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气信息天气信息

医生给我下面抹春药*只穿一件大衣里面全真空

2022-05-13 08:10:55【天气信息】人次阅读

简介事实上除了下边的人关注以外,齐城核心人群关注这个事的人还真不少。比方说周文义,来到齐城已经一年多了,他是一手主推这个事的人,这会儿他比一把手刘长虹都关心这个事。和他一起

事实上除了下边的人关注以外,齐城核心人群关注这个事的人还真不少。

比方说周文义,来到齐城已经一年多了,他是一手主推这个事的人,这会儿他比一把手刘长虹都关心这个事。

和他一起挂念这个事的还有汪宏生。

在周文义主推这个事之前,就是汪宏生在默默的做着相关工作,眼瞅着就到了验收成果的时候了,汪宏生也有点坐不住了,心里隐隐有些急躁。

这是刘长虹的绩效,也是周文义的绩效,但也是他的绩效,虽然比重会小点,可这年头相比较其他方面都四平八稳的干,真不好出成绩。

汪宏生的办公室里,他寻思下边的人可别再闹什么幺蛾子,他是不是再下去转一圈看看去。

正琢磨着这件事,他的秘书刘心成过来了。

进来门后,刘心成又特意往外看了一眼,附近没人,这才把门给关好了,然后急匆匆的走到汪宏生跟前,用很小的声音说道:“领导,我刚才好像看到上边纪%¥委的人去了刘书记的办公室里了。”

汪宏生微微皱眉,下意识的盯着刘心成看了一会儿,才说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嗯!”刘心成重重的点头:“我真的看到了,进去了有三个人,还有好几个人也看到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别乱说。”汪宏生收敛了心神,这个时候就没心思去考虑干果的事了,他琢磨着市里最近谁又闲着没事干开始跳脱了?

要不然也不会是上边来的人,而是他们自己的人去查了。

“这可真是多事之秋啊!”汪宏生念叨了一句,他还在认真的思索着到底谁这么倒霉,撞上了。

一直到下班的时候,都没有动静传出来,下班的人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大家伙还是该干嘛就干嘛去。

也有三五个人凑到一块商量着晚上一块去喝一杯。

汪宏生还琢磨着要不要找人去打听一下,最后才警醒了,洒脱一笑:“打听个屁啊,这种事还不是有多远就躲多远,我也是闲得慌了,操这份心干嘛,是不是最近活的太舒服了。”

他想到这里,赶紧回家了。

可回到家时,汪宏生听到他老婆江英说了一句:“老江,你知不知道老刘他儿媳妇出事了?”

“谁儿媳妇出事了?”汪宏生皱眉,他老婆这话问的没头没尾,他上哪儿知道去。

江英又说了一遍:“就是刘长虹他儿媳妇啊,和我一个部门的,出了点意外,好像手伸的太长了,有什么事给办瞎了,然后被捅到上边去了。”

汪宏生大为惊讶:“真的假的,这可不能乱开玩笑。”

江英在他背上拍了一巴掌:“你这话说的,我骗你干嘛,她就是和我一个办公室的,今天早上来了俩人把她叫走问话了,到了下班也没有回来,你说说问什么问了这么长时间。”

“对了,还有一个人亮了身份,还问我对她平日里的情况了不了解,还让我保密,我也就是回来给你念叨一声,别人那里,我一个都不说。”

“怎么着,你们那边就一点事都没有啊。”江英挺纳闷的,他问道。

汪宏生叹了口气,此时再想着秘书刘心成给他说的那个消息,有些事就不经想,一想就透彻了。

他给他老婆说:“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接着汪宏生就把刘心成给他说事复述给他老婆江英,等他说完以后,江英‘啪’的一巴掌拍到了自己大腿上了,她下意识变得谨慎起来。

哪怕是在家里,她还是警觉的往周围看了一圈,这才凑到汪宏生耳边,小声说道:“老汪,你说这事会不会把老刘给牵扯出来。”

“我哪儿知道,要不是你给我说了这个事,我到现在都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汪宏生脸上闪过一丝疲惫,他朝着他老婆摆摆手,随后揉着额头说道:“这个事到此为止吧,别讨论了,你也把它忘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有那么严重吗?”江英有些不解。

“谁知道哪,毕竟谁的屁股也不干净,看上边的力度吧。”汪宏生这样说道。

江英若有所思,儿子开始韩饿了,她赶紧去做饭了。

汪宏生可不知道,周文义也在思考这个事。

和汪宏生有些被动相比,周文义脸上的表情就有些滑稽了。

说不上是个什么感觉,周文义觉得这事可真够扯澹的。

万万没想到老刘竟然被儿媳妇事给连累了。

刚才是朋友给他打过来的电话,告诉他让他做好准备。

直接把周文义给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事就进展的这么快?

他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可他们这一行当可不就是这样,重点就在一个‘稳’,有事的时候就突出一个‘快’字。

有句话说得好,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

……

转眼又是一天,今天是个晴好的日子,太阳高高的挂在了天空中,给这春初带来了几许阳光暖意,驱散了一些寒气,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汪宏生和平常一样到了办公室后,还没等屁股把椅子给捂热乎了,刘心成又急匆匆的跑进来了,他还是很谨慎的看了周围一眼,没有其他人,他关紧了办公室的门,这才跑到汪宏生身边:“领导,我昨天晚上听到了一个消息……”

刘心成把他打听到的事情都一一说给了汪宏生听。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刘长虹的儿媳妇收钱不办事,然后有几个人义愤难平之下,把这个事给公开了。

感情捅刘长虹他儿媳妇的还不只是一个人。

还是从多个渠道捅出去的,就是有人想捂盖子都不好使了。

“小刘,回去好好做事,别整天把心思放在这方面,一定要脚踏实地,坚决不信谣、不传谣,下一步我可是要给你加加担子的。”汪宏生说道。

刘心成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他赶紧收回了自己胡思乱想的心思,别的不提了,赶紧干活去。

但这一天对在齐城市府、市委工作的人来说,都是不平静的一天。

老刘这一天都没出现在他们视野里。

正面渠道的消息不好说,可小道消息满天飞的当下,貌似没什么秘密可言。

这般一直熬到了下班,明天就是周六周末了。

双休对汪宏生他们来说是基本盘,但3月份的第一个周六周末,对这些平时双休的人来说,都恨不得就在办公位上熬着。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谁还有心情休息啊!

……

此时在京城的夏泽凯还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但是不妨碍汪宏生私下里给他打电话说了一声。

听到汪宏生把事情前前后后给说了一遍后,夏泽凯目瞪口呆,这可真是有意思了,齐城不平静啊!

可那不关他的事,也深知这种事情,他能不掺和就不掺和,没好。

挂了电话后,夏泽凯回头把这个事当个故事说给他媳妇听了。

罗希云听完后,一点反馈都没有。

她说:“泽凯,快点走吧,抓紧去看看晴雨、辰辰和老幺。”

罗希云现在也三不五时的就去医院里看看,她有点等不及想把老三、老四、老五抱在怀里,喂他们喝母乳了。

丫头和桐桐今天休息,她们俩也要跟着去玩,可医院那地方进进出出的人更多,说不定就有什么细菌,再说他们两口子是去看孩子的,到时候丫头和桐桐跟着进了保温房,还不得闹腾起来。

“让姥姥带你们出去玩,我和妈妈早点回来去找你们。”夏泽凯哄着她们俩,说道。

刘春花听到女婿这么说,也不含湖,牵着两个外孙女的手出门熘达去了。

崔小峰和刘长征在后边跟着,保证她们的人身安全。

他们两口子刚到医院,主管‘重症新生儿’病房的米护士长看到他们俩过来了,很高兴的给他们两口子说道:“我正准备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夏景凌小宝宝今天早上称着有2520克了,”

听到米护士这么一说,夏泽凯心里头狂喜,他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他们家老五可以随时办理出院了。

但夏泽凯和罗希云看看另外两个保温箱里还在安静睡觉的老三和老四,他们心里还是有点乱。

米护士亲自跟着他们,说道:“他们俩这几天长得也不慢,都已经2400多克了,我估计按照现在的饭量,一周左右就能够到2500克了。”

“真的吗,太感谢了!”罗希云眼睛里都带着感激和笑意。

“您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米护士这般说道。

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三个小家伙喝奶,罗希云略有些失望,但想到再等一周就差不多可以出院了了,她又想着再等等也无所谓了。

临走时,又对米护士感谢了一番,两口子从医院里出来后,夏泽凯说:“走吧,去找丫头和桐桐她们俩,一块逛逛,接下来还有的忙。”

“嗯,好好休息几天,每几天好日子了。”罗希云吐槽。

她想起了自己一个人带着丫头和桐桐的时候了,那真是一段令人崩溃的日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医生给我下面抹春药*只穿一件大衣里面全真空