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湿漉漉的花吞吐粗大的绿帽.粉嫩泥泞不堪

2022-05-10 07:56:48【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在高句丽的十万大军,刚刚进入玄菟郡的时候,刘宇就收到了影部成员的消息。得知此次前来支援辽阳城的统兵大将,竟然是王储高男武,刘宇不禁乐了。这高伯固还真是舍得啊,竟然将川王都

在高句丽的十万大军,刚刚进入玄菟郡的时候,刘宇就收到了影部成员的消息。

得知此次前来支援辽阳城的统兵大将,竟然是王储高男武,刘宇不禁乐了。

这高伯固还真是舍得啊,竟然将川王都给派来了,难道不怕这高男武扔在汉境?!

还是说,他高伯固对他这个儿子,有盲目的信心呢?

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高句丽能拿得出手的大将,估计也就只有这个高男武了。

既然这个高男武已经来了,而且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刘宇自然不会还待在辽阳城。

留下了四万乌桓骑兵,镇守辽阳城,刘宇带领剩余的将近十万大军,向东行军。

刘宇并没有直接带军前往侯城,而是从玄菟郡的南部边境行军,绕过了侯城。

张飞张郃二人,领大军六万,定会将高句丽大军拦截在侯城。

自己带兵绕到他们后方,争取全歼了高句丽大军。

至于张飞能不能拦住高男武,刘宇并没有担心,这高男武,传言十分的强悍,但是张飞是谁?

那可是连吕布都敢硬刚的存在,在整个大汉,甚至是整个华夏历史中,其勇武,都能排进前几十的存在!

而且张飞张郃带领的都是骑兵,更有两万镇北军骑兵在,料想他高男武,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

侯城,处于辽东丘陵地带,此处山川河流密布。

不过,此处的山,相比益州而言,不是那么险峻,河流也并不湍急。

很多河流,都可以直接步行过河,而群山之间,也有道路相通,骑兵完全可以通过。

此时,侯城东十几里处,正有两股大军在对峙着。

其中一路大军,正是高句丽王储,川王高男武,另一股大军,是张飞张郃二人所带领的汉军骑兵。

此时,两股大军已经对峙了许久,不过谁都没有率先攻击。

看了许久对面的军容,高男武心中微微点了点头。

对面的汉军骑兵,明显分成了两股,其中人数较多的一股大军,正是他们高句丽的老朋友,幽州骑兵。

对于幽州骑兵,高男武自然十分的熟悉,幽州的骑兵,战力十分的强大。

不过,他高男武也同他们交过手,虽然强,但是他高男武也不惧!

在看对面的镇北军,一身亮银铠甲,手握长枪,眼中杀气腾腾。

虽然只有大约两万之数,却气势如虹,盖过了幽州四万大军。

虽然人数只有两万,但是高男武知道,这两万大军的战力,绝对超过四万幽州骑兵!

自己虽然带领的大军人数占据优势,但是同他们对上,估计很难取胜。

“好一股强军!这镇北军,果然名不虚传!”

高男武没有开口,而他身边的晏留,看着眼前的镇北军,不由得感叹出声。

高男武闻言,点了点头,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凝重,嘴中说道。

“能消灭鲜卑一族,平定了整个草原的骑兵,自然不会差!不过可惜,那汉王刘宇,并没有在此军中!”

说罢,高男武神情有些遗憾,他已经慕名刘宇很久了,不同刘宇战一场,他会遗憾终生的。

就在二人各自想着事情的时候,只见对面汉军阵营中,快速的奔出一骑。

只见那人手握一杆蛇矛,身体壮硕无比,脸上布满了钢针一般的胡须,眼神含煞。

打眼一看就知道此人是身经百战的勇猛悍将!

那名汉将奔到阵中之后,高句丽的士兵,只觉得一股凶悍的气息,迎面扑来。

而高男武,在感觉到这股气势后,不由得眉头一挑,眼中的凝重,一闪而过。

待那将领站定后,只见他将手中的蛇矛平举,冰冷的矛刃,指着他们高句丽大军。

随着他蛇矛缓缓移动,将高句丽大军前列的各个将领,都指了一遍,眼神轻蔑。

随后这名汉人将领,吼声如雷,语气满是嘲讽,对着他们高句丽大军吼道。

“高句丽?!喜欢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罢了!!如今惹怒了吾主,你等小丑的末日到了!!”

“嗯?!!”

张飞的话,让高男武的眉头狠狠一皱,而他身边的将领,听得懂汉话的,也都一个个满脸的怒容,怒视着张飞!

不过张飞却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对着高句丽大军挑衅道。

“据说你们高句丽有个所谓的川王,能舞的动兵器,不知可敢出来同俺张飞比划比划?!放心!俺张飞只用一只手!”

说罢,张飞还特意将左手举过头顶,随后还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高男武闻言,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随后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放肆!!”

高男武身边的一名中年将领,听了张飞的话后,又看到张飞如此挑衅,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怒火。

只听他猛地大吼一声,拍马向着张飞杀去,一边挥舞着手中长刀,一边还大吼着。

“大高句丽国,川王麾下大将密当!特来杀你,贼将受死!!”

“密当?!”

张飞闻言,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这个密当可不是无名之辈。

据影部调查的消息,当年辽东乌桓大军,进攻高句丽国,高句丽不敌,一时间被乌桓骑兵打的节节败退。

就是这个密当领兵出击,才将乌桓骑兵击退,在高句丽国,这个密当,很有名望。

“哈哈哈!来的好!”

听到不是无名小卒,张飞忍不住大笑一声,随后双腿一夹马腹,向着密当迎了上去。

很快,二人便在阵中相遇,只见密当抡起手中大刀,照着张飞的黑脸,便砍了过去。

“当……”

一声巨响传出,只见张飞用蛇矛架住了长刀,让长刀停在张飞脸上一尺处,在不得寸进。

感受着长刀传来的力量,张飞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个密当还不错,虽然不入一流,但是绝对是二流之中的顶尖。

而此时的密当,盯着面带笑容的张飞,心中满是震惊。

自己全力一击,竟然被这黑厮如此轻易的给接下了?这黑厮竟然还笑了,自己不要面子的吗?

张飞看着有些发愣的密当,双手发力,将长刀荡开,随后将蛇矛快速的刺向密当。

又是一声巨响传出,密当虽然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张飞这一突刺,却也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汉将,我不敌也!”

感受着蛇矛上蕴含的力量,密当心如明镜,看来只有自家大王出手,才能将这个黑脸汉将拿下。

而这一击没有得逞的张飞,可不管密当心中如何想,紧接着,便对其展开了凶猛的攻势!

面对如潮水般的攻势,密当无比艰难的抵挡着,就这样,二人在马上缠斗了二十回合。

张飞的蛇矛,好几次都要成功命中密当,却都被其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

不过密当不是每次都这么好运的,已经打出了真火的张飞,再一次将蛇矛抡圆了,对着密当,当头砸下。

密当用出全力,将长刀举过头顶,面对张飞这全力一击,密当心中没有一丝信心可以抵挡下来。

果然,伴随着一声巨响,蛇矛在密当紧张的注视中,撞在了长刀之上。

巨大的撞击力,使长刀瞬间断成两截,虽然密当在最后关头,稍做闪身,却还是被张飞这一击,打的口吐鲜血。

……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湿漉漉的花吞吐粗大的绿帽.粉嫩泥泞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