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抱着夹腰h.攻在镜子前被qj

2022-05-11 08:22:04【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蓝诺想靠着自己的力量,解决杀戮之王,那多办是做不到的,就算杀戮之王再怎么水,超级斗罗级别的战斗力还是有的,自己再不能使用魂技的情况下,对付封号斗罗都要看运气,超级斗罗肯定是打

蓝诺想靠着自己的力量,解决杀戮之王,那多办是做不到的,就算杀戮之王再怎么水,超级斗罗级别的战斗力还是有的,自己再不能使用魂技的情况下,对付封号斗罗都要看运气,超级斗罗肯定是打不过的。

所以他只能借助群众的力量,在杀戮之都,反而更容易把人团结起来,毕竟大家之间的个体战斗力差异,已经被大幅度的缩小了,相对公平的社会规则也有实行的基础了。

而接下来的统一战争中,剩下的可能会支持杀戮之王的,就只有内城区的这些人了,刚好这些人与外城区之间有难以调和的矛盾。

他们以少数人占据了大多数的物资,光这一点就决定了,他们天生就站在外城区的对立面,不止如此,外城区大多数人其实是想离开杀戮之都的,至少是不愿意在这座城市中屈居人下,做别人卑微的踏脚石。

而杀戮之都本身也并没有一个结界一样的东西笼罩,真的能越过城墙的话,是可以逃出去的,只不过什么神卷都带不走而已。

阻止这些人逃走的,是杀戮之王手下,一群被赐予了随意使用魂技能力的人,这些人是维持杀戮之都秩序的武装力量,也是在接下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中,必然会站在蓝诺对立面的。

往常的话,让外城区这些人向那些可以使用魂技的人发动攻击,那是不可能的,少数的人就算围攻也不可能打得过那些可以使用魂技的强者。

但当这几十万人组织起来之后,专门训练出来的军队,却可以有组织的,对这些城市守卫进行攻击。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蓝诺不出手,这些人想要赢得战斗的胜利,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面临着失败的风险,但蓝诺可不会放任看着他们失败。

个人的战斗力在数万人的会战中可能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蓝诺可从来不是一个人,城外的山头上,一整个炮兵师可是拿着又黑又粗的炮管子,指着杀戮之都呢!蓝诺一声令下,就能把这座城市炸成一片废墟。

到时候双方对垒,先给对面一顿覆盖性轰炸,紧接着打一波弹幕徐进,就算对手的个体实力强大,也绝对会在凶勐的火力中陷入混乱,而陷入混乱的军队等待着他们的就是屠杀了。

眼下外城区还没有完全统一,较为激烈的战争已经展开了,但结果将是毫无悬念的,陈自行做没守序国度的统领,为守序军的军队制定了战略计划。

在接下来的三周时间内,分别完成对南城区,北城区,以及XC区的清缴,将这些区域的土地与人口全部纳入守序国度的统治。

目标,整个DC区都已经被占领,大部分地区都已经被同化完毕,已经有了大规模扩张的能力,不止如此,守序国度已经开始初步进行了粮食的种植,并且有意的储存了食物,确保在战后能维持最低限度的稳定。

蓝诺这个外挂还在的这段时间,食物的供应量几乎是无限的,只要他们肯付出劳动,就可以在蓝诺这里,交换源源不断的食物。

不过他们自己也有危机意识,所以开始尝试进行种植,并且寻找其他粮食来源。

单纯只是杀戮之都城墙内部的空间,进行种植的话,是绝对不够满足这么多人的食物所需的,但要算杀戮之都的禁魔领域笼罩的范围的话,勉强满足这些人的食物需求还是可以的,只是那些城墙外的土地暂时还无法得到开发,现在的种植更多的是积累经验。

在组成了国家之后,守序国度自然也就诞生了扩张的欲望,制定了更加长远的计划,不再满足于能够在杀戮之都中吃饱就足够了。

而这长远计划的一些基础,都是成功夺取杀戮之都的自主权。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的前提是必须让绝大多数人都接受自己的统治,也就是说必须要打赢这场统一战争,并且在打赢之后完成对战后地区的规划和治理。

打赢这场战争其实是很容易的,其他三个城区根本没有什么成组织的军队,散兵游勇一样的武装力量,在有组织,有纪律,使用统一兵器,保持良好营养的士兵的进攻中,不会有丝毫反抗的能力。

真正麻烦的其实是对这些地区的治理,就像蓝诺,如果他想的话,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成千上万人,但为了让这成千上万人听自己的话,并且组建成国度,他足足消耗了一个多月的时间都用了大量的精力。

虽说守序国度的人更多,但想要将二十多万人纳入自己的制下,迅速发挥出他们的生产力,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战争就在内城区的高手们的无视下爆发了,外城区的冲突,对于内部最大的影响不过是有更多的人,被迫逃跑到了内城区,参加竞技场中的比赛。

这些弱者,在内城区能得到的不过是一顿断头饭,接下来就会被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杀死,自然是很受内城区的人欢迎的,这些人都是引用过大量成瘾类药物的,在精神方面多少已经有些不正常了,杀戮几乎成为了他们和吃饭,喝水一样的需求,自然是希望有更多的待宰羔羊可以进来被他们屠戮。

而内城区熟视无睹的这场战争,却在外城区打的腥风血雨,总是有些既得利益阶层不想劳动,不想接受规则的管束,如果是在外面,这样人的比例还会少一些。

毕竟外面的人已经习惯了规则的社会,换一种不同的更加严格的制度,最多是有些不适应,在这个民族主义还没有觉醒的时代,并不会有多大的抵触。

可杀戮之都里的人早就已经习惯了不遵守任何规矩,即便不排斥用劳动换取财富,对于守序国度制定的条条框框,也不愿意接受。

在他们看来,这些条条框框毫无疑问剥夺了自己的自由,让自己从一个自由的人变成了一个奴隶一般的存在,于是这些人进行了盲目的对抗。

而结果毫无疑问是惨烈的,陈自行亲自来到了战场前线督战,颇有几分御驾亲征的味道,实际则是因为即便是前线也不会有多少危险,

虽说是确定了安全才出现在战场上的,但这还是让守序军的士兵士气飙升,不由得更加相信了守序国度中,对于每个人人格平等的宣传,所以说会因为加入国度先后顺序而得到不同的待遇,但在宣传中,却会坚决否认这种待遇的不同是人格上的不平等,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努力的劳动来获得更好的待遇。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对此嗤之以鼻的话,那么在他们看到自己的最高领导人都已经站在了廖望台上,来到了战场的前线,和大家一起冒着被射杀的风险,或多或少还是让他们逐渐相信了宣传中的内容。

面对自己面前装备都显得相当杂乱的敌人,士兵们也跟着训练中的习惯举起了手中的手弩,虽然这些手弩的材质都很糙,城市里根本没有足够的阴干的木头,但只要射击的密度足够,面对这些有超凡能力却没办法使出的对手,依旧是屠杀一般的效果。

一根根没有尾翼的箭失射出,两轮三段击后,所有人直接把手弄背在背上。换上长枪,朝着敌人的阵地,发动冲锋。

实际上最后的冲锋已经没有什么必要,连续的六轮远程打击,已经彻底把对手打的溃散,他们直接去抓俘虏就够了。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各处战场上,守序国度的大军根本没有收到像样的反抗,在这种混乱的地区,更是不可能诞生出民族主义,宗族制度之类让人不顾生死的反抗的思想。

甚至没用到一个星期,三个大城区的土地就已经被全部占领了,人口登记也开始进行,之前囤积的粮食被发放出来,用来保证被征服地区的稳定。

目前人口登记工作进展相当顺利,生活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遇到了一个竟然会在困难中给自己发吃的的国家,那还有什么好对抗的?最多是保留一部分戒心和自己的小秘密,而这些东西对庞大的国家来说并不重要,所有人很快都意识到了劳动的重要性。

因为守序国度对占领区的策略一开始就是以工代赈,除了最初发放的少许物资之外,接下来一律需要进行工作,才能换取生活物资,只有生活极度困难,或者患有重大疾病,才可以申请豁免劳动的紧急救助。

不过这个救助也是有限度的,在有限的物资下,如果无法拯救,那就只能选择放弃,毕竟杀戮之都和现如今的和平年代是不能比的,在这里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人受伤,伤口得不到医治,又在如此差的卫生条件中生活,感染几乎是必然的。

很多时候,人们疯传某人有一把带着剧毒或者诅咒的武器,被这个人的武器砍中了之后,就算活着逃走了,过一段时间也会痛苦而死。

实际上则只是,这个人的武器不干净,或者拉屎之后不洗手,蹭到了武器上了,伤口感染的情况下,人是很容易暴毙的,特别是在这种几乎没有任何医疗设施的地方,伤口感染几乎就是必死无疑。

而即便是有了组织,这些伤口感染或者患有其他疾病的人,想要活下来,也得看运气,有超凡力量滋养身体,这个世界的人的免疫力要比地球人强一些,但强的也有限,不是魂师的话,伤口感染也是大概率会死的。

守序国度能给这些人提供的也就是较为充足的食物和热水了,至于能不能活过来,那就看命了,毕竟物资并不充足,如果真的尽全力拯救每一个病人的话,反而会有更多人饿死。

蓝诺尝试了一下制作青霉素或者大蒜素,效果不是很好,杀戮之都内部能找到的化学药剂有限,单纯靠着蒸馏法对酒精进行萃取,能得到百分之七十的酒精溶液就已经很不错了,必须要加入一些可以吸水的化学药物,在进行蒸馏才能得到更高纯度的酒精。

百分之七十的酒精,用来萃取大蒜素,多少还是差了点意思,加上根本没有静脉注射的条件,想大规模普及的话,最多是在伤口进行外敷。

不过也算是聊胜于无了,在这个细菌还没有任何抗药性的时代,就算只是纯度非常低,还只能涂抹在伤口上的抗生素,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了。

蓝诺把制作方法公布了一下,至于接下来怎么做,就看守序国度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了。

嗯……当天晚上,蓝诺就听说一车内城区特供的大蒜被劫了,因为被抢劫的物资比较奇葩,价值又不是很大。并没有引发两个城区之间的冲突,陈自行派代表进行了少许赔偿之后,事情就被接过了。

而紧急成立的工坊中,征集了外城区为数不多的酒,开始蒸馏萃取抗生素,至于那些受伤的病人,都得到了最基础的医疗。

实就是用干净的水清洗伤口,然后安置在卫生条件相对较好,用酒精进行消毒过的房间中,挨个用大蒜味道浓重的药物涂抹伤口,每一个医疗点内部都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毕竟没有麻醉药,直接用酒精涂抹伤口,是能把人疼晕过去的。

虽然只是最基础的医疗,但即便只做这些,也足一把,原本百分之七八十的死亡率,降低到百分之十以下了,毕竟就算是现代人类,治疗大多数疾病的时候,也都只能依靠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像艾滋病这种免疫系统出了问题的,现代人能做的也就是缓解病情。

而蓝诺没有预料到的是,在他出于上辈子道德观,给出了一些最简单的治疗办法之后,他手中的罗刹魔镰,正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

众神的强大,很大一部分就是源自于众生的信仰,一般只有神位或者说神格,才能承受信仰的力量,但神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承载这种力量……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抱着夹腰h.攻在镜子前被q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