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被同学日出水太爽了高潮流水*天天含着rb睡h(双性)

2022-04-12 08:03:02【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夏泽凯和李木木二人从楼上下来,他们俩在一楼看到了这一幕,也不催促,等着孙明把这些应聘的人给安抚住后,他才给李木木说道:“老李,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很好,遇事

夏泽凯和李木木二人从楼上下来,他们俩在一楼看到了这一幕,也不催促,等着孙明把这些应聘的人给安抚住后,他才给李木木说道:“老李,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

“很好,遇事很冷静, 还知道先安抚别人,不至于造成更大的动荡,头脑很清醒,是个处理事情的料子。”李木木这般说道。

这个评价可不低。

夏泽凯乐了,他笑着说:“今天上午刚招的安全行政部主管,让他配合公司的安全工作,你觉得怎么样?”

“我看行!”李木木言简意赅,没一点多余的废话。

刚才从楼上下来看到孙明很短的时间内就把骚动的人群给安抚住了,他们心里就有谱了,对比这些应聘的人,双方都是陌生人,他却几句话就把人另一伙人给安抚住了,虽有借力的嫌疑,可这个人确实很有一手。

“没错,孙主任刚才说得对,公司这边已经安排了班车,等会儿你们要去哪儿的,就坐就近的班车,跟着班车走,到站了就给司机师傅说一声,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找我们公司的人帮忙, 你们不需要有任何担忧。”夏泽凯掷地有声。

听到他说‘孙主任’这个称呼时,孙明这個当事人只觉得胸中一股热气激荡,一个念头在他胸中徘徊:“我不后悔来这边面试。”

正自想着, 孙明的手机响了, 他一看是他老婆党晓打过来的,他心里当时就懊恼了,怎么就忘了给他老婆说一声了。

下一刻,他赶紧接通了电话,找了个人少安静的地方把情况简单的给他老婆说了一下,最后说道:“等我一会儿回去了再给你详细说。”

“下这么大雨,你怎么回来呀。”党晓焦急的问他。

孙明有些骄傲且自豪的说道:“我一会儿坐静桐发展有限公司的班车回去,人家老板可好了,亲自给安排的班车,媳妇,我没事,你就放心在家里等着吧,我先挂电话了啊。”

“你注意安全!”孙明听到他老婆在电话里着急的吼了一嗓子,然后挂断了电话。

等他再回到大会议室这边,就看到原本在会议室里的应聘人员已经在王业伟的亲自指挥下,陆续的坐上了公司停在办公楼门口的班车。

他还听王业伟喊道:“大家伙都别急,我们肯定一个不少的把你们都送回去。”

“车里座位不够的,大家伙站一站,别着急,公司的兄弟们给这些第一次来公司的朋友让个座,没问题吧。”

“必须听王经理的安排,俺这一路就站着回去了。”

“就是,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正想着路上看看有需要帮忙的吗,站着方便下车了。”

他本来是想表现一下的,可谁知道王业伟听到后就恼火了:“滚蛋,路上不到站,谁都不许提前下车帮忙去,你知道下边是什么情况啊,别特么因为你自己耽误了全车的人,要是事后让我知道了谁自作主张,你特么那不是英雄主义,伱是置大家的安全于不顾,我直接开了你。”

言辞激烈,不容置疑,也让一些人熄灭了自己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王业伟说的没错,这种鬼天气,不知道情况就胡乱下去帮忙,那是帮倒忙。

要是当事人出了事,怎么办?

在旁边看着的夏泽凯并没有批评王业伟‘冷血无情,不尽人意’,他和王业伟是一个意思。

你半道上下车逞英雄去了,可要是真出了意外,最后责任还是公司来背,而站在公司的角度,公司必须保证每一名员工都安全到家。

他说:“王经理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严格执行!”

这一下就更没人说话了。

上班车的人继续排队上车,夏泽凯给现场监督的严静华、李木木和王业伟他们说道:“老严,老李,还有王经理,你们一定要统计好所有员工的到家和到岗情况,有任何异常,抓紧汇报。”

严静华重重的点头:“老板,我已经安排各部门的经理亲自抓这个事,务必保证每一个人的人身安全。”

李木木也说到:“老板,我已经给分工厂那边下命令了,所有下班的到家后第一时间给各部门、带班管理打电话汇报,有任何人不听指挥的记过处分,如果有严重违规情节的,直接开除。”

“这种恶劣的天气,一定不能由着员工的性子来,一定要严格贯彻落实,真发生意外事故就晚了。”夏泽凯再一次强调了一遍。

这话让还没上车的孙明给听到了,他确信夏泽凯并不是‘意有所指’,说给他们听得,而是真心实意的去办这个事。

“孙主任,你也上车回去吧。”王业伟看到孙明还没有走,他提醒了一声。

班车到点了以后,司机看到没有人上车了,就启动大巴车缓缓的压着积水走了。

夏泽凯看到几辆班车离开了公司,外边的积水能没过膝盖,他心里就轻松不起来。

严静华看到班车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了,他扭头朝夏泽凯说道:“老板,时间不早,你也早点回去吧。”

“老严,你去哪儿休息?”夏泽凯说。

李木木说道:“老板你尽管放心,严总今天晚上去我家休息,我一定保证他的安全。”

严静华心里感动的不行,这让他体会到了在IBM时不曾体会到的人情味。

“王经理,你也快点走吧,早点回去,到家了就在群里说一声。”夏泽凯又催促王业伟去了。

看出来了,他们不走,夏泽凯也不会走,也不谦让了,一个个的回办公室拿上自己的物品,把裤腿挽到膝盖以上,撑着伞,提着鞋子,光着脚就慢慢的朝停车区走去。

目送着李木木的车和王业伟的车离开后。

王义也把夏泽凯的车给开到了办公楼门口,跟着过来的刘长征直接把伞撑开了,挡在了夏泽凯头顶上:“老板,上车。”

夏泽凯看看他这辆宾利慕尚,再看看公司里的积水,嘀咕:“等过去了这阵雨,去提一辆越野回来。”

这辆车要是在积水深一点的地方,直接被淹了。

王义开的也不快,路上的积水很深,车慢慢的朝紫玉花园别墅区驶去。

路上,夏泽凯还给他老婆打了个电话,一问才知道她还没走,正忙着安排公司的员工回家的事。

“你先回去吧,我等会儿忙完了就回去。”罗希云说道。

她那边看起来挺忙的,时不时吆喝一嗓子,还有人惊慌失措的声音传来。

夏泽凯正准备叮嘱她两句,谁知道罗希云先挂断了电话。

“算了,先回家。”夏泽凯也不想了。

路上的积水都差不多,在三十公分左右,有低洼的地方就不知道多深了,车速就一直没快起来。

有一段经过市区的道路,夏泽凯从车里往外看,就发现这边的积水格外的深,正有一位披着红色雨披,推着电动车的人在水里慢慢往前走着,也不知道他碰到哪里了,电动车毫无征兆的就歪倒了,他正推着车,也被电动车给带歪了。

后边有个路过的停下来,赶紧拉了他一把,合力帮他把电动车给扶起来了。

也有的车停靠在路边不敢往前走了,车主在车里坐着,忧心忡忡,大约是不知道这场雨要下到什么时候。

继续往前走,路过平时走的一个下坡路段时,这段路本来是中间低两边高,形成了一个类似V型的路面。

中间的能走车,两边的道路也能走车。

可此时前边有很多车在路中间停着不动弹了,路两边也全是停滞不动的车和围观的人,V型路底部还有一辆涂着红漆的公交车,正好泡在桥中间水最深的位置了。

“老板,咱们得走别的路了。”王义说道。

可哪有那么简单,这破地方都没法调头了,他们后边也全是跟过来的车,进退不得,被卡在这里了。

“靠路边停停,我下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夏泽凯说道。

王义自然不同意,他说:“老板,这太危险了,您还是在车上等着,我下去打听一下。”

“不用,这才多大个事,是不是出事故了。”

在王义往路边靠路沿石的地方停车时,夏泽凯瞟了一眼,也看到了水里边泡着的公交车了。

他心里骤然一紧,车上的人怎么样了?

等车停下后,夏泽凯也顾不上外边还下着雨,穿着鞋,拿着把雨伞就下车了。

王义一看这情况也跟着下去了,后边那辆GL8上的刘长征等人也不敢怠慢,拿着雨伞跟上来了。

夏泽凯朝人群那边走了几步,才听到了他们的讨论声,听了几分钟,听的比较混乱,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他找人问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底下泡着的那辆公交车兴许是仗着车身高,轮胎大想着从对面一脚油门冲过去的,谁知道这个地方的积水深度远比司机想的要厉害,冲到一半,车就没劲了,然后停在原地,直接启动不了了。

好在当时的积水还没有现在这么深,司机马上组织车上的乘客下车走到了安全的地方。

“听说有个小女孩在水里滑倒了,幸亏旁边的一位大叔把她救起来了,要不然可就惨喽……”

“谁知道这雨竟然下这么大,今天晚上能停吗?”

这些还有心情在这里驻足的,就是旁边这些车的车主。

他们倒是也想一走了之,干脆直接走着回家算了。

可车就在路上停着,万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疏通了,他们人不在这里,反而碍事了。

“有没有人在这边指挥一下交通,先把路两边的车给通了。”夏泽凯问。

现场立马有个人指着前边,说道:“兄弟,那个地方水也很深,前头那辆车地盘太低了,根本过不去,把后边的车也给挡在这里了。”

好家伙,原来是这么回事!

照他这么说,这条路暂时瘫痪了,夏泽凯不信邪,往前走了一段路,才发现这边低洼的地方确实有很多积水,他还往水里试了试,都到大腿了,平时没注意,觉得就是一个缓型坡,谁知道有水的时候就大变样了。

前边那辆老款的现代瑞纳根本不敢走了。

别说它了,估计后边还有车就是过来了也不敢走。

“这些破路,政府就不知道提前修一修。”夏泽凯也忍不住骂开了。

“老板,我先让彭国栋送你打车回去,我和刘长征在这边等等,一会儿好了后,我们再把车给开回去。”王义说道。

夏泽凯摆手:“等会儿再说吧。”

俩人还在聊着,前头就传来了一阵惊呼声和喊救命的声音。

夏泽凯下意识的抬头往前看去,这才看到前边不远处有辆电动车又歪倒水里了,和刚才那辆不一样,这辆电动车直接把人给压下边了。

“槽,怎么看路的。”夏泽凯顾不得别的,看到那位头都在水下边了,他连伞都不撑了,一脚深一脚浅的踩在水里就往那边冲。

王义和刘长征、彭国栋、武家雷他们四个人看到后也赶紧冲了过来。

“救……”

被电动车压在底下的人努力撑着把头露出水面,还没喊完,又被一波水给堵住了嘴,呛的说不出话来了。

夏泽凯冲过去,赶紧拽住了她的雨披,接着双手从底下托住她后背,努力的把她扶起来。

王义过来后,先把电动车给扶起来了,刘长征和彭国栋二人,一个帮夏泽凯扶着人,另一个帮他撑着伞。

可这一会儿的工夫,夏泽凯身上就已经湿透了,雨水从他头上顺着脸颊流下去,眼睛里都进水了,睁不开眼睛。

“咳咳,咳咳……”

被救起来的女人连着猛咳了好几声,好在夏泽凯搭救及时,她只是喝了几口水,被呛住了。

可就是这样,她脸上全是惊慌的表情,情绪还没稳下来,她又‘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夏泽凯有点儿怵头,这算啥。

“妹子,你没事了,先在路边站一会儿,这里太危险了。”夏泽凯劝她。

这会儿才看清楚,还是个年轻的女孩,脸微微发胖,脸上的妆已经被水给泡花了。

她刚才躺到水里了,雨披下的衣服和身体彻底粘在一块了,特别难受,可这种环境下也没地方给她换衣服去。

“大哥,谢谢,谢谢你救了我。”女孩冷静下来后,知道夏泽凯救了她的命,一再的说着感谢的话。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被同学日出水太爽了高潮流水*天天含着rb睡h(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