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超短裙麻麻的娇羞^被吸扇贝高潮

2022-05-09 08:12:10【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随着朱右杬话音落下,朱浩的猜想全都应验。唐寅早就有过相似的挫败感,这次也不觉得有多稀奇,甚至还因为失败得太过彻底,颜面方面并没有觉得有多少损失。在朱浩面前丢人?不存在的。

随着朱右杬话音落下,朱浩的猜想全都应验。

唐寅早就有过相似的挫败感,这次也不觉得有多稀奇,甚至还因为失败得太过彻底,颜面方面并没有觉得有多少损失。

在朱浩面前丢人?

不存在的。

唐寅觉得自己早就在朱浩面前底裤都被掀掉了,还存在什么丢人不丢人的问题?

等朱浩、陆松和唐寅三人出来,神色各异。

朱浩显然不太想这么早去参加什么县试,原本以为唐寅只是随口一说,谁知现在连朱右杬都鼓励他这么做,还说要为朱四当表率,意思是自己没得选择了。

出了王府内院门口,陆松笑道:“朱少爷还是这般神机妙算,即便不能准确猜中事情,但也八九不离十……看来朱少爷将来必可成为王府中流砥柱。”

唐寅侧头望了陆松一眼。

好似在说,你在赞美朱浩的时候,要不要这么直接?

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朱浩道:“我不过是瞎说,别往心里去。”

瞎说你都能这么准?

看不起谁呢?

唐寅问道:“朱浩,你先前说过自己的分析,可你如何确定是这些事呢?”

“我从来就没说确定啊……分析事情,本来就属于盲猜的范畴,线索只有那么多,联系在一起看看能否理出头绪来……陆先生,你还是太过在意成败得失,其实透过现象看本质,你自己用心思索的话,估计能想到的东西,比我还多!”

朱浩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反而鼓励唐寅,让唐寅多展开联想。

唐寅无奈摇摇头,再看陆松时,发现陆松正对着自己笑。

不是嘲笑,而是一种“我理解你”的笑容,或许陆松也曾以为自己能处处压制身为小孩的朱浩,可到头来,就是一次次被朱浩的才智折服,到最后不再对朱浩怀疑,反而心甘情愿跟朱浩做起了忘年交。

……

……

陆松得到命令,调查锦衣卫在安陆本地的活动。

朱浩正常回去上课,虽说未来几天会有一次集体出游,但他没抱什么期待,反而是其余几个孩子很高兴。

下午朱浩回家时,陆松一脸紧张地过来找朱浩,特地把朱浩叫到王府外边,才把当前情况说明。

“我又见到你大伯了。”

陆松有些惊慌失措,“他暗示我,说是林百户找过他,还说现在锦衣卫在安陆的所有事情都由他接手。”

陆松先前还坦然面对王府交托的差事,但在跟朱万宏见过一面后,他知道自己身份败露了,不再有自信。

朱浩道:“先前那林百户就是个精于算计之人,给他做事,陆典仗都没出什么问题,用得着担心我大伯?”

陆松摇摇头:“这个人……身上透着一股邪性,让人看不懂,我说的是朱千户……自打在王府中第一次见到,就觉得他举止异常,或许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况且之前我坏了他的好事,现在他知我身份,怎敢保证他不趁机报复?”

得知身份泄露,陆松明显乱了方寸。

朱浩没法安慰,因为陆松刚觉得林百户走了,暂时没人知道他身份,不会再利用他损害王府的利益,想过几天平静日子,却没想到迎来一个更加难缠的朱万宏。

“陆典仗,我大伯有吩咐你做什么事,或是让你何时去见他吗?”朱浩问道。

“没……没有。”

陆松想了想,摇摇头道,“今日不过是偶遇。”

又是偶遇。

其实就是暗中打探到陆松的行动路线,提前堵路,这招朱万宏之前在唐寅身上已经用过。

陆松道:“更可甚者,他留在安陆,不回京师,必定是有何隐秘差事要完成……朱浩……你可要帮我。”

朱浩笑了笑道:“陆典仗放心吧,我们是朋友,能帮一定会帮。以我之前对我大伯的观察,这个人很识时务,应该知道给朝廷做事,做得再好,也是为人驱驰的命,讨不到好,他现在对兴王府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许是想往兴王府靠拢呢?”

“不……不可能,兴王府怎可能接纳他?再说……他这样是背叛朝廷,背叛锦衣卫。若他没有歹心的话,为何要揭穿我?”

陆松紧张的情绪得不到缓解,估计最近一段时间都要寝食难安了。

朱浩道:“这样吧,你下次去见他时,我跟你同去,或是叫上陆先生一起……上次我大伯也在暗示我们,他知道陆先生身份,但到现在都没有举报的迹象,我家中也不知他已返回安陆。”

“什么?朱家……不知他在安陆?”陆松一怔。

“刚开始我也觉得不可思议,他平时流连教坊,我二伯和本家兄长都喜欢去那地方,居然没发现,可见他并不是完全醉心于倚翠偎红,他在教坊,估计更多是打探消息,陆典仗可以查查他到底带了多少人来安陆。”

朱浩说到这儿,看到陆松神色还是非常紧张,再次笑着安慰,“我大伯刚回安陆时,带了起码两百锦衣卫,一副不除掉世子决不罢休的架势,结果如何?

“那么大的风浪都过去了,现在好不容易风平浪静,总不能阴沟里翻船吧?有兴王的信任,就算有人把你的身份挑明,也会被看作是挑拨离间,兴王不会盲目相信。就算事情最后被证实,他也会想,陆典仗心到底心向王府,还是一心在王府潜伏,未来某个时间段才会反叛?”

……

……

陆松身份败露,对此朱浩有过预料。

他自己在王府就是细作,这点不管是朱家,还是兴王府,都一清二楚。

但他现在王府中混得不是挺好?逐渐的,兴王对他放下成见,把他当成儿子未来的左膀右臂对待。

这就说明,兴王府是个讲道理的地方,人家不看你的出身或者背后势力的立场是什么,只看你做什么,实际表现如何才是重中之重。

第二天朱浩回到课堂,朱三和朱四围拢过来。

朱四道:“朱浩,我听父王说,你要参加县试了?这么大的事,你昨天怎么没告诉我们?”

此时正好京泓从教室门口进来,听到这里,又表现出“爱谁谁”的神色,反正这种事与他无关,不理也罢。

朱浩无所谓道:“我年岁太小,去参加县试,基本过不了,这种可能会让自己丢人现眼的糗事,我要拿出来卖弄吗?”

“不会。”

京泓突然插嘴:“你写的文章,我拿给我父亲看过,他说这文章,非是有底蕴的大儒才能写出来,还不相信是你写的。我说就是,他说可能你是拿范文湖弄,还说即便是他,也未必能写出那样的文章……”

朱三得意洋洋:“看来令尊颇有自知之明嘛,知道没法跟我们的朱先生相比!”

既是在讽刺京钟宽,又是在调侃朱浩,却从未考虑过这是在伤京泓的自尊。

京泓见怪不怪,撇撇嘴:“有本事自己上场考一个,别在这里吹牛。”

朱四却好像完全没听到姐姐跟京泓的争吵,脸上带着无比的向往,道:“朱浩跟我同岁,都能参加县试了,可我连文章都不会写呢,章句集注总背不好……对了朱浩,县试如果你考过了的话,以后还会在王府读书吗?”

“对啊。”

朱三也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朱浩身上,“你考过县试的话,不会离开王府吧?”

朱浩道:“应该不至于……县试作为童生考的基本,即便过了,也代表不了什么,还是不能到县学读书。”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超短裙麻麻的娇羞^被吸扇贝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