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公车合集一女被多男调教^古代扒开h

2022-04-16 08:21:0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趴下……快点趴下……”治安队员们挨了骂,火气就全撒在洪涛和车夫们身上了,一顿脚踢加枪托子,再挨个来个背铐。“哒哒哒…&he

“趴下……快点趴下……”治安队员们挨了骂,火气就全撒在洪涛和车夫们身上了,一顿脚踢加枪托子,再挨个来个背铐。

“哒哒哒……哒哒哒……”还没拷完,北面又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同样是马队,速度和节奏完全不同,骑手也不同。这次来的全是穿迷彩服的军人, 一下子就来了一个排,速度飞快。赶到事发地点二话不说,把所有人全给围了起来,先端枪瞄准再询问事发经过。

“陈队长,麻烦打开他们的手铐,人和车我们都要带回去!”

过程很简单,叁五句话就讲明白了。要说带队的小排长还是挺负责的, 不光询问了治安队, 还分别询问了两只运输队的车夫。最终手一挥, 示意洪涛他们几个上车全跟他走。

“不是……兄弟,我们是城东治安队的,正在执行公务!”陈队长此时才醒过味儿来,这趟活儿好像要瞎。但不能就这么干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还得努力尝试下,看看能不能挽回。

“我们也在执行公务,请您配合下!”小排长的脸上一直就没啥表情,或者说很阴沉。

他们是负责驻守城东的部队,大年叁十还要站岗执勤对谁来讲心情都不会太好,结果一阵枪声连守备区团长都给惊动了。有没有责任先放一边,这顿骂算是挨上了,能不用枪托子招呼已经算很克制了。

“长官,您要是光把我们几个带回去,上面问起来只有一面之词怕是说不清楚吧?”本来事情到此也就结束了,可洪涛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 双手是被拷上了, 但嘴还能用。

“谁让你说话的!……陈队长, 麻烦您也和我们走一趟吧!”多嘴的后果就是挨了一脚,但也不是白挨,小排长觉得这个建议很中肯。

“你们没权抓捕联盟官员!”陈队长本来已经把手枪塞回了枪套,此时忍不住又去摸了一把,很想掏出来把这个多嘴的家伙给毙了。但最终还是没敢掏,只是高声抗议着。

“不是抓捕,是带回去配合调查。如果您有其它的想法,等见到我们的上级可以自己交涉……请吧!”小排长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模样,可惜不是好笑。

这个人啊,倒霉的时候最希望看到的并不是如何解脱,而是有别人和自己一起倒霉。此时他就觉得让陈队长一起倒霉很爽,让你们大过年的也不消停,那就谁也别消停,去基地兵营里陪着自己一起过年吧!

陈队长能不配合吗?给他十个胆也不敢。虽然说安全区管理处并不属于军队编制,但联盟政府对基地的安全更加重视,设立安全区管理处和下辖的治安队,也是为了保障安全。

所以在这个大前提下,别说只是个治安队中队长,就算管理处处长在场一样会被带走接受询问。敢反抗, 这些当兵的就真敢动手,敢掏枪,那他们就真敢突突。

结果就是小30名车夫和8名治安队员,赶着车骑着马,被军方的马队包裹在中间,一起向北从朝阳门桥进入了基地,钻进一座门字形的高层建筑物下面。

虽然建筑物的所有玻璃结构都没了,看上去直透亮,但洪涛依旧认识它,中银集团凯恒中心。中国银行BJ分行的办公室就在这里,还有一大堆银行、保险公司、投资公司。

不过现在它已经变成一座大兵营了,整个城东的守备区总部就设在地下车库里,高耸的门楼上每层都有火力点,门口还停着好几辆装甲车和自行火炮。

当然了,洪涛一行人是没资格走正门的,他们被带到了后面的地下一层。这里的窗户和门全被焊上了钢筋,像个临时仓库,但里面空荡荡的。

“老实点,不许乱说乱动,大过年的别自己找不痛快!”

小排长挺有脑子,他把两个公司的车夫分别铐在了两边窗户的钢筋上,让双方无法接近,这才带着陈队长和治安员出去了。不管是不是属于一个系统,治安队毕竟也是联盟政府的正式机构,待遇自然不能和流民一样。

“周哥,你这是啥意思啊?”说实话,王刚非常心虚。在安全区里他谁都不憷,治安队也一样。但真的进了基地,被军队看管起来,就有点六神无主了。

“保命啊,还能是啥意思!把心放到肚子里,联盟政府才没时间搭理你我这样的小蚂蚁。咱们又没犯啥大罪,顶多就是送进矿山劳改一段时间。”

洪涛从皮带扣上拆下一根钢丝,弯了弯捅进手铐的棘齿缝隙里,顶住弹簧锁闭装置用力压,手铐就打开了。不过他没跑,而是把手铐向下降了两格,重新铐在了钢筋上。这样可以把胳膊放下,舒服点。

“你这……劳改……会累死人的!”看着洪涛熟练的打开手铐又铐上,王刚的脑子有点短路,好半天没琢磨明白,手铐难道这么容易打开?

“不会,只要他们能放出去咱们也一样。别急,等着看!”

自打来到安全区,洪涛就听无数人说过劳改犯的悲惨,对这点深信无疑。但他并不怕被送到矿山和油井去听天由命,原因很简单,联盟军方不会这么做。

不管是孙长忠还是孙飞虎,背后都有联盟大部委在撑腰,说白了吧,两家运输公司之争实际上是交通运输部和后勤部之间的利益分歧。

在这个问题上,联盟军方如果脑子里没长包,就不会因为一点小事情有所偏向,更不会掺合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争斗中去。

只要交通运输部或者后勤部有人出面做出了某种暗示,联盟军方就会睁只眼闭只眼把参与群殴的两拨车夫都释放。至于说开了几枪,那根本不叫事儿,既没在基地里又没伤人,还不是用的制式武器,很容易处理。

“他们有陈队长回去报信,我们可没人帮忙通报家里!”

王刚对这个断言不太相信,在他看来城东治安队肯定会和军方进谗言,把屎盆子都扣在平安运输公司的车夫头上。官官相护,联盟军方和治安队毕竟是一头的,没人会替自己这些人说公道话。

“你啊,还得多和佟老板学学……”洪涛也懒得解释,这种事解释也没用,得慢慢悟透。此时安全区治安队还算个屁,军方根本不会征求他们的意见。

而且只要治安队被放回去,再通知孙长忠找交通运输部的人来说项,那军方马上就会把消息转告给后勤部,根本不用等人回家报信。这才叫一碗水端平,做好人就要做到底,半途而废不如不做,这点脑子军方不会没有。

“团长……按说他们不会溷得那么惨吧!”不过有件事洪涛非常担心,这里的军官会不会和自己过于熟悉!但事已至此,除了在心中默默祈祷曾经的部下不会溷了十年才溷到个团长,也别无它法了。

与其让城东治安队的人把自己抓回去百般拷打,连身体都弄坏,真不如自爆身份给联盟当个小白鼠。反正怎么都是生不如死,后者对人类的贡献还大点。

这就是洪涛一贯的思维模式,和大多数人完全不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算计人的时候往往能出其不意,而别人算计他的时候就很难找准弱点,谁也不太清楚这个怪人在乎啥,不在乎啥。

但洪涛还是高估了自己,团长?营长也没有,一直等到天黑才有个连长过来随意问了几句,然后让人送来晚饭,就再也没人搭理了。

晚饭很简单,馒头和白菜汤,一看就不是军队的伙食,反倒和挖护城河时的饭菜一模一样。这说明啥?说明根本就没有高层关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公车合集一女被多男调教^古代扒开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