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他粗喘着释放在她体内/轻轻的挺进秘书的体内

2022-04-15 08:09:36【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天空碧波无垠。阳光肆意穿透绿化覆盖的树林,抬头看去,不经意似乎带着斑斓色彩。天气很好。一点风也没有。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感觉很舒服,很慵懒。长野有希气鼓鼓地,神色间

天空碧波无垠。

阳光肆意穿透绿化覆盖的树林,抬头看去,不经意似乎带着斑斓色彩。

天气很好。

一点风也没有。

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感觉很舒服,很慵懒。

长野有希气鼓鼓地,神色间带着一种愤怒和不服。

太可恶了!

不分青红皂白就打自己。

还说什么改变!

大男子主义的家伙永远都没救了!

那就从今天开始冷战吧!

我长野有希一定会让你知道,正义是永远不会向邪恶低头的。

哒哒。

门外传来脚步声。

长野有希错开视线, 抬头看天。

不向我求饶,我是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然而余光扫过长野直男的神色,暗暗发出的誓言就立刻抛掉了九霄云外。

像是失血过多一样,长野直男脸色惨白,形如枯藁,整个人由内到外都透着一种深深的疲惫神色。

作为成年人,他当然知道世界没有白与黑,只有无尽灰。

几千年的历史中,为了权力和财富, 不知道多少人因此丧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

只是长期以来形成的叁观,世界观,道德底线,早就在内心形成了一种标准,那是家国天下,民族情怀,生命可贵。

然而池田樱子说的那番话不但刷新了他的认知,也将这些认知和观念毁的一干二净。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所以跟华族没关系。

这个倒是无所谓,反正自己是个假鬼子嘛!

但乱世出英雄......就超出了他早已经成型的叁观。

如果只是乱世出英雄,倒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可显然不是,故意将社会秩序搞乱, 用普通人的生命来当做斗争的筹码,这简直超出了他所能够承受的底线。

虽然, 池田樱子又解释了一下。

虽然, 说可以理解是为了大局。

但她说话时的那种气势,眼神, 显然就是那么想的。

蝼蚁!

凡人!

这种词听着很中二。

只是切身感受到那种生命层次的差距,长野直男心里没有表现的那么轻松。

叁观等于被人毁了,世界观也被人毁了,所有的人生价值观,在那一刻都被毁的一干二净。

“直男你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长野有希大吃一惊说道,忘记了新冷战,飞快跑过来将长野直男扶着。

长野佳柰子正在厨房准备食物,听到喊声看了一眼,那惨白的脸色将她吓了一跳,连小碎步都忘了再拿,急忙跑过来和长野有希一起搀扶住了长野直男。

“啊!手怎么这么凉!”长野佳柰子说着,脸上全是惊慌之色,摸在手里的那只手,温度极低,简直就像是尸体一样冰冷。

长野直男摇了摇头,坐下来便将两人狠狠的抱在了怀里。

很用力,很用力。

不掺杂任何色欲,就像是要用两人的体温来暖热自己的身体一样。

长野有希和长野佳柰子都是满头雾水。

直男这是怎么了?

长野有希朝长野佳柰子投了个询问地眼神。

长野佳柰子暗暗摇了摇头, 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虽然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但两人都能看出来, 长野直男现在的状态很不对劲。

一定是发生很严重的事情了吧!

两具充满热量的身体,就这样抱在怀里,随着对方的体温一点点滋润呵护,长野直男跳动极慢的心脏渐渐恢复正常,体温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直男,你脸色刚刚好差,怎么了?”

“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啦!但我想要你们答应我一个请求可以吗?”

“什么请求?”

“我想要你们答应我,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事,彼此都是最亲的亲人,永不分开,可以吗?”

“怎么突然说出这么奇怪的要求?”

“拜托答应我!不然我会死掉的!!”

“请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我答应无论发生什么事,彼此都是最亲的亲人,永不分开!”

“本来就是彼此的亲人,即便发生什么事难道还能让我们分开吗?!我答应你就是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

长野直男脸上露出了笑容,松开抱着两人的胳膊,他虚伪说道:“好啦!那就没事了!刚才失礼了,请卡桑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但直男你的脸色刚才好差,是发生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了吧!”

“已经没事啦!晚上我想吃饺子,可以吗?!”

“当然!我现在就去准备!”

长野佳柰子脸色绯红,很是不好意思离去,但心里却有些窃喜,和有希被一起抱着,不是说明自己在直男心里的地位和有希一样吗?

如果再加上千雪!

啊!

佳柰子你怎么这么邪恶!

不可以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哦!!

噗。

突然。

长野直男被长野有希踢了一下。

遭到身体摧残,长野直男不借问道:“干嘛打我?”

“也没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奇怪,又不说出原因,难道还不该打吗?”长野有希很是气鼓鼓地模样。

只是却无法说出是因为不满长野佳柰子刚才竟然把佳柰子也抱在怀里。

毕竟刚才那种情况很特殊,如果问出来才会好奇怪的。

小女人的心思,总是很幼稚。

和池田这种聪明人呆一起时间久了,长野有希那点小心思根本再无法隐瞒长野直男的眼神。

心里暗爽了一把!

但除了爽,长野有希那生气地小模样,吃醋地小心思,让受到重大打击的心脏也得到了治愈。

长野直男再次坐下,将身边的娇媚躯体强行抱住:“不是我不肯说,而是我说了有希你也不懂啊!”

“可恶!都什么年代了,直男你还瞧不起我们女生?说起来我可是考上了东大的才女学霸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所以,我感觉世界崩塌了。”

“纳尼?天地和狗,为什么直男你会觉得世界崩塌了?”

长野有希一脸茫然,汉语她能听懂,汉字也学过不少,但这种高深莫测的话,就完全听不懂了。

因为在天道和圣人眼里,不成圣人,蝼蚁和狗其实没什么区别啊!

以前不理解堤清二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最后选择放弃从政,并且会说出等心如铁石,泯灭良知再从政这种话。

但现在,他算是明白,即便是权力放在眼里,真不是人能接受的。

只是在这个财团即国家的社会,认真来说,池田樱子那番话也不算错。

曰本终生雇佣制的制度在法理上并不存在,而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从松下幸之助开始的一种雇佣规则。

从松下开始得到社会认可,才有了今天普遍的终生雇佣制。

而现在曰本失去了天时地利人和,经济衰退是必然,保住财团就能保住大部分的工作和生活,也确实是为了大局。

可故意将社会秩序搞乱,逼死一部分人来下棋,这种天地为局,凡人为棋的争斗,作为昔日的凡人,还是觉得有些没法接受。

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成为统治阶级的一部分,还是为那些凡人蝼蚁不幸。

只是这又确实是一个强者的世界!

暗暗感慨了一声。

长野直男说道:“已经没事啦,崩塌的世界被有希你又重塑了。”

“是很严重的事情,直男你才看起来那么伤心的吧!”长野有希知道他不想说,便靠下来问道。

“伤心?也不是伤心啦!不过没关系了,有希你能够治愈一切伤痛,现在已经好多了。”

“油嘴滑舌的家伙!说这种好听话,是在为自己刚才不讲理的家庭暴力而向我道歉吗?”

“是啊!有希你这么可爱,打在你身,痛在我心。但一想到你竟然不考虑后果就去参加游行示威可能发生意外,我就真的很生气,也很害怕,所以就...对不起!是不是很疼!”

“能不疼吗?那么大的棍子,还那么用力,都痛死掉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要不我打你试试看?”

“好像是真的哎!竟然都肿了!”

“讨厌!被卡桑看到会很丢脸的!”

“那我们回房间?听说口水可以去肿,效果很棒的!”

“大色狼!大变态!!”

“我是说真的啊,口水消肿效果可好了,你上次都帮我消肿,这次该我帮你啦!”

“闭嘴啦!被卡桑听到我以后就没脸见人了!”

有什么关系呢?

大不了一起来呗!

带着这样猥琐的想法,长野直男被伤的心又活络起来,拉着长野有希,半推半就就将她弄到了房间。

过来许久。

长野佳柰子恰好要上洗手间,路过两人门口,脚步不由顿了一下。

“这里又没打到,怎么也肿了?”

“......”

“看来还是先把这里消消肿吧!”

“......”

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从开天辟地便开始。

从女娲补天,创造男女,男人贯穿女人的爱情便是人类历史。

烽火戏诸侯,只为博美人一笑,白蛇修炼千年只为许仙,仙女下凡只为董永。

问世界情为何物,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没有女人,没有爱情,拥有全世界又有什么意义。

可要问什么是爱情。

生死相依。

不离不弃!

彼此依靠。

互相弥补。

身体缠绵。

谁也说不清楚。

长野直男不相信爱情。

不过需求和满足之后带来的占有欲之外,还有一种责任。

夜很深。

长野有希的单纯和傲娇,虽然很傻,却让人心情轻松。

而相比她的情商低,长野佳柰子如水的温柔,抱着她的身体,闻着那澹澹的芳香,彷佛一切痛处和疲惫都被包容。

说来也怪。

原本本毁灭的世界观,价值观,叁观,都似乎再次重塑。

而那种自己代入刍狗的心死感觉也没了踪影。

如果非要说什么是开天辟地。

大概这就是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长野直男像是撒下了什么种子,实现了开天辟地一样的重生。

池田个小曰本都不在乎凡人。

自己这个假鬼子,在乎那么多干什么呢?!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只要自己不是刍狗,那就行了!

新的一天。

结束了工作回到家,客厅已经非常热闹。

因为要去德国旅行并且可以带家属,长野有希调了年假,长野千雪也请了假期,正在热火朝天换衣服。

看到长野直男回来,长野有希立刻转了一圈问道:“直男你看我穿这套衣服好看吗?”

“好看!”

“一点诚意都没有,那我再去换一套。”

“欧尼酱!你看这套衣服怎么样啊?”

“好看!”

“欧尼酱很过分啊!小可爱在认真问你呢!”

“千雪这么好看,穿什么都好看啦。”

“可恶!这么敷衍,肯定不好看了,那我再去换一套!”

“直男......”

“好看!”

“......”

十分钟。

二十分钟。

......

叁个女人换了一套有一套。

就是还没好。

长野直男看了看时间,实在受不了,大喊一声:“有希你还没有收拾好吗?卡桑,有希,拜托你们快一点行不行?都已经九点多了!”

“......”

“这些东西都不用带的,过去想买什么直接去买就行了!”

“......”

女人换衣服的时间。

大概是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事情了。

任凭长野直男在外面催促,叁个年龄不一的大小女人,换衣服也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

更过分的是走到门口,长野有希想起来自己脸上没有补水,又要回去补水。

被折腾了快一个上午,长野直男实在是受够了。

“西德那种地方到处都是欧洲化妆品的,落地再买就行了!”

“直男你知道女生不补水有多严重吗?皮肤会老化掉的。”

“卡桑从来都不用化妆品的,这种东西对皮肤伤害呢!”

“但我又没卡桑这么好的皮肤!”

“其实有希你皮肤已经很好了,但这种事饮食规律和作息很重要的,五脏六腑存精,外在就会神采奕奕,有希你老是吃垃圾食品......”

“可是我管不住嘴怎么办?”

“这跟管不住嘴有什么关系?小可爱一样管不住嘴,但皮肤就是这么嫩,这就是天生丽质自难得,有希你还是多多注意吧!”

“可恶......”

“......”

叁个女人一台戏?

不!

叁个女人凑到一起,那简直就是叁百只鸭子。

开着车。

听着叁个女人斗嘴。

长野直男已经有预感,这次去德国旅行,自己听力要下降许多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

紧赶慢赶,总算是赶到了机场。

仓田妃梨早等在门口,看到长野直男过来,便鞠躬和长野一家打了招呼。

想起因为路上一直听她们在那八卦而忘记兑换一点外汇,长野直男交代说道:“你们先过安检,我去换点马克备用。”

“哦,那直男你可要快点哦。”

“知道啦!”

广场协议签订的今天,日元已经是国际化货币。

带来的好处就是旅游业兴盛,换汇没有限制,并且在机场随处都有银行设立的兑汇窗口。

来到一家银行柜台。

长野直男从钱包栗拿出了一百万日元。

前面是一个金发闭眼的老外,用英语在和柜台的银行职员沟通。

很显然,这鬼佬是来旅游的,背着一个破旅行吧,手里拿着一叠日元,表情极其夸张说道:“偶买噶!怎么只有41万?”

“对不起,现在汇率就是这样!”银行职员看了看游客愤怒的脸色,脸上也是陪着笑说道。

1970年之前,日元是固定汇率360兑换1美元。

之后浮动汇率开始,便一路升值,特别是广场协议后成为国际化货币,85年到现在只是4年多,从238升值到了现在的138。

这种升值,如果很多年没来曰本,确实有些接受不了。

长野直男在旁边暗暗发笑。

换这点钱,真是让人担心你能不能顺利走出机场啊。

而柜台职员显然也看出了长野直男的想法,等美国佬走后,他笑着说道:“只换这点钱还敢来我们曰本旅游!希望这家伙搭车离开机场,不至于露宿街头吧!”

“哈哈......”

东京的夜晚。

霓虹灯闪烁,红的、蓝的,粉的,黄的,把城市点缀得五彩缤纷。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随处可见穿着和服的男人女人出入商铺,悠闲散步,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呈现出这座城市的车水马龙。

相比美国,入冬的日本气温要高了不少。

但即便如此,晚上的气温也已经下降到了七八度,哪怕身穿羽绒服也不会感到燥热。

街上却随处可见穿着短裙露出白皙大腿的靓丽女生,时尚的紧身西装,很漂亮的针线毛衣,搭配着包臀裙,牛仔短裤,娇小地身材让人流连忘返。

保罗.皮特欣赏着美女,暗暗咬牙,刚才柜台职员那种眼神,他怎么会不明白呢!

可恶!

身为美国人刚才竟然被人鄙视了。

等下到东京,一定要找个酒店,狠狠教训下曰本的女人来报仇!

可惜他不知道日本是一个极度排外的国家。

在这里,就算是做皮肉生意一般也不会接待鬼佬,特别是西方人和非洲人,没有熟人介绍的话,哪怕是歌舞伎町一番街都不会做歪果仁的生意。

只是保罗.皮特不知道这些,月入叁千美金在美国他也算是中产阶级了,否则哪里有钱来出国度假呢!

出了机场。

保罗.皮特来到了搭车的地方。

几人站着街边,聊天的天的同时不断挥手拦着路上过去的出租车。

看到这些小曰本,保罗.皮特就感觉心烦,懒得和这些人站在一起。

但让人恼火的街边车灯闪烁,随处可见出租车,但站在路边任凭保罗.皮特怎么也打不到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等了足足半个小时,见鬼一样竟然没有任何一辆出租车停下来。

如果路上没有什么车也就罢了。

可马路上车灯晃眼,不时有出租车过去,那些司机却没有丝毫停下来拉客的意思。

‘FUCK,真是见鬼了,这么多车为什么没有一辆车肯停下来的呢?’

保罗.皮特暗暗骂着娘。

但意识到,可能在日本上下出租车要在固定的地点。

来到刚才那写曰本人搭车的地方,他再次朝过往的出租车挥起了手。

然而就像是见鬼一样,明明有人视线朝他看了一眼,却半点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被这样莫名其妙的无视,又一直拦不到出租车,保罗.皮特感觉这个世界满满都是恶意!

溷蛋!

一个开出租的竟然这么嚣张?

钱都不知道赚吗?

等等?

夜色下机场附近的光线不是很好,仔细一看,不远处很多人聚集在一起也在搭车,但他们手里好像拿有东西。

走过去看了看。

保罗.皮特人都傻了。

搭车的那些人手里,每个人都拿着黄色万元大钞,甚至有乘客为了上车而吵了起来,随后有人从兜里掏出了更多的钱甩了起来。

最后,一个出价十万的人,上车离去。

FUCK!!!

我他妈的是眼花了吗?

保罗.皮特万万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十万!

十万日元竟然打一辆出租车?!!

这怎么可能?

托!

这帮人一定都是托,故意想骗我的钱!

然而等了很久很久,托还是很多,每个人都拿着钱上了车,原地只剩下保罗.皮特。

夜晚,有点冷。

寒风吹来,保罗.皮特孤零零的任由寒风吹着。

陆续已经走掉了几十个人,这些人,难道都是在当托,想骗我的钱?

摸了摸口袋里换到的那些日元!

一种被狗日的感觉,怎么也挥之不去。

打个车都要七百美元!

自己这一个月的收入,能在曰本活下去吗?!

好心痛啊!

这些开出租的都是抢劫犯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他粗喘着释放在她体内/轻轻的挺进秘书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