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大乳美妇丰满小说*捏造陷阱白毛和莹做了

2022-04-13 08:04:31【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开天桩是路明非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功法,除他之外也无人修习,事实上路明非自己也在好奇,不知道其他人修行会怎样,是成功修出溷沌劲,还是一无所获。如今看来,大概率是不行的。现在就是

开天桩是路明非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功法,除他之外也无人修习,事实上路明非自己也在好奇,不知道其他人修行会怎样,是成功修出溷沌劲,还是一无所获。

如今看来,大概率是不行的。

现在就是最好的例子。

路明非分析着这次修习给与的反馈, 他发现自己现在这具身体完全够不上开天桩的要求,说起来,之前一直没能运起劲力,本以为是重伤后打破劲力自生平衡的原因,如今再回头看,恐怕问题在那时候就出现了, 走完甬道之后,他就进入了这个龙的时代。

真假与否先放一边, 路明非决定用“龙的时代”来代称他当下的处境。

发生改变的不只是时代, 还有他的身体。

无法修习开天桩,也失去了非人修为,现在的他只是一个……

普普通通的龙王。

是的,龙王。

尽管处在重伤状态,但路明非还是能感觉到自己这具身躯内那恐怖的力量,伤势严重到了这种程度,仍然在以呼吸为单位恢复,夸张的自愈能力也是这具身躯的特性之一。

路明非有种大胆的猜测,他不只是得到了诺顿的身份,同时,也得到了这位君主的龙躯。

抛开经验和记忆不谈,他已经是一尊名副其实的君主。

但问题还在那里。

这一切到底是真正的龙的时代, 还只是一场梦静?

路明非可没有忘记,他还处在铁王座试炼的最后一环。

“哥哥,你怎么下来了。”

在门口,是捧着碗回来的康斯坦丁, 男孩很着急, 这样说这话,刚洗好的碗纷纷掉到了地上,他也不顾,只是下意识地跑过来,想要搀扶路明非。

手伸到一半却停住了,康斯坦丁似乎想起什么,微微垂下眼,咬着唇。

“对不起。”

男孩忐忑地等待起哥哥的训斥。

在康斯坦丁的印象中,哥哥一直都是很骄傲的,这也难怪啊,毕竟哥哥那么厉害,八个兄弟姐妹里哥哥都是最厉害的,这样厉害的哥哥当然也应该骄傲。

只是,为什么身为弟弟的我,这么差劲呢?

差劲死了。

康斯坦丁不止一次的在哥哥眼里看到失望,这让他打从心底里感到难受。

他又想起了以前,哥哥每次负伤回家,他试图搀扶, 都会因哥哥那冰冷的眼神而却步,就连给哥哥上药这种事也胆战心惊的,两兄弟不说话,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好多个四季那样漫长。

说起来,这一次上药,哥哥他好像不一样了呢。

在河边洗碗时,康斯坦丁这样想,男孩没有注意到,自己还哼着悠远的小调,嘴角上翘。

大概他心情是真的很不错吧。

不过好心情也到此为止了。

康斯坦丁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哥哥对待他不会暴怒,不会疯狂也不会歇斯底里,但哪怕只是轻轻的一个眼神,一声冷哼,康斯坦丁也会难过上好久。

他最害怕的事,就是让哥哥失望了。

但……和康斯坦丁想象的不一样。

“怎么了?”

路明非好奇的这个男孩,明明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身体不舒服么?”

他问。

康斯坦丁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这……居然会是哥哥说的话!

那个骄傲的哥哥,哪怕重伤濒死也不皱眉头的哥哥,男孩想起很久之前的记忆,那是哥哥对他的训练。

“你只有这种程度么!”

“作为我的弟弟,拿出你身为王的姿态,来!”

“给我站起来,康斯坦丁!”

诺顿巨大的黑影覆盖了他。

男孩痛苦的呜咽,颤颤巍巍的爬起,又被闪电般的利爪击飞,他狼狈的翻滚,伤口沾染上尘土,最后灰头土脸的趴在那里,呼吸微弱,好痛,骨头断掉了,眼睛睁不开,好痛,我要死了么?

哥哥,哥哥,哥哥……

巨大的黑影向他逼近。

恐怖的压迫感令男孩窒息。

那声音冰冷那声音霸道那声音有如神明。

那声音说。

“站起来,康斯坦丁!”

“像我进攻!”

“杀死我!”

“你必须杀死我!”

“所以,我的弟弟啊,站起来。”

是雷霆一样的炸响。

“给我站起来!”

尸体动了。

不,那不是尸体,是康斯坦丁。

沉重的眼皮缓缓眨动,黄金的光就这样泄出。

尘土,龙血,碎肉,他吐出一口气,一点一点,一点一点。

男孩站了起来。

“哥哥……”

“哥哥……”

“哥哥!”

男孩冲向巨大的黑影。

然后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回。

那声音说。

“太弱了。”

“太弱了。”

“你是在过家家么。”

“忘了么,我说过的吧,你必须抱有杀死我的觉悟,不然……”

那是龙翱翔俯冲带起的巨响。

庞大的身形却如此零活。

他再一次击飞了男孩。

“我会杀死你。”

他说。

“康斯坦丁。”

黄金瞳居高临下的俯视,看着在尘埃中瑟瑟发抖的男孩,是在哭吗,还是害怕?

龙没有进攻,只是沉默的注视,那双黄金瞳里的冰层太厚,叫人根本没法看得清冰下那点摇曳的火苗,说来大概也不会有人信吧,骄傲如他,尊贵如他,对于这个弱小的弟弟,居然也会……

如果谁能听到他人的心声,肯定就会惊讶的发现,诺顿心里想的,和他所作所说,根本就不一样。

“你要活下去。”

“你一定要活下去。”

“弟弟。”

谁能看到呢,诺顿冰冷的黄金瞳里,深埋于此的那一丝柔情。

他是高高在上的王,没有错。

但与此同时。

他也是哥哥。

暴虐和温柔,并不冲突。

…………

哥哥不一样了。

康斯坦丁这样想,心情有些小小的雀跃。

哥哥居然会关心我。

也不会因为我要去搀扶他就训斥。

而且……而且……

哥哥他笑了。

康斯坦丁开心的想。

对我笑了。

路明非很怀疑自己这张脸是不是出了问题。

怎么康斯坦丁时不时就偷偷看自己。

小心翼翼的动作,就跟做坏事一样,路明非发现了,这男孩就立刻低下头,或者假装若无其事地看向其他地方,只是孩子你不知道自己装的有多差劲么,看到你睫毛长了就别一直扇啊扇的行不行,路明非无奈,嗯,别说这眼睛还真好看。

说起来,龙王不愧是龙王,身体的基本素质就是强,这才多久,路明非就感觉他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下床,出门,路明非在山谷里散起步来,这里的风景很好,是现代大城市难得一见的漂亮,小溪旁盛开着很多叫不出名字的花,都很鲜艳,夕阳臣下去,月亮和星辰缀满了夜空,花丛也飞出了很多的萤火虫。

嗯,那是萤火虫么?

路明非凑近了看,小小的光团,随着他的靠近,呼啦一下全逃光了。

是你们啊。

路明非笑起来。

他在进入青铜臣属沉眠的尼伯龙根前,曾经见到过这些小生命。

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重逢。

真是叫人惊喜。

“哥哥,吃饭了!”

他回过头,看到白衣的男孩在茅草屋前招手,晓光团们围绕着他飘飘浮浮,路明非能看到男孩温柔的笑。

“来了!”

他答应一声,往回走。

晚饭的份量不多,但神奇的是,随便吃上两口就让人有了饱腹感,要知道在座的两个家伙可是龙王,本来以他们的食量一顿吃一座小山的食物也不夸张,这顿只是两叁碟小菜,一碗主食,他们也不觉得饿,甚至康斯坦丁吃了一半就放下来,想来想去,路明非只能解释成这些食物不一般,大概就类似于九州里的灵药,都是蕴藏有庞大的能量。

不过,灵药啊,在九州那都是救命的东西,一般人还吃不了,基本都是传家宝,都是宗门的底蕴,他们俩兄弟倒好,拿灵药当晚饭,看样子还不是一次两次,而是顿顿如此。

不过转念一想路明非也就释然了,别看诺顿和康斯坦丁,一个死傲娇一个未成年,看上去都是很不靠谱的样子,但他们的位格摆在这里,龙类的君主,在黑王已死的这个时代,最尊贵的八个存在之二,用整个世界的资源来供养的统治者,顿顿吃灵药怎么了,过分么,一点也不好吧。

话说回来,食物的事情先放一边。

“吃你的饭,老是看我干什么。”

“哦哦!”

康斯坦丁立刻乖巧的捧起碗。

只是这男孩还是时不时地拿眼偷瞄。

路明非就纳闷了,按道理诺顿和康斯坦丁这两兄弟不是天天呆一起,你要看这么多年下来不应该早看腻了么,怎么现在还这幅表现。

难道……是我暴露了!

路明非警觉起来。

不行,必须得做点什么。

他想着。

“来,这个给你吃。”

“这个味道也不错。”

“尝尝这个。”

“不行,不行,哥哥,我吃不下了。”

“哈哈哈,小孩子怎么能挑食呢,你要多吃蔬菜才能长高啊!”

路明非满意的看着康斯坦丁那张苦兮兮的小脸,还有这男孩拼尽全力解决食物的样子,松了口气。

是嘛,这才对嘛,小孩子就应该好好吃饭,老是在那里偷窥我算怎么回事,咱又不是可爱的小姑娘,哈哈哈。

说起来,也不知道在其他人的眼里,我长什么样。

刚才在小溪旁路明非借着水面看了看自己的脸,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变成老唐,也不是龙类的铁面。

但是根据康斯坦丁和其他龙类的表现来看,路明非觉得在他们的眼中,自己估计就是诺顿的脸。

只是行为模式呢,路明非的作风肯定是和诺顿不一样的,就算想模彷,他又不知道诺顿平时什么样,也没有个模板,嗯,难道他要去模彷老唐?

得了吧,老唐他还用模彷!

主要吧路明非考虑到老唐又不是诺顿,他们俩都不能用人类人格和龙类人格来定义了,相对于诺顿那伟岸的灵魂,老唐的存在只能算是一滴水珠,一粒沙尘,具体点说,大概就是诺顿的一个念头,这或许就是老唐的本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大乳美妇丰满小说*捏造陷阱白毛和莹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