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校花被前后两根同时撑满玩弄^裸身穿围裙做饭

2022-04-21 08:11:27【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贾芸和王熙凤相互斗嘴,经过一道月亮门,来到宁国府的会芳园。会芳园中有建筑“天香楼”,“凝曦轩”,“登仙阁”,“逗蜂轩”等,有溪流通过

贾芸和王熙凤相互斗嘴,经过一道月亮门,来到宁国府的会芳园。

会芳园中有建筑“天香楼”,“凝曦轩”,“登仙阁”,“逗蜂轩”等,有溪流通过,西北是水面,依水建轩,东南有假山,傍山建榭,风景秀丽。

会芳园有专门看戏的戏台,这会儿戏班子已经在开始布置了。

贾芸和王熙凤刚要分开,就迎面碰上贾宝玉、贾环、贾兰三人,后边儿还跟着一群小厮,好不热闹。

贾宝玉看到贾芸后,眼神一亮,上前几步,微笑道:“芸哥儿你来的正好,我正要找你呢!”

“哦?宝叔找我有何指教?”贾芸拱手扬眉问道。

贾宝玉道:“指教说不上,上回薛大哥带了许多食材去你那儿,你不是做了个炮豚么,滋味还不错,你当时说有秘制的调料,可有这回事儿?”

“是有这回事儿。”贾芸颔首道。

贾宝玉脸色一喜,说道:“那就好,刚才我们正要让人烤些鹿肉作下酒菜,于是我就想到了芸哥儿你的调料,不知道能否卖些给我?”

贾芸点头微笑道:“没问题,你大概要烤多少鹿肉?”

贾宝玉想了想,回道:“不是很多,约莫二十斤。”

“哦,那要不了多少调料,你派人去我家找苗婶儿拿就是。”贾芸道。

贾宝玉沉吟片刻,说道:“最好多备些,要是烤的鹿肉好吃,估计二十斤远远不够了。”

贾芸提醒道:“宝叔,那些调料可贵呢,如果要得少,拿点儿过来没什么,如果要多了,我可要收钱的。”

贾宝玉笑道:“呵,我以为什么事儿呢,放心,不会让你吃亏的。”

贾芸点头道:“那好,你让茗烟去找苗婶儿,拿一罐半斤装的先过来用吧,能烤许多的烧烤了,银子嘛,我收个成本价,五十两银子。”

贾宝玉还没说什么,一旁的王熙凤插话道:“好你个芸哥儿,心也太黑了吧,半斤作料你就要收五十两银子,还说只收成本价,你骗鬼去吧!”

“二婶婶,你这话就没道理了,咱们别的不说,香料的价钱你也是知道的,那都是按钱卖的,再加上侄儿辛辛苦苦研磨调配,一罐收五十两真没多收。”贾芸白了王熙凤一眼,说道。

贾宝玉点头笑道:“算了,五十两就五十两吧,只要味道好,买了也不吃亏。”

说着,他让茗烟去贾芸家取调料,回头又跟贾芸说:“这会儿我身上没带那么多的银子,晚点儿我让茗烟给你送来。”

“无所谓,什么时候送来都可以,我又不怕宝叔你跑了!”贾芸笑着说道。

贾宝玉道:“哈哈,那好,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我和兰哥儿他们还要回去一趟,等会儿再过来,芸哥儿呆会儿也过来一起吃鹿肉啊!”

贾芸点头道:“有好吃的,我自然不会推辞。”

等贾宝玉一群人走后,贾芸回过头来,发现王熙凤和平儿竟然还没走。

“二婶婶可还有事儿?”贾芸笑问道。

王熙凤点点头,道:“啧啧,没想到芸哥儿你那调料这么赚钱,能不能把秘方卖给婶儿,价钱随你开,只要不太过分就行了。”

她刚才虽然呛了贾芸,只是下意识的想压贾芸的价,心里也被贾芸开得价吓了一跳,半斤调料就值五十两银子,比她放印子钱好赚多了,而且还没什么风险。

贾芸很想回她一句想屁吃,王熙凤嘴上说价钱随便他开,却又让他不要太过分,分明就想占他的便宜,可他的便宜就是那么好占的么?

贾芸笑呵呵看着王熙凤,指了指天,说道:“婶儿,这会儿还是上午呢,天都没黑,还不是做梦的时候吧?”

顿了顿,见王熙凤并没生气,他继续道:“二婶婶,调料秘方可是最为核心的东西,只要有秘方,想什么时候赚钱,就什么时候赚钱。”

“你看侄儿傻么,这明明是可以赚钱的生意,侄儿不自己赚,为何要将秘方卖给你?”

王熙凤笑呵呵道:“你不想卖秘方也成,咱们这不是在商量么,这样,婶儿出店铺,你出秘方,咱们合伙赚银子,怎么样?”

贾芸摇头道:“不怎么样,以侄儿现在的身份,赚太多的银子也是守不住的,等今后侄儿有实力了,独赚这份银子不是更好?”

王熙凤收敛笑容,指着贾芸道:“好啊,亏婶儿还想着疼你呢,就这么一份秘方你还藏着掖着,是不是瞧不起婶儿了?”

“冤枉,天大的冤枉,二婶婶啊,侄儿敢拍着良心说,心里一直装着婶儿呢,不敢有丝毫不敬的,只是我今后也要养家啊,不得多为自己考虑?”贾芸拍着胸膛叫屈道。

王熙凤冷笑几声,翻了个白眼道:“哼,你说的话我半个字都不相信,以前我还没瞧出来,芸哥儿你竟是个有城府的,也是个伶牙俐齿的,今儿算是见识到了。”

一旁的平儿见王熙凤声音渐渐大了起来,连忙小声提醒道:“奶奶,园子里人多呢,有什么事儿私下来谈不好么?”

王熙凤噎了一下,瞪了平儿一眼,小声嘀咕道:

“你个丫头片子是不是见芸哥儿好看,春心荡漾了?我可告诉,千万别起什么歪心思,更别做没脸没皮的事儿,要不然有你好看!”

平儿脸一红,头往边上歪了下,说道:“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算了,奴婢再也不多管闲事儿,奶奶你要闹就闹吧,到时候闹大了,又不是丢奴婢的脸。”

贾芸见王熙凤和平儿嘀嘀咕咕,呵呵笑了笑,对王熙凤拱了拱手,便转身去找薛蟠他们去了。

王熙凤看着贾芸的背影,深吸了几口气,然后转身用指头点了点平儿的额头,冷声道:

“好啊,我现在说一句,你要说三句,是不是觉得跟了我委屈了?那好,你去跟琏二爷过吧,或者去跟芸哥儿那个伶牙俐齿的过也行!”

平儿眨巴着眼睛,笑吟吟伸出双手。

“干嘛?”王熙凤愣了愣。

平儿笑着说:“身契啊,奶奶不给奴婢,奴婢怎么走?”

王熙凤闻言,直接气笑了,上前啪的打了平儿的手一下,瞪眼说道:

“你想得美,你想走,我偏不如你的意,就要你跟我一辈子,哼哼……”

平儿笑道:“说让奴婢走的是你,不让奴婢走的也是你,哼哼……”

王熙凤笑道:“你又急了,满口里‘你’、‘我’起来了。”

平儿笑道:“偏说‘你’,你不依,这不是嘴巴子,再打一顿,难道这脸上没尝过的不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校花被前后两根同时撑满玩弄^裸身穿围裙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