应该是陆家的人!

如果是陆家的人还没什么问题,就怕不是!

在交管中心门口,六子和斌子一前一后到了。

陈儿从里面出来了,说道:“调出来了,说是沿着鼓楼北街一直往北,上了绕城,往高速那边开了!”

“好!”斌子立刻说道,“我们现在就去,你留在这里,继续沿着监控寻找那辆车,时刻跟我们保持联系!”

五六辆警车拉着警报往城北开去,斌子的手机上接到了交警中心推送的位置共享。

他们能很清楚地看到那辆救护车的轨迹路线。

与此同时,吴轩和庞奎、刘杉开着车,已经到了高速入口那里。

但是,他们并没有上高速,吴轩让刘杉把车从旁边的一条辅路开了下去,继续往北走。

路上,吴轩不时计算着,他和方驰卜算的方法不同。

方驰会的是梅花易数、周易八卦,寻人自有一套。

而他们修真的人,要寻人,靠的是气息。

他能感觉到陆小小的气息出现在北方,但不在高速上,而是在两条高速夹角的地方,不断往北。

再往北,就要离开江城的地界了。

他们是什么人?

要把陆小小带到哪里去?

方驰上了车就立刻给杨松打了个电话,出山的路还没到头,杨松的直升机就到了,停在前面的交叉路口处。

方驰和霍闻停下车,矮着身子跑到跟前儿,上去了。

上面也跳下来一个人,钻进了汽车,开走了。

直升机升空,方驰手指不断掐算着,“北边儿,有白色的大片的建筑或者什么,就是那里!”

杨松点点头,调整方向,飞了过去。

北边儿,和江城搭界的地方,是一片农田,一大片一大片的暖棚扣在地上,在渐渐暗下来的天色里,泛着白光。

“是这里吗?”杨松跟方驰指了指下面。

方驰看下去,手指不停掐算着,指了指侧面,“停那边!”

直升机把方驰和霍闻在那些暖棚外面的一块空地上放下来,又飞走了,留在这里只会引起里面的人注意。

霍闻把位置发到了工作群里。

刘杉开着车,收到消息,直接一拐弯,下了土路,他们距离那边也不远了。

另一头,绕城下来,要进入高速的口子,陆天放带着人也到了那边。

陆天猛给他发的视频,看到那辆救护车并没有上高速,而是沿着旁边的路走了县道。

他们立刻朝那边开去。

只是,后面他们就没有什么监控了,这里人少地广,两省交界,全是大片大片的农田。

前面幸好没有什么岔路,就一直往前开着。

忽然,司机指着右前方说道:“那里怎么会有直升机?”

陆天放看过去,就看到一架直升机降落了下来,又很快升空离开了。

“直升机?”陆天放琢磨了一下,“能调用直升机的除了我们,就是警方,或者是……九处!快,往那边开!”

他猛然意识到,陆小小出了事情,九处极有可能很快就接到消息,而全体出动去救人。

所以,心里先是狠狠地跳了一下后,就是一种莫名的热血沸腾。

九处知道了,方驰肯定也知道了。

对了,方驰!

陆天放拍了一下额头,掏出电话拨通了方驰的电话。

“说!”电话接通,方驰的声音很冷,也很简洁。

陆天放有一瞬间的不适应,但很快就说道:“小小失踪了,我们已经往北追出江城,刚看到一架直升机,是不是你们?”

“是!”方驰道,“你们不要靠近,等我消息!”

电话被挂断了,陆天放立刻让人停车。

他先是狠狠地松了口气,然后推门下车,给陆天奇打电话,“大哥,我们快出江城地界了,刚给方驰打了电话,他好像已经在那边了,让我在路边儿等他的消息。”

“好!你等在那里,我正在问是谁安排人跟踪小小!”陆天奇说道,“你给你二哥打电话,让他找好人手,等我消息!”

“知道了!”

陆家三兄弟,为了唯一的妹妹,火冒三丈。

陆家发怒,江城也要抖三抖!

在林枫别院一号里,陆天奇和花虎坐在沙发上喝着酒,两人前面十来个保镖围着一个人。

那个人跪在地上,而地上,铺着一张很大的防水布,上面全是细碎的玻璃碴。

那个人的膝盖已经全是血印子,哆嗦得不成样子。

而他的样子也很惨,只穿着内裤。

他没有挨打,也没有挨训,从派出所出来后,就被蒙上了眼睛带到了这里。

眼罩还没摘掉,就被扒光了,推到这里跪着了。

而眼罩一摘,就看到前面两个人,顿时身上的血就凉了半截。

一个是赫赫有名的虎爷,另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陆家大少!

自己听陈少的吩咐跟踪陆小小,人没跟上,自己莫名其妙裸奔被抓进去关了好几天,一出来就被人接走,到了这里,豁然发现了这两位爷!

“陆大少……虎爷……我……”

两人碰杯喝了杯酒,根本不理他,他就这么跪着,都不知道跪了多久了,双腿打颤,膝盖疼痛,也不敢动一下。

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他跟踪陆小小的事情败露了,被陆家知道了,想要教训他一下。

所以,他还不知道,就在他出来的今天,陆小小出事了。

就算知道,他也冤啊,因为他也不知道陆小小会出事啊!

那人实在是忍受不了了,虚弱得都要昏过去了,哆嗦着说道:“陆,陆大少!虎爷……你们要我,做,做什么,能,能给我个痛快……吗?我,我真的受不了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深山野地风流寡妇/被调教最狠的最刺激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