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女仆sm道具羞耻play文^主八给性奴剃耻毛

2022-04-14 08:10:1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妈,我也得走了,不过我今天早点回来,你放心吧。”夏泽凯说道。他又给两个闺女说:“丫头, 桐桐,你们俩在家里一定要听奶奶的话,知道吧。”“要是谁再调

“妈,我也得走了,不过我今天早点回来,你放心吧。”夏泽凯说道。

他又给两个闺女说:“丫头, 桐桐,你们俩在家里一定要听奶奶的话,知道吧。”

“要是谁再调皮捣蛋,我就揍她。”

“好,爸爸,你可早点回来呀,在家里好无聊的。”丫头可怜兮兮的说道。

夏泽凯‘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闺女。

外边的积水不小, 可换上勐禽, 什么都搞定了。

只要不故意去深水区,这辆车简直畅通无阻,根本不用考虑积水的问题。

遇到红绿灯路口了,随着车流停下,这辆车就比周围的车高出一大截。

看着还没挂牌子的勐禽F150,很多人都在想着这又是哪个‘富二代’买的?

酒吧门口偶尔会见到停着那么一辆两辆的,除了那些生性跳脱的年轻人,一般的老板都不会买这个。

但夏泽凯不在意别人怎么看,等着绿灯了以后,王义瞅准机会,加速前进,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公司。

这辆怪兽的到来在公司里又引起了一阵怪叫声, 但看到老板夏泽凯从车里出来了, 他们又觉得理所应当了。

今天还是没有夜班。

夏泽凯在公司里熘了一圈,又去刚完工,但还没开业的二期熘了一圈, 没发现什么异常,他找李木木、严静华他们问了一下情况, 截止到目前为止,还没接到员工反馈困难的。

“老板,看这样子,这雨今天应该能停,就是不停也小了,想来路上的积水也能排出去,我觉得咱们从明天开始再回复夜班,要不然产能差了一大截,不好搞。”李木木试探性的说道。

因为这场大雨,公司的夜班已经停了两天了,所有下大雨区域的‘静桐宝贝’直营连锁店也停了两天了,网购的货发不出去,这些看得见的损失加起来给公司造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夏泽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看看今天下午的情况,要是雨水明显见小了,就开工,恢复夜班。”

“老板,我觉得二期的竣工仪式也先不搞了, 咱们先生产着, 实在不行, 等雨停了再补一个。”李木木指了指一直还没开始生产的二期工厂,他心疼的像滴血了一般。

这叫个什么事。

工厂二期前期的施工都是顺顺利利的,可谁知道在最后关头愣是碰上天灾了,这感觉不好,李木木都有心思去找个地方拜祭一下了。

夏泽凯也同意了:“咱们自己弄个小仪式,不对外邀请别人过来了,先生产吧。”

“好!”李木木点头,他和严静华商量着怎么弄个小仪式去了。

争取明天就开始生产。

……

从公司里离开后,夏泽凯去大街上转了转,积水看不出减少的样,他不得不感慨一声,这个城市的排水系统算是废了,也不知道大雨过后,会先收拾谁。

“老板,咱们再去哪儿?”王义问了一声。

夏泽凯说:“去凯云投资。”

他老婆去公司里,他不放心,还是过去看一眼再说。

此时的凯云投资那边,除了耿玉琴和林奕不算,就只有罗希云和孙玉萍两个人。

孙玉萍还感慨一直忙着,闲下来反而有点不习惯了。

“小孙,好好学,别把目光局限在HR,你还年轻,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可以学习。”罗希云说道。

孙玉萍点头,没说大话,她自己就在学习投资方面的知识。

夏泽凯过来时,这边的沿街门店很多都关着门,‘凯云投资’有限公司旁边的那棵树还是老样子,断掉的树头还没有被清理走,隔壁的店铺被树头给砸破的玻璃门也没有修,店家用木板挡上了,可还是有雨水渗透进去。

有的地方都飘起了白色的垃圾袋,这情况堪忧。

“你怎么来了?”罗希云问他。

夏泽凯嘿嘿一笑:“过来看看,没事就早点回家吧。”

“嗯,这就回去。”罗希云说道。

……

经过连续叁天两夜的大雨肆虐过后,大自然彻底向人们展示了它的无情与怒火。

齐城多个地方传来消息,靠近大山的地方,山洪爆发了,博城这个山中县城全部被泡在水里,积水远比齐城这边要严重的多。

根据传来的消息,那边积水深度因为地势的原因,很多淹没到腰部的。

好在博城县的大多数房子都是依山而建,地势较高,要不然房子都能直接被淹没了。

可就是这样,还有很多低洼处的门店、平房被淹了。

老百姓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了,更遑论被无情的大水浸泡的家具家电了。

事情远不止于此,在其他地区也频频传来噩耗,某某村里的老房子被大水浸泡过后,接连倒塌。

又出现了人失踪的消息。

刘长虹和周文义、汪宏生他们从昨天开始,一夜未眠,眼睛都红肿了。

他们昨天坐大巴车出去转了一圈,才越发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远比他们想象的要更加厉害,经济损失肯定是小不了了,他们现在就想着怎么把这个损失给降到最低。

以人力去对抗大自然,他们都觉得这是痴人说梦。

当务之急就是把善后工作给做好了。

“长虹同志,发生了这么大的灾难,财政有些紧张啊!”周文义不得不提醒了一声。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大雨肆虐,各方面的开支都高了,可齐城这两年的经济发展并没有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好,简而言之,他们的钱袋子也很干瘪了。

“嗯,实在不行,等大雨停了以后,发债吧!”刘长虹说道。

周文义纵使学富五车,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知道刘长虹说的这个办法是最靠谱的。

“我同意!”他说道。

二人正说着话,刘长虹的秘书程万里急匆匆的过来敲门了。

刘长虹有些不喜,他不喜欢在自己和别人聊公务的时候,有第叁者过来打扰,但还是压下了脾气,说道:“进来!”

程万里进来后,赶紧说道:“刘书记,刚才下边来报,淄城那边有一栋教学楼垮塌了……”

“教学楼?有多少人受伤?”周文义一听就急眼了。

刘长虹也皱眉头了:“教学楼怎么会垮塌的,开什么玩笑!”

他心里也紧张的一匹,这是哪个王八蛋建的教学楼,其他房子都好好的,教学楼也能被谁泡歪了?

程万里接连被两位大佬给压迫,他心里更紧张:“没有学生,现在正好是暑假,不过学校有位值班的老保安当时正在现场执勤!”

“救人啊,他们采取措施了吗?”刘长虹沉声问道。

可他也知道他这只是过问一声,什么事都于事无补了。

周文义看向了刘长虹,他说道:“长虹同志,这个事得好好查一查,教学楼的质量严重堪忧啊!”

刘长虹也知道事情轻重,他点头:“查!”

但这里依然只是这场大雨下的一个缩影。

此时的全国各地,比齐城更为严重的地方还有很多。

特别是山区,山洪、泥石流比比皆是,这时候伴随着大雨爆发开来,都是很严重的灾难。

从新闻报道上能看到很多地方的房子直接被爆发的泥石流给冲垮了,房子里全部都是泥浆、石子,多数人都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等待救援。

还有一部分人直接找不到了。

紫玉花园别墅区,夏善德正在客厅里看电视,新闻里播放的全是这些内容。

报道完这个地区接着报道下个地方。

报道完这个省份,接着就是下个省份。

用一句话来说,这场大雨的波及面还挺广的,远不止是济东省一个地方。

“惨惨惨!真惨!”夏善德边看新闻边摇头,他心里很难受。

夏卫城在旁边看到了,他安慰老父亲:“爹,你就别难受了,你这个身体可不能情绪波动太大,等雨停了,我去问问怎么捐款,到时候我替你捐上点。”

“我这里还有点钱,你一并帮我捐了吧。”夏善德想起来他那里还有几万块钱,都是孙子夏泽凯给他的。

可他又没有花钱的地方,平时的花销都是这个小儿子和孙子承担的,他都不需要考虑‘钱’的事。

“哎!好!”夏卫城答应了。

天灾面前,他也看不下去了。

他心里头很清楚,和外边相比,齐城算是好的。

“咱老家怎么样了?”夏善德问了一句。

夏卫城说:“我打电话问了家里那边,还行,没有太大的问题。”

“那就好!”夏善德松了一口气。

可夏卫城没告诉他,地里全泡了。

夏庄村子里的地势整体就高,人们建造住房的时候又会刻意把房子地基拔高一截,倒是没有被水淹,但是农田的地势普遍都偏低,水进去后,根本没地方流,把及腰的玉米杆全泡了。

也不知道这回得烂了多少,这一季的收成是指望不上了。

“泽凯他们还没回来吗?让他也捐点,留那么多钱干什么。”老头子问道。

夏卫城说:“爹,他还没回来,等会儿他回来了,我给他说一声。”

夏善德摇头:“你别说了,我来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上一篇:粗大啪啪h/揉搓奶头NP

下一篇:返回列表

女仆sm道具羞耻play文^主八给性奴剃耻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